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七节 拉锯,利益
    崔尚的话让在座众人都是WwW..lā

    大梁这样大规模的调动兵力,不像是仅仅只为蔡州减压这么简单才对。

    尤其是像驻扎在洛阳的控鹤军虽然只有三个军,但是那是梁军真正精锐中的精锐,比起所谓的五大主力军虽然数量无法相提并论,但是战斗力绝对要高一筹。

    “是不是北面出状况了?”许子清也有些紧张。

    虽然还不清楚徐州战局最终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但是毫无疑问现在淮右是占尽了上风。

    江烽已经率领主力大军进入徐州,那也么也就意味着徐州这一自古至今的九州之一已入淮右,无论是谁也不可能从淮右手中把徐州夺走,但是后续事宜却还很多。

    平卢军突然南下袭击占领了海州,哪怕那时候淮右尚未控制徐州,但这无疑是一个挑衅,而且以海州巨大的经济利益,淮右无论如何都不会容忍这种举动,作出反击是必然的。

    那么梁地的局势变化就很引人注目了。

    如果局势对大梁不利,比如河东晋军开始袭扰大梁北境,那么肯定会有利于淮右和大梁就徐州以及尚云溪部后续事宜的谈判,但如果大梁是要打算以这么大的力量来对付淮右,那淮右的局势就危险了。

    但这种可能性似乎微乎其微。

    淮右并没有危及到大梁的根本利益,为了尚云溪这么大动干戈根本不可能,所以应该是大梁北面有异动才是真相。

    “还不太清楚,河东那边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但以大梁这种动作,似乎不可能是为徐州这边的局面而动。”崔尚摇摇头,“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大梁,南阳也开始蠢蠢欲动,我们现在的局面很危险。”

    “我去浍州。”许子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当下徐州那边大局未定,纵然再是紧急,徐州那边大军也不可能飞回来,许子清责无旁贷。

    南阳占领了光州,那是因为光州没有驻军,这也是当初淮右对南阳表现出来的一种善意,甚至连光州的主要官员也来自长安,没想到南阳还是悍然进军光州了。

    而浍州则是淮右的根基所在,哪怕现在寿州的地位已经超过了浍州,下一步也许徐州的地位会更重要,但是浍州的意义仍然不同凡响,决不能轻易丢掉,这也是淮右许多老人的家乡所在。

    “子清兄,还是我去吧,我和孙坦兄一起,第三军和第七军还能一战。”

    张越身上也有伤,但是影响不大,正处于静息后期向太息前期过渡的他经此一场连续恶战,武道反而有所突破,正是跨入了太息前期,这对他来也算是一个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一战原本驻扎在南颍州这个集群可谓损失惨重,右五军连军指挥使葛冲都阵亡,全军只剩下三百人,要重建都遥遥无期,顾华也是重伤不起,右四军也折损很大,加上许子清也受重伤,现在能守浍州的就只有左三军和左七军了。

    崔尚意识到淮右还是有些太乐观了,或者托大了。

    一直以为轻而易举的拿下了庐濠二州,淮右势力迅速膨胀,又成功的拿下了南颍州,让蔡州袁氏对颍亳二州的攻略未能竞全功,可谓一举两;都认为可以一举拿下徐州,这样一来淮右可以好整以暇的来消化大片纳入的土地,游刃有余的来应对各种挑战。

    但是没有想到敌人并不像淮右想象的那么坐观,他们一样在随时随地的干扰和破坏淮右的发展,就像淮右曾经对他们做过的一样。

    大梁的突然对蔡州松缰,让蔡州陡然可以腾出手来对淮右发动凌厉一击,南颍州就此易手;而南阳则不动声色的背后一刀,轻而易举的拿下了光州,甚至连平卢都能不声不响的直取海州。

    这诸般动作让淮右终于明白,敌人也没有歇着,当淮右在高举高打的时候,他们也在悄悄等待着,一旦有机会,就不会不遗余力的给淮右致命一击。

    许子清也知道自己现在状况并不适合去浍州,但他作为江烽安排在南颍州集群的首领,却不能不扛起这个担子。

    “子清,还是由子跃去吧,南阳虽然进军光州了,但是也止步于光州了,未曾向浍州前进,我们尚未了解到为什么南阳会有这般举动,但加强浍州防御是必须的,所以让子跃和孙坦前去。”崔尚顿了一顿,“这边我已经急报君上了,相信君上很快就会有回信安排,你和顾华都先疗伤,不必太担心,徐州大局一定,我们自然会让那些趁火打劫者付出代价。”

    接到崔尚紧急传书时,徐州城内的气氛仍然还有些紧张。

    双方的谈判已经进行了三轮,但是仍然未能有一个成形的方略出来。

    最初大梁提出了划丰县、沛县、滕县,沂州西南的丞县,以及兖州的金乡和方与两县,新设滕州,州治设在滕县,然后交与尚云溪驻守。

    这个意见遭到了淮右方面的断然拒绝,江烽也明确告知李鹤,如果这样,那么淮右不惜一战,徐州辖地不容划分。

    当然大家也都知道这不过是大梁方面的一个狮子大开口而已,谁都知道淮右花费如此大的心血,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就是要得到徐州,怎么可能会容忍划掉徐州北部新建一州?

    而且这个所谓的滕州隔断了与兖郓那边的联系不,还犹如一把刀一般架在徐州脖子上,真要出现这样的结果,那真还不如再继续打下去。

    接下来的就是拉锯战了,王邈和李鹤不断扯皮,而江烽则与时酆就时酆的去向进行谈判。

    虽然在和大梁、尚云溪那边的交涉没有多大进展,但是在时酆的去向问题上江烽和时酆却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原因很简单,时酆不相信大梁和尚云溪,他知道自己这个节度使位置不可能再做下去,而徐州势必要落入淮右手中,兼之淮右与朝廷的关系甚睦,甚至还传言江烽有可能和李唐皇室联姻,所以能够卖个好价钱当然是双方都喜闻乐见的事情。

    所以双方很快就时酆的去留问题达成了一致,时酆甚至没有给大梁和尚云溪打招呼的情况下,就主动向朝廷和徐州士民发出了昭告,表示辞去感化军节度使一职,并请求朝廷将感化军节度使一职授予淮右节度使江烽。

    应该时酆这一手很阴毒,作为现任感化军节度使,时酆无疑是有这个资格的。

    哪怕感化军下辖诸州根本就不在他的控制之下了,但是从朝廷大义上来,他仍然是颍亳徐泗海五州的主人,这是经过朝廷正式诏书任命的。

    虽然朝廷现在也给了袁怀庆一个颍亳团练使的职位,似乎理论上袁氏也有管辖颍亳二州的依据了,但是团练使这个职位在层级上是大大低于节度使的,而且朝廷也从未剥夺感化军节度使对颍亳二州的管辖权。

    所以理论上,道义上,感化军节度使仍然统辖五州。

    现在时酆主动辞任感化军节度使,并上书朝廷要求由江烽继任,这一下子就置大梁军和尚云溪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了。

    无论是大梁还是尚云溪都没有资格对这五州指手画脚,这是朝廷大义,现在你们所谈的一切都是没有道义名分支持的。

    时酆和淮右的这一手让大梁方面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动,声音也一下子低了许多,让大梁方面意识到在这样拖下去,情况可能会越来越不利于大梁,要知道大梁从来就不可能从朝廷得到一个好脸色,而淮右则相反。

    这种情况下,双方的谈判才开始真正步入了现实具体事务。

    既然不可能驻留徐州,那么尚云溪部何处去就成了最大的难题。

    去向只有一个,那就是兖郓。

    沂州已经被俞明真部占领,而淮右方面虽然没有挑明俞明真与淮右的关系,但是大梁和尚云溪却都心知肚明。

    目标指向了兖郓,自然就要好谈得多。

    兖州是个焦点,却是一个难点。

    李鹤与尚云溪也进行过沟通,尚云溪当然希望能兖郓一并拿下,但是摆在大梁面前的难题则是朱茂仍然有四个军的精锐盘踞兖州,要拿下兖州你不花一番血本不行,而尚云溪希望大梁军和淮右军能帮助尚云溪部攻下兖州,但这却遭到了李鹤和江烽的拒绝。

    江烽这边拒绝自然是毫无疑义的,而大梁那边则是庞元不愿意再打仗了。

    这一战已经损失不,而且去替尚云溪卖命夺兖州,自家却没有任何收益,大家都知道兖州现在的情形,拿下兖州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凭什么要让天兴右军去替你打生打死?

    可要让尚云溪部单独去进攻兖州,一万多人对朱茂的一万人马,这还没有算兖州南部几县的这帮非朱茂嫡系的泰宁军,这一仗别打赢的希望有多少,就算是能打下来,估计尚云溪这一万多人马也所剩无几了,到时候恐怕就是淮右顺手牵羊的接管兖州了。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