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六节 见闻
    柳子镇。

    这里是亳州最繁华的镇甸,运河从这里通过,造就了这里的商业发达,南来北往的客商都喜欢在这里打尖歇息,加上畸形的风情产业,使得这里远近闻名,许多客商不在临涣歇息,不在永城住店,也不去符离驻留,而选择这里,原因就在这里。

    通桥镇和柳子镇一东一西,成为这淮北运河区域中最为典型的以河而荣的集镇。

    亥时,一道身影窜入柳子镇南外街一个皮货店中。

    这家山记皮货店是老字号了,早在时溥时代就有了,老板是上门招赘的女婿,后来慢慢做大,货源听说是来自北面的靺鞨人,利润丰厚。

    “谁?”

    “三郎,是我,赤胆忠心!”

    “锐身赴难!这么晚,有急事?”油灯慢慢拨亮,方正的小屋内,一名黑衣汉子安静的靠在墙壁的一端,脸上一枚面具遮掩,注视着来人。

    “嗯,有些异常,需要马上呈报。”进来的男子也是站在门边,黒巾遮面,声音有些瓮声瓮气。

    听得对得上暗号,两个人才把各自的黒巾和面具取下,相互见面。

    “什么情况?”取下面具的男子一脸黝黑,双目精芒四射,却不过三十上下,手脚粗大。

    “永城那边有些异常,十月廿四,负责监视的兄弟发现袁无畏入袁无为府中,二人长谈,后二人当夜出城;后十多天内,永城驻军急剧增加,初步估算,增加了六个军以上,……”

    “哦?”黑脸男子默默盘算着,十月廿五,谯城那边报称袁无为袁无畏联袂进入颍亳团练使府拜会袁怀庆,后谯城与汝阳之间来使频繁,估摸着应该与二袁拜会袁怀庆有很大关系。

    虽然颍亳团练使府驻地在亳州州治谯城,但实际上颍亳驻军主要还是在永城和临涣这一线,而从临涣那边的消息来看,山桑的兵力也在想临涣收缩,同时真源、谯城一线的物资也在向东面运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袁氏又在准备打仗了。

    当然这些具体分析判断不是他的职责,他只需要将这些情报综合起来上报就行了,总部自然有专门的人来负责分析工作。

    “还有其他情况么?”

    “还有就是永城粮价持续上涨,原本已经稳定下来了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又开始上涨,而且涨得非常快,……”

    黑脸汉子点点头,“你把涨幅具体情况带来没有?”

    “带来了,除了粮食,铁价、皮革都有大涨,……”

    黑脸男子微微动容,都在涨,这就越来越明显了。

    周仰从舒州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月初了。

    天气已经有些冷了,当然对于淮南地区来说,这个时候外出无疑是还算是比较适宜的。

    从舒州到徐州距离一千多里地,路线有几条。

    可以走同安、舒城到庐州再北上寿州或者濠州,乘船进淮水、泗水,经宿豫、下邳到徐州,也可以从寿州、濠州乘船经进运河,经临淮、虹县到通桥,然后从通桥走陆路到徐州,当然也可以从濠州或者寿州直接渡淮水,陆路北上直接到徐州,总而言之,很方便。

    周仰选择的是走同安、舒城到庐州到寿州,再从濠州渡淮直接陆路北上,这一线基本上都是官道,也不像水路还需要绕行一段,不过就是一路骑马而行,有些累人。

    已经是进入了初冬,但一进入庐州,尤其是过了合肥向濠州进发这一段,周仰就感受到了不同以往。

    操着北方口音的流民群几乎每隔十来里地就能遇上一群,每一群从七八十人到两三百百人不等,他们大多以窝棚、草棚为家,主要从事水渠疏浚和修缮,道路拓宽和平整,干得热火朝天。

    道路上不断有小股的官军来回巡逻,多是以骑队为主,人数不过二三十人,显然还是对这些新来淮南之地的流民不太放心。

    不过他们显然过低的估计了这些流民的顺从性,在保证吃个囫囵饭的前提下,几乎没有人会有其他想法,而采取的保甲连坐制度,也最大限度的杜绝了各种可能。

    顶多也就是因为在饮食上的一些纠纷引发的打斗,这都属于可以接受的范畴。

    周仰默默的计算着他一路行来看到的,流民群落,从舒城到合肥一百二十里地间,他观察到了十一个流民群落,总计人数超过两千人,如果算上附带的老弱妇孺,估计人数会在三千五百人以上。

    大的流民群落超过三百人,是在修筑一段水渠,而小的流民群落大概在六七十人左右,主要是负责官道的拓宽和平整,他们都用最简陋的木制工具,甚至连铁质农具都很少,但是却干得很起劲。

    周仰也观察了他们的饮食,基本上保持了一日两顿,但是青壮劳力在早上据说会有一碗麦粥,有些稀,但毕竟有,而老弱妇孺则只能两顿。

    这也在情理之中,重体力劳动需要保证足够的饮食,但能做到这一点,也殊为不易了,这要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淮南这两年的粮食的确储备得不少,否则承担不起这样的开销。

    作为淮右的邻居,周仰当然知道前两年淮右招募了大量的流民在浍州和寿州进行开荒和复垦,而且减免了租税不说,还迫使一些熟地田主们降低了田租,这极大的刺激了流民们开荒和复垦的积极性。

    这些在北方几乎要易子而食的流民来到浍州和寿州几乎是全副身心的投入了劳作中,加上这两年淮南天公作美,又没有了战乱,使得光浍寿三州迅速恢复了元气。

    哪怕是新垦的生地产量不高,但是据说淮南这边每个县都专设了劝农官,多是一些对农作有经验的学士,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劝导和教授北方来的这些流民适应南方的种植方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现在看来,恐怕淮右所采取的这些措施是取得了极好的收益,加上庐州、濠州以及新纳入的滁州也算是淮南产粮之地,估计也为淮南带来了不少粮食储备,所以淮右才敢这般大胆的接纳流民。

    淮南所采取的方式也很稳妥,分批次将其分散开来,通过以工代赈的方式来解决他们的生计,垦荒、兴修水利、修路,这些办法都能够极大的消化这些劳动力,免得这些家伙聚居在一起无事生非。

    “郎君,这么多流民进入淮南,郡公也不怕生乱?小的粗略估算了一下,这一路看来的流民都有数千人,小的还打听了一下,听说还有不少在水道边上兴修水渠,光是这舒城县境内的流民怕都有三四千人,这庐州莫不是就有好几万流民进来?可这庐州周边都是熟地,亦是有主之地,除了少量垦荒外,哪里容纳得下这么多人?”

    跟随周仰出来的是他的亲随周亢,周亢之父就是周家大管家,所以周亢也算是周仰心腹了,对周家二小姐周蕤的情况也知晓。

    这周亢自小也在学堂书院中学习,而且武道水准亦是不差,心思灵活,对周边的情况也相当了解,在周家也是逐渐在参与周家事务,周甫将其安排在次子身边,自然也有考虑。

    “唔,换了其他地方,一个县里就涌入三四千人就要出乱子,但是郡公敢将这么多流民放进来,肯定是有所安排的。”周仰也在琢磨,“庐州各县虽然以熟地居多,但那是指平原地带,这周边却有不少山地丘陵,二郎,你难道没听说浍州的盛唐、霍山二县虽然是山地丘陵为主,却也容纳了许多流民?”

    “郎君的意思是郡公要用这些流民来垦荒种茶?”周亢目光闪动,也有些兴奋,“听闻郡公发明了新式的品茶之道,在淮北淮南风行一时,使得品茶大受欢迎,咱们舒州这边现在也开始时兴,若是如此倒是真能吸纳不少流民,若是如此,咱们舒州亦可接纳部分流民来开垦荒山种植茶树呢。”

    传统的煮茶的确有些繁复,而且接受度亦不算高,但是自从泡茶术出来之后,立即就在淮右(武宁)范围内引发了追捧,也使得茶消费量大增。

    舒州也是传统的产茶之地,尤其是山地丘陵甚多,亦有不少尚未开垦,但是居于平地的百姓却不愿意入山开垦种茶,若是能招来流民开垦种茶,却是一件好事。

    “嗯,这一趟却要好生看一看,这北地流民若是真的富余甚多,倒是可以考虑。”周仰也有些意动。

    不仅仅是茶山的问题,这一两年舒州沿江一带被蚁贼韩拔陵部肆虐,被裹挟走的民户甚多,抛荒之地也是不少,若是能在杜绝蚁贼渡江之患的情况下,当然需要吸纳一部分流民来复垦,只是这却需要彻底禁绝蚁贼重新北返渡江的可能性前提下。

    “郎君,这一趟去见郡公,除了二小姐之事外,是否还要商量我们舒州与淮右之间的关系?”周亢小声问道。

    “唔,二郎有什么考虑?”周仰心中也是微微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