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六十四节 剧变
    面对着平静的运河,袁无为和袁无畏相对无语。

    他们也没有料到淮右军竟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应对袁军的入侵,符离,除了术法陷阱外,几乎就是不战而逃,萧县同样是如此,任凭袁军占领。

    现在通桥亦是如此,可以想象得到,在蕲县恐怕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但也仅止于此了。

    淮右军并非没有反击,像在运河上小股水军的伏击袭扰,就让袁军在通桥吃了不小的亏,两处营寨都被烧毁,粮草辎重损失很大。

    同样在萧县那边,补给部队遭到了敌人骑军的袭击,损失了一个营的护送军队。

    这帮淮右杂碎,却是恁地无赖,居然用这种下作手段来对抗。

    但这却是最好的办法,连袁无为袁无畏两兄弟都不得不承认,这种避实击虚之策,让袁军出击的军队就像是打在了棉花包上,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儿。

    淮右军根本就不给你正面对阵的机会,就这么反复袭扰折腾,弄得你人困马乏,偌大徐州,看样子只要你不去进攻州治所在的彭城,淮右军就不打算和袁军硬杠。

    问题是袁军能去进攻徐州城么?

    徐州雄城,虽说江烽率主力北上了,但是估摸着一万多兵力还是有的,还有梅况和崔尚坐镇,依托良好完善的防御体系和术法力量,要想强攻徐州城,没有五六万军队根本不可能,即便是这样,恐怕要想拿下徐州都得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现在蔡州这边哪里还抽得出五万军队,就这四万人马,已经是极限了。

    袁无为和袁无畏都知道其实老一辈中还是有不少人反对这次东征的,就是觉得东征不会有多大的收益,徐州南北相距数百里,下辖七县,区区四万人怎么可能打得下徐州?尤其是淮右大军还在北面,这种进攻就是典型的不讨好之举。

    袁怀河虽然最终支持了东征之举,但是袁无为和袁无畏还是知道袁怀河内心也还是有些勉强。

    哪怕他们能意识到淮右未来是蔡州第一大敌,但蔡州实力现在有限,需要的进一步休养生息扩张实力,军事作战应该指向能有更大收益的方向。

    比如说现在已经和大晋打得狗脑子都快要出来的大梁。

    一旦大梁真的失利乃至崩盘,蔡州就该第一时间扑上去咬上一大块肥肉,何必要去和淮右打生打死却拿不到任何好处呢?

    而事实也证明就是如此,淮右采取了大踏步后退的战略,任凭蔡州军占领萧县、符离和通桥,只是通过小股骑军和水军来袭扰,迫使蔡州军的进攻速度慢下来。

    他们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要拖时间,为北面北侵平卢的淮右军主力赢得时间。

    现在看来他们成功了,占领了符离和萧县又能如何?一旦淮右大军南返,蔡州军根本就守不住,除非蔡州军准备和淮右军决一雌雄。

    这是袁氏一族不能接受的。

    就算是袁无为和袁无畏也要承认现在不是和淮右决一死战的时候,蔡州还没有准备好。

    “三兄,怎么办?”袁无畏有些失落,脸色被运河水面映起的波光照得轮廓分明,掩饰不住的遗憾。

    “没有必要在继续下去了,命令去蕲县的前部停步,撤回来吧。”袁无为叹了一口气,下令道。

    袁无畏欲言又止,但是最终还是摇摇头,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袁无为的决定却是理智的抉择。

    再这样继续下去没有太大意义,从青州那边的斥候已经传来消息,淮右军只用了五天时间就打下了青州城,这攻城之势的凶猛程度远远超出想象。

    而且斥候传回来的消息称王守忠居然被俘了,这更是骇人听闻。

    以王守忠的小天位实力,只要他想逃,谁还能阻拦得住?除非他中了陷阱。

    可斥候的消息很确定,称王守忠的确被俘,而且其三个嫡子也都被俘,整个在青州的平卢军已经向淮右军投降。

    还有从齐州传来的消息,朱茂也攻下了齐州,当然这是在得知青州失陷之后,齐州士气大跌,向朱茂投降。

    这一连串的消息迫使袁无为和袁无畏要做出选择,哪怕密州的王守信和海州的刘延司仍然未降,但没有了王守忠,他们又能坚持多久?

    最好的结果就是王守忠逃脱,但现在成了泡影,二袁不得不作最坏的打算。

    南阳这帮蠢货,姿态做得够像,但是却迟迟不出兵,只在申光二州忸怩作态,现在时过境迁,哪里还有他们的机会?

    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南阳出兵又能如何,顶多打下浍州,但一个浍州对淮右的影响又有多大?

    一旦淮右腾出手来,南阳还能不能保有光申二州都未可知,可笑南阳二刘还在自得其乐。

    “三兄,要撤就直接全数撤兵吧。”袁无畏也叹了一口气,“我们留在通桥和符离也没有意义,萧县也一样,淮右早有准备,他们是打定主意要和我们玩一出不对等的战争。”

    “唔,那通桥和符离……?”袁无为犹豫了一下。

    袁无为知道他的意思,问是不是干脆把两座城池付之一炬,也算是给淮右添乱。

    犹豫了一下,袁无畏想了想才道:“没有必要,若是我们这么做,日后淮右也可以如此报复,徒招人怨。”

    从符离到通桥这一线,因为紧邻运河,与亳州境内的联系颇多,袁无畏也不愿意把事情做绝,而且这也没有多大意义。

    “哎,那就直接撤吧。”袁无为终于下了决心,不再纠结。

    一骑快速飞驰而来,距离而是十步之外就滚鞍下马,飞奔过来,袁无为和袁无畏心中都是微微一动,看样子这是有大事发生。

    “报,谯县急报。”

    “拿来。”袁无为没有废话,伸手接过快马送来的急报,撕开封漆,一目十行,看完之后,默默品味了一番,似乎在心中盘算,然后递给旁边的袁无为。

    “怎么了?”见袁无为虽然可以压制内心的情绪,但是袁无畏还是能从对方脸颊细微的抽动看出端倪来。

    “北面情况有变。”袁无为没有多说。

    袁无畏也迅速浏览了一遍,心中也是大震,大梁西北防线崩了?!

    虽然早就不看好大梁对大晋这一战,但是毕竟大梁这么几十年都过来了,与大晋的战争几乎每隔两三年就要来一回,大家司空见惯了。

    这几十年里,无论是大梁打进泽州、绛州,还是大晋突入河南,都很正常,谁也没有一口吞掉对方的实力,甚至要想把对方打残都很困难。

    凭借着各自的底气,杀敌三千,自伤八百,无论怎么样,只要缓一两年,就又能恢复元气。

    但是这一次,诸袁都能感受到情况的不一样。

    大梁近十多年来,几乎是烂到了骨子里去了,否则蔡州不会一反常态从依附大梁摇身一变与大梁争锋,硬生生咬掉南陈州,只不过之前下手太急,所以吃了亏,但是这一次,诸袁都认为恐怕大梁很难在翻身了。

    急报上没有太多具体的内容,只说晋军在渑池一带与梁军会战,梁军大败,退守新安,被晋军趁势突击,一直退到了东都洛阳。

    未曾想到驻守洛阳的守将天武左军兵马副使康振奎暗中投降了晋军,打开了南面长夏门,晋军遂入城,整个河南府顿时陷入混乱中。

    可以想象得到,一旦洛阳失守,那么河南府便再无遮掩之地。

    汴州四周一马平川,毫无遮拦,乃是四战之地,哪怕有坚城可守,但是有点沦为困守孤城,可以想象得到结果会是怎么样。

    自梁晋对峙一来,晋军从未打进过洛阳,就像大梁也从未打进过潞州一样,现在洛阳失守,意味着整个梁地西半部就几乎在晋军铁骑的笼罩之下了,想必虢州和陕州一线的晋军也不会甘于后人,肯定也从西面发起进攻,河南府一旦沦陷,那大梁就真的危险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袁无畏沉声问道:“南阳那边还没有消息?”

    “暂时还没有。”袁无为明白袁无畏的担心所在,“但我估计南阳大军应该已经出了鲁阳关了,甚至可能已经越过方城山了。”

    “这是肯定的,南阳二刘虽然不和,但是这种时候绝对不会内讧,必定联手出击。”袁无畏点点头,目光闪烁,脸色却越发阴冷,“只是不知道大晋许给南阳好处,汝州和许州怕是不够。”

    “老七,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了,一旦大晋真的存了要彻底灭了大梁,整个中原,不,乃至关中、两川、山南以及河北都会迎来大变,我们无法预料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们袁家不加入进去,绝对只会被抛下,而且越抛越远!”袁无为的话音慢慢坚定起来:“陈州和宋州,必须掌握在我们手中!”

    拿下陈州和宋州,整个颍亳在北面就有了屏障,这是诸袁一直追求的目标,尤其是宋州,绝对是核心之地。7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