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四十五节 接战(7)
    王守忠踏空而起的一瞬间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

    对面的杨堪虽然口鼻流血,但是嘴角上翘,脸上那一丝漫不经心的笑意却哪里是一副要待宰的模样?

    王守忠不相信杨堪感觉不出自己的局面,而这个时候还是能漫不经心,要不就是疯子,要么就是有恃无恐,很显然杨堪不是疯子。

    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只是这一瞬间,王守忠一跨步便已经凌空而至,手中的万象青莲刀已经祭起,汹涌而来的云气犹如被刀身吸引,萦绕雷动,滚滚弥漫。

    杨堪让自己的身体就这样处于一种虚飘的境界中,身体急速的提聚运行,让元力玄气能最快的恢复起来,当然,他不可能一下子恢复正常,但还是只要能恢复一两成力量,足够自己退下城楼,那就足够了。

    在城楼上,是王守忠的主场,他不敢放肆,但是只要退出城墙,量他王守忠也不敢追击而来,淮右军的术法师一样不是好惹的。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要阻挡住王守忠的循迹追杀。

    长戟那灵动一勾,背后囊袋骤然破裂,一大一小两具星盘状的物件飞旋而出,湛蓝色的乌光弥漫在空中让下午的东门城墙上竟然多了几分妖异的魅蓝之意。

    “咦?”王守忠猛然缩步,身体诡异的在空中一个扭折翻转,让自己重新在空中立定站稳。

    他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虽然北地对术法一道不太重视,但是作为平卢军节度使,这点儿眼光他还是有的,这是术法武器,而且绝对是高级别的术法武器!

    大型星盘被杨堪凌厉的戟枝一钩飞向空中,星盘上七零八落的布满了十余枚形态各异的棋子,随着星盘的旋转,附着于其上的棋子开始一枚枚离开星盘射出,并迅速追逐着王守忠而来!

    王守忠虽然不懂术法,但是却也知道这种十分复杂的术法武器绝对价格不菲,他还不太明白这种术法武器的攻击原理,但是这种关键时候杨堪敢抛出这种玩意儿来,绝对是致命武器,而非雕虫小技。

    此时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追杀杨堪了,飞旋的星盘连续不断的抛出棋子,而这些棋子沿着一种奇异的轨迹开始无规则的向着冲击而来,哪怕是隔着十步之遥,他也能感觉到那每一枚棋子带来的锋利气息。

    青莲长刀微微一荡,两枚一龙一象的棋子被刀刃准确击中,“喀拉”一声激射出十几张开外,但是几乎是转瞬之间,这两枚棋子撞击在城墙墙壁上之后反弹而出,就像是受到了某种诡异的吸引力,重新吸附回星盘中,一触之后,再度绽射而出。

    而在此之前另外十一枚棋子,已经次第抛出,沿着各种或高或低或快或慢或曲或直的线路向着王守忠飞行而来。

    王守忠终于觉察到了这具星盘的威力,这个玩意儿就像是一具弩车,不断的向自己发射着弩矢,而且如果按照这个迹象下去,似乎就永无止境了,而且自己人力终有穷尽,而这星盘悬置于空中,如果始终不落,那岂不是成了永不消逝的武器了?

    这当然不可能,术法之力亦有长短,也有穷尽之时,只是这一拖累牵制,杨堪这厮已经窜到了墙边,纵身而下,看他那蹒跚的模样,绝对是受创不浅,只可惜自己却不能赶尽杀绝。

    让王守忠忌惮的还不仅止于这个大星盘,另外一枚与大星盘同时升入空中却环绕着自己飞速旋转的小星盘才是最让王守忠关注的。

    这枚小一些星盘上光洁平滑,没有大星盘上的那些个棋子,但是却是星盘周边却是圆滑犀利,绽放出来的丝丝寒气,显示出这玩意绝对不是看上去哪儿简单。

    它绕行自己不断的飞旋,但是却始终没有靠近自己,只有当自己的动作过大,或者元力玄气提聚到一定程度,这个小星盘才会收到某种牵引一般,猛然像自己的飞速袭至。

    当王守忠还有些不甘心想要提聚元力玄气硬抗这十余枚棋子的袭扰,而抢在杨堪越墙脱身之前,给其致命一击时,这枚小星盘却如同鬼魅一般沿着腰际的高度急速追袭而来,迫使他不得不回身用青莲长刀反身一击。

    但是这充满了自己十成力量的凶猛一击,竟然没有能让这不知道是何种材料制成的星盘破碎,它反而借助自己这一刀之力回旋出十丈之外,呜呜怪啸着反扑而来。

    眼睁睁的看着杨堪跃下城墙,甚至连带着他的亲兵也开始退下城墙,王守忠知道自己失去了追杀对方的机会,扭过身来,手中长刀狂挥,雄劲的刀气将不断飞袭而来的棋子激荡得四处散逸,而他面对俯冲而来的小星盘不再顾忌,双手握刀,足尖猛地一蹬足下条石,身体向上凌空而起,一道天青色的光彩迎着那道旋转而来的星盘猛然撞击在一起。

    “啌!”

    星盘再也经受不起这道凝聚了小天位强者的含忿而出的爆发之力,被这到刀气直接击成了七八块碎片,事实上在第一击之下,这具星盘就已经起了裂痕,而这第二刀则直接终结了它的命运。

    击破了小星盘的王守忠没有半点阻碍,身体在空中又是一个漂亮的折返团身,长刀再扬,青色匹练再起,直袭已经渐趋力竭的大星盘,轰然之下,那枚大星盘虽然没有当场碎裂,却也被击得飞出十余丈之外,撞击在城内一处大宅院的堡墙上,镶嵌在墙壁中兀自啸叫不止。

    解决了这两枚术法武器的王守忠心情却并不好,城墙上的敌人已经退了下去,正在忙碌着补位的士卒按照各自的岗位紧张的奔行,而已经有军官在高级军官的命令下组队向中线增援。

    看着眼前这一幕,王守忠心情糟糕得无以复加,这还是第一天,竟然就打成了这样,不但被敌人冲上了城墙,而且还在这城墙上打得如此激烈,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回来带来了亲兵增援,局面会变成什么模样,他也无法预料。

    虽然不认为自己没有及时赶到淮右军就能突破东门,但是毫无疑问有杨堪的亲自带队冲锋,肯定会给这北翼带来更大的伤亡。

    想到这里,王守忠也已经开始意识到了平卢军在实力上的这项缺陷,不仅仅是在兵力上的不足,而且淮右军依靠其远程武器和登城器械上的展现出来的绝对优势,将他们的兵力优势发挥到了极致,而这也使得自家依靠城墙的防御优势被削弱了不少。

    更为麻烦的是,淮右军还可以利用他们在武道强者,尤其是小天位强者上的数量优势来进一步扩大对己方的杀伤效果,这一点几乎就是无解。

    这一战虽然王守忠还不清楚具体情况,但从杨堪都敢在第一日就亲自上阵的情形来看,淮右军应该是倾巢而出了,要知道杨堪是淮右实力最强的淮右左军兵马使,他都敢亲自上阵,那他的副手柴永呢?那也是一个小天位强者,还有那个曾经在平卢军中呆过十多年的秦汉呢?他担任的是武宁左军兵马副使,同样是一个实力不比君越逊色的小天位强者,他来了,卢启明呢?还有俞明真呢?

    想到这一切,王守忠心中就不由得往下沉,他发现自己把刘延司和自己的弟弟王守信放出去是一个非常大的谬误,尤其是将刘延司派去镇守海州更是如此,不但拖住了两万多精锐,而且还有刘延司这个小天位强者,以及他麾下的几个固息期高手,而只要能有一半的力量现在在青州,淮右军想要谋夺青州就是做梦。

    还有一点王守忠内心不想承认但是却又不得不面对,那就是平卢军的术法力量太孱弱了,与淮右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仅仅是这一套术法武器,王守忠估摸着自己的这些术法师们怕是难以制作出来。

    而这也直接导致了像杨堪这种家伙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登城一搏,换了在淮南,也许这种家伙敢如此放肆的登城一战,早就被对手准备停当的术法武器给毁得神形俱灭了。

    各种负面情绪直接影响到了王守忠的心态,以至于一时间王守忠都还没有除了这北翼之外,南翼还在鏖战,中线也还胜负未卜,好一阵后王守忠才反应过来,一边命令北翼加强防守,一边带着亲兵队往中线的城门楼赶。

    *

    “这么说,淮右愿意和我们结盟?”端坐在正中的浓须男子目光里有些压抑不住的兴奋,虽然他刻意的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甚至有些淡漠,但是侯晨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内心的火热。

    没有谁能拒绝来自淮右的示好,尤其是像襄阳这种现在面临着巨大压力的藩阀,现在更有杜立这个帮手,想必萧宪应该明白自己并非只是来打嘴炮那么简单。

    杜立的目光有些游移不定,说实话,他来这一趟也是心绪复杂,来与不来都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淮右的强势已经显露无疑,当然正如侯晨所言,淮右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南面,这也许是鄂黄杜家的幸运,但未尝不是一种悲哀,几年前被视为大树依靠,现在竟然被对方打不上眼了,这让人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