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四节 饿虎
    “朱茂肯定不会轻易答应,兖州他经营多年,就算是北面的洪葵和郎坤不算,中部六县的情况和南部三县情况虽然也很糟糕,但是却要比郓州和沂州好多了,所以一是需要给他点明大梁和尚云溪的意图,让他明白他在兖州待不下去了,二是就要给他足够的想头,我们可以为其提供充足的粮草甚至其他军资,支持他打回济州去。”

    郑弘就这个问题也是早就经过深思熟虑了,才敢在江烽面前卖弄。

    “济州是朱茂老家,他也一直希望打回去,但是他没有独挑大梁的实力,但济州孤悬东北,治安一直不靖,这和朱茂在其中作怪肯定有关。”

    “这还不够。”江烽虽然也有些意动,但是很快就摇头:“朱茂不蠢,他应该明白如果他打回济州,纵然一时得逞,大梁也很快就会反扑回来,甚至尚云溪也会扑过来,纵然由我们在背后帮他,也不行。”

    “河东晋军不会坐观,朱茂肯定会联络河东。”张挺接上话,“只需要河东在濮州和滑州一线策应一下,大梁就无力对付朱茂。”

    “巨野泽水匪现在势力极大,而且已经和河水上水寇搭上了线,济州一旦落入朱茂手中,大梁要想进军济州,就势必要过郓州巨野泽水匪的地盘,寿张、须昌皆被巨野泽水匪所控制,若是能策动巨野泽水匪给梁军后勤辎重制造麻烦,大梁未必能轻松夺回济州。”郑弘眼睛越发精亮,“就算是大梁借道而过,恐怕巨野泽水匪也会担心假道伐虢。”

    江烽站起身来,默默思考,郑弘的意见很有可操作性,但是要做到却不易,尤其是要搞明白朱茂的想法,同时也要说服朱茂按照这个方向去,另外,淮右还不能太露骨,否则被大梁盯上,也是一件麻烦事。

    当然如果河东大晋真的要借此机会对大梁一战,那自然最好,那时候大梁也就没有那么多精力来管区区东北一角了。

    “让朱茂去济州还有另外一个好处,也许对朱茂有一些吸引力,那就是素来济齐一体,他若能在济州站稳,那么齐州亦可望,当年泰宁军本来和平卢军是盟友,但是在大梁攻伐济州时,平卢军却以寡不敌众为由,不肯出兵支援,这也让朱茂对平卢恨之入骨,只是这么些年来,平卢一直安分守己,未曾给朱茂以机会罢了。”

    听得郑弘这么一说,江烽心中又是稍动,郑弘准备得如此充分,肯定也是有些想法的,不如给他这样一个机会,让其去兖州一行。

    “先寒,某有意让你去兖州走一遭,见一见朱茂,你意如何?”江烽看了一眼郑弘,平静的道。

    “敢不从命,定不负君上期望。”郑弘长身而起,拱手一礼。

    “好,那这边我和启明说,你也准备一下,事不宜迟,尽早出发,你和启明的人一道走,先到鲁桥,然后你再去瑕丘。”江烽又叮嘱道:“一切以确保自己安全为前提,若是朱茂不允,也不必激怒他,我自有他法。”

    江烽的关心让郑弘也有些感动。

    郑氏一族现在是颇受江烽青睐,这一点连梅田两家中人都有些羡慕,除了自己外,大哥郑居也逐渐参与到政务中去,而郑渐更是成为淮右军中的颇受重用的将领。

    这些固然都和郑氏一族全力支持江烽有关,但是现在梅田两家也已经转向,而且实事求是地说梅田两家的人才储备要比郑家更厚实。

    在江烽早已经在寿州站稳脚跟,甚至连庐濠士绅也开始依附时,郑氏一族对江烽的作用正在淡化,但是江烽已然对郑氏一族信任有加,这不能不让郑弘心中生出以身报君王的宏愿。

    这一次兖州事务,也是他精心规划已久,就算是江烽不招他来论,他也会找机会进言,就是想要用自己的才干来向江烽证明自己和郑氏一族的忠诚。

    *******************************************

    就在江烽和郑弘商议前往瑕丘面见朱茂游说的具体细节时,侯晨却已经踏上了前往乾封之路。

    郎坤这边说服并没有花多少力气,有俞明真的一封信函,以及俞明真手下大将元贞的同行,一切都十分顺利。

    郎坤很爽快的接受了淮右的招揽,准备在和合适时候易帜,只是要求淮右方面尽快提供一批钱银,这边是在撑不住了,军士大量逃亡,如果再不补给,恐怕一个军就只剩下不足千人了。

    这一点侯晨当然也是信誓旦旦的做了保证。

    事实上也在来之前和俞明真商量好了,先由新泰那边筹集部分粮食运往莱芜,然后新泰这边粮食则由临沂补给,至于临沂这边的粮食则是由下邳通过沂水运来。

    俞明真的老巢下邳多少也还有些粮食储备,虽然不多,但是应急还是绰绰有余的,随后淮南方面的粮食将由寿州、濠州源源不断的启运北上转运到徐州和下邳。

    转运到徐州的粮食主要是满足徐州本地以及后续可能为兖州提供支持,转运到下邳的自然就是要满足泗州和沂州的需要。

    在侯晨看来,既然事情已经摊开,俞明真归附淮右,沂州自然也属淮右,尽快解决沂州这个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粮食需求问题也是当务之急。

    他在抵达临沂与俞明真谈妥之后就立即派人火速飞鸽传书会寿州,要求寿州紧急调拨粮食北上。

    他相信陈蔚和崔尚二位大人也应该明白这里边的道理,不用自己多说,也会安排妥当这一事宜。

    从莱芜县城到乾封(今泰安南)县城,几乎都是山路,这一片山区属于典型的鲁中山区,民风剽悍,因为平原甚少,粮食出产不多,所以素来是产寇之地。

    郎坤在几人临行之前也专门叮嘱,要小心安全,因为由于兖州局势的急剧恶化,事实上连郎坤和洪葵自己都无法控制兖北的局面了。

    洪葵那边的局势比郎坤这边更糟糕,起码郎坤还能从俞明真这里得到一些接济,是不是逼急了就假扮盗匪北上闯入淄州打打草谷,但洪葵却不行。

    一来乾封的确太穷了,二来乾封周围本来就是洪葵的老家,洪葵及其部下也的确不好意思对自己家乡父老下手,三来,朱茂监控甚严。

    洪葵和其手下要么就只有过泰山去齐州打草谷,但那样耗费太大,要么就是西北出济州,到济州去讨食。

    但是洪葵和朱茂一直不太对付,也在考虑自己的出路,不愿意袭击济州恶了与大梁的关系,断了这条看起来日后唯一可以投效的门路,所以过得比任何时候都艰难。

    盛夏的乾封县城比起往日来更多了几分破败,一队士兵正在收拾这路边的尸体,这些都是因为饥饿或者疾病而死的饿殍。

    这种季节里,一旦有饿殍,就需要马上处理,要么深埋,要么焚烧掉,否则极易起瘟疫,经历多一些的老人都知道这个道理。

    头发梳理成一个道士髻的男子一只脚踩在门旁的破碎得只剩下一个基座的石狮上,脸色沉郁的看着士兵们抬走尸体,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门外走出来一个庄稼汉模样的汉子,看见有些出神的道士髻男子,犹豫了一下才小声道:“老大,粮食怕只能坚持三日了,咱们再不走,恐怕就连乾封都走不出去了。”

    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男子,道士髻男子一时间没有吱声。

    庄稼汉再道:“我们拖不起了,再拖,士卒们都得要自寻出路了,现在走还来得及。”

    三天内可以从乾封急行军到平阴,情报显示济阴的驻军只有一个营,由于河水以北相州和卫州的沙陀人活动频繁,济州驻军都已经压到了濮州一线,整个济州驻军只有三个军,加上巨野泽水匪也活动猖獗,所以这三个军驻军也都集中驻扎在阳谷、东阿和州治卢县,像长清和平阴都只驻扎有一个营的兵力。

    顾从虎也从没有指望过要夺下济州,他的想法就是打下平阴,从平阴抢到足够的粮食,然后再说。

    他们也没有那么长远的打算,首先是要让自己这两千军士填饱肚皮,哪怕大梁军打过来,他们接受招安都行,当士卒都没有的时候,你就是想要去接受招安,大梁都不会理睬你,现实就这么残酷。

    可是老大还在犹豫不决,顾从虎也理解老大的苦衷,真要和大梁撕破了脸,万一大梁不愿意招安呢?真要镇压甚至灭杀自己这股挑战大梁的刺儿头呢?

    问题是现在还有其他办法可想么?

    往北走要过泰山,如果说还有半月粮食,倒是可以越过泰山去齐州捞一把,但现在估摸着在翻越泰山时,兵卒就得要逃掉大半。

    往正西走,那是巨野泽水匪控制的郓州,连朱茂都对巨野泽水匪无可奈何,直接放弃了郓州,顾从虎不认为自己这股两千兵卒就能在巨野泽水匪哪里讨得好,更何况巨野泽水匪的粮食都藏在巨野泽的茫茫湖中,打赢了水匪,水匪往巨野泽一望无际的芦苇荡中一钻,你又能如何?

    要不就只有南下去和节度使大人讨食了,那一样是一场硬战,朱茂自家粮食都不够,如何能给外人?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