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五十六节 对决(1)
    当高阳亲率的第三军第三度被敌人的反冲锋打下城墙时,元贞的第四军终于发起了冲锋。

    汹涌而上的淮右军遍布了整个城墙上下,密密麻麻的云梯车和钩车布满了北城,士卒们舍生忘死的沿着钩车和云梯车的楼梯,怒吼着发起冲锋。

    秦汉收回千里镜,实际上这个距离也已经不需要千里镜了,只要目力稍好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城墙上的战局变化。

    角头兵终于投入了战斗,但是秦汉的脸色却不太好。

    “郡公,局面有些异常,王守忠身旁多了一群人,嗯,都是胡人,而且看他们的武器,应该和沙陀人、契丹人这些胡人不太一样,倒像是来自极西之地拂林武士,大概有十来人。”

    其实江烽他们也早就注意到了,这十多人单独成群,并没有紧随王守忠,只是跟随在角头兵一旁,但是当角头兵投入了战斗之后,这一群人就显得有些刺眼了。

    他们的盔甲虽然大部分已经被同化,使用了传统的明光铠、山文甲这一类的唐氏盔甲,但是仍然能看出一些端倪来,比如他们的武器,以及下半身的甲胄护腿等,都还保留着异域风貌特色。

    “拂林武士?”江烽略作沉吟。

    他知道拂林是指现今的拜占庭帝国,也就是东罗马帝国,只是东罗马帝国现在虽然日趋衰落,但是却衰而不死,至今仍然有相当影响力和控制力。

    这些拂林武士却跑到中土来,而且参与到中土战事中来,不能不说有些稀奇。

    “嗯,看他们的武器应该是。”

    秦汉虽然出生淮南,但是却在北地从军多年,北地的胡人甚多,交往也相当频繁,但是像波斯人、大食人、粟特人、党项人、吐蕃人、羌人、契丹人、吐谷浑人和靺鞨人这些胡人都不少见,唯独像极西之地拂林人还是很少见的。

    “之前可曾接触过这些拂林武士?”江烽沉吟一下,又问:“其武道水准如何?”

    “不太清楚,至少我离开平卢时,还没见到过这些人。”秦汉摇摇头。

    这就是变数。

    每一场战事都会有一些变数,指望把一切都算计到,本身就是不现实的奢望。

    江烽也不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也不是没有准备,而且他也自信,十来个拂林武士也改变不了大局。

    这种几千上万人的大场面,除非这十多人都是小天位高手,也许能让王守忠逃脱这一劫,否则别想走脱。

    “没什么大不了,郭岳,顾涛,这帮人就交给你们了。”江烽脸色冷厉下来,将大夏龙雀刀搁在腿边,活动了一下身体,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懒了这么久,也该活络活络了,上吧。”

    听得江烽最后两个字,秦汉、洪葵、郎坤三人都默无声息的点点头,各自将兵器提在了手中,而远一些的丁满和郭岳、顾涛等人,也都深深吸气,蓄势待发。

    盾车就这样继续推进,一直到只有十步之遥,终于停下。

    兵刃格挡声,石弹落地声,强弩绞弦释放声,呐喊哭叫声,嘶吼咒骂声,就像一场宏大的奏鸣曲,在眼前的城墙上奏响,而且还在无限放大。

    手下意识的握紧了大夏龙雀刀,手腕活动,刀身慢慢透出一重赤色,江烽脚步停住,左手手指在刀锋上轻轻按了按,再弹了弹,悠然一笑,身形冲天而起,“上!”

    当几道浓烈的气机不加掩饰的突然出现在城墙下方时,王守忠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淮右军打算用武道强者来硬性突破一道缺口,来为后续的淮右军扩大战果开路?

    他们就没有想到过这种武道高手一下子一拥而上面临的风险,术法强弩手会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但王守忠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所料大错特错了。

    这不是一般的天境武道高手,而是小天位强者!

    四五个小天位强者,还有几个天境太息期以上的武者,这根本不是什么突袭,而是有为而来,而且是所谋乃大!

    心念急转,王守忠反应也相当快,而口中也是有条不紊的进行安排:“普莱修斯,让你的人组队!”

    十余名胡人武士立即在为首者的吆喝声中,形成了五六个两人组或者三人组的攻击阵型,迅速在城头上展开,很显然他们也觉察到了大敌临近。

    “三郎,靠近我!有敌人来袭!”王守忠手中万象青莲刀也早已经持握在手,“古谭,你退后,注意观察,助我一臂之力!”

    王国禧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

    自己父亲不是大惊小怪的人,陡然间变得如此如临大敌一般,肯定是觉察到了情况的严重性。

    王国禧半句话都不多说,手中风箐刃也展开,同时与自己父亲保持在一丈之内,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发挥两人协同作战的威力。

    古谭是王守忠的贴身术法师,他也早已经晋入了方术师境界。

    和其他方术师有些不太一样的是他更喜欢单纯的术法攻击,以能快速催发术法之力著称,而非以研究术法器具器械或者术法阵,所以这也是他主动愿意到王守忠身旁担任贴身术法师的缘故。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王守忠待身旁人甚厚,各种要求一概满足,古谭是个喜欢享受之人,不像其他术法师那样对身外物不太看重,专注于钻研术法,所以显得和其他同门有些格格不入。

    只是受术法师的身份限制,古谭平素并不怎么经常与王守忠一道出现,但像今日这种局面,作为他的贴身术法师,自然就不会后人了。

    这种情况下,如何来发挥自己的最大威力,古谭自然也是早就经验,王守忠话一出口,他已经很娴熟的躲进了旁边城墙转折处的墙角处,手中符箓一晃,一枚暗黄色术法木盾便冉冉生成。

    这种术法木盾乃是有天生栓皮栎皇的木皮用术法加工而成,尤为贵重。

    栓皮栎皇产自安丘牟山山中,乃是牟山特产,眼下整个牟山中不过区区数十株,而真正能够用于制作这种玄木盾的栓皮栎皇须得要树龄在百年以上,而数十株中不过三株,一旦割取了树皮,便是十年都无法恢复。

    玄木盾盾体不但韧性超强,而且更为精妙的是这种栎皇玄木盾能自动生长,也就是说覆盖遮掩面积可以随着施法者的催动,感受外界的气机,自由蔓延膨胀,乃是术法师们防御武道中人袭击的最佳术器。

    几道身影冲天而起,伴随着无尽的浓烈气机,向着城头袭来。

    刹那间就让王守忠和古蓬觉察到了情况的不对。

    尤其是王守忠。

    当他看到江烽的大夏龙雀刀刃上浮起的红晕时,看到秦汉还有些熟悉的夺魂戟时,看到洪葵和郎坤的伏鹫星锤和漫银血刀时,他就知道对方绝对不是仅仅想要突破那么简单,而是要有更深远更狠辣的意图。

    除了自己,还有什么值得江烽本人亲自出动?而且还搭上了几个小天位强者!

    虽然没有看见俞明真的影踪,但是王守忠相信,俞明真绝对会在某一时刻突然出现。

    此时王守忠已经醒悟过来,江烽这一帮高手应该是冲着自己本人而来,只是他们如何清楚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北门上?

    若是说江烽带着几个小天位强者就在这里守株待兔碰运气,王守忠绝不相信。

    这几人一看就知道都是沙场宿将,岂会轻易丢下手中军队,像一个普通武道高手那样来当杀手刺客?

    这绝对是有备而来,有为而来!

    只是这个时候再来猜测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他该考虑的是该如何应对。

    抽身就逃?

    还是先来一战,看看形势变化?

    王守忠很清楚如果连江烽都亲自出马,还有其他几个小天位强者来合击自己,自己绝无机会获胜,甚至逃脱都难。

    现在转身就逃,一样没有多少机会不说,而且可能马上就会引起整个士气的崩溃,造成北门战局的逆转,就此破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迎战呢?

    王守忠也有些绝望,除了自己外,古蓬和王国禧都只是固息期境界,纵然还有古谭,恐怕也难以扭转局面。

    至于那些术法强弩,或许对一般的天境高手有用处,甚至一两个小天位强者也能起到狙击作用,但是如此大规模的小天位强者驾临,恐怕就真的意义不大了。

    这一连串的想法也不过是在王守忠心目中转瞬即逝,当江烽的大夏龙雀刀挟带着无尽的风云席卷而至时,王守忠只能轻轻一叹,手中万象青莲刀荡起千重天青色的光轮,悍然迎上。

    他退无可退。

    如果在这个时候退缩了,王守忠清楚自己只怕这一辈子也无法在平卢军中站直身体了,哪怕明知道自己很大可能遭遇不测,但他也无法退缩。

    一旦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场,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王守忠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驾驭平卢军这支军队,这是他无法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