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二节 静默
    王守忠是在十一月十四日的晚上才意识到情况不对的。

    成德军在淄青边境的袭扰不是常态,但是也不少见,在这一两年里情况就更多了一些,毕竟北地大旱,河朔三镇的情况他很清楚,成德军和魏博军都有些撑不下去了。

    魏博军略好,毕竟还有大梁支应,而成德军给大梁的印象不佳,所以想从大梁那边捞点儿额外钱粮,就不易了。

    所以张处瑾亲兵以外的杂军要想混下去,那就只能四处打草谷了。

    所以对成德军袭击淄青边境地区,王守忠也没太在意,平卢左军第十二军出击驱逐,如果按照惯例,这些成德杂军在边境地区袭扰一段时间,捞点儿好处,也就差不多该离境了。

    不过这一次情况稍稍有些不同,就是来袭的成德杂军规模比往常更大一些,而且几乎是同时在淄青边境展开袭扰掳掠,十二军出击也没有能取得多少战果,被拖在了博昌和高苑一线,连带着淄州也有一个军被拖住了。

    但这也没有什么,王守忠相信只要那帮杂军抢够了,或者说意识到捞不到什么好处了,那些家伙自然就会离开,所以当临朐那边称泰山山贼流传过来袭击了临朐郊外大户时,他也把平卢左军第十一军派了出去。

    在齐州传来盘踞济州的朱茂突发大军进攻齐州时,这才让王守忠有些惊讶和紧张起来。

    惊讶的是朱茂怎么敢去打济州,朱茂从兖州逃亡济州,麾下四个军中有两个军的骑军,只有两个军步军,以两个军步军要攻打同样是两个军步军另外还外带一个骑军的齐州,朱茂着脑袋瓜子被驴踢了?

    很显然朱茂的目的不是要打齐州,而是要拖住齐州的兵马,如果是这也那个,那成德杂军袭击淄青边境牵制住了淄州和自己派出的两个军,也许就不是打草谷那么简单了,没准儿就是有为而来了。

    把流窜过来的泰山山贼呢?如果这也是有心人安排,那就真的令人毛骨悚然了。

    所以王守忠当机立断命令快马立即去召回临朐的平卢左军第十一军,同时另外一骑快马直接去了博昌,命令平卢左军第十二军以及原本驻防辎重的平卢左军第九军立即返回青州。

    应该说王守忠还是相当果断的,他甚至觉得如果真的是淮右有意如此,那么就算是舍弃淄州,也要先加强青州的防御。

    只不过这一切都显得迟了一些,原本早就该离开的成德杂军这一次似乎变得格外悍野难缠,他们死死地围住了在博昌和高苑一线的平卢军,让他们无法脱身。

    而同样,快马在前往临朐传信时也遭到也截杀,实际上他就算是传信到了,平卢左军第十一军也无法离开临朐了,除非平卢左军第十二军觉得自己可以在野地中与同样数量的骑兵对抗。

    警讯传来时,王守忠已经开始着手加强青州城的城防体系,滚木礌石,金汤毒汁,还有强弩手和投石车,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运作起来,这就是平卢军的底气。

    王守忠并不惧怕淮右军来攻青州,他倒是有些担心被淮右军困住青州,趁机与朱茂联手攻下齐州,或者袭击淄州,那样对平卢军损失亦是不小。

    但当看到铺天盖地的平卢军将整个青州四门围得水泄不通时,他就明白,淮右军根本就没有其他打算,甚至在临沂到沂水一线所做的一切都是表演,就是要在临沂和沂水一线拖住自己的几万大军。

    但这样就能打下青州城么?

    王守忠不认为淮右军可以做到,自己手中还有一万大军,而且都是精锐,另外临时从青州城中士绅家兵和守备军集合起来,在征募部分夫子,一样还可以凑上三五千人,当然战斗力肯定无法和自己的牙军相比。

    一万多兵力守卫的青州城,淮右军就算是五倍于自己,王守忠也不认为能打下青州。

    更何况,只要密州和海州那边发现异常,便会迅速抽调兵力回师增援,他就不信自己连一个月都守不住。

    疾步上了城墙楼梯,顶盔贯甲的壮年汉子迎了上来,“主君!”

    “君越,情况怎么样?”

    “敌人来势很猛,四门皆发现了淮右军,看其旗号,应该是淮右左军和武宁左右军都已经来了。”平卢军方面也从未放松过对淮右的情报侦察,毕竟占了海州,和淮右军难免一战,所以平卢军对淮右军的了解也很到位。

    “来者不善啊,看样子淮右军是真的要想一口拿下青州城了。”王守忠轻轻哼了一声,“这么看来,朱茂攻齐州,成德军袭扰北境,甚至东海贼登陆登莱,还有临朐被泰山贼袭击,都是吸引我们注意力的手段,不得不说,淮右一定程度还是达到了目的。”

    “君上,小花样终究还是上不得大台面,我们就以现在城中兵力,就能打他们一个有来无回,我们平卢军不是感化军,更不是泰宁军,想要啃青州,就得要准备好崩掉几颗大牙!”壮汉自信的一昂首,“我就怕淮右军虎头蛇尾,打上两天见势不妙就撤军,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君越,不可大意,江烽能在两三年间席卷淮南淮北,绝非偶然,延司说得对,江烽这厮就是一个胆大妄为之徒,赌性奇重,而且之前每一次都被这个家伙赌赢了,所以他们才想要在青州也如此。”

    王守忠也还是感觉到一些忧虑,当日刘延司的提醒还在心中回荡,江烽虽然好赌,但却绝非唐突之辈,他也定是做足了准备,这从前面的种种就能看得出来,没有一两个月的精心准备,做不到这些。

    “哼,青州不是兖州,更不是徐州!只有战死的平卢军,没有吓退的平卢军!”壮汉轻蔑的一撇嘴,“淮右那帮乡巴佬,吓唬朱茂和时酆还行,在平卢军面前,他们还不够看!”

    “怕我们当然不怕,但是也不能大意。”王守忠沉吟着道:“我本想立即派人前往密州和海州派兵回援,但又担心淮右军趁势伏击,君越,你觉得……”

    “君上,没有必要,淮右的情况其实也不好,南阳和蔡州也早就对其虎视眈眈,他们如此大动干戈前来,就是想要速战速决,我们就不能遂他愿,以我们城中兵力,守上一月也绰绰有余,若是心急火燎的催促密州那边,反倒容易为淮右所乘。”壮汉也非头脑简单之辈,考虑问题亦是十分慎密,“若是君上还是不放心,不妨将情况介绍与二郎君和延司了解,一切以二郎君和延司他们根据自身实情来做决定。”

    这番话倒也中肯,王守忠很满意,“嗯,君越这番话在理,我便这么安排。对了,君越,你和剑秋他们怕是要辛苦了,另外也让何文宗他们准备,他们不是一直叫嚷着说术法一道被埋没了么,这一次我就给他们一个机会,看看术法之道如何来证明自己。”

    *

    淮右大军推进的速度并不算快,尤其是后面的辎重器械部队,几乎是安步当车的沿着官道抵达青州城外,然后按照布置安排,开始在四门进行准备。

    在此之前,对青州城城防体系的细化情报图解就已经摆放在了江烽的案桌上,也就是如何来攻打的问题了。

    青州城出了四道城门外,还有一道突门,占过突门的便宜,江烽当然对此也很警惕,别当惯了猎人,最后却被猎物给反咬一口,那就成了笑话了。

    武宁骑军第四军就驻守突门附近,专门负责应对城内骑兵的突击。

    与此同时,对四门的进攻布置也在调整。

    无论是攻城器械还是术法器械,在对四门的攻击上都是有所侧重的,青州城东门和西门是主门,而南北门相对较小,估计现在已经被填塞死了。

    当然并不是说你把城门洞填塞死了就能解决问题,从来也没有攻城方会因为你把城门洞填塞死了就可以回避攻城了。

    攻打的主方向当然是东门,这是因为传统上东门面对登莱方向,而这里历来是平卢的腹心区域,而西面则是面对齐州方向,传统的敌人,比如河北三镇或者大梁,都很大可能从西面来,所以这里是防御重点。

    对于淮右来说,从哪个方向攻打青州城都差不多,但是总还是确定主攻方向,以便于器械和术法力量的倾斜,而淮右也确定了南面和东面。

    这两面都将是淮右军的主攻方向,那边才是真正的突破方向,这却需要随着战事的推进,情况的变化再来确定。

    抵达青州城下的淮右军并没有急于进攻,甚至还显得有些轻慢,夫子和辎重兵们有条不紊的搭设帐篷,一些器械的基座和车辆开始装配起来,而投石车和火龙炮所需的石块也开始大规模采集,为下一步战事做准备。

    十一月十六,淮右军开始进入静默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