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五十五节 再战(4)
    对于王守忠的擒获方案,江烽他们也讨论过几次了,但不确定发动的时候王守忠究竟会处于一种环境下,所以都只能有一个大略的方略。

    谁主攻,谁副攻,谁阻遏防止其逃脱,术法师和术法武器该什么时候发动使用,有了大概的方略,但却无法具体。

    毕竟王守忠来的时候,周围会带哪些人,还有所处的环境下,强弩手,士卒,都有可能带来各种影响,事实上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拿出太过具体详细的方略,但是有些还是要明确。

    比如对付他身边的高手。

    像王国禧早就被预料进来,将由丁满来应对。

    丁满这两年来一直担任牙军指挥使,而这个位置,实际上近乎于江烽的近卫军,作为指挥使,对其的武道水准要求自然不会低。

    在杨堪都不断实现自我攀升,晋位小天位的情况下,丁满自然也不会停步。

    事实上江烽所炼制的一炉练气丹受益者最大就是丁满。

    之前他在养息期一直停滞不前,但是在江烽有针对性的为其指导了五禽功法中一些特殊奥义之后,其瓶颈迅速突破,在较短时间内就进入了太息期,而练气丹也恰到好处的巩固了他的根基。

    只是他没有杨堪那等机会,几次大战都未能赶上真正的恶战砥砺,加上在天赋上也略逊于杨堪,所以也只能在太息中期徘徊,难以突破。

    江烽对于自家这套五禽功法并不像其他武道修行者那样敝帚自珍。

    在他看来,武道修行奥义固然弥足珍贵,但这也要从什么角度来看。

    实质上这套功法更多的还是在筑基上极有效果,真正到较高层面,还是要看个人天赋和悟性。

    但恰恰绝大多数武道修行者都或多或少的在筑基阶段有一些短板不足,这才使得他们在后来的武道修行中就会遭遇各种瓶颈和阻碍,而且由于这种在根基上的缺陷,将会使得他们越往后,进境越慢,甚至停滞不前。

    武道修行者很多人只能达到已经境界,尤其是进入天境之后就开始放慢速度,主要也就是源于两个因素,一是天赋不及,二是根基不牢,或者说筑基时有缺陷。

    但武道修行者达到一定阶段之后,都很难发现自己的谬误不足,因为在长期的修炼中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和惯性,多年的养成不太可能再来修正。

    所以,江烽利用五禽功法来为自己心腹将领在根基上进行修正弥补,就十分关键了,尤其是还能以《青囊书辑要》中的丹药来滋养修复,那就更难得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丁满才能迅速突破养息期,进入太息期,但这后面的进境也就需要他自己去打磨砥砺了,谁也无法帮得了他。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杨堪那样的天赋和造化,这一点丁满也知道,所以他也很知足,但是像这一次青州之战如此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所以在阻击王守忠身旁的武道强者这一任务上,他是当仁不让,哪怕对方明显要高出自己一筹。

    “王守忠的贴身术法师实力如何?”江烽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却不太清楚,只知道此人应该精于火性术法,其他就不太了解了,毕竟那几年里,虽然知道他有随身的术法师,但是因为战事不多,而且像野战都用不上,只有在这种城防战才能用上。”秦汉摇摇头。

    “也是,我还以为王守忠连骑马上阵都要带术法师,那就真的是笑谈了。”江烽也是笑道。

    这一次虽然也让邓龟年他们来了,但这是设伏,要活捉,所以才会如此,但能不能派上用上也不好说,还得要为邓龟年他们专门配备护卫,所以效果如何,也有待于考证,算是一个尝试吧。

    众将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城墙上。

    战事越发激烈,每一波之间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频率越来越高,也显示出战斗开始进入高潮阶段了。

    连续两波的冲击,夏威的武宁右军第一军五个营都轮了一个遍,包括夏威在内,都亲自上阵。

    但平卢牙军的战斗力的确不是浪得虚名,一波接一波的反扑势头,硬生生的将夏威两度在城墙头上构筑起的据点给打垮了。

    甚至连夏威他自己腰肋下都挨了对方一击,剑刃击穿了双重甲胄,卡在了肋骨上,若不是他闪身得快,这一身就得要交代下去了。

    接替夏威的高阳的武宁右军第三军。

    高阳也是俞明真的嫡系,还曾经在梁赞担任颍亳团练使时与淮右军合作过,只不过当时蔡州军来得过于凶猛,使得淮右和感化军都没有能招架得住,便退出了颍亳二州。

    看见夏威痛得脸都变了形被人抬下来的模样,高阳也是怒火高炽,他和夏威关系极好,在俞明真昔日麾下几员大将中,他和夏威关系算是最为密切的。

    呲了呲嘴,瞅了一眼夏威的伤势,知道尚不算致命,压下心中的火气,点点头:“老夏,什么人这么厉害,你的九幽环刀都不是对手?”

    “老高,别小瞧对手,某算是小心谨慎了,这平卢军中还真是藏龙卧虎,不认识,两个家伙,一个用短戈,一个用鸢形盾加重剑,是个胡将。”夏威原本黑里透红的脸色已经苍白了不少,咧着嘴喘着气道:“那胡将剑法古怪,应该源于域外,不是我们中土战法,但实力相当强悍,也不知道王守忠这厮如何会有这等武将。”

    鸢形盾和重剑都不是传统中土武器,显然是来源于西方。

    由于盛唐泱泱,从西方来大唐的胡人极多,甚至也包括不少拂林人,像鸢形盾和重剑这一类兵器便是从拂林传入,而结合了中土的战法,也成为不少胡将的家传战技。

    “哼,某明白了。”高阳怒火虽盛,但却不是鲁莽之人,点点头,“总的要去会一会才知道。”

    不再多废话,高阳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开始发动第一轮攻势的自己前营和左营上,自己也迅疾抹下遮面,开始在亲兵的簇拥下向前挺进。

    俞明真也在观察着局面。

    按照方略,只要王守忠出现,其实就已经进入伏击状态了。

    但这要还要看具体情况而定。

    夏威的第一军没有占到多少上风,平卢牙军的战斗力可见一斑,那么高阳的第三军上去情况如何,还不确定。

    只要战局一进入僵持状态,王守忠的角头兵彻底投入战斗,那么就该是发动的时候了。

    他看了一眼身旁跃跃欲试的元贞。

    应该说江烽还是相当信任自己的,自己手底下四大将,夏威、高阳、元贞和韦德,都直接划归到自己的武宁右军麾下,而且都执掌了一个军。

    这种殊遇,连卢启明都有些眼红。

    既如此,俞明真觉得自己就应该要对得起这份殊遇。

    千里镜内,高阳持剑登城,与两人战成一团,旁边的一名军将则借势突破,但很快就遭到了敌人强弩手的袭击,这个势头被打了下来。

    但高阳却死战不退。

    军指挥使不退,城墙下指挥战事的副指挥使当然不敢言退,一个营再度疯狂扑上,战事越发火烈。

    “元贞,可有意一战?”目光收回来,俞明真沉吟了一下,才扭头问道。

    “大人,要我第四军出战?”元贞双目精芒四射,讶然中也充满了兴奋。

    按照方略,这一战应当是由夏威的第一军和高阳的第三军主攻,他的第四军和第五军是负责突破后进城控制大局的。

    “嗯,夏威重伤,高阳一军未必能起到牵制整个北门平卢军的作用,你的第四军跟进,不惜一切代价,实施突破,彻底把北门平卢守军拖住。”

    之前俞明真并没有将整个方略告诉麾下诸将,倒不是担心他们不可靠,而是考虑到这个计划本身也有许多不确定性。

    江烽他们这几人来能不能达到目的,本身也还要看老天爷开不开眼,但现在看来,上苍终究还是站在了淮右这边了。

    元贞也敏锐的觉察到了情况略有不同,试探性的问道:“那郡公他们一行……?”

    “嗯,今日之战不仅仅是要从北门实施突破,而且更重要的目的是要活捉王守忠,彻底解决青州战事,甚至要为下一步彻底解决平卢战事做好准备。”俞明真点头,这个时候没有必要遮掩什么了,“届时你和高阳都全力以赴,登城之后控制住局面,郡公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王守忠,所以其他就要靠你们了,我届时会在城墙下亲自督战。”

    元贞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要沸腾起来了,忍不住点点头,一抱拳:“谨遵大人命令,第四军保证拿下北城!”

    “去吧,我也该准备准备了。”俞明真紧了紧腰间的皮带,目光中闪烁这自信和骄傲,脸上的豪情壮志更是毫不掩饰,“这一战将会奠定我们淮右在齐鲁的地位,青州一下,没有谁在能挡得住我们淮右的席卷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