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四十四节 接战(6)
    整个东门城墙战局呈现出一种复杂的胶着态势。

    南翼,柴永以及孙程率领的左营被平卢军压得喘不过气来,哪怕是有柴永的左冲右突,但是仍然难以摆脱劣势。

    中线,贺人龙亲率的右营也是和平卢军战得难解难分,双方的交锋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每一刻都有士卒倒下毙命,而源源不断从云梯和冲城车上涌入的士卒也保证了贺人龙部不会马上被挤压下城墙。

    北翼,贺人蛟率领的中营却是相对顺利,凶狠的突击一下子就把北翼城墙上的守军给打懵了,虽然他们迅速反应过来开始展开反击,但是在主要精锐都已经压到了南翼和中线时,北翼就显得有些单薄了。

    再加上贺人蛟不及损失的疯狂带队冲杀,最终还是打破了这个平衡。

    眼见得这个局面开始想着淮右军方面倾斜,而杨堪责令赵金国率领的前营和后营两个营也迅速压上,似乎破城就在这一刻了。

    但杨堪不相信青州城就能如此被攻破,他从未有此侥幸,哪怕派上了赵金国带领两个营从北翼压上,也只不过是想要利用这个突破优势来争取更大的胜势,以便于斩杀对方更多的有生力量罢了。

    他甚至亲自带领了自己的一个队的亲兵,尾随赵金国抵近了北翼城墙下,如果真的能这种好事,他也不介意拿下这个收获。

    不过他的判断是准确的,当赵金国刚来得及扑上城墙上,平卢牙军第二军的后备队也压了上来,王守忠的亲兵都头焦衡只是一剑就让贺人蛟吃瘪,而五名强弩手更是险些将贺人蛟射成蜂窝,如果不是赵金国及时飞身格挡,贺人蛟立马就要给撂翻在地了。

    王守忠的回来恰到好处,他只用了一刀就把赵金国拯救贺人蛟的壮举变成了送死,如果不是杨堪反应够快,冰王戟直接掷出击偏了王守忠那一刀,赵金国和贺人蛟估计都会毙命当场。

    小天位强者的威凌霸气在这一刻展露无疑,只是这一刀,哪怕是在杨堪拼劲全力的掷戟阻挡,也只是免了二人一死,贺人蛟被对方刀气直接震下了城墙,而赵金国更惨,那一刀的盘旋,不但让他头顶金盔连带着左半边面颊和耳朵全数消失,甚至连左肩也被那一刀削掉了小半,直伤筋骨。

    革甲和草木甲对于这种天位高手的锋刃所指毫无用处,甚至连半点阻碍都做不到,如果不是忌惮杨堪的另一戟暴卷而来,王守忠可以轻易将赵金国和他身旁的五名士卒当场斩杀。

    “冰封王座!”正式晋位小天位潤丹前期的杨堪还是一次在正式场合下将冰王戟法用冰王戟使将开来。

    之前他也曾经和江烽以及柴永切磋过,虽然也用了冰王戟,但是却从未将玄霜劲与冰王戟法混用发招,而今日却是生死之战,自然也不会有半点保留!

    雄劲无匹的冰寒气息在一瞬间就将方圆三丈之内凝固成了一个无声无息之境,仿佛一切都被冻结,只有那犀利锋锐的戟锋在空中奔行而来。

    “好本事!”王守忠目光一凝,身体微微后仰,手中的环刀在左胳膊上轻轻一担,弹跃而起,“呼!”

    “青莲濯妖!”一道透过刀锋旋转而出的青色刀气刹那间就蔓延开来,仿佛一下子就把那凝结的空间斩破,“哗啦!”,直袭杨堪。

    王守忠这柄刀也非凡品,大号万象青莲刀,通体碧透,耀目万重。

    “好刀!”杨堪跨步前行,这一步跨出却是直入空中,一步三丈,气象万千,单支冰王戟气势却半点未减,刹那间一抹白色霜华从戟尖喷射而出,轰然袭至。

    刀戟交错,气韵万重,袅袅散发开来,浓烈的冰凛气息向着四周扩散开来,整个城头犹如霜降,十丈开外的士卒们都冻得手足发僵,须发皆白。

    无论是杨堪的玄霜劲,还是王守忠的青莲术,都是以走的阴柔之道,气机偏寒,这一波气劲交错,绽放出来,岂是寻常人能受得了的?

    三丈之内的士卒尽皆顿时冻毙,而五丈之外者亦是面青唇白,动弹不得。

    这三丈之内大多是王守忠赶来带回来的自己亲兵精锐角头兵,却在转瞬间被二人交手冻毙了十余人,让王守忠也是心痛不已。

    杨堪却没有那么多顾忌,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武道水准距离王守忠的实力还要逊色一筹。

    王守忠已然是潤丹中期的狠角色,只是顾忌王守忠在踏入潤丹中期之后似乎便有些分心,并无进境,甚至还有退步的迹象,即便是这样,也还是让刚入潤丹前期的杨堪心脉剧震,若是不能拿回另外一支冰王戟,那这一战他必败无疑,甚至能不能全身而退都还能说。

    所以他才要借着这全力一击,释放双方的元力玄气劲道,骤然冻毙周围士卒,然后一个纵跃,拿回了扎在青石垛口上的另一支冰王戟。

    若不是趁机冻毙这十余名角头兵,杨堪要拿回这支冰王戟还有些麻烦,因为一旦被王守忠觉察到自己意图,只怕那十余名角头兵能拖住自己几息时间,王守忠就要让自己意图落空。

    王守忠这个时候才觉察到自己竟然上了一个恶当,以为对方气势汹汹而来,要与自己拼命,没想到全力一击之下,却被对方有意引导元力玄气外放,刹那间冻毙自家角头兵十余人不说,还被对方趁机夺回了兵器,这简直就是对自己的莫大羞辱。

    怒发欲狂的王守忠青莲刀一扬,身体随之而起,在空中一个诡奇无比的飘浮,瞬间就逼近了刚来得及拿稳双戟的杨堪。

    五十出头的王守忠正处于个武道强者的壮年巅峰期,那是这几年忙于政务和酒色侵蚀使得他的武道进境有所退化,但是潤丹中期的实力却摆在那里,不是阿猫阿狗所能挑战的,愤怒之下,爆发出来的威势更是霸气无比。

    矫健的身体连环闪动,双腿倏地夹紧又骤然分开,双臂合一握持环刀,凌厉无比的在空中连续劈击。

    这一口气劈出的十三刀,带起了冲天的刀气轰然爆发,青莲术激发出来的气道浑厚雄劲,青濛濛的气机将整个城头完全笼罩,宛若幻境。

    杨堪也没有想到被激怒的王守忠骤然发作起来是如此霸道,几乎没有给自己任何回旋闪避的机会,本身在实力上就略逊于对方一筹,而这种面对面的搏杀,更是实力的真正对决。

    此时此刻,杨堪也没有任何花巧可玩,他也感觉到自己这一遭好像有些玩大了,但是刚晋入潤丹前期的他,正需要这种最凶猛危险的搏杀来锤炼砥砺,只要熬过了这一关,他本来还有不稳的潤丹前期就算是稳固了。

    飘散的长发被对方凶猛的刀气逼得猎猎飞舞,连带着身上的战袍也是哗啦作响,杨堪双足一蹬城头,身体骤然一个急速后撤。

    他知道这避不开对方,气机导引之下,这十三刀的刀势会如影随形般的追击而来,他只是想要用这一蹬之势来赢得些许时间,哪怕为此再让对方的刀势增长几分,也在所不惜。

    身体悬空在空中,杨堪猛地一个侧回旋,十三刀刀势跟踪而至,借助着这一侧回旋,杨堪身体微微下沉,双目注视前方,足跟却巧妙准确的在回旋撤回的垛口处猛力再一蹬,身体骤然迎着对方刀势而去。

    双戟倏分倏合,全身的元力玄气骤然提至巅峰,轰然发动!

    “冰凌天下!”

    “铁马冰河!”

    “冰霜千里!”

    连续三式推出,杨堪身体如同在浪中飘浮的一叶扁舟,虽然飘摇不定,但是却始终驾驭着波澜不沉,在最后一式骤然发出之后,左手戟迅疾无比的突然向背后猛的一挂,就像是要从背后用戟枝月牙勾出什么东西一般。

    双方的戟刀交错,气劲爆发,哪怕是王守忠潤丹中期的实力,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敌手绝对是一个难缠的人物,哪怕对方实力逊于自己,但是对方刚三十出头,正是一个武道强者最具挑战性的时候,每一次交锋都能让他获益匪浅,进而升华。

    虽然自己这十三刀凶狠无比,刀气也毫无花巧的撼入对方体内,对其经脉必定有冲击,但是若是要就此能直接灭杀对方,王守忠却知道不可能,而接下来才是关键,他要利用对方被自己这十三刀重创之机,彻底击杀对方。

    身体骤然拔起,王守忠嘴角浮起一抹阴狠的笑容,他已经看到了身形摇曳不定的杨堪面如淡金,嘴角和鼻腔溢出的血沫显得格外狰狞,对方绝对经不起再来一次十三刀,这一次他要看对方往哪里逃,往哪里避!

    杨堪同样看出了王守忠的意图,自己经受住了这十三刀,但是雄劲的气道在自己经脉内冲刷滚荡,已经超出了自己承受力,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己身体发飘,如果不是有所准备,今日还真的就要被王守信给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