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五十三节 再战(2)
    之所以要活捉王守忠也是迫不得已。

    一旦王守忠死亡,其膝下诸子不说,而且还有一个颇有威信的兄弟王守信和头号心腹刘延司在外。

    只要王守忠不死,那么王守信也好,刘延司也好,就不可能掌控全局,光是这二人就谁也不会服谁,利用王守忠这张牌,就可以给淮右方面许多可操作余地。

    但王守忠死了,许多变数就会出现,最好的结果可能都是诸方割据,而拖延了时间,也会给淮右带来很大压力,尤其是南面还有大敌入侵的情况下。

    为了确保这一目的实现,包括邓龟年、曾维两位已然晋位的方术师也跟随江烽一道前来,现在淮右道藏材官院三位方术师,为了这个任务,就来了两,还有一个甘泉还在留守徐州。

    缓缓点了点头,江烽目光在俞明真脸上一掠。

    “明真,大局你来把控,我和秦汉、洪葵、郎坤四人负责主攻,丁满协助,还有龟年和曾维他们两人,我想就算是王守忠是一头强龙,也得要乖乖束手就擒了,一旦这边王守忠拿下,你要立即率军进城,彻底击溃平卢军,拿下青州城,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哪怕半天,也许都是致命的。”

    “郡公放心,属下明白。”俞明真也是一阵激动。

    虽然不能参加对王守忠本人的一战,但是这破城之功自己却少了,想必这个时候杨堪和卢启明是郁闷无比了,好不容易争到主攻方向,没想到事到临头却还有变。

    现在就该轮到自己来一显身手了,俞明真当然不会容许有任何差池。

    “嗯,诸人到齐,你就按照计划安排进攻,让望楼注意观察,一旦王守忠率领预备队或者亲兵赶到,就要启动方案。”

    江烽当然不会越俎代庖,虽然预料王守忠会坠入彀中,但是这战场上的事情本身就千变万化,而且王守忠本人是主帅,他内心如何想,谁也说不清,他要改变什么,谁也阻挡不了,所以只能全力以赴的做好准备工作,静待机会。

    “郡公,那某这边就去准备发动了,也请丁将军那边最好准备,一旦下令,就要全面发动,……”俞明真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已经站到了江烽背后的丁满。

    “俞公放心,某的牙军也早就等待一战了。”丁满豪爽的一抱拳。

    相较于上午的东门南门鏖战,北门的攻防却显得有些不愠不火。

    也不能说是不愠不火,毕竟城上城下上千具尸体摆在那里,要说这还不够激烈,那也太过分了。

    但数量不足的投石车和重型强弩,难以压制住城墙上平卢军的投石车和弩车,这种对攻性的攻防战,显然是攻击方要吃亏一些,但王守忠不相信淮右军会一直如此。

    所以当他在东门上一听到北门局势有变,而南门和东门的战局更加激烈时,他就知道对方恐怕是要用北门的战局来吸引自己的预备队到北门了。

    这都在他的预测之中,他心里反而踏实了下去。

    除了带了自己的一百角头兵外,跟随他到北门来压阵的就只有他的贴身术法师胡震和三子王国禧。

    “大郎,情况怎么样?”看见已经将锦袍脱去,只穿了一袭黒蟒甲的古蓬,王守忠有若冷电般的目光在城墙下一扫,阴声问道。

    “大人,不出您所料,淮右军突然加大了攻击力度,从攻城车、钩车和云梯车数量来看,起码比上午增多了一倍,另外攻击兵力也有所增长,但是并没有超出我们的预期。”

    古蓬内心还是有些佩服自己主君的判断力。

    王守忠预测到了敌人会在今明两日里要突然加强攻势,摆出一副要从这里突破的架势,但实际上其实要吸引东南两道门的预备队来增援这边,所以提前也为这边准备了部分士绅私军作为后备兵力。

    现在还亲自来压阵,防止敌人的武道高手来袭,这边难以应对,那就更稳妥了。

    古蓬也深知自己不过是固息期高手,难以和天位高手对抗,所以也在术法强弩和和术法武器上有所准备。

    但是有了节度使大人来压阵,再加上节度使大人身后的方术师,还有大人的嫡三子,号称平卢年青一代的翘楚高手王国禧,已然是固息期强者,实力并不比自己逊色,那么他心里也就笃定许多了。

    “哼,江烽这厮历来用兵奇正相合,他想用这一手来搅乱视线,那我们也就将计就计,我已经让东门和南门将所有术法武器和器械安排停当,术法师也是全力以赴,还有我们压箱底的天弓弩炮和术法阵也布置好了,就等他们来攻了。”

    王守忠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没有什么比预测到敌人的进攻计划更让人高兴的事情了,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是他心里却认定对方这就是一次虚张声势的突袭。

    不过,这种突袭肯定也有其目的,而且也会如同第一日那般可能会夹杂着武道强者的突破,要给己方形成压力,让北门这边看起来就像是要被突破的模样,迫使自己抽调那边的预备队,但一旦自己中招,那么在东门和南门的攻势肯定骤然增强到极致,到时候自己就首尾难顾了。

    现在自己只需要在这里坚持住,顶过这一关,局面就会好转,届时青州城这一战也许还能坚持到十日,至于说海州和密州的援军能不能在这几日里赶到,王守忠还不敢确定。

    汹涌而至的淮右军终于在盾车的掩护下逼近了城墙,王守忠对于这种场面已经见惯不惊了,只是环保双臂冷冷地注视着。

    敌人在兵力上看起来似乎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王守忠知道这种优势并不能一下子转化为胜势,攻防攻防,攻的一方占据时间上的主动,防守一方占据空间上的主动,而且依托城墙上的种种准备,防守方可以游刃有余的提前做好各种布置,比如术法陷阱。

    一枚术法陷阱在城墙上炸裂开来,一团火焰沿着钩车燃烧起来。

    虽然钩车也是经过了术法处理,但是对于火性术法,却无能为力。

    几名正在登城的淮右军士兵惨叫着从钩车上坠落,滚落在地,还在打着滚儿,想要压灭身上的火焰,但是很显然无法如愿。

    紧接着一道粗壮的绳索从城墙上垂下,那深绿色的枝叶和茎秆上粗大锋利的倒钩牙刺才能让人明白这不是绳索,而是一枚木性术法道具。

    犹如一条巨蟒,藤蔓在城墙上来回游荡,很快就攀附上了一具云梯车,沿着云梯车四处延伸,士卒们躲避不及,那粗大的倒刺扎入甲胄中,士卒们几乎是几息之间便全身肿胀发黑,倒下城墙。

    这是带毒素的术法植物,淮右道藏院也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没想到平卢在这方面也有这等人才,倒是让邓龟年有些惊讶,破城之后,但是要好好找找这几位。

    邓龟年远远的用千里镜观察着这一切,不动声色,哪怕他只要举手就能讲这种术法植物毁于一旦,但现在还轮不到他上阵,他还不能暴露。

    夏威手持环刀,迈步急进,一枚石弹在他身后落下,两名士卒被当场击碎,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决心。

    从这个计划敲定,他就充满了激情。

    这一战的结果将由武宁右军来书写,这对于武宁右军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荣耀,而作为武宁右军第一军的指挥使,他从来就不是甘于后人的人。

    “嘣!”凄厉的尖啸声让夏威下意识的横刀一击,强大的撞击力将他击退了两步,手中环刀险些落地,两肋隐隐发胀。

    强弩的攻击力果然够味,尤其是在这种距离上,若非其反应够快,哪怕是天境高手,一样也只能丧命当场。

    第一轮攻势终于抵达。

    伴随着攻城车的抵近,率先发起冲锋的是武宁右军第一军左营。

    十余名士兵在营指挥副使曹获的带领下飞速奔行而上。

    巨大的攻城车无视弩车和投石机的打击,哪怕遭遇了三次打击,仍然坚持冲到了城墙下,为士卒们的冲锋搭建起了第一条通道。

    “嘣!嘣!嘣!嘣!”

    埋伏在垛口两端的强弩手在曹获斩杀一名挡住自己的平卢军队正之后,跃身而起,环扣在左臂上的钢盾连环舞动,紧接着就是一个灵巧的贴地翻滚,挡开了弓弩手的十余枚箭矢的疯狂攒射,而手中的邯刀则毫不客气的挥舞直剁弓弩手的腿脚。

    “嘿!”一支长戟恰到好处的探了进来,封住了这凌厉的一刀,趁势一绞,曹获手臂一震,胸腔中也是一紧,他知道遇上对手了。

    紧随着他涌上城墙的士卒们就没有他这么好运了,连续的弓弩袭击,当然就让三名士卒倒地,一名士卒腿部中箭,而另外两人则是头部直接被射中,倒地不起。

    但打开了这条通道,就意味着机会,数十名士卒早已经沿着这条通道狂奔而上,登城之战,正式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