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一十六节 发端
    “哦?”江烽擦拭了一把额际的汗珠,随手将白巾递给鞠蕖,吩咐吴瑕,“赶紧请他们花厅!”

    崔尚、王邈以及俞明真和杨堪四人联袂而来,显然是有重大事情,只是在与晁氏的谈判结束之后,对郓州的整合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没听说哪里有什么异常,难道是河东沙陀人突破了大河天险?

    可关俞明真什么事情?武宁右军不该是在积极准备攻打密州么?俞明真不是该在沂水么?

    难道说王守信增兵密州了?或者海州有变?

    定下了分袭海密二州的方略之后,江烽就没有再过问,具体战术规划就是参谋部的事情,物资器械准备就是后勤部的事情,需要道藏所那边配合,枢密院自然会去。

    将职能分解下去之后就有这点好处,各司其责,各尽所能,用不着自己事事过问,自己只需要最终评估就行了。

    鞠蕖、许静和吴瑕三女来徐州没多久,但也算是让一直关注江烽个人问题的部下们心中落下一块石头。

    多月不知肉味的江烽发现自己还真的有些清心寡欲的感觉了,太过于繁杂的事务让他真心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去想女人的事情,以至于他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这方面的功能欲*望有些退化了。

    不过鞠蕖和许静他们的到来一下子就勾起了江烽这方面的性趣,积蓄太久的烈火一下子把三女都烧得欲仙欲死,没错,三女,经过了两年多时间,吴瑕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十五岁的女孩子由于生活优裕,营养上佳,在寻常人看来,已经完全该是嫁人生子的年龄了。

    江烽没有太多恋花惜草的心态,吴瑕也早就打着要靠上大树的心思,而鞠蕖和许静对吴瑕纳入江烽房中之事也不太在意,所以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对二女来说,早日肚皮争气生下一男半女,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吴瑕,多一个熟悉的女人在江烽身旁,总比日后更多的陌生女子出现在江烽身边强,这好像是一个无法避免的结果。

    看见吴瑕有些生硬的脚步,江烽也有些头疼,“吴瑕,你还是歇着点儿,不行就好好休息两天。”

    玉瓜初破,这丫头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一身“本事”,嗯,其实不用想,肯定是鞠蕖的内媚之术自己羞于用,却被吴瑕得起“精髓”了。

    婀娜娉婷的转过身子来,江烽的关心让吴瑕脸上满是喜意,娇声道:“奴家没事儿。”

    没事儿?看看你那走路的姿势,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你那被啥了,江烽想要捂脸,或许这丫头本来就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宣示什么?

    不得不承认,从少女变成妇人之后,这丫头的脸上似乎都多了一层勾魂荡魄的艳光。

    之前虽说也颇有姿色,但是也只能说漂亮,但是变为妇人之后,却一下子变得生动娇艳起来,起码要比她原来略显青涩的模样动人许多,连江烽这种对女色不算是很喜好的男人都觉得颇为惑人。

    要说论姿色容颜身段,有着胡人血统的鞠蕖深目挺鼻,丰乳肥臀,够勾人的了,许静娴雅大方,清丽可人,都丝毫不亚于吴瑕这小丫头才对,但是江烽却发现这丫头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嗯,总有一种撩拨人的味道,让人把目光落到他身上,尤其是变为妇人后,就更为明显。

    江烽并不介意这些,可让属下们觉察了,平素在他们面前道貌岸然,嗯,现在居然迫不及待的折了花骨朵,荼毒小姑娘,好像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不过他也懒得多说,由她去。

    看见吴瑕出去,江烽瞥了一眼还在替自己收拾书案的鞠蕖,这丫头也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对吴瑕的表现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让他一直担心后宫不靖的心也放下了不少。

    看见鞠蕖有些闷闷不乐的表情,江烽便知道对方心情不好的缘故,“月信又来了?”

    “嗯,小静也来了。”鞠蕖没有隐瞒自己的心情,嘟着嘴道:“怎么每次都这么准?”

    江烽忍不住笑道:“难道你还想月信不准,自己空欢喜一场不成?”

    “总能给人家一丝念想吧?”鞠蕖叹了一口气。

    江烽也能理解对方的心情,一只手伸过去,揽住对方的丰腰,他不是那种过分看重这种事情的人,但是对于女人来说,若是无出,肯定是难以忍受的,而且周围的人肯定也会有不一样的感觉,所以他也努力想给鞠蕖和许静一男半女。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缘故,两女都没有任何反应,这让江烽都还是有些不安,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将是自己日后的一大不稳定因素。

    忍不住拍了拍鞠蕖的肥臀,江烽安慰道:“放心吧,我兄长也说你命中当有一子一女,嘿嘿,陈抟老祖的命判,可不会有错。”

    开玩笑,能得陈抟老祖开眼判命,那是百金难易,就是千万被说鞠蕖有一子一女不是自己所出,那就糟糕了,自己头上就难免绿油油了,想到这里,江烽下意识摇头,看来自己还得要努力了。

    “但愿吧,二郎,那陈抟老祖的相人之术真的那么准?”鞠蕖也是患得患失。

    “嘿嘿,世间无出其右。”江烽话语极为肯定。

    鞠蕖倒不虞江烽诓骗他,喜滋滋的点点头:“徐州可有大寺,我打算和小静与吴瑕一道去进香许愿。”

    “倒是有,灵不灵就不知道了,你还不如多在我身上下功夫,或许还见效一些了。”夫妻闺房私语,江烽也免不了调戏一番,惹得鞠蕖一阵脸红,瞪了江烽一眼,“你若有兴,午间我和小静一起来陪你。”

    江烽张口结舌,这女子在自己的放任之下,也敢有这等淫荡之言了。

    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失言,脸色红润的鞠蕖推了江烽一把,“去吧,崔大人他们怕是有急事。”

    崔尚他们来,的确是有急事,更是大事。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江烽凝神简单看了看信函,放下,抬起目光问道。

    “算一算当是七天前的事情。”崔尚回答道。

    “朱茂他自己的意思呢?”江烽摩挲了一下下颌,淡淡的道。

    “沙陀人现在势大,若朱茂真的和沙陀人联手给魏博军背后一击,魏博军真的可能会崩溃,一旦魏博军崩溃,朱茂又让沙陀人从济州南下,……”崔尚沉吟着道:“局面就相当危险了。”

    岂止是危险,那就是火烧眉毛了。

    朱茂若是让沙陀人南下,不仅仅是威胁到了大梁的生存,东西夹击,而且北面仍然给大梁巨大压力,恐怕大梁就真的有点儿撑不住了。

    更为关键的是济州若是成为沙陀人的通道,淮右好不容易才收复的郓州,形势立马就可能转坏,自己若是不与沙陀人合作,沙陀人也许就会毫不客气的兵过郓州了。

    “我是说朱茂的态度。”江烽皱起眉头。

    “朱茂肯定不愿意,但是现在沙陀人表现越来越强势,又有朝廷的大义,……”崔尚摇头。

    “这不是理由,朱茂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你们怎么考虑的?”既然杨堪和俞明真都来了,自然不仅仅是沙陀人拉拢朱茂这件事情这么简单,怕是还牵扯到海密二州的攻略了。

    “郡公,我们商量了一下,有意暂缓海密二州攻略。”王邈和崔尚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才稳稳地道。

    “哦?”江烽心思急过,顿了顿,“你们想打青州?”

    俞明真骇然,杨堪却是欣然,王邈和崔尚却是觉得江烽猜中在情理之中,这位君上的直觉可不是一般的敏锐。

    “正是。”王邈和崔尚同时点头。

    “许朱茂以齐州淄州?还是把青州也给他?”江烽盘算着。

    “不,君上,我以为或许可以让朱茂出任天平节度使,许其郓曹濮济四州。”王邈径直道。

    “九郎,你就这么不看好大梁?”江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朱茂会答应么?空口白话,画一个圈儿,朱茂没有那么傻吧?”

    “那就将齐州淄州给他。”王邈没有正面回答江烽的话。

    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将齐州淄州许给朱茂,相当于在淮右武宁北面形成一道屏障,朱茂现在手中兵力虽然不多,但是都是精兵强将,只要能保证后勤,其战斗力并不逊于沙陀人多少,而且从朱茂主动将这个消息传递过来的情况来看,朱茂也并不愿意降沙陀人,这应该是一个可行之策。

    “我以为我们可以和朱茂结成更为紧密的盟友,甚至可以,嗯,更进一步。”崔尚犹豫了一下,才进一步道:“朱茂也意识到了他自己的不足,据某所知,朱茂在到济州之后就曾言,他不善经略地方,唯有武功可恃,然当下已不是单纯以武止戈的世道。”

    “哦?”江烽心中微动,他听出了崔尚话语中隐藏的意思,是想要让淮右兼并朱茂军,可是之前朱茂选择了北上,现在又提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