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九节 上!
    距离未时还有两刻,暖洋洋的阳光照在青州城头,青石垒砌成的雉堞垛口虽然已有多处残缺,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对防御影响不大。 .

    青州城的城墙防御体系不是吹的,仅仅是青石包筑的城墙就让很多州城汗颜了。

    哪怕是再有强大的投石机和弩车打击,但是在青一水的青石条石垒砌面前,也一样意义不大。

    当然,这对于在城墙上防御的士卒们来说,那又完全是两样,他们都是凡胎当然无法和青石条石相比,一旦被击中,那就是身死体碎的命。

    再强的防御体系也无法保得住脆弱的人身,没有哪个兵卒能够抗衡投石机和弩车这样的远程打击武器。

    城墙上下一片狼藉。

    沿着东门这一片的护城河,断断续续的有三五十步都被填平了,再往北走,亦有一二十步所在被断须填平,同样往南,还有三十余步护城河也被塞满。

    护城河已经上涨了不少,虽然水量不足,但是随着四门的护城河都被填塞堵断,河水自然也就上涨,但由于青州亦是干旱许久,河水水位本身就很低,所以哪怕塞满堵断,河水也没有溢出。

    整个东门这一片由于一上午的冲击、填塞,整个战场上也显得凌乱无比。

    死伤的民夫尸体也在战事稍歇的时候被抬了回去,战场上只剩下些零七八碎的,比如盾车的零散部件,一些丢弃的土袋,箭矢和弩矢乱七八糟的插在地面上,当然也少不了城墙下打落下来的石块。

    整个战场就这么突然的安静了下来,似乎大家都在心照不宣的吃饭,为下一刻的搏杀在积蓄力量。

    柴永紧了紧自家腰间的皮带,手中的陌刀,已经提了起来,巨大的刀头刃锋黑亮里透出一丝杀意。

    作为已入小天位的强者,柴永并不惧怕上阵拼杀,淮右对青州方面的情况了如指掌。

    真正能对自己构成挑战的四人中,只有王守忠和张君越,张君越应该是在守南门,而东门应该是王守忠亲自坐镇。

    不过作为平卢节度使,柴永不认为王守忠会随时随地坐镇城头,他还需要统筹全局,更大的可能性是有他手底下某人担纲,他自己大部分时间会在这里,战况不紧时则要处理其他事务或者休息。

    而现在,经历了一上午的填平护城河一战,准确的说,应该是试探性的一战,王守忠和张君越等人怕是要商议一番接下来的战事,应该不会在东门城头上。

    这也算是一个机会吧。

    当然,就算是王守忠在东门城头坐镇柴永亦是不惧,这不是单枪匹马的生死对决,这是两军的攻防对垒,战场情况千变万化,单将对决除非是退无可退,任何一方要想脱离战局易如反掌,尤其是像这种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

    柴永知道自己的武道实力要略逊于王守忠一筹,但略逊一筹并不意味着压倒性优势,尤其是在这种两军攻防对垒中,谁都可以借助战场具体形势变化来出奇制胜,在柴永看来,兵力上占据着优势的己方,要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消耗对方有生力量,积小胜为大胜,一步一步磨跨对方。

    今日这一战,他柴永就是要打打头阵,利用对方不防,当一个破局者。

    *

    除了柴永厉兵秣马准备亲自上阵出击外,武宁右军的两个军的指挥使也在摩拳擦掌。

    虽然北门不是方略中的主攻方向,但是在俞明真和郎牙的推动下,麾下诸将们都没有打算放弃这样一个机会。

    庄永胜和蒋寿喜。

    庄永胜在江烽对武宁右军组建时任命为武宁右军第一军指挥使,这看起来还不如他当初带人到沛县招募人手时更多,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

    当初那两个军名义上是两个军,但论战斗力却相差悬殊,无论是与泰宁军还是感化军,所以在这一轮整编过程中,庄永胜有意将这两个军进行了整编,将其中精锐汇聚到了第一军,而其他兵员则打散补充到了其他军中,而他也荣任第一军指挥使。

    这也算不上自私,既然要当第一军,那起码也得有点儿第一军的气象,否则和归降过来的泰宁军、感化军实力相差太大,岂不成了一个笑柄?

    而在完成了武宁右军第一军的组建之后,庄永胜也是花费了极大的精力投入到了训练当中去,只不过这种训练也只能是练形练皮,还连不到内在的气和神,真正要将武宁右军第一军打造成为一支强军,还是只有通过战争来锤炼洗砺。

    而今日这一战无疑就是最好的机会。

    蒋寿喜和庄永胜的心情略有不同。

    作为最后归附与淮右的泰宁军,蒋寿喜、贺人龙他们这帮武将的心境是最复杂的。

    他们既无法与俞明真、卢启明这一批提前就与淮右拉上了关系,递交了“降表”的感化军将领相比,也无法与洪葵、郎坤这些早就和朱茂貌合神离一遇到淮右抛出橄榄枝便毫不犹豫的表了忠心的泰宁武将相比。

    他们之前与朱茂虽然关系也不深,但是却还是在一定程度依附和亲近朱茂的,只不过的确是在这两年兖郓沂三州大旱,朱茂自家又不善于经营地方,使得泰宁军无力再支撑下去,不得不分崩瓦解,朱茂自家率亲军北上济州了,他们去无可去,才归附淮右。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就对淮右怀有二心,淮右现在表现出来的气势格局已经不容得他们有二心,或者曾经还有些二心,也早就随着淮右对泰宁军的整合而消失无踪了。

    充裕的后勤保障,上佳的待遇,严密的架构体系,都不容得他们这些军将再有二心你,甚至他们也知道,就算是他们这些高层武将有二心,也没有能力对像营指挥使和都头这些中低级军官有说一不二的影响力了。

    这些军官已经被淮右所收买,当然,收买他们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淮右的这个体系格局,自然而然的将他们纳入,而他们也自然而然的融入进去,而且与有荣焉。

    这种情形下,他们也或主动或被动的成为其中一员,武将的作用被逐渐异化,也就是说,当你只有在战场上时,为着一个目标前进时,你作为军将的作用才会凸显,而在其他时候,就会淡化许多了。

    一句话,私军化的现象被逆转了,或者说这支军队只能是彭城郡公一个人的私军,而非其他任何人的私军。

    蒋寿喜是很聪明的一个人,他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他也明白,如果不想被边缘化,如果他还想要在淮右军体系中有所寸进,那么这一仗就是他最好的表现时候。

    俞明真和郎坤都想要有所作为,他当然要不甘后人。

    *

    柴永看了一眼身后黑压压的这一片士卒,这是淮右左军第三军的将士。

    在经过了几番调整之后,由于枢密堂有意识的进行了打乱重编,淮右左军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淮右左军那些人了,有几军编入了武宁左右军,而同样也有部分原泰宁军和感化军的部队编入了淮右左军。

    这也是应有之意。

    淮右左军第三军乃是原来驻扎在金乡的泰宁军贺人龙部为基础重组整编而来,当时的贺人龙部只有不到一千八百人,能够在朱茂如此苛待之下还能保持一千八百人的兵力,也算是相当难得了,所以也足见贺人龙还是颇得军心的。

    在此基础上,贺人龙部增补了部分原泰宁军打散整编的老卒,以及一部分新兵,整编为满编的淮右左军第三军,仍然是贺人龙担任军指挥使,副使也没有变化,已然是他的老搭档赵金国。

    这一次出战,淮右左军第三军将是第一波出战的,这也是贺人龙争取而来。

    泰宁军在兖郓沂厮混多年,贺人龙也算是人精了,他很清楚这一次淮右席卷平卢已然势不可挡,这一仗可以说是证明自己的最佳方式,日后他贺人龙和淮右左军第三军能不能一跃而起成为人上人,就要看这一战了。

    都知道平定平卢之战关键就在夺青州这一战,拿下青州,大势便定,但青州不好拿下,这是一场血战,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血战苦战硬战,又何以证明他贺人龙的本事?

    所以当柴永提出将会亲自带队第一线时,贺人龙毫不犹豫的响应了,而且还凭着自己声音大、气势足,抢到了这个机会。

    “老贺,准备好没有?”

    “嘿嘿,副使,放心吧,某也是风里来雨里去打滚几十年了,这条命谁也没能收走,就等你的命令了。”贺人龙满不在乎的紧了紧腰带,手中一根粗大的独足铜人早已经扛在了肩头,“这一轮某跟随副使一起上,下一轮再有老赵上,如何?”

    “好!”柴永也很喜欢这家伙的爽利,虽然是个老兵油子,但是在关键时刻却不含糊,一竖拇指,“那咱们俩就联手来拿平卢军开头一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