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一十九节 转动
    江烽安详的靠在胡椅上,淡淡的笑着:“怎么,知道要找你?”

    “郡公,方才都说得那样斩钉截铁了,肯定是有胸有成竹了,不过我和七郎的观点还是有些差异的。”王邈顿了一顿,“还是觉得把握不足,就算是能拿下青州,估计我们会付出很大代价,大得甚至会超出我们的想象。”

    “你对青州(益都)有担心?”江烽沉默了一下。

    “青州城算是平卢军中首屈一指的大城,能与青州相提并论的大概只有齐州州城,这两座城都是城高墙厚,而且城内人口不少,紧急情况下都能抽调数千民夫协助守城,所以朱茂那点儿兵力打齐州,顶多也就是牵制,或许淄州会去一军兵力增援,但想调动青州兵力不可能。”王邈介绍道。

    江烽脸色有些严肃起来,他意识到青州不好打,也做出了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王邈介绍的情况确实如此严峻。

    “目前驻扎在青州城中的兵力大概是一万五千人,除开三个军的王守忠牙军,还有三个军的平卢左军,皆为精锐,嗯,其中有一个军骑军。”王邈没有理睬江烽脸色变化,自顾自的道:“我个人判断,如果我们不能将青州守军控制在一万人以下,我们是打不下青州城,或者说纵然能打下,其损失都会达到一个我们无法承受的地步。”

    江烽默默不语,王邈的担心并非无因,以青州城墙的高厚以及王氏经营多年的防御体系,这个担心甚至还略低了。

    《孙子兵法》中的十则围之五则攻之,未必一概而论,但是若没有三倍以上的兵力,要攻一座坚城,的确非常难,除非你有特殊手段。

    在江烽看来,如果要想打下青州城,在排除其他因素干扰的前提下,五倍兵力进攻是比较有把握的,但是现在淮右(武宁)军恐怕很难腾出五万兵力,就算是在沂水、临沂和下邳一线实施战略欺骗,动用守备军和民夫来拖住密州和海州的平卢军,但是多少也还是需要几个军的来做幌子掩护。

    目前真正完成组建完整的只有淮右左军十个军,淮右右军、武宁左军、武宁右军都只完成了六个军的组建,加上牙军和已经完成组建的六个军骑军,目前除开水军和学军可投入陆地战争的正规军队,江烽手上有三十五个军共计八万七千五百人马。

    但淮右右军驻守淮南诸州,武宁左军刚打下郓州,虽然不需要六个军都驻留郓州,但起码需要保留两个军的兵力驻扎,同时兖州、徐州、泗州同样需要驻军,加上在沂州一线需要用来战略欺骗拖住海密二州平卢军的三个军,真正能腾出来用于攻伐青州的兵力顶多不超过十八个军四万五千人。

    这还是在排除其他任何意外和可能的理想状态下的情况,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不留出一两个军兵力作为应对意外因素的预备队,那不可能。

    所以真正能投入攻伐青州的兵力,大概在十五到十六个军作用,也就是四万人左右。

    如果在从中刨除两个军的骑军,实际上真正能展开攻城战的也就是三万五千人而已。

    江烽喜欢以数据来计算,虽然这不完全准确,但是这能最大限度的直观分析,相对来说更为科学合理一些。

    这种情况下,青州城内的守军必须要想办法控制在一万人以下,但这大概也是王守忠的极限了,王守忠不太可能将青州城内兵力减少到一万人以下,一万人马,是个节点。

    “朱茂不能调动青州守军,东海贼也不能调动青州守军,他们两边的作用顶多就是一个牵制齐州和淄州的兵力,一个牵制登莱二州的镇军,那我们这一战就没有胜算了,除非我们还能找到其他办法让青州守军抽走。”江烽点点头。

    王邈胆大心细,对于战术分析布置尤为精专,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参谋人才,江烽尤为欣赏。

    “嗯,也许多着五千人守军,就会多无穷变数。”王邈颔首。

    “所以你就想到了成德军?”江烽笑了起来。

    “七郎过于自信了,当然,可能他对道藏所的那些器械设备更有信心吧,但我这个人这种时候宁肯胆小一些。”王邈笑了笑,“我的想法就是让成德军袭扰邹平、高苑、博昌一线,吸引青州守军出来,然后死死拖住。”

    成德军的棣州与淄青二州北部诸县紧邻,如果能引来成德军南下,当然是最好不过。

    但现在成德军的情况非常糟糕,张处瑾除了能控制自己手中几军亲军外,对其他诸军都是采取放任自流的状态,相当于给其他诸军一块地盘,自行就食。

    但这几年大旱使得成德军控制下的诸州情况已经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这也才有河北道灾民仍然源源不断的南下,连平卢和淮右也不胜其扰,当然,这也才有淮右的机会。

    “有把握么?”江烽相信王邈的能力。

    “不好说,实际上某原来也曾经和成德军不少指挥使去过信,有些还保持着联系,有的则没有回信,但一来成德军非张处瑾嫡系的诸军编制都缺额巨大,一个军多则一千六七百人,少则一千一二百人马,基本上缺额都在三分之一以上,有些军甚至连一半都不足。”

    王邈显然也是有过接触,并掌握了一些具体东西。

    “前期因为考虑到正在对感化军和泰宁军进行整编,所以和他们的联系少了一些,但看目前形势,成德军情况应该更糟糕,所以我觉得还是有些把握的,只不过能有什么样的结果,某心里也没多少底,不过某也想过了,未必要他们来投,只要他们愿意出兵帮我们分担和吸引青州守军,我们可以采取其他方式来合作。”

    “哦?”江烽心领神会,“利益交换?嗯,钱银,还是粮草?”

    “嗯,差不离吧,估计对于他们来说,粮草更实用,但是钱银也少不了,粮草是用来养兵的,而钱银是塞他们自家腰包的。”王邈目光变得有些幽深,“若是能让他们配合我们攻打青州城,那是最好不过,但我觉得这帮家伙不会干这种看起来似乎是吃亏的事儿。”

    “试一试吧,不管哪种方式,都可以,不管什么条件,都可以谈,九郎,这件事情你去办,粮草,金银,珠玉,只要我们淮右拿得出来的,皆可,如果不足,我去找粟特人告贷!”

    *

    一旦做出决定,整个庞大的淮右(武宁)军体系就像一个巨轮一般缓缓转动起来。

    王邈迅速带人去了棣州和德州。

    虽然成德军现在犹如破落户,但是破船也还是有三千钉,驻扎在棣州就有三个军的成德军,而在临近的德州也有三个军成德军,总计兵马也接近万人了,如果能够拉拢到一半,就能够给淄州和青州北部造成巨大影响。

    东海贼那边是俞明真派人去的,虽然镇军力量不强,但是为了防止在关键时候出纰漏,东海贼这支力量还是要用起来,总能发挥一些作用。

    但是最终还是要落在自己身上。

    整个参谋部都动员了起来,王邈不在,临时抽回参谋部担任次座的张挺开始承担起责任。

    “张大人,淮右右军第五军已经抵达下邳、第六军已经抵达宿豫,第五军下船之后从下邳正在向沂水行军,随行夫子二千人,……”

    杨恒目光在沙盘上移动,一边向正在沙盘隔壁大案上负手看着窗外的张挺报告,一边将手中的情报递给另外一人。

    张挺一到位,就对江烽、崔尚和王邈的这一计划提出了强烈的质疑,在他看来,要么就不打青州,要么就要以雷霆万钧之势彻底拿下青州,不能有半点拖延。

    而要完成这一目标,如果不能将青州守军降到一万以下,不能启动这一战事,就算是青州守军降到一万人,没有四万五千人,也无法获得成功,甚至他还要求起码要准备一万兵力的预备队,这意味着需要准备五万五千人总兵力,这大大的超过了最初的预期。

    他的这个意见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尤其是杨堪的批评,但是张挺固执己见,而且据理力争,最终说服了江烽和崔尚,同意从驻扎在淮南的淮右右军抽调两个军北上,同时将学军和原来准备驻扎徐州、兖州的三个军抽调出来,用于青州之战,取而代之的是从郓州再抽调一个军到徐州,取而代之的是正在郓州整训组建的武宁水军来负责郓州的防务。

    从庄永胜军中回来,杨恒就进入了枢密院参谋部,徐州一战,他获得了高度评价,庄永胜和卢启明都对他评价极高,本来杨恒本人还想再基层军中再干两年,从营指挥使开始好好干一番,但是由于参谋部初创,王邈不顾杨恒的反对,强行将其抽调回参谋部。

    而杨恒的密友蒙充则逃脱了“这一劫”,成功拒绝了王邈的招揽,而进入了武宁右军,担任武宁右军第二军后营指挥副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