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七节 入城
    “我怎么想的?”时酆瞥了一眼这个在自己麾下四大军头中最低调隐忍的角色,低调隐忍并不代表其就没有野心想法,对方来得如此之快,恐怕也是早就有想法的了,或者也早就搭上了别家线了,“启明,是不是也有人找上了你?是大梁,还是淮右?不必讳言,我心里有数。”

    时酆直接排除了蔡州,大梁那是因为与卢启明紧邻,而淮右,谁都看得出来淮右蒸蒸日上。

    卢启明心中狂跳,虽然下意识的觉得时酆这可能是真心话,但是他却不敢轻易冒这个险,哪怕自己的军队已经开始进城,但是节度使大人的余威仍然让他不敢轻易造次。

    见卢启明没有吱声,时酆萧索的笑了笑,“启明,是不是觉得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不,节度使大人,这没什么不好回答的。”卢启明终于正面回应,“事实上从兖郓那边局面不稳之后,我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徐州下一步会变成什么样,您应该看到了从北面滚滚南下的流民灾民,我们徐州根本承受不起,更别说丰县和沛县了,看看大梁,他们自身难保,淮右找过我,我没有明确表态,只说要看节度使大人的意见。”

    “看我的意见?”见卢启明坦承淮右找过他,时酆心中也是一颤,的确,就目前来说,大梁有心无力,纵然想要干预徐州事务,也是力不从心,而蔡州虽然吞下了颍亳二州势力大增,但是由于这一步跨得太大,战线一下子就绷紧了,要让他们再把手伸到徐州来,的确太勉为其难了,唯有淮右。

    “我和淮右来人谈过,问他们的意图何在。”卢启明话语里没有太多的感情,淡淡的道:“淮右不能容忍徐州落入袁氏手中,其余任何结果都可以接受,可恰恰是袁氏已经夺下了颍亳二州,而只要再给袁氏半年缓冲时间,徐州就要落入袁氏手中,他们也挑明说我们徐州诸军中,早就有人和蔡州袁氏暗通款曲,也有人和大梁眉来眼去,他们可以容忍徐州独自存在,也可以容忍徐州为大梁所得,但不能让袁氏踏入徐州。”

    “哦?”时酆思考起来,这里边隐藏的含义也就是淮右对自己并无太深的恶意,只是不愿意让徐州为袁氏所得?“你觉得他们这话有几分真实?”

    “大人,我觉得还是有六七分真吧。”卢启明沉吟了一下,“蔡州和淮右从一开始就是宿敌,否则淮右不会在蔡州进入颍州时横插一脚,而且很显然如果淮右想要在淮南那边多与李昪僵持一下,可以轻松获得更多,比如和滁二州李昪都能交给淮右,但是江烽却在得知袁氏攻击了亳州之后,迅速就出兵徐州了,无论怎么看,这都不是一个好时机。”

    时酆微微点头。

    这话在理,淮南比淮北富庶的多,但徐州的地理位置却要比和滁二州重要得多,淮右可以暂时不要和滁二州,但是却不能容忍蔡州染指徐州,这也足见淮右的野心。

    “当然,要说淮右自己就没有其他心思也不尽然,他们不允许袁氏插足徐州,是认为徐州是他们淮右未来踏足中原的跳板,一旦被蔡州所得,他们就无法北上中原争雄了。”

    卢启明知道时酆此时的心态十分复杂,他不愿意过度刺激对方,但是对方问到自己,却又不能不回答,而如果一味回避也许会更让对方觉得自己有问题,索要把握好这其中的度,也是格外讲究艺术。

    “是啊,北上争雄中原,呵呵,英雄出少年啊,也该是我们这些老家伙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

    时酆语气里多了几分酸楚和落寞,他知道自己不是开拓之主,本以为可以安安稳稳在这个节度使位置上混一辈子,所以他也是挖空心思才让整个感化军内部形成平衡,但是没想到这个平衡却被蚁贼给打破,然后就有了来自周围邻居的觊觎,而且这一切来得是如此之快。

    “大人!”卢启明也有些感喟。

    “好了,启明,我明白了。”时酆也非拿得起放不下的人,知道自己在节度使这个位置上坐不住,那么如何将这个位置卖个最好的价钱,那才是最重要的,“淮右可有人跟随你来?”

    卢启明摇摇头,“大人,某现在还是感化军一部,不过我相信如果节度使大人透露出想要和他们一晤的意愿,他们很快就会找上门来,这徐州城里恐怕也早有他们的人了。”

    “唔,恐怕不仅仅是淮右有人,蔡州,大梁,哪家没人?”时酆若有深意的点头一笑,“看吧。”

    一句“看吧”,意味深长,卢启明也听明白了许多。

    *********************************

    杨恒是紧缀着卢启明大军的尾巴进入徐州城的。

    卢启明也没说谎,的确在他南下时,淮右还没有人跟上来,但是杨恒在获知卢启明受招南下徐州时便知道机会来了,所以他给庄永胜打了招呼之后就马不停蹄的追了上来,终于在进城时撵上了尾巴。

    有庄永胜给他的符牌,他很容易就跟随卢启明部进城了。

    从卢启明那里获知了时酆的心态变化,杨恒立即联系了徐州城内无闻堂的人,没想到苏铁也已经进了城。

    坐在二楼临窗的座位上,看着尚云溪的大军从南门鱼贯而入,杨恒和苏铁两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昨夜卢启明大军刚入城,而今早尚云溪的大军就赶了回来,而没有谁能阻止尚云溪的大军入城。

    徐州城的街道要比淮右各州的街道都要宽许多,尤其是东西南北城门遥遥相对的十字交叉大街,更是全数用青石板铺筑而成,沿线商铺林立,茶楼酒肆,南货旅舍,一应俱全,两三层楼的飞檐挂角,玲珑瓦舍,随处可见,远非其他寻常州县所能相比。

    杨恒联系上苏铁时,就赶上了尚云溪的大军从南门入城。

    看着疲惫但也还算齐整的感化军齐刷刷的入城,苏铁目光中阴郁渗人,杨恒脸色变幻不定。

    “时酆这是有意如此,故意放尚云溪大军入城,由此好再度求得城内平衡,他想把他自己买个好价钱!”杨恒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这几句话:“他让卢启明带话给我们淮右,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苏铁的目光还是落在了入城的感化军身上,他们为此专门选了这处正好处在南门瓮城不远处的街口上,可以一览无余。

    “很正常,时酆能在这帮吃人不吐骨的家伙中周旋生存这么多年,没点儿手段不行,这是价高者得,但实际上还是倾向于我们的。”苏铁脸色铁青,但是话语中还是保持着几分平静和理性。

    “哦?大人何出此言?”杨恒有些不解。

    “大梁内部派系林立,人心浮动,真的能出兵干预徐州的可能性很小,蔡州袁氏倒是野心勃勃,问题是,它袁氏现在还能拿得出多少东西来?要钱没钱,要粮没粮,就颍亳二州都已经玩不转了,还来照顾徐州?只怕时酆朝他们一伸手,就能把他们给吓得够呛,除了就还有点儿军队外,蔡州还有什么?可军队也得要靠钱银和粮食才能维系,只要袁氏拿不到徐州的财税权,袁氏若是敢留在徐州,它就只能被活活拖死。”

    苏铁话语里充满了自豪,“唯有咱们淮右,现在咱们有寿州、庐州和濠州的粮食,咱们有寿州瓷窑,还有胡商和粟特商人争先恐后的向咱们提供钱银支持,大梁和袁氏凭什么和我们争?”

    杨恒连连点头,如拨云见日。

    “再说了,有杨溥这个先例在这里,无疑是最让时酆心动的范例,咱们在那种情况下都严格兑现了诺言,让杨溥一家人带着偌大的家产去了长安,时酆难道看不见?他能相信大梁和袁氏在看到他的偌大家产不动心么?”苏铁傲然一笑:“这就是咱们淮右的信誉问题,而蔡州袁氏的朝秦暮楚,大梁内部的内讧纷争,让时酆不可能和他们合作,时酆的选择只能是咱们。”

    杨恒击掌而悦,“大人所言甚善,让某茅塞顿开,但此番尚云溪大军入徐,我们该如何是好?”

    “不用着急,事已至此,估摸着现在徐州城里的局面时谁也奈何不了谁,虽说尚云溪兵力占优,但卢启明的一万大军也不是吃素的,真要在城里打起来,只能是一场灾难,所以没谁愿意这么干,再有,符离那边,我估计也会紧急跟进,卢启明大军已经控制了东门,只要能保东门不失,那我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苏铁的目光一直跟随者不断进入城内的感化军。

    他发现这支军队来的虽然快,但是几乎都是轻装而来,重甲少见,而且士气也不高,尤其是几乎没有见到辎重和器械,这意味着尚云溪部在符离一战中损失不小,恐怕连带上术法器械的时间都没有,或者就是在那一战中折损惨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