<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九十六节 木兰
    轻轻摇了摇头,终归是实力不济,才有如此多患得患失的想法。

    徐州现在还没有做好与沙陀人决一死战的准备,或者说徐州现在还不是沙陀人的对手。

    沙陀人不是大梁,这么些年来与大梁的战争,对北面杂胡的征服,使得他们始终保持着一种紧张的节奏中,也使得他们的军队并未受到像大梁那样死于安乐的心态侵蚀。

    他们的心气很足,而且李存厚也非朱允这种尸位素餐的守成之主,其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气势,尤其是悍然对大梁发动灭国之战,已经让江烽意识到这个敌手的恐可怕。

    更让江烽感到忌惮的是沙陀人并不像北方诸藩和胡人那样对术法一道的轻视和排斥,相反他们是北方诸藩中最重视术法一道的,他们能够认识到术法一道可以帮助他们相对短板的步军力量,所以在这方面不遗余力。

    所以江烽有时候也在想,也许拖下去自己会有更多的时间来整合融合,但是同样也会给灭了大梁的大晋以整合机会。

    除非能够有更长的时间,比如两三年,或许自己可以凭借术法上积累的实力和攀科技树带来的实力提升来碾压对方。

    但沙陀人不可能给自己那么多时间,半年,江烽估计这应该是极限,而这对于自己来说,却远远不够,与其如此,还不如借此机会态度强硬一些,该捞的利益就要捞足,反正最后终究要一战。

    南阳和蔡州也永远不会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因为他们很清楚,沙陀人在解决自己之前,不会把刀锋对准他们,所以他们才会有恃无恐。

    正是这种纠结复杂的关系,才使得江烽在考虑和蔡州的战事中如何来把握这个尺度,既要保证徐州方面的利益,但是又要避免让蔡州无法下台,被迫和徐州方面缠战,甚至不接受妥协。

    “郡王!”

    侍卫的再度提醒让江烽从沉思中醒来。

    “吐谷浑人来使到了?”

    “他们已经到了殿外了。”

    “那就请他们进来吧。”江烽微笑着点点头。

    吐谷浑人终于还是来了,他们也不蠢,意识到了沙陀人在入主中原之后可能给他们带来的危险正在逐步加大,而受到刺激的契丹人恐怕也一样如虎狼般盯着他们,处在这两家之间,他们只怕也是战战兢兢吧。

    *

    白木兰噘着嘴站在殿外,目光里多了几分恼怒。

    这个彭城郡王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

    真的以为吐谷浑人有求于他?

    难道他就不需要吐谷浑人这样一个盟友么?

    站在碧眸少年一旁的老者也有些忐忑不安,他不清楚为什么对方会如此冷落自己一行人。

    照理说不该如此。

    来之前,他也仔细思考过,己方固然需要对方的支持,但是徐州的情况也一样不容乐观,沙陀人不说,契丹人的威胁也在不断增加,也许自己该好好和对方谈一谈契丹人的最新情况才对。

    “喂,江烽,江烽!”

    耳边骤然传来少年故作粗鲁状的喊声,把老者吓了一大跳,“少君!你这是在干什么?”

    “喂,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难道你们汉人就这样对待客人么?”碧眸少年没有理睬自己的伴当,反倒是带着挑衅的目光看着匆匆赶过来的殿前卫士,一脸得意。

    对于自己这位少君的表现,老年男子几乎要捂脸,早就知道来肯定就会出事儿,只不过没想到会到临上阵的时候出这样的乱子。

    现在的江烽可不比其他时候,彭城郡王,领二十余州之地,治下百姓千万,数十倍于吐谷浑人,虽说此时双方是相互需要,但是这样巨大的差距还是让老者有些胆气不足。

    江烽也听到了门口的吵闹声,卫士把情况一介绍,江烽也觉得有趣,这吐谷浑人竟然派出这样一个愣头青来,看来身份也是不凡,看来吐谷浑人是真的感受到了压力了。

    当碧眸少年和伴当老者踏入大殿之内时,江烽一眼就看出对方其实是一个女孩子,讶然之后,估摸着这个少女应该是白姓或者赫连姓居多,多半是嫡系子弟。

    吐谷浑人自从在赫连铎时代被大晋安重荣击败后,赫连姓在吐谷浑人中便开始失势,取而代之的是白姓,白承福便是其头人。

    在白承福的带领下,吐谷浑人开始在沙陀人控制下的河东与东北面的契丹人之间艰难生存,并且利用与大梁之间的盟友关系开始逐渐恢复起来,逐渐在云州、蔚州、妫州、代州、朔州一带站稳了脚跟。

    数十万吐谷浑人和汉人以及一些杂胡就生活在这五州之地上,不过吐谷浑人也沿袭了沙陀人的做法,农牧皆宜,汉人务农,吐谷浑人和杂胡们放牧,所以汉人与吐谷浑人之间关系尚算良好,也正是基于此,吐谷浑人一直希望能够和汉地的大藩阀建立良好的关系,以便于吐谷浑人能够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尤其是在面临沙陀人和契丹人挤压的情势下。

    “你就是江烽,哦,彭城郡王?这么年轻?”

    听得碧眸少年直呼江烽之名,殿内卫士都是厉声叱喝的,老者也连忙上前谢罪道歉,倒是江烽不以为意的摆摆手,笑着道:“吾就是江烽,小姑娘姓什名谁?”

    “你们汉人女子都说不能透露闺名,不过我们吐谷浑人没有闺房,只有帐篷,我叫白贞儿,我父亲是白承福,我母亲是赫连铮。”被江烽看破,碧眸少年,不,应该是碧眸少女爽朗的应道:“此次奉我父亲之命,出使徐州。”

    果然是个爽快女子,白承福的女儿,白木兰?这个名字倒是有趣,大概是羡慕花木兰?

    母亲赫连铮?赫连铎的妹妹?

    对吐谷浑人的情况江烽当然有所了解,赫连铎失势,但是白承福却是赫连铎的妹婿,同时也是白姓的头人。

    两姓为主导的吐谷浑人虽然领导权转移,但是仍然保持着较为密切的联系,并未发生分裂,因为两姓都清楚现在的吐谷浑人一旦在内乱就真的是身死族灭的命了,沙陀人和契丹人都不介意吞下这块肥肉,五州之地,哪怕是塞外之地,一样让人垂涎三尺。

    “呵呵,白木兰,好名字,替父从征的木兰?”江烽微笑道,他不知道在北方塞外这些游牧民族中,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是否流传。

    “咦,郡王也知道这首歌?”碧眸少女大为惊讶,惊讶中也有几分喜悦。

    这首流传于草原上的民歌在中原之地也能为人知晓,的确让她感到惊奇,尤其是这位起家于淮南的彭城郡王,听说武道极有天赋,但对诗词歌赋这些并不精通,居然能知道这首流传于北地草原上的民歌,也让少女对江烽多了几分亲近感。

    “嗯,乐府诗我略通,也听过,的确很感人。”江烽也没想到自己和这个吐谷浑人的少女居然是谈论这个话题起来,“木兰姑娘想必也是自己取得这个名字吧?”

    “你怎么知道?”碧眸少女讶然道。

    江烽有些好笑,哪个为人父母的会去取木兰这个四处流传的名字,哪怕是胡人,也并不鼓励女性取代男性从军这一做法,多半是这丫头心有所感,所以自己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

    “我猜的。”江烽很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

    “唔,难怪。”碧眸少女瞪大眼睛,那双碧绿色的眸子看上去格外晶莹剔透,带着一种神秘的光泽,“对了,郡王,这一次我们来一是要拜谒郡王,祝贺郡王,另外也有一些事情想要和郡王会谈,具体事务还是七叔你来说吧。”

    看见少女干脆利落的把具体事务交给了身旁的老者,江烽越发觉得这个丫头有趣,看样子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对涉及到两家的重大事务并不精通,坦然交权。

    接下来的谈话就要正式得多,作为吐谷浑人的代表,白承寿谈了关于继续向徐州军方面提供战马的事宜,但这不是最重要的,白承寿重点介绍了目前北地草原上局势的急剧变化,虽然无闻堂也加强了在北地的情报刺探收集,但是由于目前徐州方面的重点还是中原和河东以及南阳、蔡州,像河朔北部以及塞外草原上的情况却了解不算深,而吐谷浑人显然在这方面要更了解一些。

    “契丹人在居伦泊南面击败了合介部,合介部一部分残部向西南已经逃到了我们吐谷浑人北部的地区,而且根据他们带来的消息,契丹人也征服了西室韦人,乌罗户部也已经向契丹人臣服,现在契丹人势力急剧膨胀,他们的贵人正在驱使大量在战争中俘虏的奴仆南下,……”

    江烽脸色微变。

    他没想到白承寿居然给他带来了这样一些消息,这是之前无闻堂未曾了解到的。

    不过这也难怪,契丹人在东北沼泽山林地区的征服一直是断断续续的,而那些生活在山林中的野人部落也时而臣服,时而叛变,这也是契丹人北面的一大隐患,只是没想到这两年契丹人取得了如此战绩。

    这对徐州方面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