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八节 拉网
    昏暗的油灯下,破旧的帐篷,除了依靠在兵器架上的武器还能看出几分凌厉的气息,很难想象这里会是一个军将的主账。

    王邈泰然自若的注视着坐在自己对方的大案后的对方。

    “子虚,难道还信不过某么?王氏一族的声誉难道已经淡薄到这种程度了?”

    “嗨,九郎,不是某信不过,某只是有些搞不明白你想要干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取下头盔,又解开了胸甲的绊扣,虬髯戟张的汉子一脸饱经沧桑的皱纹,一双浑浊的眼珠偶尔绽放出精光。

    “你也知道现在成德诸军的情况,我这帮兄弟是舅舅不亲姥姥不爱,谁都不管,这棣州境内和我一样的就是四五个军,大家都要在这里讨口饭吃,要去南边打草谷也正常,但是王守忠这老小子也不好惹啊,他的骑兵来去如风,稍不注意就得被堵上,好多时候东西还没有来得及拉走,王守忠的骑兵就赶到了,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呵呵,某不是知晓大家伙儿混得难受,怎么可能来找大家?”王邈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也就是想给昔日的一些兄弟们一条路,当然未必要马上做出什么选择,但起码可以尝试一下嘛。”

    咂了咂嘴巴,虬髯汉子一时间也没有吱声,瞅了一眼王邈,似乎还有点儿犹豫,“九郎,不瞒你说,我这手底下就只有这点儿家当了,拼一个少一个,没有人会给我补充,我得一帮老兄弟负责。”

    “嗨,子虚,我说了,只要你们袭扰,不需要你们正面硬杠,拖住他们就算是完成任务,怎么样?”王邈泰然道:“某不会害原来的老兄弟,这一点某可以承诺,也许日后我们还会共事。”

    “除了某,九郎还找了谁?还有谁答应了?”良久,虬髯壮汉才摩挲着搁在大案上的邯刀沉声问道。

    “基本上都找了,大部分也都答应了,还是一样的要求,只需要袭扰,拖住对方,让其不能脱身,至于方法你们自己掌握,某只看结果。”王邈知道对方这是变相的答应了,点点头。

    “那说好的……”

    “不知道子虚要什么,若是军甲武器和粮食,怕就只有日后来兑现了,若是金银珠宝,某可以现在就给。”王邈这也使得了江烽的首肯,直接带真金白银来棣州,“先付七成,事成之后再付三成。”

    “也罢,某这条命就卖给九郎了,不过,若是某……”虬髯壮汉叹了一口气。

    “无妨,子虚可以先安排好,某只认信符不认人,事成之后,在渤海或者蒲台交付均可。”王邈摆摆手,他早已经把这一切替对方想到:“不过某还是真心希望子虚可以考虑一下,淮右很欢迎诸位,子虚也应该看到了来我们的罗邺、张寅他们现在如何。”

    虬髯壮汉苦笑。

    他当然清楚罗邺他们混得不错。

    现在淮右气势正盛,势力骤然扩张到了兖郓沂这一线,这一次王邈突然北来,大肆邀约成德军的老兄弟们南犯袭扰淄青边境地区,明显就是调动青州驻军。

    他也猜测到估计应该是淮右要对海州动手了,这王守忠趁着淮北混乱的时候突然出兵南下抢占了淮北六州最富庶的海州,这如何能让意气风发的江烽咽得下这口气?

    现在淮北瓜分完毕,淮右也稳住了阵脚,甚至还一举吞并控制了兖郓沂三州,可以说直接就对平卢军东部构成了极大威胁,尤其是密州和海州就像一条尾巴一样落在了东面,淮右岂会善罢甘休?

    肯定要借题发挥大打一场,弄不好还得要把密州给陷进去,王守忠这也是引火烧身了。

    不过这和自己没太大关系,现在对自己来说,是如何让手底下一帮兄弟们吃饱肚子,还有武器箭矢和甲胄都得要补足,否则这样下去持续不了多久了。

    “粮食某还能坚持几天,可要打仗,这箭矢和甲胄却差不少,九郎,能不能先补足一些?”虬髯汉子沉声问道。

    王邈也有些作难,这已经不是第一家提出这个问题了,说起来也是悲哀,这堂堂成德诸军,现在每个骑兵连箭囊中的箭矢都只能配备五支,而弓箭兵才配十支,这样的军队如何能坚持下去?

    无论是徐州还是寿州那边对甲胄和箭矢都还是有些储备的,问题是怎么运过来?

    这样大批量的军资过境,肯定无法通过平卢军境内,一旦被查获,损失事小,泄露了军机,被平卢那边察悉了端倪,那才是祸事,王邈也不敢冒这个险。

    若是要绕过平卢地盘,那就太难了,风险更大,要走魏博军地盘过,现在魏博军和河东晋军正打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有商队过境,这样一支驮队出现,铁定会受到关注,不可能走这条线。

    那就只能走海路。

    走海路倒是可以,有东海贼汪瀚的配合,没什么危险,但是时间上来不及了。

    如果这几条路都不行,那就只有就地筹集。

    可张处瑾不会为非嫡系的成德诸军提供军资,而在成德军治下诸州中,能提供这一类军资的只有豪门世家,但他们又凭什么给这些在他们眼中犹如苍蝇一般成德军?尤其是被张处瑾视若敝履的这些杂军。

    王邈默默的思考着,思路也在四处搜索。

    罗邺代表的罗家是沧州大族,尤其是在东光更是首屈一指,这等豪门大族不但在地方上影响力巨大,而且亦有家兵,也有军资储备,若是能够通过罗家收罗一些箭矢甲胄,倒是可以支应给这些人。

    “子虚,此事有些难度,不过我会尽力,最迟十天之内给你一个准确回音,不过你们不要抱太大希望。”

    王邈最终还是决定要努力一番,这些成德杂军的处境的确太凄惨了,能够主动为其提供一些帮助,一方面有助于拉近双方关系,为日后关系发展打好基础,另一方面这些军队也的确需要一些补充,否则难以胜任接下来的任务。

    从某个角度来说,提前和河朔三镇这些地方望族豪绅们接触也是现在就需要着手了,否则要等到拿下整个平卢之后再来和这些士绅打交道,就有些晚了。

    许多事情做到前面只有好处,而此时他们也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未来淮右的重要性,也可看出他们的真实想法和意图。

    江烽此时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青州之战上了。

    应该说前期的欺瞒手法起到了很大作用。

    海州和密州两地的防御力量不断增强,王守忠甚至在已经有一万五千人守军的基础上再度为密州增兵一个军,而青州兵力也如愿以偿的下降到了一万人,当然这其中有三个军的牙军。

    现在就要看各方的配合了。

    王邈的能力的确让人称赞,不但一口气在棣州和德州收罗了六七个军的成德杂军,而且还在沧州那边联络上了罗胤为首的东光大族,这为日后与河朔三镇和契丹争夺河朔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虽然从数量上来说,成德军的这六七个杂军只有不到一万人,但是其中起码还是有五千骑兵,有他们在淄青北部袭扰不但可以让齐州那边朱茂可以放手大打,而且也可极大的拖住青州兵力。

    东海贼那边也应该准备到位了。

    俞明真在泗海二州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威信相当高,江烽也知道这一点让自己手底下有些人心里有些忌惮,但是在江烽看来这没有什么。

    从庐濠和滁到徐泗海,再到到兖郓沂,下一步还要到平卢诸州,如此大的地盘,英雄豪杰辈出,如果还要把心胸和眼光局限于一地一隅,那只能说明自己不配统治这样庞大一块地盘。

    记得前世有句话,心有多宽,舞台就有多大,在这个争雄的世道也是如此,如果没有一份海纳百川的心胸,你就难以在和大梁、大晋甚至南阳和蔡州这些强梁局藩的竞争中胜出。

    俞明真的确颇有威信,泗海二州他经营多年,但是他能主动投效自己,就是看到了大势所趋。

    淮北时酆治下,四强争霸,谁也压不倒谁,但现在尚云溪沦为大梁的炮灰,而姚承泰不知所踪,投效淮右的他和卢启明却大受重用,这足以说明许多。

    江烽也没有像其他阀主那样有意无意的限制其兵权,甚至连卢启明和俞明真麾下主要将领一样量才重用。

    这不是江烽狂妄自大,而是他心里有底,而且他也相信俞明真他们看得清楚形势。

    在当下这种后勤补给越来越重要的状态下,没有粮草军资的支持,你就算是统帅几万大军,也只能沦为流寇,朱茂的泰宁军就是一个再典型不过的范例,没有粮草后勤的支持,哪怕他统治了兖郓沂三州十余年,哪怕麾下大军数万,一样只能避走济州。

    而现在整个淮右(武宁)的粮仓浍寿二州牢牢的掌握在之手中,在得到了杨勋、严序等人的鼎力支持后,庐濠滁三州情况一样稳定,这几州就是后勤粮草的根基所在,他根本就不怕其他人玩什么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