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九十五节 争夺
    “如何?”推门进来的来人声音有些嘶哑,粗壮的手腕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痕,从袖口处却能看出裹有厚甲。

    “已经有两个军出了西门,城中还有五军正在整队,估计一个时辰内都要出城,现在城中局面有些混乱,那些卫军和吏员衙役们都有些慌乱无措,庞元的话没有能起到任何作用。”

    回话的是一名青衣软帽的男子,脸色阴郁,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坐在胡椅上瞑目思索的男子。

    “刘都督那边大军还未过,估计还要两三个时辰才能到,南面蔡州军也到了谷熟城外。”

    “意料之中。”面色焦黄的壮汉撇了撇嘴,“现在怎么做?那边可是有动静了。”

    不能不让人心焦,南城的几个大户都动了起来,算一算这几家的家兵都能超过三百人,如果再加上那些亲近和依附于他们的卫军和衙役,怕是能有五百人,姚能睁开眼睛:“黄二,那几家团头呢?”

    “大人放心,铁匠户的团头就在吾人眼皮子下边,只是除了东门处的几家匠户外,大多数人我们都不敢泄露,那些人珍惜身家性命,怕是不敢一搏。”

    被唤作黄二的壮实男子裂开大嘴,一口黑黄牙齿让人望之生厌,但是孔武有力的形象却能让人心中踏实不少。

    宋州城内的铁匠作坊不少,参加行会的起码也有二三十家,每家加上学徒都能有二三十人,都是些身强体健的壮实汉子,平素打铁锻刀,若是能集结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只是这帮人的东家却是首鼠两端,不肯轻易下注。

    “开元寺和清凉寺那边呢?”姚能沉声问道,却是望向青衫软帽男子。

    “都已经联络了,他们也是踌躇不决,清凉寺那边倒是准备了些许僧兵,或能派上用场。”青衫软帽男子回答道。

    “也就是说开元寺那边没动静了?”姚能轻轻哼了一声,“那就莫怪日后翻脸无情了。”

    “开元寺那边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会昌年间便被伤了元气,现在他们也不敢轻易下注。”青衫男子笑了笑。

    “不敢下注,何来收益?”姚能撇了撇嘴,“黄二,你和丐家团头说一说,一个时辰之后,在几家后院纵火,还有他们的铺子门脸,务求要拖住他们的家兵,……,日后必有回报。”

    “是,某省得。”黄二脸上喜色一掠而过,姚能看在眼里也不在意,“你的人要控制住东门,务必要让大军顺利进城。”

    思考再三,姚能才又道:“钱兄,这边就要看你们几家的人了,恐怕控制西门你们怕是要有些准备才行。”

    “姚大人,我们能用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天兴左军一出西门,我们便会接管西门。”青衫软帽男子顿了一顿,“卫军中我们也有人,但是蔡州那边也一样在使力,就怕这些人反复啊。”

    这个时候谁也说不清楚谁是谁的人,阳奉阴违,当面做人背后做鬼也很正常。

    徐州固然势大,但是蔡州在中原的根基一样深厚,尤其是在陈州已经落入袁氏手中,而陈州士绅又素来与宋州望族关系密切,这也是徐州方面最大的弱点,也是徐州方面一直不敢轻易派兵潜入宋州的主要原因,若是被人发现,只怕还会引来更多变数。

    “无妨,只要大军能入城,大不了就是硬拼一场罢了,徐州大军不惧任何人。”姚能傲然道。

    作为无闻堂派过来的主事者,他当然有信心,淄青军数万人正在马不停蹄的赶来,若非担心惊动天兴左军引来不必要的变故,骑军怕是都可以直接杀到城下了,现在纵然蔡州军也在逼近,只要不是被拒之门外,哪怕入城大打一场,徐州军也理所当然会赢。

    开元寺。

    惠能脸色灰白,额际汗意涔涔。

    那边已经来了最后通牒,要他表态。

    谁都知道随着天兴左军的撤离,宋州势必成为徐州和蔡州两边争夺的焦点,之前之所以双方都按兵不动,那是因为不愿意刺激天兴左军庞元引来变数,但是现在天兴左军离开已经成了定局,两个时辰之后,宋城便会成为一座不设防城市,而徐州军和蔡州军正在马不停蹄的赶来,谁都想要争得这先机,那么就看城内各方势力的表现了。

    清凉寺已经站队了,惠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当然不会相信任何人,作为一寺住持,他当然要对开元寺的未来负责,会昌毁佛让开元寺元气大伤,现在开元寺经不起这种折腾了,若是押注失败,开元寺经受不起了。

    但不押注行么?

    徐州那边不是善茬儿不说,光是清凉寺与开元寺之间的关系,就足以让惠能不得不考虑后果了。

    清凉寺把仅有的三十人僧兵全数派了出去,这是在孤注一掷了,如果开元寺不跟上,那么徐州得手,这宋州就没有开元寺的立足之地了。

    要不,押注蔡州这边?

    这个想法也在勾动着惠能的心。

    对于两方来说,尽可能的在不惊动天兴左军的前提下拉拢城内各方面的势力,为赢得宋城最后的控制权多积攒一份力量做努力,三教九流,只要能用得上的,都要拉拢。

    蔡州开出的条件也很诱人,但诱人也就意味着风险巨大,真要押注蔡州而失手,那么恐怕就不是被清凉寺压制那么简单了,那就是要第二次会昌灭佛更糟糕的局面了。

    “住持!”

    “何事?”

    “白马寺来人,……”

    “哦?!”惠能心中一惊,他知道白马寺与徐州方面关系密切,清凉寺不是白马寺这一路的,而开元寺却和白马寺那边有些瓜葛,这让他心思浮动,看来徐州方面怕是准备更充分了,“快请!”

    一刻时间后,惠能神色复杂的送走了来客,深吸了一口气,“让寺中僧兵准备,半个时辰后出发,到西门……。”

    “郡王。”

    江烽坐在面南背北的胡椅上,以手扶额,似乎在半梦半醒之间。

    这一段时间虽然在体力上没有多少消耗,但是心思却是耗神不少,尤其是在面对如何应对中原局面上,可谓辗转反侧,睡不安枕。

    与蔡州争夺宋州,他并不惧。

    论实力,徐州这边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蔡州,或许还因为诸军的整合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融合,但是这个时候打一仗未必是坏事。

    一场鏖战苦战往往能让一支处于整合状态下的军队损失会更大一些,但是这却能加快这支军队的融合成型,这一点江烽有感受。

    刘延司和柴永率领的淄青军是由原平卢镇下的淄青军和老淮右左军一部为主整合而来,骑军实力不弱,但步军却是参差不齐,主要是原淄青军步军战斗力略逊。

    和袁氏打这一仗值得。

    哪怕真的争夺宋城失利,但起码东面的几县能够控制得下来,虞城、砀山、楚丘、单父,这是底线,相信袁氏真的夺得了宋城和其他几县,应该知足。

    但如果是淄青军夺下了宋城,恐怕袁氏就不能善罢甘休了。

    宋城地理位置太特殊了,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不拿下宋城,或者说宋城被徐州控制,蔡州军就谈不上对宋州的控制力,其南面的亳州就随时可能被南下的徐州军戳得稀烂。

    但江烽不可能让淄青军止步于虞城,那样既损害己方士气,也不利于日后的谈判。

    底线只是底线,但是要谈下底线,那你起码要往底线上提升几格,否则,如何与对方谈判?

    江烽不怕与蔡州一战,也不怕彻底与蔡州撕破脸,但是他却知道现在不是与宋州彻底撕破脸的最佳时机。

    不把与沙陀人之间的关系稳定下来,与蔡州和南阳之间的关系永远都无法确定下来,当然,会不会与沙陀人之间建立一种非敌非友的关系,江烽心中也没有多少把握,他甚至觉得不太可能,哪怕他希望能达成一种稳定关系以便于为自己赢得时间来消化,但他觉得沙陀人未必会给他这个时间。

    并不是说沙陀人就没有弱点了,饶是大晋胃口好,牙口硬,实力强,但吞下大半个河南府再加上陕、怀、滑、郑、汴诸州,它也得停下来揉揉肚子,好好消化一下,但比起徐州来,沙陀人这么几十年建立起来的格局体系显然更厚实,也许三五个月沙陀人就能把内部初步稳定下来,这也就意味着沙陀人就可以再度出手了。

    如果他是李存厚,只要打垮大梁,那么刀锋就肯定会首先指向徐州,至于南阳和蔡州,他甚至可以放弃一些到手的利益,让给这两家,只要他们能加入到对徐州一战中来。

    这种可能性极大。

    无他,就是因为徐州根基最浅,诸军内部最不稳定,这也是为什么江烽力图希望通过在与沙陀人彻底翻脸之前来打几仗,让淄青军和武宁军能够尽快融合成型的原因,相比之下,朱茂的天平军实力更稳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