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三节 夺门
    当后面再度出现几十人时也欢呼着向城门口跑来时,周亚奎虽然还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但是直觉却告诉他,恐怕需要先行禁止这些人入城。

    这城门口的局面太混乱了,而且这逃回来的溃兵越来越多,需要先行在城外整编之后方能让这些人入城了,否则真要这么乱糟糟的进城,肯定会给城里带来混乱。

    想到这里,周亚奎便做出了决定:“升起吊桥!命令这些第九军后面的士卒先行在城外进行整编,待身份核实之后方能入城!”

    说完之后周亚奎便转身入城。

    “不行!咱们兄弟们在通桥拼死拼活打了一仗,差点儿把命送了,凭什么不让我们入城?”一个有些晦涩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咱们这么多人,都相互认识,知根知底,都是感化军的人,凭什么要咱们在城外饿着肚子等待你们核实?”

    “是啊,咱们走了几十里地,一口水没捞着喝,一口饼没吃上,我们要进城!”另外一个粗豪的声音也吼了起来,“某要看谁敢挡某的路!妈的,某就不信没死在淮右军手上,还能死在自家人手上!”

    嘈杂的吵闹声顿时此起彼伏,让周亚奎也是始料不及,原本准备封闭城门通道,拉起吊桥的守军一时间也没有及时做出反应,都有些犹豫的看着这一群群情激愤的同僚。

    就在这么一愣神的一会儿时间里,从后面又是一堆人影也跟随着跑了上来。

    下意识的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周亚奎一边走入吊桥内城门洞口,一边厉声道:“封锁路口,升起吊桥!各部戒备,任何人都不准入城,必须等到检查核对清楚之后才能入城!”

    “妈的,凭什么不准入城?!咱家就是这符离城人,一辈子在这里长大,怎么当了兵,反而不准咱家回家了不成?”一个虬髯戟张的壮汉大吼一声:“不准我们回家,难道你们这帮土狗还能把这符离城给霸占了不成?!”

    话音未落,粗豪壮汉猛地一推,两名站在吊桥边的守卫士兵已经被对方一下子就给推入护城河中,而另外一个干涩公鸭嗓子的家伙则干脆拉开嗓子叫嚷起来:“第九军的兄弟,咱们要回家,淮右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这帮家伙不让我们回家,怎么办!”

    “让他们滚开!”

    “谁挡咱们的路,咱们就宰了他!”

    “进城!进城!”

    整个局面顿时哄乱起来,本来这一两百人中大多数都是逃命了几个时辰,又惊又怕,又饥又渴,现在眼看到符离城在望,却又不准自己进去,想到背后的淮右军也许随时可能追杀而来,这帮人顿时就不管不顾起来,推开挡在面前的守军士卒,强行就往吊桥上冲。

    一帮守卫士兵也不知道这种情形该如何处置,都是姚帅手下的兄弟,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个时候若是要拔刀相向,怎么也下不了手,被对方由着性子这一冲,顿时整个吊桥内外就乱了起来,一帮溃兵趁机就往里跑。

    周亚奎又气又急,有心想要喊城楼上的弓弩手放箭,但这帮人和自己麾下的两都人搅在了一起,根本分不开,再加上本来又都是同军袍泽,这下下狠手还真有点儿不敢,否则事后姚帅追究起来,自己也不好交代。

    周亚奎心思细腻,但但却缺乏一些果决担当,这也是为什么姚承泰让其留守符离后方的原因,没想到这个时候主将的优柔寡断却成了致命错误。

    几息之间,一干乱兵已经冲过了吊桥头,闯入了城门洞,城墙上下的守军都没有做出及时反应。

    田春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混在人群中的他带着水军中的二十名武道高手,是最后跟随着乱兵潜入的,在后方三百步外,水军第一军中营和水军第二军的前营已经尾随伺机待发。

    他最担心的就是守将当机立断,坚决斩杀敢于挑头闹事闯城门者,那样一来,自己就只能率领两营兵力硬冲夺门,而在城墙上密集的强弩和弓箭手封锁下,要付出多大的代价,那就说不清了。

    但现在情况就要好许多,乱军在己方安排的内线煽动下终于突破了吊桥,使得吊桥现在无法升起,城门无法关闭,他要的就是这么一会儿时间。

    “上!”轻叱一声,田春来与郑渐二人,带着二十名水军高手,悄然无声的跟随着乱军向城门涌去。

    前面的乱军士卒中也有人虽然觉得后边这帮人有些陌生,但是此时心思都早已经跑到进城这件事情上去了,也没有太多深想,只想着早点儿进城,寻个安稳地方,吃一顿热饭,睡个安稳觉。

    周亚奎脸色铁青,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帮溃兵蜂拥而入,恨不能挥刀将这帮家伙砍成两段,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敢这么做。

    等到这帮家伙进去,一定要好好将这帮人约束起来整治一番。

    梅况目光深沉的看着前方田春来等人终于缀上了那群乱军的尾巴,心中也放下了一块石头。

    为了吊上这群溃兵可真是花了一些功夫,既不能离开太远,又不能靠太近,就这么若即若离的跟着,一直要到入城时才能靠近。

    好在无闻堂选的几个内线都很得力,出色的发挥了作用,也不知道无闻堂这帮人是怎么说服了这几个家伙,居然演得像模像样。

    “好,前营、中营,准备听我的命令!”梅况手高高举起,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只有周围几步内的士卒才能看清楚他的手势,此时他的声音也压低了不少。

    看到田春来他们的身影终于跨进了吊桥,梅况猛然怒吼道:“上!”

    两个营,一千士卒猛然奔跑起来,哪怕是在黑暗中,这么多人陡然奔行起来,一下子就让整个地面都震动起来,尤其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内。

    城墙上下,城门洞内外,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将目光望向远处的黑暗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影出现在城楼上火把照耀的视野内,周亚奎只觉得自己胸腔子一下子紧缩起来,几乎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脑袋一阵晕眩,想要大喊,一时间却又喊不出声来。

    黑压压的人影犹如鬼魅一般,默无声息的就这样齐刷刷的压了过来,很快就逼近到了近前。

    被这种场面惊得目瞪口呆的感化军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这是淮右军打过来了,一阵静默之后突然叫嚷骚乱起来,就在这城门前争先恐后的向城内涌去。

    周亚奎此时已经明白是中了奸计,毫无疑问这涌入城中的这帮乱兵中绝对有淮右的内应,他们就是利用这种手段来延误关闭城门拉起吊桥,就是要利用这个时间差来抢夺城门,可是这个时候周亚奎才发现自己竟然无能为力了。

    田春来犹如疯虎一般,一双鄣刀换成两团银球,瞬间就在一丈之内剁开一条血路,他和身边三人死死的守住了尚未关闭的城门,蜂拥而上的感化军士卒根本近不了身。

    而郑渐则大马金刀的卡住了吊桥上,手中陌刀连续暴击吊桥的缆索,三刀之后,吊桥一边的缆索已经断裂开来,他没有任何怠慢,迅速扑向另一边。

    一旁的感化军士兵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旦吊桥吊索被砍断,那吊桥便无法拉起,而已经蜂拥而来的淮右军便可毫无阻拦的直冲入城中,符离城便再无法守住了。

    虽然感化军士兵疯狂的向郑渐发起进攻,但是郑渐和他周围的五名士卒皆是精选出来的武道高手,基本上都是接近天境的水准,寻常士卒根本难以近身,反而被他们连续突破斩杀不少。

    周亚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一旦南门失守,符离便会不保,而如果淮右军据符离而守,南下的尚帅和节度使大军便会受阻于符离。

    符离不比蕲县,一直是徐州中南部大县,城高墙厚,素有徐州南部锁钥之称,淮右军占领了这里,感化军要么就只能攻下这里,要么绕行南下,而绕行就得要防着敌人出城从背后一刀,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但是现在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很显然淮右军这是有备而来,而且是志在必得,看看那两人,尤其是霸住城门洞的双刀将,明显已经是固息前期的强者了,武道水准高出自己一筹。

    周亚奎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如何是好,是战,还是逃?

    这个无比绝望的局面摆在他面前,让他竟然无法做出决定。

    “放闸!”也幸亏他的副手——副指挥使谭雄为他做出了决定。

    符离是大城,不仅仅是一个城门洞门那么简单,城内的瓮城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毕竟也算是瓮城,而且在城门洞出还有一道千斤闸,可以在紧急情况下落闸,将敌人置于门外。

    缓过气来的周亚奎一边自责自己乱了心智,一边纵身跃起直扑郑渐,只要将此人斩杀,重新升起吊桥,淮右军就没有那么容易得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