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六节 漩涡
    尚云溪离开节度使府时,已经是傍晚了。

    马蹄踏踏,踩在节度使门前这条顺城大街上,石板路显得斑驳不齐。

    街上仍然是熙熙攘攘,遍及整个北方的大旱非但没有使徐州变得萧条起来,反而因为大量来自兖郓沂三州乃至河朔地区的流民蜂拥南下,使得徐州城里呈现出一种畸形的喧闹。

    卢启明这个家伙嘴巴上说得好听,一直在阻拦流民南下,但是根本没有起到多大作用,看看徐州城外云集的流民,再看看混入城内的这些灾民,看到这一切,尚云溪就对徐州的未来感到绝望。

    卢启明居然把梁赞手底下一个盗匪出身的家伙安排在滕县负责北面沂州封堵灾民南下,这是多么不靠谱的事儿。

    这城外一两万灾民,绝大多数都是来自沂州,那家伙恐怕唯恐这些流民滞留滕县而放开道路让这些流民南下,怎么可能会去阻拦本身就可能在本地成为祸端的这些人?

    本身徐州尚有一些余粮可供支撑,但随着大量的北方灾民南下,徐州一下子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除了不断驱赶这些灾民继续南下外,徐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对付这些灾民,但是在这些灾民未离开时,徐州还得要拿出一部分粮食来赈济,以免这些灾民就地生乱。

    尚云溪已经得到一些细作报告,这些云集南下的灾民中混杂了不少盗匪,这些盗匪甚至已经在这些灾民中拉拢勾连,有起事的苗头,这很危险。

    除了加快驱逐这些灾民南下去祸害淮南外,时酆的牙军也已经进入严阵以待的状态,防止这些乱民在徐州滋事。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淮右大军居然北上了,尚云溪敢肯定,江烽这厮绝对是瞅准了北方灾民大举南下给徐州局面带来的混乱才觉得这是一个机会,甚至也不排除淮右本身就在这些灾民中安排有一些暗子,有意要来搅乱徐州局面。

    两面夹击,的确一下子就让徐州的情况变得危急起来了。

    但首要的麻烦仍然是姚承泰那边,毕竟他要直接面对淮右的两万大军。

    正如自己在节度使府中所说的那样,江烽绝对还有杀手锏,绝不可能就这么直截了当来打徐州了,江烽从来就不是那种堂堂正正发招的人。

    如果不给予姚承泰援助,尚云溪敢肯定,蕲县和符离绝对会不保。

    时酆性格优柔寡断,这在他的预料之中,更何况要让时酆出动他自己的当家本钱,肯定没那么简单。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时酆也很清楚,如果不给姚承泰以大力支持,恐怕姚承泰难以抵挡住淮右大军的进攻。

    问题是就算时酆和自己给了姚承泰支持,就能获得胜利么?

    尚云溪不这么看。

    目光在周围一扫,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千年雄城,却要被外人所据,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时酆已经无力据有这座城池了,淮右江烽野心勃勃,蔡州袁氏心怀叵测,难道就只能放任这两家之一来入主?

    尚云溪不喜欢淮右,这个根基浅薄的暴发户吃相太难看了,而且从实力来看,淮右也远不及蔡州,尚云溪不看好。

    同样尚云溪也不会选择蔡州袁氏,杀兄之仇让他铭刻在心,虽然自己那位兄长的确不太省心,但是毕竟是自己一母同胞,这个仇他永远不会忘。

    哪还能有谁有资格参与到逐鹿徐州中来?

    泰宁军崩溃在即,自顾不暇;平卢军羊质虎皮,见草而悦,见豺而战,也就只能干点儿偷鸡摸狗的活儿,不值一提。

    除了这几家外,还有谁?

    当然还有,西面这个庞然大物——大梁还没有计算进来。

    但是尚云溪却很清楚,要想让这个暮气日深的强邻介入徐州之战,不那么简单。

    大梁是中土实力最强大的藩阀,这一点即便是它最大的敌人——大晋也不得不承认。

    但是它强大并不意味着它就最有力。

    暮气深重,内耗不已,掣肘不断,这些都限制了大梁的实力发挥,尤其是其内部山头林立,派系纷争激烈,可以说除非敌军打进国门,方能让其刺痛之下清醒过来,寻常情况下,这个庞然巨物更像是一头昏睡的巨兽。

    就连南陈州被蔡州所夺,大梁也是在三年之后才慢慢找机会夺回,而主动对外战争更是要追溯到十多二十年前去了,起码在朱允继位梁王之后,就再也没有主动对外发起过战争。

    现在要想鼓动大梁加入到争夺徐州之战来,不容易。

    但尚云溪还是想要试一试。

    对尚云溪来说,大梁的反应迟钝和对外干预的意愿薄弱其实反而是一件好事。

    如果大梁真的都像蔡州或者淮右这么野心勃勃,那哪里还有他尚云溪什么事儿?

    也正是由于大梁对外干预的意愿低,如果有一个实力不强但却愿意亲附于他的藩阀掌握徐州,尚云溪觉得这应该是符合大梁的意愿的,而大梁需要付出的也不会太多,只需要少量的武力支持,以及必要的武力威压,就足以帮助自己入主徐州了。

    当然,这还只是尚云溪的一个初步意向,要把大梁拉进来,马上就得要动起来。

    大梁那边的效率不敢恭维,不过只要能说动宋州驻军予以支持,那便有几分把握了。

    想到这里,尚云溪忍不住再回头看了一眼巍峨雄伟的节度使府,也许下一次自己再来这里,就该是以主人的身份君临了。

    *******************************

    “淮右军北上了?”卢启明眼中精芒爆闪,一瞬即逝,“多少兵马?

    “回大将军,据说是两万人左右,节度使那边正在整顿军队,据说尚帅和节度使大人商量要准备出兵增援姚帅。”司马从事小声道。

    “增援姚承泰?究竟是节度使出动牙军,还是尚云溪出兵,或者他们两家都要出兵?”卢启明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具体情况摸清楚没有?”

    “据说节度使大人对源源不断南下的流民有些担心,认为这里边混得有贼匪,但是这些贼匪趁势起事,所以在出多少兵的问题上还有些犹豫,但尚帅鼓动节度使大人出动大部兵力,称他也会出动大部分兵力来增援姚帅,否则徐州危矣。”

    “哼,徐州危矣?”卢启明不屑的道:“这个老狐狸就只会算计别人,节度使大人也是,总是愿意上这厮的当。”

    “大将军,但姚帅肯定抵挡不住淮右军进攻,如果节度使大人和尚帅不援助,那蕲县和符离肯定守不住,符离一旦失守,彭城就危险了。”

    “有这么简单容易的事情?”卢启明轻蔑的一撇嘴,“彭城若是这么容易被拿下,那还叫彭城?蔡州袁氏呢?他们会坐视淮右独吞徐州?大梁呢?昔日的小兄弟陡然间就要变成几乎可以和它比肩的庞然大物,甚至可能对他们构成巨大威胁,他们能接受?”

    被主将问得张口结舌,司马从事好一阵后才吶呐道:“蔡州袁军哪里还有余力来过问徐州之事?更何况西面还有尚帅大军防守。至于大梁,大将军不也说过大梁现在不太可能出动出兵,除非别人打上门去么?”

    “哼,这种情形下,尚云溪会不会敞开通道放任蔡州军入许呢?谁说得清楚?就算是尚云溪放不下尚云流之死,不允许蔡州军入徐,我也的确说过大梁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出兵周邻了,但这一次情况不一样,徐州得失,关乎重大,大梁会有什么样的态度,谁也无法预料。”卢启明搓着手目光闪烁,“这一局,还真的难以预料啊。”

    “大将军,那我们该怎办?”司马从事忍不住问道。

    卢启明一时间没有回答。

    淮右军北上,彻底打破了眼下徐州的均衡态势,如果说之前姚承泰、尚云溪、俞明真和自己,加上时酆,构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架构,但是现在就被击破了,尚云溪如何想?俞明真的态度,还有姚承泰在这一战之后还会不会存在,时酆未来的命运,这一切都被卷入了一个不可预知的巨大漩涡中。

    卢启明当然也明白淮右军不会没有后手,甚至他也隐约觉察到那个来投奔自己的庄永胜恐怕有些问题。

    据说近日不断有外人加入其军中,这个外人不是指他从本地或者兖郓那边招募入军的,而是来自南边淮南,这就相当可疑了,如果庄永胜真的是淮右军的一颗暗子,那庄永胜准备干什么?

    是对付自己,还是时酆?

    “大人,滕县那边据说已经扩编到了两个完整军,而且训练很频繁,据报告,他们的甲胄军衣也都在陆续补齐,很是可疑。”司马从事适时的补充道。

    也许真该是和庄永胜好好谈一谈的时候了,这个家伙利用了自己的信任,骤然变成了这局棋中一颗不可小觑的变数棋子,不得不让人侧目而视。

    “派人去请庄永胜到我这里来一趟,就说我有要事需要和他商量。”卢启明抬起目光,嘴角微微浮起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