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六节 私心
    “目前只知道淮右军约两万人沿着涣水东岸向蕲县进发,据称是淮右观察处置使江烽亲自领军。”来使言简意赅,清晰明了。

    “来人,取地图来!另外去请萧司马和徐参军。”敦实汉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两万人?姚承泰在蕲县驻扎有多少人?符离呢?通桥呢?时酆和尚帅有什么打算?”

    从敦实汉子话语里就能听出一些端倪来,对感化军节度使时酆他是直呼其名,对尚云溪却尊称尚帅,对姚承泰同样是直呼其名。

    地图很快取来,而萧姓司马和徐姓参军也迅速赶到,来使再度介绍了目前的情形。

    敦实汉子的目光一直在地图上逡巡,此时他再无复有先前的醉意朦胧,取而代之的一脸的精悍和灼灼的目光。

    “两万人要拿下徐州不可能,淮右军的战斗力顶多和感化军相若,或者说略胜一筹吧,但时酆的牙军和姚承泰也还有些战斗力的军队,江烽不可能这么狂妄!”萧姓司马一脸困惑不解,“这么大张旗鼓的出击北上,这不是公然告诉淮北方面么?江烽怎么可能这么蠢?!”

    “可大军北上终究是遮掩不住人眼的。”敦实汉子补了一句,但随即又道:“不过江烽不可能这么简单,他肯定有伏手。”

    “嗯,江烽素来喜出奇兵,奇正相合,这两万人不过是正,但奇兵会在哪里?”徐姓参军的目光也在地图上游动,然后突然问道:“淮右可曾招揽过你家尚帅?”

    来使显然是尚云溪心腹,迟疑了一下,才点点头道:“前些时日淮右的确来人和尚帅接触过几次,但是尚帅一直没有表态,后来淮右方面的人就再没有来过了。”

    “那可曾接触过你家尚帅麾下各军指挥使和副使,甚至营指挥使?”徐姓参军的话颇为诛心,但是却直指淮北诸军的关键。

    淮北这几年状况不佳,各军各部情况都是拮据不堪,若是淮右施展收买术,加之许以重利,很难说其中有无动心者,一旦在关键时刻反水,那就真的是要命了。

    来使迟疑起来,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但是再来之前,尚帅却又专门叮嘱他对于大梁这边的问题尽可能客观真实的回答,只是这个问题的确太过敏感不说,而且他也确实不清楚。

    “这……”犹豫了一下,来使才有些不确定的道:“我家大帅在这方面还是防备得比较严的,但是因为之前诸军分驻萧县和彭城,大帅也未必就能尽知。”

    “那对其他诸军的情况,我是指淮右方面的接触甚至收买,恐怕就更不知晓了吧?”徐姓参军摇摇头道。

    “这却的确不太清楚。”这个问题委实不是他能知晓的,能知晓自家军中情况已经难能可贵了。

    再问了几个问题之后,敦实汉子便将来使先行打发走了,花厅内只剩下三人。

    萧姓司马的目光一直在地图上,也没有怎么问话,一直到来使离开,萧姓司马才沉声道:“尚云溪可是要我们出兵干预徐州?”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这信里倒是说得天花乱坠,说愿意为马前卒,为大梁前驱,将徐州献与大梁。”敦实汉子随手将信递给萧姓司马。

    萧姓司马简单看了看,又递给徐姓参军,摇摇头:“这是火中取栗,智者不为,我们没这个力量介入徐州战事。”

    “但若是被江烽得了徐州,恐怕也不符合大梁的利益吧?”敦实汉子言不由衷的道。

    “哼,不符合大梁利益?那就该政事堂和崇政院来决定,而非我们天兴右军来决定。这尚云溪倒是精明,知道若是送信到汴京,只怕崇政院那边尚未作出决定,这边徐州早就易帜了。”萧姓司马一脸不屑,“端的是打得好主意。”

    敦实汉子也觉得棘手。

    自己的司马显然不支持出兵,事实上他也同样知道出兵非常麻烦。

    卷入徐州战事,能有多少好处?

    除非崇政院那边做出出兵决定,否则以天兴右军这两万多人马,现在能马上动员起来,保障军资补给的,也就是一万人马。

    但他不可能将这一万人马都放出去,那一旦宋州有点儿风吹草动,就麻烦了。

    也就是说他这个天兴右军厢军指挥使能拿出手自由支配的,也就是两军五千人罢了。

    关键在于如果在没有得到崇政院那边的同意就出兵,如何向政事堂和崇政院交代?这个责任非大非小。

    如果说最终没有获得任何利益,那出兵就可能成为自己一大罪过,自己这个厢军指挥使位置恐怕就坐不稳了。

    但不出兵呢?

    真的放任淮右拿下徐州?

    想一想淮右拿下徐州,就让人觉得无法接受。

    淮北的精华之地,号称天下九州之一,竟然就被江烽这个三年前还是一个跑到汴京来打秋风的小厮给接手了,这种反差委实太大了。

    目光落在徐姓参军身上,敦实汉子沉吟着道:“均洛,你怎么看?”

    “的确不好办。”徐姓参军叹了一口气,“我们顶多能出五千兵马,而且还要冒天大的风险,政事堂和崇政院那帮人都是要讲求利益回报的,我们出兵徐州,能得到什么?萧县,还是彭城?恐怕我们自己都不信五千兵能拿下彭城,顶多也就是萧县罢了,但一个萧县会让我们承担无尽风险啊。”

    “均洛,你的意思也是不出兵?”敦实汉子有些动摇了,目光在二人脸上游弋,“可如果江烽拿下了徐州,我们……”

    萧姓司马也在思考,“大人,吾观尚云溪之意似乎也是不需要我们出太多兵,更在乎我们要做这样一个姿态才对。”

    “哦?”敦实汉子顿时来了精神。

    “尚云溪信中也并无要求我们出兵的意愿,但却要求我们要摆出一个明确姿态,吾觉得其更希望我们支持他取代时酆入主徐州才对,事实上他也很清楚我们不可能出动多少大军来支持他,所以他才会这般态度。”

    萧姓司马摩挲着下颌,似乎在字斟句酌,“我们出兵协助他守住萧县,这样相当于放开了尚云溪手脚,他可以从容的进兵徐州,或者向南迎击淮右军,若是尚云溪能击败淮右军,那么我们既可以让其以萧县作为酬谢,也可以让其拿出一笔钱银来做酬谢,我们亦可获得一个依附于我们的徐州新主人,算是一举两得。”

    “若是尚云溪败了呢?”敦实汉子紧接着问道。

    “败了也没什么,败了我们可以接纳尚云溪,趁机直接进兵徐州,……”

    “可我们才五千人马……”敦实汉子皱起眉头打断对方的话,但马上又被对方打断接上:“那又怎么?难道说淮右敢和我们直接冲突对抗,这种情况下,江烽不可能这么做!我们正好可以好好敲江烽一笔,他不是在淮南卖粮赚了个钵满盆肥么?那好,想要徐州,总该交点儿赎城费吧?”

    “好!”敦实汉子和徐姓参军都忍不住叫好,这是个好主意,淮右这个时候绝对不会与大梁冲突,只要踏入徐州境内,一城一地,日后淮右要想拿回去,都得要付出钱银来赎买,如果天兴右军能进入彭城,那就更妙了,先不说崇政院和政事堂那边什么态度,就算真的不要,江烽要想拿回彭城,那没有几百万贯,想都别想!

    甚至在交给淮右之前,天兴右军也可以在彭城这座淮右精华聚集地好好刮地三尺,捞个够。

    想到这里,敦实汉子忍不住眉飞色舞,狠狠夸奖了对方一番,然后才道:“那我们倒是可以好好掂量一番,萧县,彭城,或者丰县、符离,是不是我们都可以考虑?”

    “恐怕不行,丰县是卢启明控制,而符离距离太远,如果吾预料不差的话,以江烽的诡谲,只怕我们大军尚未踏入符离,符离城已经被淮右攻占了,姚承泰狂妄自大,多半要栽在江烽手上!”萧姓司马倒是猜得很准。

    *****************************************

    在接到符离失守之后,时酆和尚云溪都真的急眼了。

    如果说之前淮右大军北上,二人都还只是有些心慌,但现在是真的觉得刀锋临头了。

    蕲县丢了,还有符离这座雄城可守,可没想到淮右军居然来了一招瞒天过海声东击西。

    这边淮右军尚未抵达蕲县,却先把通桥和符离给夺了下来,这几乎是断了蕲县姚承泰部的后路啊,若是不及时援助,只怕姚承泰部十天都撑不住。

    萧县和彭城的动作速度迅速快了起来,时酆的四军牙军一万人,加上尚云溪也得到了宋州方面大梁天兴右军的承诺,迅速动员了一万五千兵力沿着丁公山一线向着符离猛扑过来。

    不过尚云溪却没有动自己在彭城的两军五千人,这是他的后手,在这种情况下,彭城驻军只有一万人,他和时酆是五五对半了。

    只要能击破淮右军,重夺符离城,那么后面的变数就大了,大梁只要插进脚来,就没有那么容易抽身,尚云溪有这个把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