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一节 攻城 2
    三轮九波打击之下,五百名强弩手,几乎在几息之间就化为血肉模糊的一片杀戮场。

    除了少数三五十人躲藏在死角处瑟瑟发抖几欲发疯的士卒外,这一片空地上,就再无半个活物。

    整个城门楼东面呈现出一个微微下沉的缺口,这是被数十块巨石连续打击造成的,连带着雉堞垛口都化为了一片光秃秃的死地,而此时正在疯狂向前推进的冲城车却马上就要抵达这一处缺口处。

    姚承泰牙缝都快要咬出血来了,他没料到这石砲车一旦集中起来使用威力竟然如此骇人,这可是足足五百精壮士卒啊,看看这一片残肢败体和被打成碎片的强弩,他的心都在滴血。

    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悲春伤秋了,淮右军的攻城步卒来势很猛,几乎是几息之间,冲城车一靠上城墙,依附在冲城车旁的士卒便怒吼着猛冲而上,而强弩手也抵近在其后,疯狂的发射弩矢,以期压制城墙上的敌人。

    没有等姚承泰发令,缺口处藏兵洞旁的埋伏的预备队早已经冲了上来,虽然在弩矢的一轮扫射下,几十人惨叫着倒了下去,但是更多的人却蜂拥而上,死死的将刚来得及冲上城墙的淮右军势头给打了下去。

    陌刀泛起滚滚银光,长矛更是带起重重血浪,双方就在这一处缺口上展开了生死搏杀。

    首先带队冲锋的也是第一军的精锐,拿下破城头功这一诱惑让他们热血沸腾,明知道这一波冲击肯定是最危险的,但是无人有半点畏惧,因为他们是左一军,是淮右第一军!

    杨堪顶盔贯甲,神色沉静的站在一台缓缓前行的冲城车后,冰王戟被身后的亲兵紧抱。

    第一波冲击已经展开,带队的是前营第二都的都头邵广,这也是来自大梁的乡党,从杨堪来大梁,他就一直跟随,这几年来,武道水准大有提升,从一个队正成长为副都头、都头,现在就该是他们卖命的时候了。

    邵广的矛术不差,但是在元力玄气上仍然还有不足,这需要时间来沉淀。

    城墙上一名手持邯刀的感化军军官与其鏖战在了一起,两人舍生忘死的搏杀,从缺口处到雉堞旁,可谓不死不休,一直到邵广硬挺对方一刀,然后丢掉短矛,硬生生用扭颈术折断了对方的脖颈,才算是见出分晓。

    看到邵广被另外一名偷袭的感化军士卒一枪捅穿了肩头,从城墙上跌落下来,杨堪心中也是一痛。

    好在城墙下附集的淮右军士卒亦是不少,迅速将邵广抬开,交给后续赶上来的夫子,估摸着邵广还有一口气,杨堪才稍稍宽心。

    虽然见惯了生离死别,但是杨堪发现自己仍然无法做到对故人的生死置之度外,尤其是这些从汴梁城就跟随自己而来的乡党们。

    “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杨堪猛然一挥手,自己身后已然蓄势待发的魁伟壮汉“噔噔噔”连续几步,猛然飞身一跃,最后一步踏在了冲城车的最高一级台阶上,冲天而起,手中的一对子午鸳鸯钺犹如一对滚动的银轮在空中一闪而逝,四名感化军士卒猛捂着咽喉倒地,紧接着又有三名士卒按住自己的腰腹,蜷缩委顿伏地,只见那暗红色的鲜血混合着碎裂的内脏顿时沾满一地。

    这是杨堪手下五营中最悍勇的武将——前营指挥使欧阳拔,一个有胡人血统但是却是根正苗红的汉人武将,其武道水准已然踏入了静息后期,完全能胜任一个军指挥使,最起码也能弄个军指挥副使干一干。

    杨堪也有此打算等到这一仗结束,怎么也要推荐其弄一个指挥使当一当,最不济而要干一个大军的副指挥使。

    欧阳拔的子午鸳鸯钺乃是一对奇门兵器,善于近战而不利骑战,尤其是在这种近距离的攻城混战中更是威力巨大,只见他欺身一入感化军中,几息之间就已经有十余人倒在了他的子午鸳鸯钺下,一直到一个同样手握奇门兵刃——跨虎拦的家伙迎上,才算是堪堪挡住了欧阳拔的发飙。

    杨堪也没想到感化军中还是有些人才,居然也还有人耍跨虎拦这种奇门兵器,而且还能堪堪与欧阳拔打个平手,也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小觑了天下英雄了,不过他不认为这能够改变什么。

    当中营指挥使麦东的一柄再普通不过的陌刀硬生生在城墙上砍开一个血淋淋的缺口时,杨堪认为这一场战争的天平已经在想己方倾斜了。

    但他还是小瞧了姚承泰的实力。

    一名手持阔叶重剑的武将只用了十个回合不到,就重伤了在第一营中实力仅次于自己和副指挥使葛晗的麦东,如果不是罗邺的果断介入,麦东恐怕就真的要命丧当场了。

    当罗邺率领左六军也发起攻击时,局面开始越发激烈起来了。

    姚承泰知道该是拼命的时候了,但是他现在却还不敢,淮右军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和勇武都超出了他的想象,更为棘手的是淮右军官的战斗力更让人吃惊,而像淮右军中小天位强者甚至都还没有出现。

    罗邺亲率第六军的冲锋给了南门守军的沉重一击,姚承泰不得不将自己手中的一个军预备队投入战斗,而军指挥使赫科的实力亦是达到了太息前期,足以抵挡得住寻常的武道强者,但他意识得到,天平正在向有利于淮右军一方倾斜。

    杨堪一直在观察着南门上敌军的变化,第一军和第六军的猛攻,给南门守军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对方不得不将第一只预备队压了上来,这对于淮右军来说,又是一个机会。

    随着他的一挥手,隐藏在步军身后的术法师开始将长竹筒抬起,很隐蔽的靠近了城墙,随着一个压缩筒的推动,长竹筒中一连串的种子飞射而出,稀稀落落的落在了城头上。

    之前没有人特别注意这些术法师,他们鬼鬼祟祟,被保护的士卒围在中间,以大盾重甲护佑。

    两名术法师各抬一具粗若手臂的竹筒,看起来似乎还有些分量,一边行进,似乎一边还在对这些竹筒进行着某种玄神加祝和催发。

    但是这样一支竹筒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奇效,无人知晓。

    无论是姚承泰,还是其他感化军的官兵们,一开始都被敌人的“秘密武器”吓了一大跳,以为淮右军又将有什么狠招出手,但看到的喷出一些莫名其妙类似于植物种子一类的东西,落在了城头上,毫无任何反应,也是大为惊讶。

    但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很快他们就发现了落在城墙上的各种种子迅速就萌芽,飞速生长起来,短短几息之间,枝蔓藤萝便从这些城墙砖缝中的种子里钻出来,迅速演变成一道道绿色致命绞索。

    这些藤蔓植物几乎是一种肉眼可见的生长速度在膨胀,一炷香功夫不到这些藤蔓植物已经开始在城墙上自动寻找攻击对象,它们沿着地面四处攀爬粘缚,一旦触碰到感化军士卒的肢体,便迅速攀援而上,而枝蔓上细密如白毛的倒刺可以轻而易举的刺入裸露的肌肤,甚至可以穿透一般的丝绵所织就的袍服。

    最开始没有意识到这一情形的感化军并没有在意,但是当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的感化军士卒迅速挤满了城墙头上时,姚承泰才反应过来,这是淮右军的术法秘术!

    让姚承泰震惊的是这种绿色绞索一般的植物非但生长蔓延极快,而且其藤蔓上毛刺遍布,一旦刺伤士卒,立即就会产生毒素,让士卒迅速丧失战斗力,更让他骇然的是这些术法植物竟然攻击激战在一起淮右军士卒,犹如能够自动分辨敌我。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是几炷香功夫,被这种野蛮生长的术法植物所纠缠刺伤的士卒很快就超过了百人,或许其直接杀伤性并不算太大,但是其带来的心理恐惧和杀伤却是难以形容的。

    想一想在和正面的敌军拼杀时,突然从地面上冒出来一根藤蔓缠住你的脚,拖住你的腿,甚至刺穿衣袍让你麻痹昏迷,进而丧生,这战场上生死须臾,一个失神都能丧命,而敌人却毫无这方面的顾忌,这场仗如何打下去?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现在己方竟然无法应对这一局面!

    简单的斩断砍杀,没有太大的作用,这种经过术法强化后的植物,显然不是随便斩断就能让其失效的,其会重生,哪怕重生速度会放慢,但问题是就这么一两下子已经足以改变战场形势了。

    也许唯一令人欣慰的就是这种植物对甲胄无法刺穿,哪怕是被其攀援缠住腿脚,只要心不慌神不乱,寻找机会将其斩削掉,就算是逃出生天了。

    对于姚承泰来说,为了避免被敌人趁势攻破,他不得不投入更多的兵力来扭转这个不利局面,一直到他重新投入了两个精锐营,才算是将淮右军这一波攻势给打下去。

    但是没等姚承泰舒一口气,异变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