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三节 火柴
    袁无为的反问让袁无畏也无言以对。

    青州城墙高峻,防御体系完善,也是平卢军的防御重点,王守忠将其牙军牢牢摆放在青州城,一万多兵力守城,淮右军再有决心,没有五万以上的生力军,恐怕拿不下来,这还是在没有任何外援的前提下。

    而且就算是能打下来,恐怕没有半个月以上的时间的攻防战,也不行,同时,淮右军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些淮右军不会考虑不到,那江烽还敢下这个决心么?

    情理上说,袁无畏也觉得淮右不敢打青州,打密州是最好的策略,一举斩断海密二州与平卢军其他州的联系,而且依托穆陵关居高临下的优势威胁青州,迫使其不敢轻举妄动,淮右甚至可以在稳定局面之后进攻登莱二州,当然能不能拿下登莱二州要看平卢军如何应对了。

    但是直觉告诉袁无畏,江烽从来不会按照套路来,每每都有惊人之举,就像上一次,正在和李吴交锋争夺淮南之地,却敢在与李吴一达成协议之后就悍然北上进攻徐州,根本不顾庐濠二州刚刚拿下需要稳定局面。

    这样的冒险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不可取的,但却能最大限度的取得出奇制胜效果,一举解决了淮北诸军,而且还迫使己方也跟随着他的指挥棒转。

    如果不是后来局面变化,大梁从南面大规模撤军北上,让己方趁势拿下南颍州,那己方东进徐州就像是一场拙劣无比的陪演。

    “三兄,我知道这看起来有些荒谬,但是你看看江烽这几年来的举动,都是以小博大,出奇制胜,每每从不可能处着手,之前我们每一次都看走眼,结果就是陷入被动,所以我觉得我们恐怕需要认真考虑这种看似不合情理却又存在可能的可能性,你我都清楚,我们再也承受不起失手了。”

    袁无畏的话同样也让袁无为无言以对。

    江烽这几年的军事行动的确都是以出人意料,让对手和周围的敌人难以做出及时反应而胜出,夺寿州如此,兵进庐濠如此,北伐徐州也是如此,如果这一次江烽真的起了要吞并整个平卢军的想法,那真的就是蛇吞象了,但你能否认没有这种可能么?

    袁无为冷汗涔涔,他不敢彻底否认。

    “三兄,我觉得既然淮右要对平卢动手是必然之举,那么我们当然不能让他轻轻松松的动手,如果他只是夺海密二州,我以为我们恐怕很难阻挡得了,但如果他要打青州,那我们就必须坚决阻击,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得逞,所以我们现在就需要开始着手准备了。”

    袁无畏的话让袁无为叹息不已,袁无畏也看出了袁无为的为难:“三兄,可是庆伯那边不好交代?”

    袁怀庆现在负责整个颍亳二州的军务,他对上次出兵徐州就很是不满意,认为现在颍亳二州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休养生息,让蔡州军也得到一个喘息之机,连续不断的战事让蔡州军各方面物资都已经到了警戒线上了,再打仗,恐怕就要把一切储备都打空了。

    如果不是收回了南颍州二县这个意外收益,袁怀庆只怕上一次就要在家族会议上警告袁无为了。

    这一次如果有要出兵淮右,只怕袁怀庆就要爆发了。

    “七郎,不瞒你说,恐怕不仅仅是庆伯那边。”袁无为也不瞒袁无畏,“你恐怕也应该注意到北方大梁的形势了?”

    袁无畏心念急转,沉声道:“家主他们认为河东晋军会打垮大梁?”

    “你不这样认为?河东晋军已经占领了整个大河以北的梁地,而且获得了朝廷的支持,重新任命官吏,实际上大河以北的梁地已经纳入大晋的统治了。”袁无为顿了一顿,“现在晋军在陕州一线攻略如火,大梁应对艰难,而且据说大梁还在猛攻魏博军,意图从河北这边打开突破口。”

    “就这些?”袁无畏脸色有些不好看,“沙陀人是不是来拉拢我们袁家,要求我们袁家在后面给大梁一刀?”

    “没错,大晋使者已经来汝阳十多天了,我前段时间回了一趟汝阳,就是受家主之招。”袁无为知道袁无畏恐怕有些不以为然,“而且,大晋的使者不仅仅来了我们这里,而且也去了南阳,你觉得南阳会拒绝么?”

    “家主他们怎么看?”这种事情不是三五天就能作出决定的,蔡州的利益和大晋不尽一致,虽然之前大家对大梁的态度一致,但是真正到了关键时候,还得要斟酌。

    “家主他们还在评估情况,有些还需要情报反馈回来才能佐证。”袁无为语气温和,“家主他们还是对大梁能不能一举打垮大梁有些疑虑,认为除非南阳二刘倾尽全力出兵,但二刘恐怕也在观察形势,大概心态也和我们一样。”

    袁无畏摇头,语气也冷下来:“家主他们动心了?许了我们什么?宋州和陈州?可给南阳什么?难道把汝州和河南府都给二刘?那沙陀人自己还剩什么?二刘拿不到河南府,一个汝州,嗯,加上许州吧,能满足他们的胃口?再说了,真要让沙陀人入主中原了,下一步沙陀人的刀锋会指向哪里?”

    这些问题所有人都应该考虑到了,正因为如此,所以无论是南阳还是蔡州,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但是毫无疑问,大晋的许诺还是有一些诱惑力的,尤其是在如果大晋真的一力击破了大梁,那对于南阳和蔡州来说就危险了,那相当于给了沙陀人一个对南阳和蔡州用兵的借口。

    “沙陀人难道没有去徐州?”袁无畏再问了一句。

    “不太清楚,但是应该是去了,恐怕没有得到什么回应吧。”袁无为对此也不太清楚。

    “江烽就很清醒,哪怕大梁军刚对他兵进徐州做了手脚,但是却仍然明白现在绝对不是对大梁动手的好时机。”袁无畏冷着脸道:“除非大晋对大梁有压倒性的优势了,又或者南阳二刘下定决心要与大晋联手瓜分大梁了,否则我们绝不宜对大梁动手,那是最坏的选择,我们应该做的是阻止淮右壮大,然后休养生息消化融合掉颍亳二州,而这需要时间,大梁会是一块很好的挡箭牌!”

    袁无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地图不语。

    “三兄,我知道这个决定很难,但我们不得不看远一些,纵然大梁垮掉,我们能分得一二州,下一步呢?面对西面和南面的南阳,北面的大晋,恐怕我们唯一的进攻方向还是东面的淮右,可让淮右夺下平卢,其骑兵上的劣势就会被弥补,我们再要对付他,就难了,而且实事求是的说,即便是现在,哪怕淮右就此休养生息,以兖郓沂和淮北的实力,一旦恢复过来,我们都很难击败对方,所以我们必须要利用这样一个机会。”

    袁无畏的话让袁无为也悚然心惊,他想了一想:“那你认为淮右为什么不缓一缓休养生息?江烽就这么狂妄贪婪?”

    袁无畏也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良久方才道:“我也很难理睬,照理说他刚吞下了兖郓沂三州和淮北两州,五州之地加上淮南的庐濠二州,用上三五年来消化,就算是大晋击破了大梁,他也未尝没有抗衡之力。只能解释为这个家伙就是太疯狂,他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吧?也许一次冒险成功,就让他太过骄狂了。”

    “好吧,我们去谯城见庆伯。”袁无为最终下定决心。

    “这就是你们研究出来的新玩意儿?”江烽看着眼前这一对黑乎乎的玩意儿,满脸狐疑之色。

    “别用这种眼光看人,道藏所里藏龙卧虎,大家各有精专,都说这淮北和兖郓道藏术法一脉没落,其实不然,高手在民间,只不过时酆和朱茂都对术法一道不太看重,才会变成这样罢了。”邓龟年没好气的道。

    虽然江烽已经贵为彭城郡公,但是随着大家长期在一起,相互之间逐渐熟悉,而江烽又是一个没有太多架子的人,尤其是在道藏所这边更是显得随和无比,随便一个方术士都能和他争论几句,很有点儿礼贤下士的味道,所以大家说话都很随便了。

    “郡公,这玩意儿可不简单,比起我们原来在火龙炮上所用的物件更为易燃,而且燃烧更持久,只需要加入一种特殊胶汁,可以用于战事中,附着力更强。”邓龟年洋洋得意的介绍着。

    江烽总觉得这玩意儿的味道有些熟悉,但又说不出来。

    “这东西是自燃么?”

    “不,可以通过摩擦起火,很简便,……”

    “等等!”江烽突然脑中一动,“你刚才说可以加入胶汁沾附?”

    “是啊,随便附着在什么上面,当然易燃物最好,一摩擦便起火,而且耐燃,当然这摩擦物也有讲究。”

    江烽想了一想,“如果用一根小木棍沾附在头上,用于摩擦起火,是否可行?”

    邓龟年想了想,“应该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