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一十七节 主动
    ““更进一步?”江烽沉吟起来。

    崔尚没有说让朱茂投效自己,而用了一个有些含义模糊或者委婉的词语,但委婉也好,含糊也好,最终需要归结到实质性的东西上,那就是自己和朱茂之间的关系定位。

    附庸?还是临时性的合作?

    好像都不是。

    如果是那样,没有太大意义。

    但若是说朱茂归顺自己,这里边肯定会有一些因由才对。

    “明真,你怎么看?”江烽暂时没有回应崔尚的话,而把话题丢给了俞明真。

    俞明真还一直震撼于先前江烽的嗅觉敏锐,只是说了一句暂缓海密攻略,江烽便一下子就能琢磨出想要打青州,不得不承认这位寒门白身出身的主君能走到今日这一步绝非偶然,这也让俞明真颇为感慨,淮北归附不亏。

    感慨归感慨,俞明真还是很快就收拾起情怀,对江烽的发问,恭敬的回答道:“郡公,某以为当下是攻略平卢的最佳时机。”

    “嗯,说说理由。”江烽含笑鼓励道。

    “第一,平卢为海州盐利所诱,深陷海州不能自拔,担心我们收复,目前海州驻军还在增加,已达两万五千人,另外由于我们在沂州持续增兵,平卢方面又惧怕我们东出密州截断海州后路,所以在密州也已经增兵到一万五千人。”

    俞明真的话让江烽笑了起来,“明真,我们可不是做花架子,是真的打算拿下密州的。”

    “郡公,正是因为我们真的打算拿下密州,所以才瞒不过平卢的细作斥候,驻扎在沂水的大军和源源不断运往沂水的辎重粮草可不是假的,平卢的细作分得清楚真假。”俞明真也笑了起来。

    “唔,第二呢?”江烽点头。

    “若是能说动朱茂在济州动作,进攻齐州,势必吸引和牵制平卢兵力,……”

    “所以你觉得我们可以突袭青州?”江烽接上话。

    “平卢军总兵力是三十五个军,除了平卢左右军外,还有三军牙军以及三个军的镇军,另外就是杨守信刚组建不久的五个军淄青军。”俞明真对平卢的情况十分了解,“三个军牙军是王守忠亲领,而镇军主要是驻扎在莱州和登州防御海贼的地方军,可以忽略不计。现在王守忠头号大将率平卢右军驻守海州,其弟王守信驻守密州,另外一员猛将杨君越率平卢左军一部则留守淄州,看似分布均衡,但是只要我们一动,就能轻而易举的将其调动起来,让其首尾难顾。”

    平卢军的全称是平卢淄青节度使军,应该说最早的平卢淄青节度使所辖地盘极大,鼎盛时期在高丽人李怀玉担任节度使帮助朝廷镇压安史之乱期间,大肆扩张自身实力,先后将德州、棣州、海州、曹州、濮州、兖州、郓州、沂州、徐州都纳入统辖过,一时间成为河北道首屈一指的大藩阀,这也引起了朝廷的极大忌惮。

    后来李氏后裔李师道果然桀骜不驯,意图不轨,尤其是在朝廷开始削平藩阀的时候,李师道便便开始作死,在淮西吴元济被击破后,李师道也步入后尘,被朝廷击破,平卢淄青节度使一分为三,分为天平军节度使、泰宁军节度使以及平卢淄青节度使,加上徐州和海州也成为感化军节度使驻地,所以平卢军辖地才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现在的平卢军因为驻军大多来自安史之乱突出重围的以营州为中心的平卢军,所以才得名平卢淄青节度使,但大多以自己最早来地为名,所以更多的时候大家都是以平卢军自称,稍有淄青军这一提法。

    一直到三年前,王守忠才开始新组建淄青军,原本是先组建成淄青左军十个军,但是刚来得及组建成五个军的淄青左军,整个北方大旱来袭,王守忠便无力支撑,剩余五个军便只有搁下了。

    现任淄青左军兵马使就是王守忠之弟王守信,驻扎在密州的一万五千人马就是以淄青左军为主。

    “看样子明真是胸有成竹啊,还有后手?”江烽大笑着环视四周,状极欢愉,“说来听听。”

    “某与东海贼汪瀚有些联系,若是能驱使汪瀚突袭东莱、掖县一带,想必是可以让其有所紧张的。”俞明真也不讳言,坦然道。

    “哦?东海汪瀚?”江烽吃了一惊。

    江寇、湖匪、河盗、东海贼,江寇和湖匪倒也罢了,那是自古就有,河盗这些年来因为大河南北局面动荡,河运萧条,河盗势力大减,这三者的情况大家都多少知晓一些,但是这东海贼从中唐开始,一直活跃在南起流求(台湾),北到乌湖海(渤海海峡)和渤海的海面上,儋罗岛(济州岛)就是其根据地。

    据说他们大多是唐初薛万彻东征高丽之后的余部和逃兵后裔,常年生活在海上,与陆地上的一些豪绅颇有瓜葛,平卢军下去的莱州、登州,河北道下的沧州、平州以及安东都深受其害。

    而这些东海贼中势力最大的一股就是汪瀚率领的。

    俞明真也觉得有些不还意思,像东海贼这样的角色,照理说像他这样哪怕是在淮北担任统兵大将的人物,都应该不屑于认识才对,怎么还有些联系,甚至可能还是有交情?

    “呃,君上,某和那汪瀚也是无意间认识,嗯,某当年为求武道突破,也曾经去东海屠蛟,在乌湖岛一带偶然间与汪瀚联手屠蛟,有了这番渊源,后来某也与汪瀚约好,东海贼不得骚扰海州泗州,某也可以在适当的时侯为其提供一些需要的物事。”

    看见俞明真有些尴尬的笑容,江烽倒是觉得很有意思,“呵呵,明真,某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有趣,这东海贼势力不小,平卢是最大的受害者,嗯,还有越地好像也是,但彼之砒霜,我之蜜糖嘛,这东海贼用得好,也是能发挥大用的。”

    见江烽并不歧视东海贼,俞明真心中也是大定,毕竟这东海贼比起活跃在内陆的江寇、湖匪和河盗来更为人不齿,没想到这位主君倒是荤素不忌,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来历。

    “是啊,属下就在想,如果能让东海贼适时之莱州一带登陆袭扰,也许能够起到吸引青州驻军的作用,那点儿镇军是难以抵挡海贼们的大举登陆的,如果能吸引一到两个军的青州军前往莱州增援,也能为我们突袭青州分担几分压力。”

    俞明真的话让江烽对东海贼的兴趣倒是大了不少,“明真,这汪瀚手底下有多少人?”

    “大小船只怕有一两百艘,人数不定,属下估计三五千人是有的,不过他们每次出击时多在千余人左右,少有超过两千,但是这些海贼常年生活在海上,又有儋罗岛为基地,战斗力极强,作风剽悍,登陆之后亦是不减,不亚于我们的步军。”俞明真想了一想才道。

    “若是这般,这支力量倒是可堪一用,不知道明真有无把握说动其配合我们淮右?”江烽点头,“若是有什么条件,亦可提出。”

    “可以一试。”俞明真略作犹豫,“这帮海贼已历多代,但他们依然向往陆地生活,谁也不愿意子子孙孙代代为海贼,若是有一出路,想必他们也是乐于抓住的。”

    “海上生活艰辛不易,他们能有此天赋,日后倒是可用之处甚多,若是能为我所用,吾也不介意给予他们一个身份,让其像湖匪一样脱掉贼皮。”

    江烽知道在这个时代,盗匪洗白是一件相当难以接受的事情,像朱温那种洗白为王的情形几乎不可复制,就像秦权的蚁贼一样,在楚州遭遇那么强烈的抵抗,除了李昪态度坚决外,很大程度还是因为楚州的主流士绅们根本就不接受这些蚁贼,坚决拒绝与他们合作。

    “言归正传,若是海贼能为我们所用,朱茂也愿意配合我们行动,一举拿下青州的可能性有多大?”江烽步入正题。

    “郡公,现在我们还无法确定,但是我们觉得以目前平卢持续向海州和密州增兵,我们要打下海州和密州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比我们打青州更大,擒贼先擒王,与其在海密二州虚耗力量,不如来一个斩首行动,直夺青州。”杨堪的态度格外坚决,语气也是铿锵有力,眼中更是精芒四射,“一旦拿下青州,将整个平卢斩为两段,海州和密州恐怕就要不战自乱了,只要运作得力,整个平卢都可收入囊中。”

    “七郎,你想过没有,就算是我们用各种手段吸引王守忠分兵,但青州起码会留守一万人马以上,而且青州城高墙厚,又是王守忠老巢,他亲自坐镇州城,防御严密,突袭我不认为能得手,像通桥和符离之战这种事情不可复制,我们打下青州城,也许损失会比我们想象的大许多,你们考虑过没有?”江烽注视着杨堪,又看了一眼王邈和俞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