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节 参谋部
    “小郎,第一阶段六个军已经抵达穆陵关下。”杨恒旁边的一名青年沉声道:“但后勤辎重还未能跟上,滞留在沂水以北。”

    “友辞,什么原因?”杨恒眉宇间掠过一丝忧虑。

    “沐水上游因大雨突发山洪,冲断了道路,现在夫子正在连夜抢修,还需两日时间方能修好,……”

    李方,字友辞,杨恒同期大道学堂学员,后来又一道加入了学军,不过杨恒和蒙充二人率先出道,李方则要后一批去了,不过亦属这一批学员中的佼佼者,所以在武宁左军做了较短时间的锻炼之后,也被抽调到了参谋部。

    打这一仗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许多,首先就是后勤保障问题,如果说超过五万人的大军要进入青州境内,运输就是一个极大的麻烦事情。

    现在有两条路径可以输送粮草,一条是走莱芜,过淄州南部进入青州,另外一条则是从穆陵关直接北上进入青州。

    从穆陵关直接北上直扑青州这是确定的大军进军路线,但是穆陵关一线全是山区,物资运输极为困难。

    好在俞明真颇有先见之明,在拿下沂州之后,就开始招募了大量南下的流民,以以工代赈的方式来修缮改建沂水县城到穆陵关这一线的道路,现在这条路的情况还算不错,能够过车过马。

    不过从穆陵关向北到青州这条线就不能指望了,这条线虽然是传统商道,但是一来路难行,二来山区匪盗甚多,所以虽有商旅过往,但是修路就别指望了,青州方面也从未有过这方面的打算。

    但由于毕竟是一条商道,寻常的驮队还是能够过往的,只是在行进速度和运输量上就要大打折扣了。

    将一枚小红旗插到了穆陵关上,然后又将一枚小黄旗插在了沂水与穆陵关之间的沐水水道上,整个沙盘上各个城池关隘都被这种小旗标注了起来,加上河流山川,城市关隘,森林湖沼,一览无余,能够让人最直观的了解到整个战场的形势变化。

    这样一场宏大的战役对于整个参谋部的人来说无疑是一场难得锻炼机会,整个参谋部下边的参谋和从事们,都热情高涨,情报收集整理,分析研判,模拟推演,应急准备,所有这一切都预示着这场战争将是淮右(武宁)军枢密院参谋部组建以来一次最为关键的典范事例。

    如果这一场战事能够打好,那么也将意味着参谋部将正式打响招牌,当然前提是参谋部的规划部署在这场战争中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

    不过无论是王邈,还是杨恒、李方等人,都对此充满信心。

    在他们看来,这种通过各方面情报汇总而来进而进行了反复推演的过程,考虑到了各种意外因素,可以极大的提升各军的推进和战斗部署效率。

    虽然战事还处于准备阶段,但是无论是后勤准备到军队部署到位都已经开始显现出这种前所未有管理方式的先进性,哪怕这里边还会有诸般问题,但这掩盖不了其熠熠闪光的优势。

    “小郎,孙充和赵子单他们还没有回来?”一直在俯首阅读情报汇总的张挺没有抬头,径直问道。

    “回大人,孙充他们去和后勤部那边协调骡马的后续补充事宜去了,从费县征集的骡马队还没有到位,后勤部那边还没有一个说法,贻误了军机,就的要有人为此负责!”杨恒语气里有了几分气愤,“子单他们去了道藏材官所,第二梯队所需携带的各类器械有一些缺损,还需要材官所多派一些人员随队修补维护,……”

    杨恒应答有条不紊,这让张挺也非常满意。

    实话说,最初突然抽调他到参谋部来临时主持工作他是很不愿意的。

    倒不是说看不上这活儿,毕竟也是统揽全局的重任,他是更愿意一手一脚把自己带的军队先打造好,打上几场像样的战事之后,再来考虑其他,但是枢密院的命令,无条件可讲,他也只有服从。

    不过在来了参谋部一段时间之后,张挺也逐渐适应并喜欢上了这份活儿。

    手底下这帮小崽子们的表现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之前他还有些看不上这些据说是在大道学堂和学军中厮混了几年的小家伙们,虽然他的年龄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但是这些家伙大多没有什么底子,多是寒门出身,甚至还有不少是孤儿,都是在郡公拿下固始之后才开始收罗起来才开始学习和打仗的。

    几年时间罢了,这些家伙能有多大的造化,还能脱胎换骨?

    但现实很快就让他喜出望外。

    这帮家伙的表现还真的可圈可点,尤其是像杨恒、李方和孙充这几人,不但颇有灵性悟性,学习能力和触类旁通的能力很强,而且这些家伙多少都在学军和诸军中呆过一段时间。

    看得出来这些家伙在军队那一段时间里也没白费,对淮右(武宁)军的情况也有比较深的了解认识,而这恰恰是作为参谋部参谋和从事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参谋部的职位安设分为见习从事、从事、预备参谋、参谋,再往上,就是参谋次座和参谋首座了。

    目前张挺就是以参谋部临时参谋次座主持参谋部工作,而整个参谋部中仅有一名参谋和两名预备参谋,从事是一名皆无,倒是见习从事有十余人,基本上都是由杨恒他们这批人充当。

    “小郎,你们也应当提前把一些具体情况考虑进去。”张挺对杨恒他们的急切心情挺能理解的。

    好不容易赶上这样一场大战,正该是参谋部一展风采的时候,对任何可能给战争带来不确定因素的人为因素他们都难以容忍。

    但兖郓沂三州初入,而且法理角度来说,朝廷都还没有认可淮右对其的统治,加上多年来朱茂对这三州之地的地方政务疏于管治,使得这里的地方管理能力都几乎与瘫痪。

    现在淮右接手,骤然间就要把这些建立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这还算是俞明真之前已经开始有些准备的情况下,换一个地方或者人,只怕就更烫手。

    “是。”杨恒咬了咬嘴唇。

    “小郎,沂州之前的情况怎么样,之前各县几乎处于糜烂瘫痪状态,你们应当清楚,地方官府初建,各方事务的梳理岂能一蹴而就?有些县份甚至连架子都还没有搭起来,也没有那么多吏员来充实,想要的人不足,想来的人不敢要,宁缺毋滥,但也带来了许多麻烦,所以日后我们在计划中就要把这些地方因素都考虑进去,预留一些余地,否则绷得太紧,一环脱落,就会造成整个计划的崩盘。”

    听见张挺的语气里并无责怨的味道,反倒是有一些开脱,杨恒心中也是复杂,毕竟自己一行人还是太年轻了一些,虽然在军队中历练了些时日,但时间太短,而地方上的事务就更是欠缺,张挺这种世家子弟,在大梁时就颇多接触各类官员,对地方事务并不陌生,加上家学渊源,的确不是自己这等初学几年的角色能马上赶上的,但是杨恒却又信心,只要假以时日,多经历几次,自己定能迎头赶上。

    他甚至也已经有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在参谋部历练几次以后,还要下到各军中去锻炼,如果有机会,他甚至会请求给他一些机会去地方上去打磨一段时间,以便更好的了解地方官府的运作模式,这样也便于日后参谋部在策划时能更好的取得地方上的配合。

    “属下明白了。”

    “嗯,小郎,你们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拿郡公的话来说,参谋部是个新事物,嗯,大家都还得要摸着石头过河,试着来,有些什么不懂或者存疑的,要大胆提出来,某也一样是个新手,不过比你们年龄痴长几岁,见识略略比你们多一些罢了。”张挺顿了顿,“对了,高参谋他们的分析和推演情况怎么样了?”

    淮右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进攻瞒不了人,无论是对海密二州还是青州,这样大规模的动作,诸藩都会有大批细作斥候来刺探情报,然后就会根据各藩自家情况做出应对。

    淮右攻伐平卢,几乎抽空了所有能动用的力量,虽然预计可以在一个月内结束第一阶段战事,但是后续变化还不好预判,那么战事一旦全面开打,各藩阀的态度如何,就要进行预判,然后还需要根据敌人的态度做出应对准备。

    “高参谋他们的第一阶段分析报告已经出来了,还在和无闻堂那边对接近期的情报,第二阶段的应对方略还在做推演,但主要还是应该集中在南阳和蔡州方向,尤其是蔡州。”

    杨恒虽然只是见习从事,但是张挺对其很重视,他也知道连郡公都很欣赏此子,所以自然也要刻意培养。

    “蔡州?为什么是蔡州,而不是南阳?他们有预判依据么?”

    张挺略感惊讶,在他看来,南阳的可能性反倒应该大一些才对,尤其是前期南阳占领了光州,虽然暂时停步,但只要有机会,肯定还会扑上来啃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