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七十三节 南顾
    当然,对江烽来说,纷繁扰心的事情方方面面,若真是事事都要他亲自去过问操心,恐怕他也早就劳累致死了。

    但在大方向上,他却不能自己把脉,无论是陈蔚、崔尚,还是杜拓、王煌,亦或是王邈、杨堪、杨勋等人,他们的意见都只能作为参考,最终的决定还是需要江烽自己来把脉决断。

    就像最终江烽决定军镇设都督府,但不设行政机构,而只是由郡公府派出监察使对各镇诸州的州务进行监察这一决定一样,争论再大,但江烽一旦拍板,那就必须无条件执行。

    随着朱茂的归附,济、齐二州的政务也随之移交,政事厅面临着繁重的人事安排。

    本身在对兖郓沂和徐泗五州的人事安排上,政事厅就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现在平卢诸州加上济州、海州八州之地官员人事的安排又接踵而至,使得政事厅连轴转成了常态。

    与兖郓沂的情况不太一样的是在淮右未曾接手平卢诸州之前,平卢的局面相对平静。

    与兖郓沂诸州基本上都被灾荒所坏的局面相比,平卢的士绅体系基本完整,这也就意味着虽然在平卢诸州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来调整,但同样如果政事厅想要牢牢的控制这一区域,就得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这里边如何与平卢本土士绅之间的角力斗法和博弈妥协,也是考验陈蔚、杨勋、杜拓、王煌这些官员能耐的时候了。

    好在王家已经很配合的归附了,加上朱茂的主动投效,整个局面已经牢牢控制在江烽手中,这些士绅倒也不至于不识趣想要反抗江烽的统治,那等待他们的就是族灭了。

    对于敢于挑战自己权威的,江烽并不吝展示自己铁血冷酷的一面。

    只不过在平卢暂时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但江烽相信,终究会有一些人会跳出来,会来试探自己的底线,他也乐于用这种最老套但是却最有用的杀鸡儆猴的方式来达到目的。

    不过,这里边肯定也还有许多具体的细节需要一一来面对处理,在没有触及到自己底线之前,江烽还是希望政事厅用更平和的方式来实现。

    “来,坐,一路上还算顺利吧?”江烽洗漱了一把,恢复了一些精神,这才走进前厅,瞥了一眼这个自己应该是见过一面的青年,含笑道。

    虽然江烽的语气很温和,甚至还有些关心的味道在里边,但是扑面而来的威压,还是让周仰感觉到一阵瑟缩,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缘故。

    江烽不是第一次见周仰,印象中自己还在光州当斥候时,曾经去过舒州,而且还借着机会去看过那个和许家大小姐许宁订婚的周家大公子周伦。

    无他,因为一旦二人成婚,周伦就会成为光州许氏的女婿,而在许望侠没有男性后嗣的情形下,周伦的地位不会低,哪怕日后继承光州地位的可能会是许望侠的两个弟弟这一支,但只要许望侠在,周家在光州的影响力就不会小。

    记得当时自己看到周氏兄弟时,自己好像还充满了嫉妒艳羡的心情吧,能娶许宁这样的女子,对于那时候的自己似乎还真的就是梦幻般的奢望,嗯,所以自己好像一直对周家的印象不太好,就是源于此吧?

    “郡公大人,呃,还好,一切都很好,……”面对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子,周仰下意识的有些紧张,甚至觉得呼吸都有些不畅。

    他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一些,有点儿作用,尤其是看到对方温润的目光,周仰意识到自己或许应该算是他的郎舅吧?

    “那就好。”江烽都觉得自己的语言有些干巴巴的,的确,本来也就有些尴尬,所以在崔尚到来告知他这一情况时,他惊喜之余,对周仰这个一道前来的便宜郎舅,就觉得有些不好面对。

    “你二姐情况可还好?”这是江烽最关心的问题。

    他一直对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后嗣问题充满疑虑,要说纳了鞠蕖和许静二女也有这么久了,但两女的肚子都没有动静,甚至连吴瑕他都有些不管不顾的要了,但一样没动静,这让他对陈抟的判断都有些怀疑起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居然在周蕤身上播下了种子。

    算一算,自己那一段时间的确有些疯魔,一个劲儿的在周蕤的身上折腾,似乎人妻的滋味还真有些刺激的感觉,江烽都不知道自己这种心理是不是有些问题。

    “二姐情况很好,身体也很健康。”周仰也同样觉得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不过作为周家子弟,来之前他就已经有一些心理准备,这等话题固然有些尴尬,但木已成舟,他也能从江烽喜悦的目光里明白江烽对自己二姐肚里这个孩子十分重视,所以心里也宽慰不少,“只是二姐一个人在舒州,嗯,家里……,”

    江烽大略明白周仰含糊其辞的话语里的意思,毕竟一个被休的女人不明不白的回了娘家,现在肚子却大了起来,肯定会招来许多风言风语,尤其是像周家这种诗书传家的大姓望族,肯定就难以接受。

    当然在权势面前,这都不是问题,可把周蕤一个人丢在舒州,自己也没有任何表示,当然有些不妥。

    “嗯,二郎,你应该知晓吾当下的处境,平卢诸州局面还不平稳,吾也不瞒你,吾刚与朱茂谈好,济齐二州也刚刚归入,百废待兴,平卢军也需要整编处理,吾就是想要回徐州一趟都无法成行。”

    江烽这番话倒是实话,在没有把平卢军和淄青军的整编完成前,他不敢轻易离开青州,哪怕是回徐州都不敢。

    现在梁晋之战也进入了关键阶段,可以说转瞬之间局势就可能发生变化,无闻堂的细作斥候几乎遍布了梁地,就是要在第一时间为这边提供准确消息,为枢密堂决策提供依据。

    像曹濮二州的士绅都在秘密与这边进行联络,晁家和阮家都分别联络了曹濮二州的士绅以及一些驻军的军将,就是要在最合适的时候介入。

    确保既不能给大梁那边添乱,影响大梁布局,让大梁尽可能的多拖住沙陀人一些时间,但是又要确保一旦大梁崩塌,必须要抢在沙陀人进兵之前,完全控制住曹濮二州。

    “不过你二姐继续呆在舒州也的确不太合适,不如这一趟你回去之后,把你二姐送到徐州,如果你二姐不愿意去徐州,也可以去寿州。”江烽试探性的道。

    “嗯,我二姐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太方便了,估计很快就要生产,所以恐怕暂时不能离开舒州了。”周仰迟疑了一下,“家里的意思是能不能有一个名义,也免得外人流言蜚语……”

    “吾明白了。”江烽立即应道:“吾马上就通知徐州那边,以郡公府的名义派人去舒州,这样一来也可以替你姐正名,待你姐生产之后,能够远行,再去寿州或者徐州,吾这边事情只要解决完,便会去看她。”

    周仰心中放下大半,第一件事情就算是解决了,剩下的事宜就是关于舒州周家的了。

    “某在路上听闻中原局势骤变,不知道可否影响到郡公这边?”周仰对这个问题还是很关心的。

    一路上来青州时,就听闻了梁晋大战在中原全面爆发,而且大梁似乎有些招架不住,后来到青州之后,才听闻据说南阳和蔡州也都开始加入战局,意图瓜分大梁,现在淮右刚刚一统平卢,面对中原战局会有什么样的态度?

    “影响肯定有,但对我们来说,时机不太好,平卢诸州还需要时间才能慢慢稳定下来,现在我们没有余力插足中原,当然必要的准备肯定要有。”江烽说得很含糊,“舒州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一蚁贼渡江之后,可曾北返过?”

    “还好,原来蚁贼还在枞阳一带驻留有小股贼军,加上江寇肆虐,我们也不敢掉以轻心,但这半年来,随着蚁贼主力南渡进入润州之后,韩拔陵部蚁贼开始向宣州东部进军,宣州局面也陷入了混乱,李昪的东海军和镇海军与蚁贼主力在江宁、句容、延陵一带连续激战,东海军守住了江宁这一线,但是常州那边却被蚁贼突破,韩拔陵部趁机从绥安攻入了安吉、顾山,最近达到了卞山差点就攻破了乌程,,现在连钱元瓘就急了起来,亲自率军坐镇湖州。”

    “哦?这么说来,李昪和钱元瓘是打算联手来对付蚁贼了?”江烽兴趣大增。

    江烽最感兴趣的还是宣州。

    宣州的秋浦到南陵这一线,梅根监、铜官冶,都是盛产铜矿的地方,中土制钱所需铜,一小半就产于此,每年源源不断的铜料,为宣州提供了巨大的财赋收入。

    可以说宣州之所以能独立于吴越之外,一州之地居然能养活五万大军,靠的就是这取之不竭的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