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七十八节 动向,风向
    船帆慢慢收了起来,但是小艇的速度却未见减慢多少。

    凛冽的西北风在脸上有如刀割,但晁相方却恍如未觉,目光只是在岸上枯败的苇荻中逡巡。

    “五郎,靠着河岸走。”似乎是注意到了一些什么,晁相方目光一紧,沉声道。

    背后传来声音,“二哥,进汊子么?”

    黝黑壮实的青年轻轻一摇橹,小艇开始向河边靠近,一个隐藏在苇荻中的河汊子慢慢露了出来。

    这里不是巨野泽的范围了,白沟在这里与菏泽交汇,往西南,可以穿过菏泽,从荷水流入泗水,直抵徐州。

    晁家在巨野泽说一不二,但是进了曹州地盘,虽说菏泽这边也不陌生,但是晁相方也不敢大意,今日不同以往,自己不再是巨野水匪,现在作为天平军麾下水军首领,自然需要小心谨慎。

    菏泽这边的河汊子一样很多,尤其是紧邻白沟这一带,由于中原战事不断,从河洛逃往江淮的富绅巨贾甚多,多是乘船而行。

    三条路,一条走白沟、菏泽、荷水、泗水到徐州,另一条是走汴河过孟渚泽,经萧县到徐州。

    还有一条就是走得最多的了,直接走运河到通桥再北上到徐州,或者就是直走运河进入淮水,可以到淮水沿岸任何一座城池。

    “慢点儿,就在河汊子口上等一等。”晁相方知道今日之事关系重大。

    小艇沿着河汊子慢慢进去,等候了一阵,一直到一阵翠鸟叫声传来,晁相方才打了一个手势,小艇又快了起来,几个转折之后就可以看到一片滩地,早有一名汉子在那里等候着了。

    “见过二公子。”滩地上的男子一个躬身行礼,晁相方赶紧扶住,“不必多礼,九郎,你辛苦了。”

    “九哥,辛苦了。”从船上跳下来的晁相凤也热情的揽住对方的肩膀。

    “五公子。”如果大梁天兴左军指挥使庞元在这里,绝对会目瞪口呆,这个自己倚为心腹的燕九,竟然与已经归顺了江烽而且成为江烽在郓州最为活跃的走狗的晁家诸子如此熟络。

    “九哥,情况怎么样?”晁相凤上下打量了一下燕九,“庞元那边如何?”

    “二公子,五公子,我没有太多时间,现在庞元正在济阴检查军务,我是找借口出来的,马上就要回去。”燕九刀条脸上掠过一抹紧张,“汴京那边的情况据说很紧张,枢密院要调天兴左军回汴州,但是却又担心宋州会被蔡州和淮右所占,所以还在扯皮,尚未决断。”

    濮曹宋三州,从河水南岸,自北向南,乃是大梁东面的屏障,现在濮州是徐州残部尚云溪控制,而曹州和宋州则是大梁天兴左军庞元部控制。

    不过由于洛阳失守,晋军在西面攻势十分凌厉,再加上南阳攻入了汝州,正在和蔡州方面争夺许州。

    袁军占领了舞阳、临颍、扶沟三县,而南阳军则攻占了襄城、长社(许州州治)、鄢陵、许昌、长葛,加上河南府的伊阳、陆浑、伊阙、颖阳、登封、告成、阳翟诸县,事实上已经跨越了与沙陀人之前达成的默契界限。

    不过双方似乎都有所克制,沙陀人虽然对南阳不守规矩侵占河南府南部诸县十分愤怒,但是却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与南阳发生冲突,止步于长水、福昌、寿安、緱氏这一线,而南阳更是狡猾,占领了河南府南部诸县,却对近在咫尺可以威胁大梁郑州防线的密县不予理睬,这也让沙陀人气恼无比。

    现在的大梁已经有些捉襟见肘,对于此种情况也是乐见其成,主动退出了许州、陈州,大方的将这几州之地交给了南阳和蔡州,就是希望要制造出这几方的矛盾摩擦,看是否有机可乘。

    “那庞元的态度究竟如何?”这也是这一次晁相方冒险来济阴的关键,他们需要搞清楚庞元这个天兴左军指挥使的态度。

    尚云溪已经遣使到徐州,希望搭上淮右这条线,显然是意识到了大梁这棵树要倒了,那么庞元这个还控制着两万多兵马的天兴左军指挥使的态度就很关键了,天兴左军在曹州驻扎的兵力很少,仅有两军,主要兵力还是在宋州。

    但现在这种局面下,已经不是兵多兵少的问题了,大梁还有十余万大军,但是他们能击败沙陀人么?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天命或者王气是否还在大梁这边的问题了。

    “庞元现在很矛盾,一会儿想要回师汴京,一会儿又觉得应该留守宋州,保存实力,但他也知道如果大梁真的败了,他这天兴左军两万来兵马根本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所以也是茶饭不思,却难以做出决定。”燕九想了一想才道:“我估计他现在也是在看汴京那边的态度,如果枢密院态度强硬,他可能会接受命令,回师汴京。”

    “哦?”晁相方脸色微变。

    正因为有庞元的天兴左军驻扎宋州,现在蔡州方面暂时还没有向宋州发起进攻,只是攻占了陈州,可能也有些忌讳淮右的原因在里边,但是晁相方断定最终蔡州还是会向宋州发起进攻,无论庞元的天兴左军走不走。

    当然,天兴左军晚走一步,可能会让蔡州方面稍微晚一些动手。

    对于淮右来说,现在情况也很困难,平卢那边初定,虽然郡公已经划分五镇,天平军方面的各军也确立了起来,但是主力军队完成编组之后才开始向兖郓方向开拔,兖州、徐州这一线淮右实际上的兵力十分空虚,要等到从平卢过来的军队,慢慢到位,这都需要时间。

    “蔡州方面有无来人接触庞元?”晁相方问及关键问题。

    “有!”燕九沉声道:“而且来了两拨了,不过庞元对蔡州的态度一直比较敌视,所以两拨使者都没有在庞元那里讨得好脸色。”燕九道。

    晁相方想了一想,“那这些使者回蔡州了么?”

    “没有,一直呆在宋州。”燕九脸色微变,似乎想到了什么,“二公子可是担心这些使者接触庞元下边的人?”

    晁相方脸色阴沉的点点头,“庞元此次来济阴,他手下哪些人没有随行?我是说那些本该随行,但是却未随行的人。”

    燕九略一思索,“徐均洛称自己身体不适,没有来,另外副使贺雄也未来。”

    “贺雄不到说得过去,庞元离开宋州,他作为副使留守这是正理,但是徐均洛不适号称庞元的左臂右膀么?怎么会不随行?是真的身体不适,还是另有原因?”晁相方脸色阴晴不定,“九郎,你回去找借口催促庞元尽快回宋州,另外注意观察徐均洛,看其有无异常,若是蔡州真的把徐均洛收买了,那问题就麻烦了。”

    燕九点头,“好,我马上回济阴。”

    “嗯,你自家小心行事,莫露了行迹。”晁相方深吸了一口气,“我相信你这种生活也不需要再维系多久了。”

    燕九呵呵一笑,“二公子,某也习惯了,不过郡公若是争霸中原,这宋州怕是必须要拿下才行,曹州与宋州相比,地位可差了许多。”

    “唔,这不是你我关心的事情,郡公他们自有考虑,有时候拿下宋州也未必就是好事。”晁相方摇摇头,“我们只需要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好。”

    *

    淄青军都督刘延司目光深沉,随着马匹行进的起伏,身体随之晃动,但是目光却始终向着前方。

    事实上此时他眼前视野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条长龙向前的队伍。

    被任命为淄青军都督之后,刘延司一直有些恍惚,江烽居然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将自己手中的五个军交给了自己不说,而且还为自己再增补了五个军,让淄青军骤然暴增到了十个军。

    当然,也替自己寻觅了一个副手,原武宁骑军副兵马使洪葵,现在改任了淄青军副都督,洪葵也带来了两个骑军和三个步军加入了淄青军。

    现在的淄青军已经有三个骑军七个步军,两万五千人马,但按照枢密堂的命令,还有四个军会迅速从原来的淮右军中划过来,充实为十四个军,届时淄青军将有四个骑军,十个步军,达到三万五千兵力,等到日后真正补充完毕,淄青军将最起码补充到十六个军,四万兵力。

    从海州州治朐山到徐州的萧县,五百多里地,刘延司率领的老淄青军在下邳与洪葵率领的五军汇合,然后赶赴徐州。

    老淮右军中划归淄青军的四个军正在兼程南下,但是刘延司没有再等对方,他与洪葵率领十个军径直赶赴萧县,命令那四个军在徐州稍作休整,然后到萧县来汇合。

    对于淄青军尚未完全整编就拉到了萧县,这里是与宋州接壤处,三万五千兵力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究竟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刘延司也一直在考虑。

    在徐州,刘延司终于见到了已经从青州南下的那位郡公大人。

    据说是因为朝廷使团已经从运河北上,要在徐州见这位郡公大人,所以郡公大人提前从青州南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