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二节 民心民意
    欢迎酒宴设在了虹县县城里最有名的望月楼。

    虽然局势很不好,但是作为泗海两州掌握实际权力的大将军俞明真的到来,虹县士绅当然还是要表明欢迎的姿态。

    能够参加酒宴的当然都是虹县的士绅望族,像虹县望族赵家、刘家,以及虹县最大粮商令狐家,盐商霍家,以及虹县官员和一些其他文人出席。

    俞明真并不喜欢这种应酬式的酒宴,但是作为执掌两州军权的大将,他却不能恶了本地士绅的好意,在很大程度上,他要维系这一地统治,都还需要这些人的支持,,而且他与赵氏一族族长赵武岳素来关系密切,来虹县,免不了也要在一起小酌一下。

    赵氏一族是刘宋时候刘裕母系一族,久居夏丘,乃是虹县著名大族,而刘氏一族也是发迹于刘宋时代,其家族成员多为南朝显贵,赵、刘两家互为姻亲,成为虹县两大望族。

    虽然兴致不高,但是俞明真还是表现得很有风范,对于赵刘两家以及令狐和霍氏两大商人家族也都表示出了自己的善意。

    看着厅堂间轻歌曼舞的歌姬舞伎,俞明真就忍不住想叹了一口气。

    坐在俞明真下首的赵氏家族族长赵武岳也觉察到了这位执掌泗海两州实力派老友的心情不佳,端起酒杯敬酒:“大将军,请饮此杯,且抛开庶务,不必忧心。”

    “哎,武岳兄,哪里能抛得开啊,当下时局不佳,蚁贼方去,蔡贼又来,嘿嘿,我等武人也是睡不安枕啊。”俞明真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说来也是惭愧啊。”

    “大将军,蔡贼已经止步于亳州,徐州虽然局面不佳,但尚有姚大将和尚大将他们屯大军于萧县和符离,吾听人言,蔡贼现在亦是精疲力竭,古人云,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冲风之衰,不能起毛羽。吾观蔡贼,亦如此矣。”

    应该说赵武岳的观点也算中肯。

    蔡州兵的确在一举拿下亳州之后已经有些势穷力竭了。

    亳州不比其他州,八县过百万人口,而且各县士绅望族对蔡州毫无好感,都对蔡州袁氏这个昔日附庸之地敌意甚浓。

    虽然他们夺下了亳州,但内有士绅的反抗,外有淮右在南颍州的牵制,北面还有大梁的虎视,已然到了极致,加上他们在蔡州也还有屯扎重兵以防大梁趁火打劫,所以手中机动兵力已然严重不足了,周边对其威胁都不小,也许最无力对其构成威胁的反而是徐州这个正主儿。

    “武岳兄,蔡贼之忧只能说暂时缓解了,但纵观我们徐泗海三州的局面,却是越发险恶啊。”俞明真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目光里也多了几分凝重,“北方旱灾连绵,兖郓沂三州的泰宁军几近崩溃,三万多大军据说现在他只能控制得到不足万人,其余尽皆沦为盗匪,四处掳掠,平卢的情况稍好,但是收到河朔和兖郓沂三州灾民冲击,一样举步维艰,灾民流民,稍有蛊惑,便可能化为另外一群蚁贼,为祸之烈只怕不比秦权之流稍弱。”

    一身藕荷色的锦缎长袍的赵武岳大吃一惊,“大将军,你觉得北边也会起蚁贼?”

    蚁贼之祸可谓让淮北士绅痛彻入骨,颍亳二州就不说了,徐州有大军驻扎,蚁贼也要稍避其锋,海州偏居东北,蚁贼亦是难得一去,唯独泗州,被这蚁贼反复蹂躏。

    最开初还以为这些蚁贼不过是掳掠一阵就会南下,没想到这拖就是一年半载,如同梳头的篦子一般翻来覆去。

    泗海二州中除了下邳有大军驻扎,朐山、东海和怀仁偏居东北,几乎都被蚁贼荼毒个了够。

    虹县县城虽未沦陷,但是也是几度被蚁贼包围,像徐城、宿豫、沐阳、涟水等县均被蚁贼攻破,连泗州州治临淮也都被蚁贼悍将林河一度登上墙头,若非俞明真亲率大军增援及时,临淮也会沦为一片废墟。

    现在好不容易盼得蚁贼难度淮水去祸害淮南了,没想到俞明真居然说北地可能又要起蚁贼,这如何不让赵武岳心惊胆战?!

    “武岳兄,你莫不是以为我在危言耸听么?”俞明真苦笑,“北方残破,本身百姓就贫苦不堪,如今又遭天灾,卖儿鬻女亦是难以存活,这等情况下,唯有逃荒,可这一路南下,咱们淮北亦是被蚁贼糟蹋得不行,根本无法有多余之粮来救济,若是有一二居心叵测之人在其中煽动蛊惑,岂有不作乱之理?”

    “那大将军就该将这些流民灾民逐出我们泗州,不该放其入境!”赵武岳的观点代表了许多士绅的态度,只要流民不入自己家乡,那便不管我事了。

    “武岳兄,且不说我手中有无如此多军队来驱赶阻挡,就算是我能将其拒之门外,可若是有心人有意要祸水南引,一边资助其些许刀枪盔甲,再为其提供情况线索,让其南下,武岳兄你觉得届时我们岂非更是得来一场弥天大祸?!”

    俞明真的话让赵武岳毛骨悚然。

    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若是为了将这些灾民流民送出去,北边那些大族豪门完全可能资助些许武器物资,让其领着这些流民南下,己方反而无法控制,。

    等乱军一旦裹挟流民灾民数量太多,恐怕就难以控制得了。

    与其那样,真还不如像现在这般,愿意走的,送些米粮,让其赶紧南下,不愿走的,那就只能是稀粥吊命,严加防范,迫使其最终南下。

    “那我们该如何应对?”赵武岳一旁的刘氏一族族长刘臻忍不住颤声问道。

    “没有太好的办法。”俞明真摇摇头,“或许让他们南下淮南是唯一办法吧,淮南毕竟要富庶一些,粮食虽然歉收,但是总还是有些收成。”

    “大将军,只要我们严加防范,加紧驱赶这些流民南下,北面尽可能将那些流民引向徐州那边,情况还不至于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吧?”

    赵武岳也知道现在徐州和泗海二州早已经隔阂甚深了,俞明真经年不入徐州一步,足见他和时酆的关系冷淡到什么程度了,所以也毫不避讳的表示应当在下邳就把流民往徐州那边驱赶。

    “武岳兄,其实流民也并非我目前最担心的,……”俞明真叹了一口气。

    赵武岳有些讶异,“那大将军现在愁眉不展,却在担心什么?是担心大梁,还是平卢,或者淮右、李吴?或者徐州?现在各家都有自家难处,恐怕都自顾不暇吧?”

    赵武岳的观点也是现在泗海二州这边的主流观点,除开这些流民外,其他还真的谈不上有什么威胁。

    蚁贼南下了,不可能在北返;李昪和蚁贼正斗得不可开交,也不可能插足泗海。

    平卢军倒是有些威胁,因为这么些年平卢军和淮北一直关系冷淡,尤其是平卢军对海州一直有觊觎,但现在如俞明真所说,平卢诸州一样情况糟糕,粮价飞涨,根本无力对外征战,起码这一两年不可能。

    至于大梁,真要有动作,那首当其冲也该是徐州那边。

    剩下还有谁?难道是淮右?

    淮右才和徐州方面在颍州联手抗击蔡贼,就算是现在得了南颍州,那也是在徐州军无力回天情况之下所得,怨不得人,现在淮右不断运粮北上缓解淮北压力,与淮北关系甚睦,加上淮右才得庐濠二州,也忙于安顿内部,如何谈得上其他?

    俞明真也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了,但这只是一种直觉。

    “哼,真正威胁咱们的只能是平卢王家,他们对海州一直垂涎三尺,一旦海州入其手,泗州势不能保,所以要说我们就该和淮右结盟。”对面的盐商霍家霍谷道。

    霍家是虹县最大盐商,海州那边有淮北最大盐场,霍家与海州那边盐商关系密切,无疑是最为惧怕平卢军南下的了。

    “和淮右结盟?”刘臻冷笑:“淮右凭什么和咱们结盟?要结盟早就结了,只有咱们淮北有求于他们,他们也不是傻子,你要说让江烽直接接管徐州还差不多。”

    刘臻的话让在座众人都是一阵尴尬的沉默,的确现在淮右凭什么和你结盟,且不说俞明真名义上还是时酆的下属,泗海二州虽然军权掌握在俞明真手中,但是依然有相当多的士绅亲附于时家,而且现在泗海二州情况糟糕,淮右运粮北上,那也是生意上的事儿,照样高价卖粮,只要你敢为难压价,保证就没有下一波粮食了。

    “淮右江烽简直让人不可思议,一下子就冒出来这么个人物,你说他现在既有兵又有粮,对咱们淮北该是一个什么态度呢?”令狐氏族长令狐道幽幽道:“若是真要对咱们开出什么条件,你说咱们能拒绝么?”

    注意到周围众人对自己都侧目而视,令狐道却不在意,看着一脸复杂表情的俞明真,“大将军在此,本来不该说这话,不过某这是大实话,咱们虹县士绅如此想者怕也不少,至于其他地方,怕是更多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