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节 攻城 1
    三十六具改进型石砲车分成三层缓缓推进到了南门外不足三百步外的斜坡上,每一具石砲车相距距离在五步开外,可以让操纵的士卒游刃有余的迅速装填发射。

    摆放在石砲车后的大型箱车有三部,用牛马拉动,一部候命,一部运输,一部装货,这样形成一道流水线,可以最大限度的满足石砲车的快速发射。

    这种石砲车和当初在固始城上江烽设计的旋风炮、投石车已经有很大改进了,其中一个最大的改进就是在投掷的机簧力量上不完全使用士卒的牵扯了,而是改用了术法压缩机簧。

    这种通过道藏所锐金堂专门冶炼和加工出来的弹性机簧工艺相当复杂,但是效果却奇佳,不但大幅度的减少了操纵士卒的数量,将原来每具石砲车需要士卒十余人减少到了现在不过三五人,而且其威力也大大增强。

    体现在实际效果上就是一次装填投掷的石块重量和体积都增大了许多,射程也是提高了许多,而且通过调整投掷角度和车辆方式,可以有效调整射击覆盖区域,极为灵活。

    由于这种弹性机簧制作难度很高,废品率尤其让人头疼,至今锐金堂也没有更好的方式来提高效率,加上这种机簧的金属疲劳受损也很快,基本上一场战事下来就需要耗费三到五具机簧,耗费也相当大,所以在之前这些石砲车也推上了战场,但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淮右军也是省着省着用,但今天,全数登场了。

    除了石砲车这种传统远程武器之外,火焰箭车也成为首先登场战略武器了。

    这种采取箱装式的武器,犹如一具巢车,采取吊索滑轮装具,用一辆平板架车,上面用木制支架将三具巢箱固定,巢箱中采取密集装填白磷火焰箭,当抵达射程内时,三具巢箱即可全数发射,亦可次第发射。

    每具巢箱中多达百余枚火焰箭可以一次性完成发射,如果在没有诸如风、雨等外界因素干预的情况下,方圆三丈内都能化为一片火海。

    这玩意儿的缺陷也很明显,一是基本上算是一次性使用,巢箱中的火焰箭一次发射完毕,要重新装填,而装填相当麻烦,加上白磷火焰箭稳定性很差,稍不注意就会自燃起火,所以每装一具巢箱都要一名熟手半天时间,加上巢箱的瞄准和发射的准确性也不易把控,所以在射程上限制较大,角度、方向的选取也不好把握,要求很高。

    除了这两类虽然也算是术法攻击武器,但是也还在大家常识范围之内的武器外,这一次青木苑也是拿出了一种非常规武器。

    青色竹筒如同一具炮管,斜指着前方,两名术法师正在认真的检查着密封的筒口,并小心的倾听着竹筒内的动静,让人觉得有些神秘。

    江烽饶有兴致的站在土坡上,关注着术法师们的活动。

    在攻城之前,首先就要把术法武器的威力全数发挥出来,最大限度的让其威力显现,给对方有生力量的杀伤,然后再来使用士兵的强攻,这已经成为淮右进攻战术中不变的套路了。

    拿江烽的话来说,士兵的性命是最宝贵的,而训练一个熟练士兵的消耗更会巨大,相反,像术法一道在研究上的投入虽然巨大,但是一旦有了成果,加以推广发挥,那就会迅速减轻成本,同时术法器械的大量使用还能够有效的验证这些器械武器的优缺点,使得这些武器能够在战争中不断得到改良。

    所以江烽每一次战争安排动员,都要求术法一道应当将最具威力、最新式的成果拿出来,投入到战争中,让战争来验证,证明术法一道的光辉前景。

    这一点也获得了道藏所的首座邓龟年的赞同。

    只有充分发挥出道藏术法一道的实力,才能为日后道藏所争取到更多的支持。

    尤其是随着淮右实力的迅速膨胀,地盘的不断扩大,邓龟年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他认为完全可以依托淮右势力的拓展,将道藏所的影响力扩展到所以淮右控制区域,吸纳招揽范围内的术法一脉人才,扩展影响力,吸引更多的术法爱好者和有天赋、感兴趣者来加入。

    他甚至已经有一个计划,要设立一个专门的道藏学校,从幼年孩童中寻找选拔有天赋和有志于这方面的人才来从小开始培养,这样可以使得道藏一脉建立一个完善的传承机制。

    当然,这一切取决于淮右的成功,以及道藏一脉在淮右的进军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所以邓龟年对于这一次进军徐州也是不遗余力。

    身披重甲的杨堪到了土坡下,紧随着杨堪而来的还有罗邺和李桐以及胡丹三人。

    今日,他们率领的四军将成为突破北门的主力,同样在北门,张挺、柴永等人也将在同一时间对蕲县北门发起全面进攻。

    “君上!”

    “开始吧!”

    江烽没有多余言语,只是一挥手。

    伴随着红色小旗的挥舞,石砲车在步军的话护卫下开始推进,弩车也一样夹杂在石砲车之间,寻找着最适合自己的地段部位,而火焰箭车显然要落后一些,这还不是它们发挥作用的时候,它们会用奇兵的方式给感化军一个“惊喜”。

    姚承泰也在城门楼上严阵以待。

    他已经从城墙下淮右军摆出的阵势觉察到情况的不对,看看城墙下推进的石砲车数量,远远超出了前几日,还有床弩车的数量也一样,起码是之前的三倍,另外还有那类似于巢车的玩意儿,之前从未露过面,今日也推了出来。

    姚承泰原本指望自己能再坚守三日给淮右军制造足够的杀伤再撤退,但是现在看来,对方并不打算给自己留太多时间。

    也罢,也让他们看看感化军是否是浪得虚名,看看自己的本事。

    随着石砲车的挺进,城上城下的紧张气氛顿时开始浓厚起来,左一军首当其冲,冲城车已经开始预备待命,这种阶梯式的大型木支架车,可以很轻松的直抵城墙下,宽约一丈的步梯,可以同时容纳三人以上发起冲锋。

    狭窄的护城河早在前几日的攻防战中已经被填平,不成为阻碍了,一旦冲城车直抵城下,便可立即发起冲锋。

    城墙上的强弩手率先发起了攻击,火箭如雨点一般倾泻下来,首要目标直指木制的冲城车。

    不过这一点对于淮右军来说也是早有准备,水性术法进行过加祝的冲城车并不是寻常火箭能够解决问题的,但如果集中进行攻击,仍然会带来的一些麻烦,不过这本来就是一个矛与盾之间的关系,只要能够在引燃之前抵达城墙下,这具冲城车就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杨堪的鹰眼如炬,注视着城墙,等待着最后时机的到来。

    他对己方的远程打击武器有信心,当然他也知道想要一战而下也是不现实的想法,姚承泰的一万多精锐不是吃素的,哪怕是靠人命来填,也能扛一阵。

    褚潭忍不住舔舐了一下有些干涸的嘴唇,紧张的情形下他都有这种表现。

    实际上他不是雏儿了,前几日的进攻,他的石砲车都表现不赖,而且都是在有所保留的情况下。

    今天,他的石砲车部队要将全部力量发挥出来,要发挥出最高水准,指哪打哪,最大限度的压制对方的反击力量,为攻城步军提供支持。

    手中的千里镜一直在城墙上扫动,身旁的两名观察员都有这种玩意儿,要随时为他提供观察细节,供他作出指挥决策。

    “正前方,城门东,三个刻度,准备!”

    旁边的棋手立即以小旗示意,同时辅之以专门下达命令的号令手大声下达命令,并重复反馈回来。

    “放!”几乎从胸腔中爆发而出,褚潭怒吼一声。

    三十六具石砲车按照三层打击原则,次第发射。

    只见天空顿时飞起黑压压一片石雨,每一片相隔在三丈开外,带着呼啸的风声,飞速向前方降落。

    相对均匀的石块都在碗口大小,这种经过专门铸铁粉碎的石块大小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这样有助于在发射时通过机簧之力让其打击距离得到很好的控制,这也是标准化带来的好处。

    姚承泰心中一沉,零散的投石机和这种大规模整体攻击的石砲车威力不可同日而语,虽然内心早就有准备,但是看到如此距离如此威力的巨石轰击,无论是谁,都忍不住有些嘴里发苦的滋味。

    伴随着巨大的落石砸响,士卒的惨叫声和城墙垛口的碎裂声,碰撞声,此起彼伏,整个城门楼以东的这一片方圆十丈之内都变成一个血腥的修罗场,为了最大限度的发挥强弩手攻击力,这种密集阵型是必须的,但是带来的后果也是毁灭性的,尤其是面对这种远程打击。

    只是第一波三轮的打击,整个城门楼以东连带着城墙雉堞垛口都坍塌了一片,藏兵洞更是被打成了窟窿,残肢败体混合着血肉筋骨,一地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