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四十九节 因势而变
    杨堪不以为意,在淮南与李昪作战,他当然不可能如此鲁莽草率,但青州城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破城,淮右拖不起,所以利用己方优势最大限度的消耗敌人有生力量,乃是上策。

    “老柴,平卢军是平卢军,李吴是李吴,他们各有所长,咱们要做的就是针对他们的优劣势来应对。”杨堪虽然脸色苍白,但是气势却不减。

    经脉被对方的冲击涤荡了一番,固然有些损害,但是却也让他在潤丹前期这一层级上站稳了,只是这受伤还要好生调养一番,好在柴永伤势很轻,不影响战事。

    “也不知道南门和北门那边情况如何?”柴永对今日这一战的情况还是比较满意的。

    第一日突破上城不说,而且还给对方造成相当的伤害,而己方这边也找到了对方的软肋所在。

    投石车和重型弩车可以利用打击距离上的优势予以对方重创,对方的投石车和弩车在己方的打击面前,几乎没有多少还手之力,即便是他们也想方设法采用悬挂遮挡,修建战棚等方式来遮掩保护,但那样却又会对其威力发挥带来影响,所以估摸着现在平卢军那边也是纠结无比。

    “暂时还没有消息回来,我已经安排人去郡公那边报信了,估摸着各家情况都差不多。”杨堪有些懒散的活动了一下身体,“老卢和老俞他们可能会谨慎一些,但是有这份优势如果不利用起来,那就有些太保守了,我想以老卢和老俞的眼光,哪怕最开始有些保留,但肯定马上就会发招。”

    “再发招会不会有些晚了,王守忠一旦反应过来,肯定会马上有应对措施。”柴永下意识的道。

    “老柴,王守忠反应过来又怎么样?他能有什么应对措施?术法一道本来就是他们的弱项,他能奈我们何?还有了,武道高手这一块,刘延司和王守信不在,他再怎么想办法也弥补不上,当然他可能会用他的精锐角头兵和术法强弩手来填补,但这不是我们最希望见到的么?投石机和重型弩车就可以派上用场了,最大限度的杀伤其有生力量,这种情况下,你觉得平卢军还能熬得过几天?三天,还是五天?”

    杨堪的反驳让柴永也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想偏了,本来也没有指望一举破城,毕竟青州城中还有这么一万多兵力,而且多是王守忠的精锐牙军,岂能如此轻而易举破城?

    之前制定的策略就是要尽可能利用各种手段方式来杀伤其有生力量,最终择机一举突破,从今日的情况来看,王守忠恐怕不得不按照淮右军设定的路线走了。

    “若是这般,郡公恐怕还得要好好安排各军规划一番,火龙炮和术法师们是不是也可以派上用场了?”柴永琢磨着,若有所思的问道。

    “我不赞同这么早用,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平卢军反应还是很快,西门基本上就放弃了,兵力都集中在了其他三门,还有,王守忠应该是留了一个军的预备队,还没有用,甚至把他亲兵营的角头兵都用了,但都没动预备队,估计也应该是有所防范,所以还得要缓一缓,比如先用两三天来硬拼消耗一下,然后待其开始用预备队了,再来给他们致命一击。”

    这一趟随着淮右军来青州的道藏术法力量相当强悍,这也是江烽信心的来源之一,但是术法师力量固然能为攻城提供极大助力,但是其也很容易在战争中受到攻击,而起防护能力相比较之下就要弱许多了,所以不但关键时候江烽是不愿意用这一招的。

    损失一个都能让人肉痛不已,他不认为随意将术法师推上一线是个好主意,当然并不是说就养成温室花草了,但准确的说术法师在后方更能发挥力量,除非是那些自带攻击性的术法师们。

    *

    江烽很认真的听取着来自三门的情况报告。

    杨堪和柴永的双双受伤也吓了他一大跳,虽然早就知道这二人的打算,但是在江烽看来,这种乱战中以柴永和杨堪的小天位实力,就算是有王守忠亲自坐镇,恐怕很难讨得好,当然置身于整个战局中,个人的斗杀本身就难以起到根本性的阻碍作用。

    听完东门这边的汇报,江烽心中略微一松,杨堪和柴永的付出不是没有收获的,连王守忠都亲自上阵,杨堪能从其手中逃脱也不容易,当然江烽也同样清楚,没有术法武器,杨堪也不敢如此行险一搏。

    不过即便这样,江烽还是觉得有些棘手。

    第一,虽然平卢军术法力量相对较弱,但是从其表现来看,并非毫无一战之力,尤其是对方有倚城防守之利,可以很合理的进行配置;

    第二,虽然平卢军在最高端的小天位力量高手不足,但是其显然也有应对准备,那就是用天境高手进行搭配组合来拖住,辅之以术法强弩、术法武器、术法攻击来应对,这同样相当具有危险性。

    当然,这些也从另一角度说明,平卢军在面对淮右军有针对性的发挥优势的攻击有些捉襟见肘了,他们不得不用非对称手段来弥补,而这种手段方式虽然能取得一些效果,但同样也暴露了其弱点,这使得淮右军一方可以更充分的扩大优势,或者变更手法来造成对方更多的失误和漏洞。

    卢启明和秦汉所进攻的南门情况和杨堪、柴永所负责的东门情况大同小异,只不过和东门这两位齐齐上阵不同的是卢启明和秦汉是轮番上阵,但即便这样,也同样给南门守将张君越造成了极大压力。

    东门和南门都不是主将来汇报的,但负责北门的俞明真和郎牙却是齐齐到来,江烽知道恐怕这二位是有什么想法的。

    “明真,郎牙,你们都听到了,有什么想法?”江烽也不客气,浪费时间没有意义,既然俞明真和郎牙联袂而来,自然就不会轻易罢休,不如听一听他们的想法。

    “郡公,想法很多啊。”俞明真也不忸怩,开门见山,“某以为,北门大有可为。”

    “大有可为?!”江烽一乐,都说自己大有可为,无外乎就是想要把资源最大限度的倾斜到其所在的攻击方向,可资源有限,这就不可能面面俱到了。

    “对,大有可为。”俞明真当仁不让,理直气壮:“郡公,不要以为某是要和杨大人、卢大人他们争功,而是目前的形势已经有所转向,为我们北门提供了这个契机。”

    “哦?明真这么有把握,说来听听。”江烽知道俞明真的性格,不打无把握之仗,既然敢这么信誓旦旦,必有所恃,也来了兴趣。

    “大人刚才也听到了,平卢军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以及应变能力也很快,西门马上就被他们放弃了,因为他们知道那不是我们的攻击方向,而北门,从今日情形来看,虽不能说轻视,但肯定也被其列为了疑似佯攻方向,我以为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俞明真显得很自信,“哪怕只是疑似,那么他们在兵力和预备队的配置上就必然有所侧重,这是其一;此次攻打青州,郡公的目的是要一次性解决王守忠,彻底打断平卢军的主心骨,所以绝不容王守忠走脱,否则我们纵然拿下青州,那也会导致这一战变成拉锯战,……”

    江烽身体微微前倾,开始郑重起来,目光凝重,微微点头,俞明真所言有理。

    注意到江烽神色的变化,俞明真心中更觉得有底。

    “所以某觉得之前我们制定的策略虽然很合理,通过消耗其有生力量,来最终实现破城,但是这都是建立在王守忠会死守青州城这个前提之下。但万事无绝对,没错,青州城是王守忠老巢,是节度使府所在,在王守忠觉得他能守住,守到密州和海州援军到来,守到我们熬不下去,守到形势变化的情况下,他才会坚守下去,但是当他觉得他无法守到那个时候呢?他还会坚持么?他会不会一走了之?”

    江烽右手已经在自己下颌摩挲起来,这是他全神贯注思考问题的小动作。

    “继续,明真。”

    “我觉得我们采取之前的方式,破城肯定没有问题,也能够按照原来制定的方略,最大限度杀伤敌军有生力量,最后实现一举破城,而今日的表现恐怕王守忠也看在了眼里,也会让其重新评估各种可能性,我个人觉得,王守忠的信心可能会受到动摇,一旦他真的觉得守不住的话,或者说无法守到援军到来的情况下,也许……,要知道密州和海州,还有平卢军好几万主力大军,而我们淮右也并非毫无内忧外患,……”

    俞明真的话让江烽心中一凛,之前的确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一直理所当然的觉得作为平卢节度使,青州城又是其老巢,当然要将坚守到底,但是现在被俞明真这么一分析,却还真的有些想当然了。

    “看来明真是有对策喽?”江烽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