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七节 喜讯
    “兹事体大,非小的能妄言。”周亢摇头。

    周仰知道周亢在周家中也算是以思路慎密心思灵动著称,也想听听他的意见,“无妨,你且说来听听。”

    “那小的便姑且一说。”周亢沉吟了一下,一夹马腹,跟上周仰胯下健马脚步,“小的以为这需要看二小姐腹中胎儿是男是女来定。”

    “哦?”周仰讶然,“为何如此说?”

    “二小姐若产下男儿,以郡公现下仍无子嗣,此子便是庶长子,以郡公目前的态势,封王乃是迟早之事,若是男儿起码也可承袭郡公,若日后能得恩封,还可晋位郡王。”

    周亢这番话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未提江烽夺位登基大宝这类违逆之言,只说江烽日后得封亲王,那么作为庶子亦能受封郡公,有恩封还能晋位郡王,这也是合理推测。

    “唔,若是女儿,那便……”周仰也顺着话题摇摇头,若是女儿,自然不必多说,对周家来说帮助就不大了,起码日后很难再有大助。

    “二小姐年龄不大,而且听闻青樱所言,深得郡公喜爱,纵然此胎是女儿,日后只要能得恩宠,未必不能生下男儿。”周亢又补充道:“以当下形势,非几年前,各方征伐兼并之局日盛,像舒州这等小州怕是难以在这乱世苟存。”

    “依你之见?”周仰皱起眉头。

    “小的也是猜度,只要二小姐能继续得郡公宠爱,能生下男儿,舒州周氏之前景便能不局限于舒州一隅,以小的之见,此时不妨大胆向郡公示好,……”

    周亢没有在深说下去,但周仰却是明白,周亢这是认为周氏应该大胆向淮右(武宁)押注,支持江烽,一方面能赢得江烽及其麾下好感,另一方面若是周蕤生下男儿,便能照拂周家,周家日后定能在淮右(武宁)中占据一席之地。

    不得不说这个建议具备相当的可行性。

    以当下世道局面变化,周仰也认为像十年前那种大小藩阀共存的局面已经难以维系下去。

    这个局面应当是从南阳和蔡州联手瓜分申光二州开始,一举灭了申州鞠氏和光州许氏,自此拉开了群雄争霸的格局。

    而这随后蚁贼的加入,使得局面更加混乱,江烽的横空出世,更是把这一局面推上了顶端,一口气吞并了光(浍)寿二州,又马不停蹄联手李昪瓜分了吴地,现在吃下了淮北和泰宁军地盘,以席卷天下之势横扫。

    从这个态势来看,淮右在整个中土东部站稳脚跟是大概率事件,拥有兖郓沂徐泗海加上淮南的光浍寿庐濠和滁诸州,北有盐铁马匹,南有粮食茶叶丝绸,又有水道纵横之利,可以说霸业初成,已经可以和大梁、大晋、南阳这些强藩比肩了,如果经营得法,日后未尝不能再进一步。

    “淮右单从现在态势来看,的确不错,……”周仰迟疑了一下。

    “不仅仅是现在态势,郡公麾下也还是有一批得力之人,这从其强本固基就能看得出来,北地多年大旱,又被蚁贼和战乱所困,已然破败,短期内难以恢复元气,所以郡公一力发展淮南,只要有淮南诸州粮食为根基,淮北和兖郓沂诸州便能得到保证,进而影响整个中原北地,这一手是其他诸阀达不到的。”

    周亢知道周仰担心什么,所以立即说出自己的观点。

    “可某还是觉得淮右步伐太快,兖郓沂三州的乱象不是一两年能解决的,这会极大的拖累淮右,……”周仰摇头。

    事实上在这一点上周亢也是认同周仰看法的。

    拿下徐泗海三州是江烽的胜负手,江烽也做到了,使得其势力一下子可以横跨淮水,但兖郓沂三州在周亢看来就有些多余。

    乍一看似乎地盘扩大了不少,但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兖郓沂三州只会拖累淮右,而无法给淮右提供实质性的支持,否则朱茂也不会主动退出了,但周亢相信自己能看到的江烽肯定也清楚,江烽这么做自然有其道理。

    “郡公这么做也有他自己打算吧,兖郓沂局势大乱,若是当时郡公不介入,只怕流民大军南下也会冲击到徐泗二州的局面,尤其是在周围还有其他势力的情况下。”周亢觉得这个理由略有些牵强,但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周仰没有再多说,只是默然不语。

    “郎君,到彭城后,郎君不妨也寻机和郡公下边重臣谈一谈,了解一番具体情况,小的始终认为,此时正是周家最佳时机。”周亢忍不住又道。

    最佳时机?周仰默默的咀嚼了一下其中滋味,点点头。

    周仰一行抵达彭城时已经是十一月十二了,徐州比起淮南来气温要低不少,好在周仰也是走南闯北过的人,身上带着厚实的冬衣,一行人都在符离就加了衣衫。

    一路行来,都能看到从过了淮水,流民的数量更大,但是同样对水利建设和官道的修缮力度更大,这极大的吸纳了来自北方的流民。

    周仰也让手底下的人去打听过,绝大部分流民都来自河北三镇。

    大旱加上契丹人的南侵,使得卢龙那边汉人立不住脚,只能南逃;而成德军治下则是因为地方官府的瘫痪,豪门望族势力膨胀到了极致,大批佃户过不下去,也只能南逃;至于魏博军这边,则是因为持续的战乱。

    这些因素加上淮右善待流民的名声一传出去,使得几乎整个河北三镇的流民都往这边跑,甚至原来不少逃入大梁境内的流民都改道往这边来了,盖因大梁对流民也一样是视若寇仇。

    周仰是来过徐州的,但是他看得出来徐州比起之前自己来过的徐州并无太大的变化,这也意味着淮右拿下徐州并未经历战事,这是好事。

    进入彭城之后,周仰才发现,徐州似乎比起之前更加繁盛了,这可能和人口增多有关系,因为流民南下中亦有部分是以为战乱逃来的,而这些人中亦有不少薄有资产者,投亲靠友者,便生活在城中,加上从淮南的粮食源源不断的运入,保证了粮食供应,使得徐州一时间也热闹了不少。

    先行歇下之后,周仰便让周亢前往节度使府投贴拜会,但让其很是郁闷的是拜帖投入之后,两天都没有任何音信。

    第三天周仰实在忍不住,亲自前往节度使府,但守门卫士只是让他等候音信,未有任何明确答复。

    周仰并不知道此时江烽早已经启程去了沂州,青州之战即将爆发,作为主帅他当然要亲临一线。

    周仰通过在徐州的朋友打听,才知道此时淮右(武宁)节度使府已经改组为政事厅和枢密堂,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在见不到江烽的情况下,自己该去找何人。

    淮右(武宁)节度使府中官员的构成让他最终还是决定投贴拜会枢密堂的首座崔尚,在他看来,像崔尚这种出身大梁系的官员应该是和江烽利益最为密切的,因为他们在淮右本地没有任何瓜葛,只能牢牢的拥戴江烽,这种事情他们应该是最关心的。

    “你说什么?”崔尚本来是不太想见这位舒州周家的二公子的,实在是军务繁忙,青州之战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准备阶段,虽然他作为战略布置者只需要在后方运筹了,但后续的各种事务仍然让他忙得脚不沾地。

    茶杯落在地上,上好的寿州黄瓷盅跌得粉碎,崔尚猛然站起身来,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你说周二小姐有喜了?是郡公的?”

    看崔尚的表情,周仰便知道自己这一趟来对了,脸上却是一脸苦涩:“崔大人,这对于周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大人也知道……”

    “嘿嘿,没事,没事,只要是郡公的,便是天大的喜事!”

    崔尚心中大定,作为江烽麾下数一数二的心腹,他自然知道江烽在庐州的荒唐之举,居然强占民女,哦,不,是强占罪官之妇,后来杨浔休掉了周家女子,他也知晓,没想到这里边竟然有如此故事。

    周家女子有喜,而且明确是郡公的,那足以让大家心里安稳不少,哪怕生下一女也无关紧要,关键是这说明郡公是有生育能力的。

    郡公身边已有三女,但是这么久了都毫无动静,这不得不让大家怀疑是不是郡公身体有问题,这无疑是一个藩阀最大的隐忧。

    现在周家女子有喜,那这个隐患便排除了,至于以后,无外乎就让郡公在这方面多操劳一些,哪怕是择人,也就是多选些能生养的女子伺候便是,广种薄收也能有所收成不是?

    “不知道郡公……”周仰见崔尚喜笑颜开,有些忘乎所以,忍不住问道。

    “呃,唉,不瞒二公子,郡公现时不在徐州,怕是不能见二公子了。”崔尚这才回过神来,沉吟了一下道:“若是二公子无事,不妨在徐州小憩,估摸着要一段时间郡公也许就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