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一节 得手,隐忧
    通桥原来是宿州州治所在,虽然几经撤并,现在甚至连县治都不算,但实际上其热闹程度甚至比北面的符离不遑多让,比南面的蕲县犹有过之。

    这种特殊情况盖因其正好处于汴渠和徐州南下驿道交汇处,乃是徐州境内一等一的水陆码头,通桥镇在唐前期尚不及西北面符离、永城、临涣三城中间的柳孜镇,但是随着唐末藩阀割据,战争频繁,位于徐州通往濠州驿道和汴渠之间的通桥镇迅速超过了柳孜镇,并成为宿州州治所在。

    但由于宿州被撤,通桥本身就是繁荣的水陆码头,加上地处徐州腹地,四周皆是感化军驻军,所以为了方便粮仓和码头建设,所以通桥城墙也早被拆毁,形成一个散居的大型镇甸,极为繁荣。

    通桥不但是淮北的重要粮仓所在地,同时也是感化军的重要军资储存地,感化军储备的军甲、武器、器械、衣袍、草料等大量物资都存放于这里,从通桥北岸码头向西这一线,几乎都是感化军的严管区,也就是感化军的军资存放区。

    通桥驻军并不多,只有一个军而已,但姚承泰觉得绰绰有余了。

    且不说西面的蔡州军有无余力进攻通桥,首先在距离上加上一条汴渠就能让蔡州军望而生叹。

    无论是蔡州军还是梁军,水军力量都不值一提,这是淮水以北诸藩阀的通病,淮水以北水军力量作用不大,而且易受季节影响,所以普遍不重视水军,通桥地处徐州腹地中,谁能偷袭?

    但是没想到偷袭却还是在眼皮子下面发生了。

    想都不用想姚承泰就知道肯定是淮右水军,除了淮右水军外,谁还能不远千里从泗州那边绕道而来,问题是淮右水军能够过临淮、虹县,横穿整个泗州腹地,难道说俞明真就一无所知?

    姚承泰心中一阵发凉,难道说俞明真与淮右勾搭上了?

    如此大规模的船队过境,尤其是要过虹县这一关键隘口,泗州方面岂能全然不觉?

    姚承泰很清楚失去了通桥的危险,不仅仅是他的军资,还包括尚云溪和时酆的军资粮草都大半存于通桥。

    如果被淮右军所得,淮右军基本上就不需要再从后方来进行补给,直接靠通桥的这些粮草军资,足以支撑打上两仗了。

    也许唯一的好处就是尚云溪和时酆会发生不遗余力的来援,否则通桥的这些军资被淮右席卷一空,那么他们也别想好过。

    姚承泰慢慢冷静下来。

    如果是淮右水军突袭通桥,那么也就意味着敌军数量不会太多,若真是上万的敌军通过水路进发,无论怎么伪装都别想躲过沿线的斥候,现在猛然打回去,也许能够迅速夺回通桥。

    问题在于是等尚云溪和时酆的袁军去夺回通桥,还是现在马上就抽调蕲县的军队回师通桥?

    这让姚承泰纠结无比。

    淮右大军两日内必到蕲县,若是抽兵回援通桥,先不说能不能一鼓而下,就算是击败敌军,夺回通桥,可剩下军队势难守住蕲县。

    蕲县一失,淮右尚有水军之利隔断汴水,徐州南部便落入敌手,通桥随时可能再遭攻击,局势就极其危险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蕲县大军不动,符离现在也仅有一军守军,唯有等待尚云溪和时酆大军来援之后,重夺通桥,关键在要看尚云溪和时酆的援军来得有多快,若是能迅速南下,趁淮右军立足未稳,击溃攻击通桥的淮右军,夺回通桥,再来增援蕲县,倒也无碍,但如果来势缓慢,被敌人趁机将通桥军资洗劫一空,那就亏大了。

    思虑再三,姚承泰还是觉得不能丢掉蕲县,通桥虽然被淮右军所占,但淮右军顶多也就是两军水军利用突袭得手,一旦时酆和尚云溪大军压上来,淮右军势难守住,而一旦丢失了蕲县,恐怕就再难夺回来了,自己何处存身?

    尤其是在蔡州军一旦进入徐州,自己连藏身之处也无,日后如何在蔡州军体系中立足?

    至于说军资丢失,反正那也不是自己一家的,尚云溪和时酆自然会着急,真正等他们夺回通桥时,估计蔡州军也已经进军徐州了,届时局面究竟向何处去还真不好说,也顾不得许多了。

    梅况目光阴冷,单手杵剑,站在粮囤外的大门上,看着汴渠中已然中断的航线。

    淡青色的绿沉剑锋刃上似乎仍然透着一抹血红的腥气,几滴血迹沿着大门外一直向汴渠河堤出延伸。

    半个时辰前,他用一记“沉舟侧畔千帆过”击杀了感化军驻扎在这里的军指挥使,一个太息前期的强者,而田春来则斩杀了军指挥副使,另外一个养息后期的高手。

    两军水军陡然发动,没有给警惕性不足的这一军感化军任何机会,一上前来,梅况和田春来便亲率精锐发动突袭,加之无闻堂的细作之前在通桥镇内纵火,吸引了部分感化军去救火,所以这一战打的格外顺利。

    当然姚承泰的精锐也非浪得虚名,水军登陆作战本身就有限制,但梅况和田春来都巧妙的利用了水军船队中仅有的几艘装备了火龙炮的兵船威力,将一部感化军吸引到了码头河堤上,然后利用兵船火龙炮予以打击,这直接导致了这一部一营精锐在极短时间内就被消灭。

    本身就遭遇突袭,加上兵力的劣势,然后又遭遇了这种新式武器的毁灭性打击,还有梅况和田春来这两个高手的击杀首领,感化军没有能够坚持太久。

    田春来已经派人去侦察地形去了。

    击溃这一军感化军不算什么,实际上在平安通过虹县之后,这一战结果已经注定,关键在于接下来将会面临可能来自南北两面的感化军夹击。

    如果说通桥是一座城,那也就好了,倚城而守,有两军兵力,也差不多能坚持一段时间,等到右一军、右二军赶到,梅况还是有这个自信可以抗御感化军的进攻。

    可问题是通桥是一个大型镇甸,依托汴渠而生,繁华无比,但是却没有城墙的商埠,这就麻烦了。

    而且通桥主要的码头、仓库、粮囤都几乎集中在汴渠以北,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想要将这些军资粮食纳为己有,那就不得不守住北面,而现在看来,从符离、彭城过来的大军可能会迅速沿着驿道南下而来,也许要不了两天时间,感化军就会兵临通桥,淮右水军第一军、第二军就不得不在通桥镇打一个艰苦的阻击战。

    现在尚不清楚徐州方面会有多少兵力南下,但只要尚云溪和时酆不蠢到一定程度,都会想得到这一战已经关乎到整个感化军的生死存亡了,这种情形下,只怕尚云溪和时酆都会倾力来攻了。

    远远的看着田春来带着几个手下疾步而来,从田春来脸上的表情梅况就知道情况不佳。

    事实上之前他们也就有已经探讨过,对通桥的地形图做过研究,当时就觉得要在这里阻击南下的感化军非常困难。

    他们判断只要南下的感化军超过一万人,那么这两军水军就很难抵挡得住,但问题是南下的感化军多少不是他们能决定的,而且他们判断,南下感化军的可能性很大。

    “况兄,情况不太好。”田春来没有任何客套,径直道:“我觉得在这里设置阻击阵地恐怕很难,通桥太大了,而且街道杂乱分散,感化军如果南下,可以从几处突击进来,如果打成巷战,我们丝毫占不到便宜,而且我们的兵船火龙炮也不敢在通桥镇上随意使用,这一处集镇君上很看重,如果引发大火,太可惜了,更重要的是就算这样,我们也很难守住这里。”

    “那我们该怎么办?”梅况叹了一口气,目光游动,“君上要求我们必须要守住这里,斥候来报,蕲县那边姚承泰好像要坚守不出,君上他们要打下蕲县,恐怕尚需时日啊。”

    田春来也有些着急。

    这不是靠坚守苦战就能扛住的,虽然感化军的总体表现不佳,但并不代表感化军就没有战斗力了,而他们却不敢去冒这个险,败了倒也罢了,但是一旦失陷,被南下大军增援蕲县成功,那这一战就彻底被动了。

    “春来,你说如果我们拿下符离情况会不会好一些?”思考了许久,梅况才悠悠道。

    “拿下符离?!”田春来吃了一惊,“可行么?”

    “我在琢磨,咱们拿下通桥,俘虏了这几百感化军,如果我们能够说服部分,然后伪装……”梅况顿了一顿,“这可能还需要无闻堂的人协助配合,是否可行,还要好好琢磨一下。”

    “不管行不行,我们也可以一试!否则时间就来不及了!”田春来猛地跳起来,“我带队去一试!”

    符离到通桥不过三四十里,急行军半日可到,而先前击溃了的感化军残兵肯定有部分已经逃往符离,若再不赶紧,那就毫无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