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零五节 蚕食 2
    “是啊,咱们这些粗坯,就只能靠手里这把刀吃饭,不过大人,这须昌城不过十来里地了,斥候也显示湖匪在城中并没有多少兵力,咱们是不是……”

    曹智伦欲言又止,胡彪当然明白自己这个副手的想法。

    他何尝不想拿下这须昌城?这可是郓州州治所在。

    虽说被湖匪祸害经年,但是好歹也是一州中心,若是能夺下须昌县城,这勋田便是铁板钉钉了。

    只可惜上边有令,武宁左军第三军的任务就是要沿着须昌南面与湖区之间进行清理,彻底斩断湖匪与须昌城之间的联系,这才有这么一步一步的推进过来。

    大小仗打了十多场,损失也不小,要说斩杀的湖匪也是数以千计了,但要说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却还真没有,今日这一仗,都已经算是战果相当不错的了。

    现在武宁左军的方略就是这样步步为营,武宁左军第三军居于南路,中路则是刚投入战场的武宁左军第一军,北路则是武宁左军第二军,南面的平陆策应的则是李桐的武宁左军第五军(原淮右左军第五军)。

    紧随在中路武宁左军第一军身后的武宁左军第四军,这个军五个营分散得比较开,以营为单位铺开,主要是清剿漏网、脱逃的湖匪以及脱离湖匪想要返乡的湖匪人员。

    按照王序确定的原则,那就是无论是被俘获的湖匪,还是自动脱离湖匪的人员,亦或是主动向官军反正以及缴械投降的湖匪人员,均需要被带到宿城进行审查甄别。

    这些人均需要向负责审查的吏员说清楚自己参加湖匪的时间、经历和所作所为,还要列举出自己不低于三人以上的证人进行印证,要经过鉴别审查之后,确认自己愿意彻底改邪归正,并出具保证书之后,方能得到宽恕和从轻处理。

    而要想立功赎罪,也有两个法子,一是检举揭发他人,尤其是检举揭发那些私下与湖匪勾结并作恶的士绅民众;二是主动从军,引导官军攻打湖匪。

    这一手非常老辣狠厉,对于想要从良的湖匪来说,不是你光主动投诚交代了自己问题那么简单,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沾有人命血案后者从事过抢掠**,那么想要赎罪,那就必须要立功。

    第一个法子基本上就是让其自绝于地方,第二个法子的出路就是只能从军。

    “智伦,咱们得知足啊,北伐一战咱们第三军已经立下大功,虽然兵马副使已经获升迁,但是咱们下边的兄弟都还等着考功司那边的叙功呢,这一战咱们虽然是走南线,但是这十多仗打下来,多少也有几分功劳吧?”胡彪乐呵呵的道:“若是这须昌城也被咱们占了,你让第一军和第四军他们情何以堪啊?人家可是刚赶上加入咱们郡公麾下之后的第一战呢,就指望能靠这一仗挣点儿功绩呢。”

    曹智伦也咧着嘴笑了起来。

    这话的确在理,这在军中,也得要讲机会均等,不能吃独食。

    郓州这一战大家都知道像样的大仗怕是没几场,攻占几座县城怕就是最大的功劳了,第一军也不容易才赶上,还有那第四军跟在后边扫尾,怕是更不容易了。

    “大人,按照目下这情形,要清理完须昌和寿张怕还得要些时日吧?”

    曹智伦也真怕几下就把仗打完了。

    武宁左军还算不错,捡着一个郓州,大小好歹能打几场仗。

    可武宁右军那边,虽说确定了要打海州,但是据说还在和平卢军交涉,如果交涉成功,那仗可就打不成了。

    对军队来说,打不成仗的军队,那就真的很悲催了。

    按照枢密院参谋部确定下来的方略,以宿城和平陆为根据地,以宿城为桥头堡,三路并进,向着须昌推进。

    南线,也就是第三军责任重大,主要负责清理湖匪,并截断湖匪与湖中的联系,中线要攻克须昌,北线则绕行,沿着郓州和济州边境一线提前进军,防止寿张方向的湖匪增援须昌湖匪。

    从目前来看,湖匪显然也意识到了大势不可违,开始陆续从须昌县境内向西向南撤离,但是湖匪的撤退仍然显得很有方略,并非一窝蜂的逃离,而是以小规模的反击战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仍然存在一战之力,让官军不敢贸然突进。

    “须昌一旦被拿下,那就快了,拿下须昌,须昌、宿城、平陆就成了一个三角形区域,湖匪便不敢在轻易深入这个区域,社会治安便会大幅度好转,只要再拿下梁山这一战略要地,便可直接威压寿张,估计到那时候,寿张水匪只能主动撤回湖中了。”胡彪抚摸着下颌,颇为肯定的道。

    “现在关键在梁山还在水匪手中,这个咽喉要地不拿下,湖匪还可以猖狂一时。”曹智伦也有些扼腕叹息,“所以必须要先拿下梁山,不知道这好事儿能不能轮到咱们头上来?”

    这个时候的梁山并不临巨野泽,距离巨野泽还有十里地,但是却紧邻济水,堪称郓州北部平原低地的咽喉要地,只要拿下梁山,寿张可不战而下,甚至可以直接威胁到郓城。

    胡彪心中也在掂量。

    他知道曹智伦话语中隐藏的意思,除了武宁左军派出了细作外,自己也一样派出了细作对周围的情况进行了解。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而且现在这一带的百姓谁能看不出湖匪的好日快到头了,大批的湖匪都投诚,宁肯主动去宿城进行教育,。

    这连续几战中他们也俘获了不少湖匪,其中不少人就是梁山附近的湖匪,他们对梁山的情况也很熟悉,若是能从中选拔几人出来,许以重利,倒是可以好好打这一仗。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目光,胡彪手从下颌放下来,淡淡的道:“智伦,有话就说。”

    “嘿嘿,属下这点儿心思,瞒不过大人。”曹智伦也是诡秘的一笑,“前几日某就在琢磨,须昌城迟早能拿下,但是寿张城却需要些日子,枢密堂虽然没有给咱们武宁左军定下时间,但是咱们也知道早一日拿下郓州,郡公也能心安。”

    胡彪微微点头,示意对方继续。

    “前几日里俘获的湖匪中有不少就是曾经在梁山匪众中呆过的,还有几个曾经在其中当过小头目。”曹智伦顿了一顿,“另外,某昨日与来接手俘虏的郓州团练军来人也曾商议过,他提及曾经有投诚者曾经是梁山湖匪中的头领,谈及愿意重返梁山中里应外合,将功赎罪,……”

    “哦?”胡彪兴趣大增,目中精光四射,“那智伦怎么考虑的?”

    “某在想若是此言属实,咱们倒是可以好好合计合计。”曹智伦见主将来了兴趣,也是忍不住摩拳擦掌,这一战若是打好,那边能立下一等大功了,“某是这么想的,若是那投诚者愿意潜回梁山里应外合,不妨先让无闻堂那边好好雕琢一番,确信无疑之后,可以派回去,算是一条路径,另外咱们这俘虏的湖匪中,亦有不少愿意将功赎罪者,亦可让其返回,这些回去的人我们秘而不宣,这算是第二条路径,……”

    “不,我们可以这般,……”胡彪的脸上露出更为深沉阴冷的笑意。

    ***********************************

    “阮头领,阮头领!”

    转过身来,一身黝黑的疙瘩肉,壮汉不经意的打了个酒嗝,“何事?”

    “晁二哥说要请阮头领过去一趟,有要事商议。”跑过来的汉子满脸堆笑,躬着身子道。

    “哼,晁二哥又有啥主意?”壮汉满脸不耐,“我知道他说的那些,可逃回来的兄弟总不能不接着吧?都要撵出去,日后我们这大野义军谁还愿意来投?再说了,都是我们这梁山左近的厢里厢邻,谁不知根知底?晁二哥未免太胆怯了一些吧?”

    “嘿嘿,阮头领,这些话俺们是不懂的,还请阮头领去和晁二哥他们商议。”汉子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只是碍于这壮汉身后亦有两名紧随的汉子,双手扶住腰间的板刀半步不离,却也只能按捺住性子,陪着笑脸。

    “你去告诉二哥,某饮了些酒,有些乏了,要不明日某去他寨中赔罪如何?”壮汉摆摆手。

    “嘿嘿,阮头领,您这不是为难小的们么?晁二哥吩咐下来的事情,俺们如何敢耽搁,还请……”汉子心中暗自咒骂不已,但是却也不敢造次。

    “不必聒噪,某自有主意。”壮汉脸色冷了下来,摆摆手,“你自去与二哥说,二哥也不会为难你等。”

    说毕,转身就走,另外两名汉子也是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紧随阮姓头领而去。

    汉子呆立当场,双拳几乎要握出水来,却又不敢爆发,只能恨恨的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跺了跺脚,最终只能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去。

    那三人转过山脚,黑肉壮汉脸色已经变得更加阴厉,“今晚怕是要出事!”

    “哦?那晁家真的要作祟?”紧随黑肉壮汉的一名男子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