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六节 要价
    “恐怕都有些来不及了,符离距离徐州就这么点儿路程,只要尚云溪玩命,一天两夜的急行军,就能赶到徐州,咱们没骑兵,赶不上了。”梅况摇摇头:“但赶不上也得去,君上在徐州那边也有安排,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希望。”

    秦汉眼睛放光,忍不住握紧拳头,进军徐州,这将是淮右当下最重要的一战,只要进了徐州城,就没有人能从淮右夺下徐州,而只要拿下徐州,泗海二州就跑不掉了,到时候淮北淮南连为一片,君上就真的成了两淮王了。

    “那我们……?”秦汉沉声道。

    “唔,符离这边让春来坚守,我们带右一军、右二军急行军赶往徐州!”

    符离不可不守,这是徐州南面锁钥,也是未来淮右大军北上的通道,驻扎两军水军坚守,这也是应有之意。

    只是可惜了精心布置的这么多防御设施,却未能派上用场,有些遗憾,不过如果这个时候还有谁不开眼要来试一试,那也不吝奉献一回了。

    蔡州军已经进入徐州境内,目前显示其是在向蕲县方向挺进,但是若是蔡州军知晓了这边的情况,不知道袁氏带队武将会怎么考虑?

    是继续向蕲县进发,还是转道符离,或者就直接进军徐州?亦或是就观望甚至回撤了呢?

    ****************************

    梅况猜得没错,他们的确是赶不及了。

    事实上,来自南北西三个方向的大军都明白这个时候,是谁先进城,谁就占据绝对优势,而城中复杂的局面也使得他们进城都不会受到什么阻碍。

    一旦进城之后,那就意味着要开打,那就是残酷而具有极大破坏性的巷战。

    入夜,卢启明不断的催促着正在小步慢跑的前军,那是自己胞弟卢启修率领的感化军右军第五军,也是自己掌握的最精锐军队。

    士卒们都有些疲惫了,但是已经能远远看到徐州城头的灯火,大家的精神有振作了不少,这么些年来,他们一直驻扎在丰县、沛县和滕县,鲜有机会回徐州,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徐州了。

    想到进了徐州城,有热汤,有胡饼,有卤羊肉,有烧鸡,无论是士卒还是军官那份心情都不一样。

    “大哥,前面已经可以看见徐州城了,我已经派人去接洽北门守将了。”卢启修一身劲甲,右手一柄剑叶相当于寻常佩剑三倍的阔叶重剑,杀意逼人,左手环抱着头盔,策马而来。

    “嗯,启修,注意防范,徐州城中还有尚云溪的一军,应该是他麾下左臂右膀的郭明宇在带队,你要小心!”

    卢启明越发沉得住气,时酆虽然密令相招,若是尚云溪有不轨之意,只怕这个时候便会想法阻拦自己入城,不过时酆还有两军牙军,就要看郭明宇敢不敢公开抗命了。

    彭城北门是时酆牙军控制着的,但是这么大动静,郭明宇不可能不知晓,现在就看北门守军能不顶住郭明宇的压力了。

    *****************************

    郭明宇得到消息时险些从胡椅上跳起来,阴厉的目光落在对方身上:“你这个消息从何而来?”

    “大人,节度使府中有某的一个乡邻,乃是节度使大人亲卫,他无意间说起城内局面不靖,节度使大人已有调兵回城之意,说已有命令召回外埠驻军,但具体是招哪一部兵回来,却不知道。”

    郭明宇脸色变幻不定,南下大军在符离城外遭遇伏击一事他已经知晓,当夜大帅就已经派人把消息传了回来,而且大帅要让自己控制好城内局面,他很快就会率军回彭城,就这么两日里断不能让城内局面生变。

    他也觉得就这么两天时间,能出多大的幺蛾子?节度使大人仅有两军牙军,虽说他们掌握着东西南北四门,但是其战斗力大家都知道。

    只要大帅回来,那徐州城就该是大帅说了算了。

    “马上派人去东门和北门查看情况,有无动静!”意识到情况不对,郭明宇果断下令,自己也开始穿着甲胄,准备以防不测。

    很快斥候就传回消息,北门和东门都有异常,牙军都在布防准备。

    郭明宇吃了一惊,若是时酆将卢启明和俞明真都招了回来,大帅回城之后怕也是难以控制局面了,无论是俞明真还是卢启明都不是易与之辈,纵然实力不及大帅,但是二人若是站在节度使那边,大帅怕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来不及多想,命令全军待命,另外自己亲率一营兵力迅速向东门而去,看看究竟什么情况。

    ********************************

    当郭明宇在东门上与一副气势凌人的牙军唇舌交锋时,卢启修的前部已经抵达了北门。

    随着吊桥的放下,卢启修才发现节度使大人居然亲自在城门楼上关注。

    一边忙不迭的向自己的兄长禀报,一边向时酆行礼,同时汇报回师情况。

    感觉得出来时酆的情绪不是很好,但总还算是和颜悦色。

    卢启明也很快就赶到,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耽搁,一边命令各军立即入城,一边陪着时酆介绍自己诸军情况。

    “大人,北面情况很不好,兖郓二州久旱,连寻常士绅都已经开始逃亡,普通百姓更是四散奔逃,我们丰县、沛县承受的压力最大,听说巨野泽水匪在这短短几个月里,数量扩大了几倍,郓城、寿昌、须昌诸城已经失控,巨野更成了水匪的乐园,连朱茂的泰宁军都不敢往郓州那边去了,实际上郓州已经处于彻底的混乱状态,各县官府吏员衙役都跑光了。大梁那边也是有些吃不住了,听说菏泽和沿白沟一线,水匪也相当猖獗,估计就应该是巨野泽水匪向曹州渗透了。”

    时酆轻轻叹了一口气,兴趣乏乏。

    泰宁军的情况他当然知道,朱茂那家伙纯粹就是一战争狂人,成天只想着练兵打仗,对于治下诸州的民政事务根本懒于过问,除了收税捐输外,他不会多问一句,只要能提供足够的钱粮就行。

    这种情形已经持续了这么多年,泰宁军都挺过来了,但是这一次他好像挺不过去了,连续几年的大旱彻底摧毁了兖郓沂三州的农业经济,除了郓州巨野泽周围情况略好,但由于水利灌渠的多年失修,除了临近湖泊沟渠的地方略好,郓州其他地方一样困苦不堪。

    不过时酆觉得自己似乎也比朱茂好不了多少了,徐州的混乱局面还不仅仅是因为大旱带来的灾荒,更在于这四周强邻的垂涎,蔡州、大梁、淮右,还有平卢,一个个虎视眈眈,现在流民涌入给徐州带来巨大的隐忧,对于这些强邻来说却成了最好的机会。

    “启明,朱茂那边咱们管不了,能管好我们自己就行了,现在你觉得徐州的局面就比兖州那边好多少么?”时酆情绪低落,“云溪带队南下去打符离,未经一仗,我的牙军一万人便所存无几,我不明白这一仗是怎么打的,云溪也没有任何回报,我现在都不知道该信谁了。”

    卢启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时酆的话,他觉得这番话也应该是时酆对自己的一个试探。

    时酆能纡尊降贵的来城门亲自迎接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姿态了,而且说出这番话,也证明他对时局已经失去了信心,也许他所求的就是一个对他个人或者一家人更好的结果?

    “大人,您有些悲观了,不过大人,您自己是怎么想的?”卢启明轻声道:“我的意思是,您是不是觉得我们徐州恐怕……”

    卢启明没说下去,但时酆却很坦然的接上话:“是不是很难再保存下去了?或者说我这个节度使恐怕当不了几天了?”

    卢启明摇摇头,脸色变幻不定,叹了一口气。

    “这不是什么不能提的话题,就连我的亲卫都在琢磨他们日后该向何处去了,你说我这个节度使还能当得下去么?”

    时酆脸色慢慢阴沉下来,他也知道自己这个节度使恐怕是当不长久了,而且他也不愿意自己这个节度使被自己原来的的这几大兵头来继任,那样对他自己是一个羞辱,而且这些人也未必愿意让自己把自己一家的资产带走,所以他必须要慎重选择。

    这几个军头背后倒向了谁,他还不得而知,但是他相信既然卢启明同意了自己的安排南下,而且几乎是倾巢而出南下,那么说明卢启明也已经有了决断,这对自己也许是好事。

    尚云溪正在回师,最迟明日就会进城,而大梁军也已经过了萧县,只有达到平衡对自己才是最有利的,自己的利益才能得到保证,这一点时酆很清楚。

    “那大人是怎么想的呢?”卢启明心中一阵砰砰猛跳,但既来之则安之,始终要面对。

    要想日后在淮右体系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那就得要冒险,俞明真突然北上沂州,许多人都不明就里,但是卢启明却看出了对方的高明,这已经是在为未来淮右入主徐州布局了,也许这本来就是淮右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