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九十九节 蛛丝马迹
    蜡炬的光焰在夜风中微微摇曳着,天色已晚,但是房中仍然是一片忙碌景象。

    “小心,将这份文档存档,另外抄送两份给崔首座和梅枢密。”张万山签完字,然后递给旁边的从事,“请崔大人签阅意见。”

    “好的。”从事小心的接过文档,然后开始篆录,篆录之后就需要送交和存档。

    在长案另一端,另外两名年轻男子正认真的www.yuehuatai.com着堆砌好的文档。

    这里是无闻堂设在寿州的总堂。

    虽然目前淮右(武宁)的战略重心已经转移到了徐州,但是按照淮右和武宁两个节度使的分设规划,徐州和寿州仍然将在一段时间内暂时保持着目前的局面。

    无闻堂在徐州的总部已经开始组建,目前由苏铁在筹建,而寿州总部仍然由张万山负责,而下一步无闻堂将考虑在兖州设立一个分堂,主要负责对平卢和河朔的情报收集,而在兖州分堂设立起来之后,寿州总部将降格为分部,总部正式转移到徐州。

    同时无闻堂内部的职能也在酝酿分解,主要是分解为对外情报的收集刺探与对内情报收集和防谍防反,简而言之就是对外情报收集,对内的政权稳固,不过要将职能分解开来以及在人员上进行调配还需要一个过程,至少在目前局面尚未稳定下来之前,冒然分解,反而不利于工作的开展。

    终于签完了所有的文档,张万山也觉得自己头脑有些发蒙,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上,推开窗户,一阵凉风袭来,让头脑为之一清。

    这段时间来自各方的情报都要汇总过来,然后经过几轮筛选出来,分析后进行汇总,最后才要提供给枢密院和参谋部进行参考,如果有必要,也会抄送给政事厅那边。

    好在苏铁在徐州那边刚组建起来的徐州总部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但由于那边人手不足,很多系统还没有完全建起来,所以除了兖郓沂和徐泗海六州的情报在徐州总部汇集分析外,只有河朔和平卢情报传递到徐州,而其他来自淮南、蔡州、吴越、潭岳、关中、南阳、大梁、鄂黄、河东甚至两川、江陵等地的情报都还是汇集到寿州这边。

    好在“咫尺天涯”体系已经开始建设,首先保证了徐州和寿州之间的联系,采取特殊方式培育出来的金眼鸽和白隼已经初建成效,从徐州到寿州之间,金眼鸽只需要三个小时就可以飞到,而白隼速度更快,只需要不到两个小时就可以飞到。

    不过这两种飞鸟的传递信息各有优劣利弊。

    金眼鸽最稳定,如果无意外发生,能够准确的飞到目的地,但是其飞行高度较低,如果遭遇猛禽或者地面箭矢袭击,就很容易被猎食俘获。

    而白隼属于小猛禽系列,飞行高度高,不易被猎食俘获,速度也快,但其易受干扰,一旦遇到天气或者猎物影响,就会放弃目标,而且驯化难度也较大。

    这两种飞鸟传信系统都是淮右从南阳方面挖来的术法师带过来的,然后经过了一系列的培育和改良,方才有了初步成效。

    南阳在驯化鸟兽这一方面已经走到了前列,这也是江烽极为关注的,所以要求无闻堂和道藏所配合,想方设法都要从南阳挖一些人才过来,好在南阳方面除了在信鸽方面外,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了对兽类的驯化上,比如江烽就曾经在赴大梁途中遭遇的青獾,所以淮右才能从南阳挖到一些人才来。

    按照无闻堂的规划,首先要将徐州、寿州、庐州三州的“咫尺天涯”联络系统建立起来,确保这三地之间的信息互通能够在五个小时之内达到准确传递。

    目前徐州和寿州之间的这一套系统已经开始运行,由于初期培育出来的金眼鸽和白隼数量都还很少,尤其是白隼,还处于试验阶段,只能保证寿州和徐州之间的信息传递。

    预计到年底就可以实现庐州、寿州和徐州三地信息快速互通,而到明年春末,要解决兖州到徐州的信息传递。

    只有在解决了淮右(武宁)内部信息快速联络之后,才会考虑来汴梁、关中、南阳、扬州、幽州等地与徐州之间的信息传递体系。

    这个体系后期相当庞大,尤其是要想让各地情报站都与徐州建立起这种联络体系,耗费巨大,而且风险也会急剧增大。

    事实上在这个时空里,诸大强藩都在进行这方面的探索尝试,像南阳是走在最前面的,不过南阳路径有些走偏,虽然最早在信鸽系统上领先,但后来却更多的侧重于诸如其他兽类对追踪侦察等方面的驯化使用。

    江烽这个过来人当然不允许淮右(武宁)沿袭南阳的老路,而是着重发展消息传递体系,像金眼鸽和白隼都是在南阳信鸽系统上发展起来的,算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先走一步了。

    “东面蚁贼和李吴的情况怎样?”注意到两名手下已经将紧急件处理完毕,整理出一部分按照常规交给自己,张万山知道应该没有特别紧急的,否则早就该那给自己了。

    “蚁贼有一些新动向,但是还不明朗,只说他们派出南下的斥候明显增多,另外在盱眙那边也正按照他们以往的惯例征集物资。”一名属下迅速回答:“盐城那边情况相似,但动作力度更大一些,称对一些稍有违逆的盐商,蚁贼都采取了剥夺财产的方式,这有些超出了蚁贼以往确定的底线,但却没有全面铺开这类行为。”

    “哦?”张万山一边接过属下交上来的文档,一边凝神苦思,这里边有没有什么新的东西?

    蚁贼为了在楚州立住脚跟,一直对本土士绅优容有加,只要不是直接反对他们的士绅,基本上都能得以保全,怎么现在又有些变化了?

    但又没有恢复到他们以前那种对士绅彻底采取灭杀的政策,这倒是让人有些吃不准了。

    见上司皱眉苦思,两名下属也都是没有吱声,静候。

    “那蚁贼军队有无调整的迹象?”张万山问了一句,一边查看文档。

    “还没有反映出来,但从漕渠那边的动向来看,水寇在高邮一带的进攻明显有减弱的迹象,甚至在高邮到山阳这一线,原来一直相当活跃的水寇数量大大减少了。”另外一名下属随即补充道。

    “水寇活动也减少了?”张万山停下手中的动作,“是因为从扬州过去的补给减少了,还是因为扬州水军加强了护航?”

    “扬州那边的补给还是按照原来的规律,当然不定时,但毕竟那么大的船队也躲不过水寇们的眼线,但樊良湖、白马湖的水寇好像都龟缩进了湖里,而白水塘的人也看不见踪影了。”一名下属摇摇头:“扬州水军一直占着上风,水寇们之前也一直如群狼撕咬的方式袭扰,但这段时间却少了许多。”

    “那山阳城和高邮城这边的进攻呢?”张万山心中略感奇怪,略作思索之后问道。

    “高邮这边没啥动静了,但是山阳城那边反而更激烈了,前两日蚁贼都在疯狂围攻,情报显示极为惨烈。”

    “这就奇怪了,不斩断扬州这边的补给,蚁贼怎么可能攻得下山阳?哪怕高邮这边也要更容易才对啊。”张万山也有些不解了,难道蚁贼要用猛攻山阳吸引高邮这边的东海军,要一个围点打援?也不对啊,以东海军的老练,肯定是摸着石头过河,尤其是沿着漕渠东岸走,蚁贼想要得手,不容易啊。

    “高邮有无援军去山阳?”张万山再问。

    “有,但是都是走水运过去,现在漕渠既然没有水匪袭扰,走水运就要快得多了。”

    张万山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这不符合蚁贼的攻略,这种明显消耗蚁贼有生力量的战法显然不合常理,除非蚁贼另有所图。

    “取地图来!”张万山再度把下属呈上来的文档迅速翻阅了一遍,脸色有些难看,等到地图送上来,仔细察看了半晌,这才沉声道:“多安排斥候去天长到六合一线查探,恐怕蚁贼有新动向!另外,通知滁州那边务必小心,恐怕蚁贼会有异动!”

    张万山的话让堂内的人都有些震动,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望着张万山,一名下属稍微大胆一些,沉声问道:“大人,您是说蚁贼要改变目标?”

    “很有可能!仗打到这个程度,恐怕蚁贼意识到李昪是不会舍弃楚州,而一直耗下去,尤其是感觉到我们淮右拿下了徐州,现在又夺下了滁州,也许让蚁贼有些担心被两边夹击了!”

    张万山语言中也还有些不确定。

    毕竟光靠情报得来的东西还远不能说明什么,要知道蚁贼为了打下山阳可是已经耗了好几个月了,死伤起码数万人,而且君上也说蚁贼怕是想要在楚州落地洗白了,岂会轻易改变目标?

    要知道这改变就是战略性改变,整个江南都要为之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