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零六节 离间,证明
    “哼,晁家总以为这巨野泽就是他们一家说了算,说什么就是什么,别家的人都有问题,自家的人就都忠贞不二,哪有这样的事情?”黑肉壮汉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畏首畏尾,一会儿担心武宁军打过来了,一会儿又担心内部有人和武宁军勾结了,要么就是怀疑咱们对他们不利了,疑神疑鬼,弄得大家都鸡犬不宁。”

    “就算是这样,晁家也不至于就要翻脸吧?”另外一名壮汉不解的问道。

    “这不是翻脸不翻脸的问题,晁家现在名义上是怀疑咱们这内部有人和武宁军有勾结,想要先下手为强,对咱们动手,但实际上呢,我怀疑他们是想要一下子把咱们的人马给吞了,这样一家独大,好与武宁军那边讨价还价。”

    黑肉壮汉不屑的哼了一声,目光却越发清冷。

    “他晁家以为别人都是傻子,都得要被他哄得团团转,他们晁家真要想和武宁军对抗到底,就不会这样步步后退,完全可以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从平陆那边打出去,打武宁军一个措手不及!”

    平陆那边东面,一打即穿,哪怕避开平陆的武宁军,从平陆到任城之间,大有可为余地,可晁家愣是不肯动,还假模假样的说武宁军势大,现在要倾尽全力保须昌和寿张。

    哼,也不想想,就凭这点力量,你不玩声东击西围魏救赵的把戏,怎么能抵挡得住武宁军兵进须昌寿张?

    如果真的到了围魏救赵的把戏都不起作用了,那说明须昌和寿张就真的丢定了,要么投降武宁军,要么就只能缩回湖里去等死了。

    他阮仲羽把这个问题看得很清楚,晁家这是生了异心了,不打算这条路走到黑了。

    生了异心也就罢了,各走各道,但如果想要用自己一族人的脑袋来作为祭旗的礼物,顺势为他们晁家增光添彩,那就恕阮家不奉陪了。

    “那二爷,我们怎么办?”身后的汉子忍不住问道。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阮仲羽心中也有些踌躇。

    阮家手底下这点力量,和晁家比,相差甚远,纵然在这梁山上不相上下,但是在寿张,在郓城,在巨野,却远不及晁家。

    “马上和我大哥联系一下,若是不行,我们便要另寻他路了。”阮仲羽终于下了决心,“得让我大哥那边做好准备。”

    两个心腹都听出了阮仲羽话语中隐藏的含义,其中一人道:“那我去通知大爷,二爷这边是否今晚……”

    “唔,一不做二不休,就是今晚了,否则明日我不过去,晁家就要起疑了。”阮仲羽一咬牙,“左右这日子看来是不长久了,看看换个码头,能不能有更好的机缘,没准儿就是一帮兄弟们的造化呢。”

    **************************************

    晁相方没等到阮仲羽,既有些失望,又有些不甘。

    阮家是这巨野泽中仅次于晁家的势力,两家原来关系也还处得不错,起码在朱茂时代,两家都曾联手御敌,与朱茂打得不亦乐乎。

    这一段时间里,从宿城、须昌那边陆续逃回来许多溃卒,之前晁相方还不太在意,湖匪本来就是这种一拥而上一哄而逃的作风,除了自家和阮家的精锐外,其他都差不多。

    但是随着山上各种流言蜚语呈爆发式的流传时,他就不得不怀疑这里边有古怪了。

    逃回来的人很杂,既有相当级别的军官头领,也有原来在义军中很有底气的小头领和头目,还有就是那些本身就是这梁山边上的渔户渔民,也和义军有很大渊源,后来就索性加入了义军的。

    这些人,陆陆续续回来一两百人,加上他们本来原来就有着亲朋好友在义军中,所以他们带回来的各种消息立马就开始流传起来。

    他已经几度要求各家都对逃回来的军官士卒进行隔离审查,但是这显然难以做到,就算是在晁家内部,这也很难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再要来以此要求其他几家,无疑就不现实了。

    但急剧爆发的各种谣言流言就成了梁山义军中最不稳定的因素。

    你怀疑我与武宁军有勾结,我怀疑你想把我拿去当投名状,还有人怀疑这是武宁军刻意制造出来的离间计,但关键在于,谁的话语最有威信?谁来调和这个矛盾?

    “二哥,怎么办?阮家显然是起了异心了,这帮家伙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外边稍有风吹草动,就疑神疑鬼,而且太过于护短,明知道对回来的人进行审查是必须的,可就是不肯应承下来,这帮鼠目寸光的家伙!”皮肤黝黑的俊美青年气哼哼的道,忍不住将手中的分水刺扎在桌面上。

    “也不能全怨阮家。”晁相方倒是很客观,咂了咂嘴道:“这湖里本来形势就复杂,零零碎碎这么多家,心思就不统一,可恨淮右那边俘虏了那么多人,居然就给你放回来了,而且摆明告诉我们里边就是有他们的奸细,而且还不少,可各家都有自家的人,这种情况下你要统一来进行审查甄别,怎么可能做到?老爹威信还没有达到一统整个巨野泽的地步,这就是我们的软肋!”

    “那我们该怎么办?”俊美青年心有不甘的道:“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淮右把我们的局面搅乱,然后一口一口把我们吞掉?”

    晁相方本不想多说,但是觉得自己这个幼弟也该知晓一些事情了,顿了一顿才又道:“五郎,老爹本来是有些打算的,湖匪这张皮一旦沾上,那就很难脱掉,老爹说他这一辈子也就罢了,但是他不希望我们这一辈也当一辈子湖匪,所以,朱茂放弃了郓州之后,老爹就曾经和大梁有过接触,……”

    “啊?!”俊美青年大吃一惊,有些不敢置信,“那老爹为何不允我去汴梁耍子?”

    “哼,不准你去汴梁耍子难道错了?若是你被汴梁那边拿住了,老爹与汴梁那边交涉不是就落了把柄,没了底气?”晁相方没好气的道:“五郎,你年龄不小了,你天资聪慧,武道进境很快,但是这个世界不是光靠武力就能决定一切的,很多时候更需要用心,老爹为你操够了心,你也该长大了。”

    俊美青年有些难堪,但他也知道二哥的话是为自己好。

    晁家五虎,大哥早已经顶起了半边天,二哥主要负责外联,三哥负责内部,四哥却一直在外云游,但他隐约知道,四哥其实也是也在四处考察,只有自己无忧无虑,逍遥自在。

    但二哥说得好,今时不比往日,巨野泽诸家势力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甚至可能就是倏生倏灭,谁都在为自己的命运而挣扎奋斗,自己作为晁家一员,概莫能外,一样需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二哥,那老爹和大梁那边谈得怎么样?”俊美青年的脸色渐渐严肃起来。

    “不太如意。”晁相方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准确的说,是大梁早已经失去了锐气,朱茂放弃了郓州,这郓州几乎就是在我们晁家和其他几家湖里势力控制之下,大梁居然推三阻四,认为我们提的要求太高,可我们的要求高么?我们只希望能组建两军水军,然后刺史是我们认可的人选,可大梁竟然以耗费太大而不愿意答应!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大梁为何如此?!”俊美青年也无法理解,“要说大梁无法支应,这根本不可能,我在汴梁城,那城里达官贵人挥金如土,每晚各家酒楼、伎坊无不客满为患,狎妓游乐通宵达旦乃是常事,一夜花费百金也是常有之事,更有每年春末和初秋的花魁大赛,更是万人空巷,怎么可能……”

    “哼,没什么不可能,大梁政事堂和枢密院就是这么说的,你要说是托词么?难道他们对郓州一个州都毫无兴趣?”晁相方也忍不住有些忿忿不平,“只能说大梁老矣,不堪托付!竖子不足与谋!”

    晁相方用了一句古语来叱骂大梁的将臣。

    “既是如此,我们当早另寻出路才对!”俊美青年立即接上话:“当下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我们晁家虽然在郓州称雄,但不足以自立,今日之计便是要寻一个大树依附,也能为我们晁家洗脱贼名,光宗耀祖。”

    晁相方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幼弟思路这般敏捷,满意的点点头:“正是如此,所以老爹是有意看好淮右,……”

    “那为何我们还要与淮右打生打死?”俊美青年讶然,但马上反应过来:“老爹莫不是要以此来证明我们晁家的重要性和分量?这未免付出也太大了一些吧?”

    “没有付出哪有获取?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搓揉了一把脸的晁相方淡淡的道:“淮右已经招纳了寿州水军和巢湖水匪,寇文礼已然成为江烽麾下水军大将,淮右对我们晁家需要并不强烈,所以我们必须要证明我们值得淮右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