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五十二节 张网
    江烽赶到北门时,已经是申时了。

    原本还想拖一天,耗一耗平卢军的锐气,但现在却拖不起了。

    三日前,蔡州军兵发徐州,从临涣和永城两路出军,进攻符离和萧县。

    与此同时,南阳刘玄的兵力似乎也在整军待发,目标指向了浍州,甚至有可能包括寿州。

    这都在意料之中。

    蔡州是早就计算在其中的,以袁氏的心性,绝对不可能坐观淮右继续坐大,只要有任何一丝机会,他们都不会放弃破坏淮右的局面,无论他们能不能讨得了好。

    只要能给淮右制造一丝麻烦和障碍,他们都不吝一试。

    不得不说,袁氏是真心实意的把淮右视为了头号大敌,这里边固然有袁无为和袁无畏这两个袁氏后辈杰出人物的推波助澜,亦有袁怀河、袁怀庆这些老一辈领军人物的深远眼光。

    与身旁的大梁、南阳这些老牌藩阀相比,虽然淮右的底蕴和实力都还逊色于他们,但是其表现出来的勃勃向上之势,已然引起了他们的高度警惕。

    这样一家藩阀却和蔡州比邻而居,而起还是互为敌手,其危险性可想而知。

    一山不能容二虎,中原大地还谈不上一山,这里边也不止一两头虎,但在袁氏看来,淮右这头虎对蔡州威胁无疑是最大的。

    眼见得这头虎还在继续成长,这如何能让人心安?

    遏制,如果有机会,甚至是扼杀,那才是最符合袁氏利益的。

    符离抵不住蔡州军的进攻,淮右也没有打算理睬蔡州军的攻势,萧县也一样,对于淮右来说,只需要守住徐州州治彭城即可。

    而为了这一战,淮右也是煞费苦心,不但留了梅况坐镇徐州,而且包括甘泉在内已经晋级为方术师的几名淮右道藏材官院在内的术法高手都留在了徐州,就是为了预防不测。

    当然,少不了要在徐州城的防御上做文章。

    只要蔡州军敢来进攻彭城,淮右还是有信心给予对方迎头痛击的。

    至于其他,淮右就暂时无能为力了。

    以空间换时间,这本来就是当初确立的原则,采取阻击和袭扰的方式,延缓敌军的入侵速度,同时放弃一些州县,确保重点位置,最终赢得胜利。

    蔡州的攻势凶猛,略微有些意外,仅用了两天就冲到了符离城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淮右军没有在符离进行防御,因为一旦在这里发起防御战,除了对符离城的损失外,意义不大。

    但是一旦蔡州军南下通桥,淮右军将采取不间断的袭扰战术,同时也将通过运河上的水军对蔡州军进行反击,迫使其无法深入。

    至于萧县,淮右压根儿就没打算防守。

    萧县距离徐州州城如此之近,哪怕是让蔡州军占领,只要徐州还在,他蔡州军就永远别想在萧县站稳脚跟,一旦缓过气来,一次战役,就能把萧县收回,无论他蔡州军在萧县驻留多少军队,都将是一个结果。

    唯一让江烽感到有些棘手的就是南阳的异动。

    为了预防南阳的异动,江烽派侯晨出使鄂州和襄阳,甚至不惜将洪州的镇南军和潭岳的马家拉进来,就是为了防止南阳刘氏沿着光州继续东进。

    如果丢失浍州只是一个政治上的失分,江烽还能勉强承受得住,那么如果把寿州丢失,那将是不可承受之重了。

    所以在派遣侯晨出使鄂州、襄阳、洪州和潭州时,江烽甚至授予了侯晨最大的权限,一切都可以谈,一切条件都可以付出,只要能够拖住南阳不出兵。

    除了这一手外,无闻堂也会在南阳内部做一些文章,但是能不能有效,这却无法断言了。

    可以说就目前阶段来说,淮右的政治中心和行政中心正在从浍州向徐州迁移,但浍州作为江烽起家的根据地,历史渊源和意义却依然重大。

    而寿州现在却是淮右现在当之无愧的经济中心和交通枢纽,无可替代,哪怕徐州的冶铁中心建成,一样在相当长时间内无法取代寿州的地位。

    经过这几年的建设,浍州四县,发展速度很快。

    殷城和盛唐北部的垦荒进度很大,来自淮北的流民获得了开垦官赁土地的资格,垦荒的积极性得到了极大地释放。

    虽然土地所有权仍然属于官府,但是官府也承诺可以在生地变熟地之后,再连续劳作十年并交付田赋之后,获得土地,这对于流民来说,简直是一个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殷城和盛唐二县的南部以及霍山县,虽然由于地质条件原因,旱田居多,但是丘区的茶园开垦却因为种茶制茶业的迅猛发展如火如荼的推广开来。

    可以说现在最为时兴的就是沿着大别山北麓山区开垦茶山,兴建茶园了。

    不但来自寿州的客商蜂拥而至,甚至也还有夹在这粟特人和波斯人这些胡商们,都卷裹在其中,而驿道的新建,也使得将茶叶从这些山区中运输出来的条件大为改善。

    而对于寿州来说,这两年堪称是其历史上最好的黄金发展期。

    霍丘、安丰的水利设施修复,大批流民的充实,还有来自浍州的士绅资本流入,都使得这里在经历了蚁贼的肆虐之后,进入了一个急速恢复并迅速赶超原来的阶段。

    同样,寿州窑的重建,淮水水道与运河的连通,使得寿春的物资集散地和商贸枢纽地位日渐凸显,这甚至对临近也同样在复兴的庐州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压制。

    可以说,现在淮右的根基就在寿州,而光州、浍州以及庐州、濠州和滁州,乃至未来的舒州与和州,都将是围绕着寿州为中心来发展。

    没有这一块土地,淮北诸州乃至兖郓沂诸州的发展,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甚至哪怕是拿下了平卢诸州之后,整个淮右要想迅速强大起来,具备挑战中原,肩负起抗击南下的胡人的重任,都将是不切实际的空想。

    所以,江烽无法容忍南阳对浍州和寿州的染指。

    为此,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现在还不知晓侯晨在鄂黄、襄阳那边取得的成果,他也不敢寄予太大的希望。

    能对南阳有一定牵制作用的只有襄阳和鄂黄,但鄂黄杜家素来软弱,实力也不济,不能指望太多。

    襄阳倒是有一定实力,但他周围敌人却又虎视,尤其是江陵对其的威胁使得他对南阳的牵制力下降了许多,所以他才会指示侯晨尽力消除襄阳的后顾之忧,也就是解决江陵对襄阳的威胁。

    当然,这一切都是外部因素,归根结底,还是要尽快解决平卢之战,一旦平卢之战陷入长期化,那么南阳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而蔡州甚至也会从本来只是袭扰破坏,变成侵略攻占了。

    这也是为什么江烽急于在较短时间内解决平卢的原因,哪怕为此付出更多一些代价。

    “准备得怎么样?”江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环顾四周。

    “郡公,一切准备停当。”俞明真抱拳一礼,“丁将军的牙军凌晨绕行而来,已经休整完毕,就等一战。”

    为了准备这一战,淮右也是煞费苦心,虽然平卢军在术法一道上是弱项,但是弱项也并非代表其就不堪一战了。

    谁都知道通过土系术法可以安排斥候潜行到营寨附近观察,所以为了避免被平卢军觉察军队调整变化,淮右也是特意将作为预备队的牙军在凌晨调出,绕行一大圈才到北门。

    而这几天里,各种术法器械也在不动声色的细微调整,就是要用在今下午这一战上。

    淮右可用过望楼来观察城墙上的守军变化,看得出来,平卢军也在不断加强力量,这四天的恶战要使得双方都深刻感受到之前双方对各自的估量都有些差距。

    平卢军固然小觑了淮右军的战斗力,而淮右军同样小瞧了平卢军的应变能力和韧劲,尤其是平卢中基层军官表现出来的快速反应能力和韧劲,都让淮右军刮目相看。

    几度突破,都被平卢军硬生生的扳回来,这不是侥幸,而是千锤百炼之后的真实实力表现。

    “好,明真,你们这边准备好没有,如何安排?”江烽点点头。

    “郡公,秦将军和洪将军也已经到了。”俞明真点点头,“我看可以开始了。”

    这一战的目的不但要破城,而且要把王守忠留下,一旦被王守忠觉察到异常,脱身跑掉,那就麻烦大了。

    对于像王守忠这样的小天位潤丹中期的角色,一旦他有心要跑,哪怕是两个和他实力相当的角色,也未必能拦得住。

    更何况王守忠作为平卢节度使,就像江烽一样,肯定身旁还有武道高手护驾,也许身上还藏有高端术法武器,这些都是不可预测的因素。

    而且王守忠还不能死。

    王守忠一旦死了,可能会给平卢带来分裂,但是同样也会给淮右带来麻烦,因为要想彻底解决平卢问题就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了,而现在的淮右最缺的就是时间。

    所以,江烽才把秦汉和洪葵都一并招来,五个小天位高手,来确保活捉王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