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一节 出击(2)
    目光在前方游移逡巡,郎牙手微微举起,示意后续部队注意。

    对于充当前锋的骑兵部队来说,接战不重要,关键在于要控制临朐军队的去向,防止大部队向益都行进过程中遭遇袭击和干扰。

    所以洪葵将武宁骑军第一军派出来,让第一军分成两个部分,分别从东西两侧来进行包抄合击。

    对于淮右军来说,拿下临朐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却意义不大,临朐距离益都倒远不近,若是作为辎重粮草存放点就显得远了一些,而临朐驻军不多,而且是青州临时派出过来的平卢左军第十一军,现在要做的就是封锁住这条通道,防止敌人增援益都。

    洪葵将自己手中四个骑军分成了三个集群,第一集群就是第一军,负责监控临朐到北海这一线,防止驻扎在临朐的平卢左军第十一军和北海的地方守备军以及地方豪绅望族的私人武装增援和袭击北上的淮右军,看上去似乎有些单薄,但是以骑军在野战中的战斗力,只要对手不是骑兵,袭扰战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骑兵的威力。

    而他自己则亲自率领第二集群也就是第二军、第三军,北上绕过益都,在益都城北面不远的牛山一线驻留,主要是负责阻击临淄、千乘、寿光这一线守备军和地方豪绅私人武装的增援,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阻击齐州和淄州过来的袁军,也还包括被抽调到北面边境地区去的平卢左军第十二军。

    第三个集群就是武宁骑军第四军,随大军主力行动,主要是应对青州城里的骑兵,一旦青州城里骑兵出动,那就要正面硬杠上,拖住对方,但这种情况可能只会在青州城里的平卢军狗急跳墙的情况下才会如此,要知道出城容易回城难,一旦出了城,被大军包围之下,就很难再回城中,而缠战会一点一点绞死对方。

    自己手底下的左右两个营在副使的率领下,已经绕过了临朐城前方了东面游动,而自己则率领了前后中三个营逼近了临朐城。

    驻扎在临朐城的平卢左军第十一军是临时过来的。

    因为前几天,一股从泰山那边流窜过来的山贼袭击了临朐城外的刘大户,造成了在儿子临朐县担任县丞的刘大户家中被洗劫的血案,而刘大户的姻亲更是长安城中九大公卿家族的韦家,据说这股山贼极其凶悍,乃是泰山山中有名“人屠张”,纠集起来的盗匪人数多达三百人以上,守备军难制,

    临朐城紧急向青州报警请援,所以青州城破例派出了一军正规军前来剿匪。

    现在武宁骑军第一军的任务就是要将平卢左军第十一军牢牢的锁死在临朐城中。

    当然郎牙这支骑军的任务还不仅止于此,除此之外,来自本地和东面北海以及更远的莱州可能到来的增援也属于他的任务,地方豪绅私人武装一旦被组织起来,也一样可能威胁到未来淮右军对青州城之战,不过这可能会是后面一段时间才会出现,现在第一军的任务就是解决平卢左军第十一军的威胁。

    郎牙的副手茅湍是来自原感化军的一名武将,不过这家伙并非来自卢启明或者俞明真部,而是原来时酆的部下。

    在时酆去长安当富家翁时,丢下了不少不愿意去长安的部将,这些部将们家小都在徐州,而且偌大一家人也没有多少积攒,当然不可能随时酆去长安,那种要不了几年坐吃山空变成破落户的日子可没有几个人愿意。

    茅湍曾经担任过时酆牙军副指挥使,不过时酆的牙军基本上驻留徐州城中,少有表现的时候,所以茅湍并没有多少机会展示自己,一直到时酆时代落幕,时酆的牙军被解散,茅湍才不得不自个儿寻出路。

    好在卢启明和俞明真也都还是识货之人,知晓茅湍的能耐,推荐给了江烽,这才有了他进入武宁骑军第一军担任指挥副使,至于说本事有多大,就要靠他自己在战争中来表现了。

    现在茅湍的任务就是在无闻堂安排的向导带领下迅速熟悉临朐以东这一线的情况,随时保持警惕,封堵任何可能给青州城的增援。

    两个营的骑兵不算少了,哪怕是面对一个军的步军,这支骑兵力量也可以凭借其高速机动能力撕开步军的防线,轻而易举将其击溃,当然这只是在常理情况下,如果步军有术法力量配合,再能选择合适的位置布防,一样可以建立起稳固的防御线。

    “大人,茅副使那边已经布置到位,从北海到临朐这一线,保证不会有一兵一卒过去。”

    “嗯,告诉他,不仅是一兵一卒,任何商旅尽皆不允许进益都境内。”郎牙满意地点点头。

    茅湍的动作也很快,这家伙看来还有些和自己别苗头的味道,大概是对这个副使不太满意。

    郎牙倒不在意,他就怕自己的副手是窝囊废,是骡子是马,拿出来遛遛就知道,有本事,他也不吝在洪兵马使面前推荐,这军中就是这么直接,有能耐你就使出来,只要有本事,自然有人看得到。

    若是能从自己副手走上指挥使的位置,自己也一样有面子,上边的大佬们也能高看自己几分。

    *

    从穆陵关滚滚而下的人马如同决堤的洪流一般,刹那间就挤满了整个山道。

    所有这条道路上的商旅都被暂扣了下来,一方面是要让出道路,一方面是尽可能避免走漏风声,哪怕这也遮瞒不了几天,但能遮瞒几天算几天。

    首先是骑兵迅速出击,一出山区之后就按照各自划定的任务封控临朐、北海这一线,然后绕道向北延伸,封住临淄、千乘、寿光一线的道路。

    紧接着就是步兵急行军,然后才是紧随而来的粮草辎重和器械运输车辆驮队,这是速度最慢的,但是却也是必不可少的,要想攻下青州城这样的坚城,不能有其他侥幸,只能依靠充裕的攻城器械破坏打击以及士兵的尸体来堆砌,没有其他捷径可走。

    在这一点上,无论是江烽还是崔尚、王邈、杨堪、俞明真、卢启明他们都心里有数,尤其是要在比较短的时间里拿下青州城,哪怕是在想尽一切办法断绝了外援,同时又用各种手段将青州城的驻军削弱到了只剩下四个军的情况下,这一场战争的残酷程度,恐怕都要超出淮右军自建军以来的任何一场战役。

    但再残酷这一仗也得打,与其拖拖拉拉的打海州或者打密州,还不如擒贼擒王,直接打下青州,将平卢军一斩两段,而没有了王守忠,相信无论是王守信还是刘延司都根本无力控制局面,整个平卢军直接就会土崩瓦解,届时整个平卢都将纳入淮右手中。

    正是这样巨大的利益诱惑才让江烽下定了决心。

    他也知道久走夜路要闯鬼,但他却不得不这样,北面和中原形势的急剧变化迫使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冒险之举,他也想停下脚步来消化淮北和兖郓沂,他也想全力发展庐濠滁再来经营淮北,但契丹人和沙陀人会给他这个时间么?

    想到原时空中的种种,从契丹人到女真人再到蒙古人,崖山之后无中国,他不敢赌。

    他宁肯去自己建立一个类似于唐与宋之间的结合体,也不愿意再出现游牧民族对农耕文明的征服,如果是那样,自己这一遭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这样的冒险,他觉得值得。

    虽然在这个时空中术法的昌盛已经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但是在面对十万乃至数十万的滚滚铁骑时,这种术法之道能不能成为中流砥柱,他心里也没底,所以他必须要用自己的见识来尽可能抢占制高点和确立优势,再辅之以术法一道和刚来得及萌芽的科学,来阻击将会越来越凶猛的游牧民族攻势。

    从穆陵关一下,出山区之后,便是临朐城,事实上在一出山之后,也就无法保密了,青州那边会很快就得到消息。

    而当掌握到淮右大军席卷而来的规模时,恐怕王守忠很快就会意识到先前北面的成德军袭扰淄青,泰宁军残部猛攻齐州,以及东海贼袭扰登莱,甚至淮右军在临沂到沂水一线的动静,都是假象,都是掩护。

    在这个时候,任何企划花巧动作都是多余了,即将面对的就是硬碰硬的撞击,是平卢军的盾更厚,还是淮右军的矛更利?

    看着眼前一波接一波向前急进的大军,江烽一时间也有些痴了。

    如此多来自兖郓沂、徐泗海以及淮南的儿郎们,都将要在城高墙厚的青州城下用血肉来证明自我,这一仗下来,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成为寡妇,多少人失去父兄,又有多少人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战争就是这样残酷,对江烽来说,这种感情已经很难打动他了,随着一场场战事,这一切都将被深深掩盖在无数枯燥的数字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