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五十七节 对决(2)
    当看到王守忠悍然迎上时,江烽既有些兴奋,也有些感慨,还有些唏嘘。

    如果这个时候王守忠毫不犹豫的逃跑,而让他身边的亲卫、军将阻挠,自己这一行人未必能拦得住他。

    那一帮胡将,还有那个和他相貌有些相似的年轻人,起码也是固息中期的角色了,真要拼命阻拦,还真的有可能被对方走脱。

    只是对方留了下来,这意味着对方再无可能离开。

    感慨归感慨,江烽却不会留手。

    战场交锋,就是你死我活,拿下青州,拿下整个平卢,就是自己此次的目的,任何敢于阻挡自己实现这个目的的人和势力,都会被击得粉碎,扫进历史的故纸堆!

    王守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三皇炮锤之力在体内不断的引导流淌,这种阳刚之力把江烽的五禽元力提升到了极致,这也是江烽在登临潤丹中期之后首次全力施为,而且是配合着大夏龙雀刀,可以说哪怕是同等实力的强者,一样也要避其锋芒。

    一抹丹红在大夏龙雀刀刃体上不断流淌奔行,当江烽在空中连跨三步,赫然发动时,一刀挥出,一抹丹红色的赤影从刀体中奔射而出。

    这一刀仿佛将周围的空气都抽空,让整个空间都变得窒息起来,甚至在几丈外的诸将都感觉到胸腔一阵挤压难受。

    一阵奥热的气息沿着那一抹赤影向外蔓延开来。

    这不是火性气息,而是阳刚之力怒发到了极致的气息升华变异。

    三丈之外的王守忠首当其冲。

    汹涌而来的劲气几乎要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带着丝丝炎热的劲力挤压而来,连带着他的胸腔都有些向内凹陷。

    这厮,如此年轻,武道修为竟然达到如此境地,之前王守忠已经把对方拔高了不少,估计对方应该就是在潤丹前期已经了不得了,没想到竟然还是小觑了对方,对方竟然可以和自己比肩了。

    不过,既然打定主意留了下来,王守忠当然不惧。

    作为小天位强者,他也一样有自己的尊严和自信。

    对方手中的赤色环刀不是凡品,但自己手中的万象青莲刀一样也是神级兵刃,斩妖屠魔,万所不为。

    伴随着扑面而来的劲气,王守忠双臂一抡,一道天青色的匹练陡然泛起,迎着呼啸而来的赤影而上。

    “砰!”

    赤青两道异彩在空中冉冉浮动,进而向四周蔓延开来,一热一冷两道光影在城头上勃然滚荡,将四周的士卒震得七零八落,乱成一团。

    伴随着江烽的上阵,秦汉也没有怠慢,身体在空中陡然变向,沉声道:“节度使大人,别来无恙?!”

    “哼,秦汉,你这是助纣为虐么?”王守忠并没有太大的怒意,对于秦汉,他有些遗憾,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可惜,像这种根不在平卢的家伙,本来也不值得信任。

    “呵呵,王大人,彭城郡公难道不及大人?怕是两地民众都难以认可这一看法吧?”秦汉懒得废话,长戟一荡,漫天乌光席卷而至。

    “哼,米粒之珠,也放光华?!”王守忠话虽这么说,却不敢轻视。

    秦汉在平卢军中时的表现有目共睹,论实力也是和张君越在伯仲之间,只是稍逊于自己和刘延司一筹,一样是小天位实力,不可小觑。

    青莲长刀扶摇滚动,荡起层层青色光波,硬抗秦汉这一击,同时刀尾横挂,直指从侧翼奔袭而来的郎坤。

    郎坤惊讶的腾身而起,手中漫银血刀和普通邯刀无异,唯一不同的就是刀柄向后有一个诡异的弯刃,反而有了一些域外的风格。

    郎坤身体一个团身紧缩,手中乌红色的刀化为一团紫色光球欺身而进,一副一招定输赢的架势。

    轻哼一声,王守忠身体已经侧让向右翻转弹开,但手中的青莲长刀却半点不停,迎上了反身飞袭而来的大夏龙雀刀。

    “轰!”

    双刀并举,无论是江烽还是王守忠都在这第二击上倾注了全力。

    江烽身体在空中一个美妙的空翻,然后在未等身形落定,旁边的墙角处一枚诡异的黑色梭形兵器已经尖啸着一闪而逝,奔行而来。

    “术法武器?!”江烽心中微凛。

    单纯的术法武器袭击他当然不惧,但是这在激战中时不时的给你这么来一下,那就有些让人吃不消了。

    而既然有第一枚术法武器,那肯定还会有第二枚,没准儿也还有直接的术法攻击,这就是术法师的威胁。

    洪葵没想到自己第一招尚未发动,就被敌人给缠住了。

    三名水准应该在太息期和养息期之间的胡将,以一种犄角阵的方式缠住了自己。

    鸢形盾加重剑,阔叶大剑,还有一个手持类似于钩镶的刺盾,外带一枚圆月弯刀,也不知这家伙就是来自拂林还是大食,或许本身就是混杂了这些域外的风格。

    三个家伙以手持鸢形盾和重剑的家伙实力最强,起码应该是太息中期的角色,而那个阔叶大剑的家伙也有太息前期的实力。

    倒是用钩镶加圆月弯刀的武士虽然只有养息后期的实力,但是却因为钩镶和圆月弯刀的攻击方式都与中原大不一样,反而让洪葵最为感觉棘手,尤其是在另外两个家伙的策应掩护下,自己一时间还真拿这几个家伙没辙。

    王国禧在第一时间也加入了战局。

    他没有等郭岳和顾涛他们赶上,便径直加入了战团,挡住了秦汉。

    秦汉和这位三公子也还是有几面之交,只不过秦汉还在平卢军任职期间,这位三公子大部分时间都在外游历,也是这两年才回到平卢军中,很有点儿要准备接任其父家业的意图。

    敢于压倒其两位兄长而准备接班,王国禧自然也有底气。

    已经将武道水准提升到了固息中期,在他这个年龄,大概也就只有蔡州二袁有这个天赋水准了。

    他拖住了秦汉,使得王守忠终于可以直面江烽和郎坤,这让王守忠心中也稳定了许多。

    郭岳和顾涛等人一登城,便立即遭到了几名胡将的拦截,这些胡将,几乎都是组队出现,或三人一队,或二人组合,其中每一组都有持盾武士,形成攻防组合,尤其擅长这种近战。

    伴随着江烽一行人的登城开战,整个北门战局显得更为激烈。

    主帅的出击对于士气的鼓舞无疑是空前的,无论是淮右军还是平卢军,在看到了这一幕之后,都下意识的开始拼命。

    江烽也知道这个时候来不得半点花巧了,如果不能在最短时间内解决王守忠,一旦有意外因素加入,那就可能导致整个计划的失败。

    大夏龙雀刀举重若轻,身体一个高难度凌空翻滚,从腰间囊袋中一枚玉色玲珑球若隐若现的弹出。

    那枚来袭的黑色双头镖凄厉的尖啸声在空中带来一抹寒意,一掠而过,大夏龙雀刀微微一荡,双头镖被这雄劲的刀气一激,再度凌空而起,在空中又是一个极为惊艳的回翔,骤然贴近城头地面,伏地疾窜而来。

    此时王守忠的万象青莲刀也夹杂着无匹的气势横扫过来,整个城墙头上土尘砂砾横飞,淡青色的刀气在阳光下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光芒。

    “嘿!”

    江烽退无可退,双足急速横移,最后立住脚步,大夏龙雀刀由下而上,猛然向前一挥,赤红色的刀气沿着城墙地面向前推进,地面砂砾立即形成一道向两边分散开来的波线,就如同在水中遭遇了分水神器一般,向两边挤压开来。

    双刀再度交锋,青红两道刀气纠缠不休,霹雳碰撞,犀利无比的刀气在不断的交错分割中溅射开来,连带着城墙垛口雉堞也是碎石脱落尖角崩塌。

    饶是周围交锋的也都是天境以上的强者,一样感到心惊胆战,若是被两个强势无比的潤丹中期强者的刀气所袭击,那才真的是倒霉呢。

    俞明真站在距离城墙三十步之外,一双长剑背负在背上,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亲自肩负兵刃准备上阵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城头上的激战早已经落入了眼帘中,平卢军的坚韧和骁悍还是出乎他的意料,也许是王守忠的死战不退极大的鼓舞了士气,以至于虽然淮右军在兵力上占据着绝对优势,却始终难以在城墙上体现出来。

    “元贞,这一波如果你还不能取得突破,我就只有安排韦德的第二军了。”

    看见元贞攻势再度被打了下来,俞明真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当然他也知道这怨不得元贞,平卢军拼命了,这殊死一搏,战斗力自然非同小可,但只要耗过对方的锐气,胜利就会属于淮右军,但俞明真没有那么多时间。

    元贞清癯的脸上激得通红,咬了咬牙:“大人放心,这一次若是不能突破,某便提头来见!”

    “嗯,从北翼突破,注意兵力分配,高阳,你在南面加强进攻,弓弩手抵近,压制住对方的强弩兵阵,命令投石机和弩车,把所有石弹和弩矢给砸光!”

    俞明真也准备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