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六十八节 危局
    平卢王守忠势力的瓦解,比想象中的还要来得快。

    这里边主要有几个因素。

    一是王守忠自身被俘,其本人从未考虑过继承人人选,这使得群龙无首。

    二是淮右军采取的是掏心斩首战术,不但解决了王守忠,而且还拿下了青州城。

    青州城正好处于整个平卢诸州的中心,它一丢失,加上朱茂在齐州的攻势如潮,所以使得整个平卢东部就基本上无法为其他州提供支援了。

    青州城地位的特殊还体现在它对登莱二州的控制上,只要控制了青州,登莱二州的咽喉要道就被青州扼住。

    这也就意味着除了密州和海州外,整个平卢大部实际上都在淮右军的控制下了,密州是断不可能分兵去镇守登莱二州的。

    三则是平卢军所处特殊区域,使得它难以获得外来的外援,可以说青州一下,剩余尚未归附的平卢诸州,除了淄州还能够和北面的魏博军辖地接壤外,其他各地与中原或者江淮联系,都必须要过淮右地盘。

    也就是说,平卢是是相当于被淮右包围之下的。

    再加上由于中原形势的急剧变化,真正能对平卢发挥影响力的大梁自顾不暇,而南阳和蔡州也被大梁可能面临崩溃瓦解带来的各种不确定因素甚是利益好处所吸引,不太可能全力以赴的对付淮右。

    所以这些因素结合起来,也就使得平卢驻军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

    对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无论是换一个什么样的主子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稳定住局面,能让他们也有所依,这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

    这个时候江烽在淮南、在徐泗、在兖郓沂的表现就成为最直观的范例了。

    庐州德胜军的秦汉、柴永,徐州感化军的俞明真、卢启明,兖州泰宁军的洪葵、郎坤等人,现在无一不是副兵马使、兵马使级别的高级将领,而且都还在这一次北征青州期间统兵独领一方,由此可见这位淮右主人的大气。

    这也是让平卢军诸将和平接受淮右重组整编的最重要因素,可以说没有江烽在淮南、徐泗和兖郓沂三地积累起来的声望信誉和口碑,这些平卢军将领绝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折服在江烽的个人魅力之下,而个人魅力往往就是在这些细节上慢慢塑造起来的。

    当然,和平接受整编,并不意味着一切就结束了,后续的问题依然不少。

    如何处置王守忠和王氏家族成员也是一大难题。

    王守忠也接受了离开平卢的意见,但是去哪里,什么时候获得自由离开,这两点却成了一个难题。

    照理说长安是一个最佳去处,但是目前党项人虽然和关中朝廷达成了一致,大军北撤,但是仍然保留了部分军队在关中平原逗留,理由是朝廷没有将答应给予他们的钱粮给足,其背后的野心却不言而喻,尤其是在看到沙陀人对大梁的战争中开始逐渐取得优势,极有可能要入主中原之后,他们的这份心思恐怕就更热切了。

    现在的长安虽然没有遭到党项人的洗劫,但是在被党项人勒索之后,也是元气大伤,加上西有居心叵测的杨文昌大军虎视,北有恋栈不去的党项胡骑,可以说整个关中局面并不安全。

    王守忠纵然是小天位高手,但是真正某一天遇到杨文昌大军或者党项胡骑入城这种战乱时候,你固然可以以一己之力脱身,但妻妾妇孺呢,家眷亲友呢?这都是不得不考虑的。

    王守忠同样知晓这个情况,所以去不去长安还需要斟酌。

    那不去长安,又能去哪儿?留在平卢肯定不行,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原来洛阳和汴梁也是可选之地,但现在肯定不行,沙陀人大军已经攻占洛阳,汴梁现在风声正紧,都不合适。

    再有就是诸如南阳、扬州、襄阳、江陵以及广州这些大都市了。

    南阳或者扬州要说也是一个合适的去处,只是目前南阳、扬州与淮右还处于敌对关系,所以如果真的要去,肯定也要等待一段时间之后了,也就是说起码需要淮右对平卢军完成整编,彻底控制了整个平卢之后。

    至于襄阳、江陵和广州,倒也去得,但同样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之后,不过王守忠却未必愿意去。

    最好的选择还是长安,但须得要关中形势稳定之后,当然王守忠也可以选择诸如徐州、寿州和庐州这等已经牢牢掌握在淮右手中的大都市。

    不管怎么说,这都要在淮右彻底解决了平卢军的问题之后了。

    “朱茂还没有回音?”江烽斜靠在胡床上,淡淡的问道。

    “回郡公,暂时还没有。”崔尚也到了青州,南阳军和蔡州军都被大梁吸引走了,蚁贼和李吴仍然还在江南缠战不休,整个淮右领地内目前已经处于相对平静状态了。

    “王氏诸将,白陵你觉得该如何处置?”

    王氏诸人中,除了王守忠不可能为淮右所用外,像其他诸人,都还是颇有实力的。

    像王守信,王国荣、王国华、王国禧、王国庆、王国续等诸子,都值得一顾。

    王守信已然是小天位强者,而且也是沙场宿将,自不必说,王国禧乃是固息期的新秀,心思冷静,头脑清晰,王朴回来对其赞不绝口,也是人才。

    就算是王国荣和王国华两兄弟,在江烽看来也是值得一用的人才,王国荣表现出来的沉着稳健,加上多年在平卢军中的经历以及所受的冷落,都是亮点。

    还有王国庆、王国续等王守忠的庶子,也都是天境养息期的高手,在军中也是历练多年,他们本来也从未被王守忠打上眼,也从未奢望过能获得什么,现在既然换了君上,自然没有那些羁绊,愿意为江烽效力。

    “王守信可堪大用,但属下以为不宜在平卢,可调往兖郓,比如郓州或者一线。”崔尚摩挲着下颌,“王氏诸子,无须太过顾忌,郡公可酌情使用便罢。”

    调往郓州,那就是要防范大梁真的被沙陀人打崩之后可能出现的局势剧变了,调往徐州,那就是要准备与蔡州在宋州交锋了。

    崔尚已经在着眼日后的布局了。

    “哦?”江烽笑了起来,“看白陵之意,这平卢军似乎不宜打散重整?”

    “从长远来看,平卢军乃至现在的武宁军都需要重编,但从目前来说,形势却不允许我们如此。”崔尚并不隐晦自己的态度,“大梁也许就会撑不住了,契丹人什么时候南下也是一个难题,平卢军还是具有相当战斗力的,或许这几年因为自身原因有所削弱,但其基本战斗力还是可以保证的,这从这一次青州攻防战就能看出一斑,所以现在宜稳不宜动。”

    “若是沙陀人果真击破大梁,我们当如何?”江烽身体微微前倾,问道。

    情报显示,虽然大梁军退守荥阳、河阴一线,也从汴州再度抽调精锐,貌似还能坚持,但是来自无闻堂的消息,大梁的心气似乎已经在洛阳被攻破之后散了,很难在凝聚起来,这种情况下,还能抵挡得住沙陀人的攻势多久,很难说。

    无闻堂的判断,如果熬得到明年夏收,也许大梁还能续得了一口气,但是就怕大梁熬不到明年夏收了。

    无闻堂认为大梁能熬到明年夏收的可能性连三成都不到,甚至可能连两成都不到,所以淮右必须要做好应对准备。

    这从南阳和蔡州肆无忌惮的动作就能看得出来,南阳已经出兵汝州,而蔡州正在积极厉兵秣马,估计出击陈州和宋州也是迫在眉睫。

    这是一道难题。

    若是大梁真的难以续命,那淮右理所当然的要从自家利益出发,先行一步,比如考虑取濮、曹二州。

    事实上现在濮、曹二州防御极其虚弱,尤其是曹州,几无半兵,郓州阮氏和晁氏都密谏,可先取曹州,甚至晁氏还表示可以从中穿针引线,先引曹州大族来投。

    濮州现在驻扎有尚云溪部,也派了使者来徐州,应该意识到大梁危局,想要另寻出路了。

    只要淮右有心,濮、曹二州,转瞬就可变色,问题是濮、曹二州归附淮右又能如何?

    沙陀人不会在乎这一点,甚至还会拍手称快。

    他们现在主要目标是彻底灭亡大梁,一旦彻底灭了大梁,气势正盛的沙陀人刀锋会指向何方?

    一旦指向淮右,淮右扛得住么?

    收纳的土地再多,却无法迅速转化为自家的实力,这就是眼前的难题所在。

    像平卢诸州纳入,还有四五万平卢军,明知道如果不进行重编重组,这支军队的向心力就很弱,甚至叛变的可能性就会一直存在,但你现在却还不能动它,因为外敌虎视,你需要稳定内部。

    甚至像武宁军也一样存在这些问题,之所以放手让俞明真、卢启明、洪葵、郎坤等感化军、泰宁军大将领兵,固然有江烽觉得有把握驾驭得住的因素在其中,但也有一些迫于形势的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