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卷 倚天万里须长剑 第十七节 预判
    “不要小瞧粟特商人,他们能在北地纵横,无论是河东还是关中,无论是大梁还是河朔,都有身影,都把他们待为座上宾,没有点儿能耐不行。”袁无为摇头,“家主也和粟特商人有些交情,不过那个时候粟特商人对咱们蔡州还有些瞧不上,估计现在他们兴趣会大很多。”

    “三兄,某不是瞧不上粟特商人,某只是觉得粟特商人如何能打入淮右?要知道江烽对波斯胡商可是青眼有加,据说那些波斯胡商为江烽提供了大量的钱银贷款支持,否则江烽根本支撑不了这两年在浍州和寿州的水利建设以及军队扩充。”袁无畏皱着眉头思索着道。

    “哦?你是说这个,家主那边来的消息,粟特商人也在为淮右大量提供战马,这两个月已经有不少于两千匹战马经南阳和我们蔡州进入淮右了。”袁无为沉吟着道:“看样子江烽是要大力扩充骑兵力量,河朔军南投让他有了更大的底气啊。”

    “粟特商人为淮右提供了两千匹战马?!就这两个月内?”袁无畏大吃一惊,“他们从哪里替淮右弄来的战马?也是关中?关中那边党项人和吐蕃人不是把狗脑子都打出来了么?怎么可能还有战马运出来?”

    “据说粟特商人从河东和吐谷浑人那边弄了不少马匹,又疏通了大梁的关系,所以战马直接过大梁,走南阳和蔡州过境的。”袁无为也有些无奈。

    明明蔡州和淮右还处于交战状态,但是粟特商人却能说通家主过境,可见这帮粟特商人的能耐。

    但话说回来,如家主所说,蔡州不同意,粟特商人也能绕道南阳那边,反而恶了双方的关系,日后蔡州和粟特商人打交道的机会不会少。

    “河东沙陀人和吐谷浑人那里弄来的战马?”袁无畏意似不信,“就算粟特商人能耐大,也不可能一两个月就凑出两千匹战马吧?河东和吐谷浑边境地区平时不可能存有这么多战马,一时间哪里可能凑齐这么多!”

    “职方馆查过这些马来源,的确有些问题,有不少是来自大梁北边诸军中。”袁无为也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个堂弟的观察力和分析能。

    袁无畏脸色微变,“不出某所料,大梁军中那些家伙胆子越发大了,现在连战马都敢偷偷拿出来卖了。”

    “那些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不敢卖?”袁无为哂笑道:“只要肯出价,你让他自家身上的盔甲卖他都敢,而且是卖给淮右,你说卖给沙陀人或者我们,也许他们还能有些忌讳,但淮右,那么算是他们的准盟友,又有什么不敢的。”

    “三兄,淮右这么急切的到处购买战马,价格上恐怕不会便宜,就算是他们在粮食上赚了大钱,也有些不划算啊。”袁无畏思路却转到另一边:“他们对骑兵的需求这么急?这是什么原因?要说庐州和濠州被他们拿下了,还和李昪签了合约,没理由这么急迫才对啊。”

    袁无为也听出了袁无畏话语中隐藏的意思,迟疑了一下:“会不会是因为河朔军进来,没有马匹无法组建起骑兵,所以……”

    “这说不通,这么多战马,价格昂贵,加一两成价格相当于他们卖多少粮食所赚的钱了?而且现在淮右扩张速度惊人,他们的财政肯定也一样不宽裕,江烽再蠢也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袁无畏摇头,“党项人联手杨文昌已经大败吐蕃人,而且夺得大批牧地、人口和牲畜,只要稍微等上半年,波斯胡商便能将吐蕃战马大量运到淮右,价格起码可以便宜一半以上,他何须这么操切?”

    袁无为悚然一惊,“老七,你是怀疑江烽还要用兵?对李昪,还是蚁贼?”

    袁无畏脸色阴晴不定,思索了一阵之后才道:“没有更多的情报支撑,我无法判定,但若是他要对和滁二州用兵的话,照理说对骑兵的需要没那么急切才对,若是说他想从濠州出兵东进夺取楚州,倒是说得过去,但是现在蚁贼和李昪正在楚州激战,他该坐山观虎斗才对,没道理这个时候去插一腿啊。”

    袁无为被袁无畏的思路所牵引,脸色慢慢变得有些苍白,抬起目光,正好和袁无畏的目光碰在一起:“徐州?!江烽这厮想夺徐州?!”

    被袁无为有些嘶哑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袁无畏下意识的反驳:“不可能,徐州丢失了颍亳二州,主要兵力都已经集中在了徐州,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姚承泰、尚云溪他们可不比尚云流梁赞之流,还有卢启明和俞明真,徐州起码还有五万大军以上,江烽除非疯了,怎么可能在庐州濠州尚未稳定的情况下就去打徐州?而且徐州城高墙厚,根本不是寻常州郡可比,就算突袭,一两万兵力要想打下徐州纯粹就是做梦!”

    “但是老七你怎么解释淮右疯狂扩充骑兵?”袁无为语气变得格外急促:“江烽这厮不就是最擅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么?这厮哪一次打仗不是从不能变成可能?守固始,攻汶港栅,夺寿州,我们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都被他给做了一个遍!”

    被袁无为的话给问住了,袁无畏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事实上他内心也是越来越认同袁无为的担心,江烽这厮恐怕就是再打徐州的主意。。

    只是从表面上的各方面情报来分析,这真的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淮右军就算是大扩军也不过就是两万人马,哪怕全部抽出进攻徐州,那对于徐州数万大军来说,也居于劣势,而且对方还是守城一方。

    打徐州,你夺下一两个县城毫无意义,可要夺徐州州治所在的彭城,可能么?那可是虎踞龙蟠之地,在一般人印象中,没有五万以上的兵马,你根本就敢去碰这座雄城。

    更不用说淮右也不可能不留兵马守寿州、庐州这些战略要地,算一算,你淮右能抽出一万多人马顶天了,这点兵力你进入徐州,能做个什么?

    “会不会是江烽觉得楚州那边有机可乘,想要对付蚁贼,所以想要……”袁无为又自设自问。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我总觉得……”袁无畏下意识的摇摇头,“江烽这厮野心极大,尤善兵行险着,这徐州若是被他所得,我们东面就再无拓展空间,而且还会面临其对我们的巨大压力。”

    “老七,现在说这个还有些为时尚早了,如你所说,偌大徐州,不是那么好啃的,或许他是不是想先夺泗州呢?”袁无为又反问道。

    “泗州?”袁无畏沉吟道,“目前泗州只有俞明真部,以淮右的力量,倒是大有可为,但是夺下泗州只会增加徐州的警惕,淮右要想夺徐州会更难,还有,江烽难道就不怕夺下泗州之后,打草惊蛇,我们一旦介入徐州呢?我们如果在徐州得手,再进军泗州,泗州易手那就是必然,淮右不会行此笨着吧?”

    袁无畏的话让袁无为再度陷入沉思,在没有足够的情报印证情况下,的确不好判断淮右的目的。

    “不管怎么说,淮右的举动非常可疑,必须马上加强对寿州、濠州一线的情报收集,我们这段时间还是有些懈怠了。”良久,袁无为才断然道:“必须要重视这件事情,要着眼淮右要打徐州来考虑,并做准备,如果还淮右真的要打徐州,我们绝对不能坐视,哪怕我们再难,也要介入,绝不能让淮右在徐州得手!”

    “可是三兄,我们现在的情况……”袁无畏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

    说易行难,且不说现在颍亳二州面临的局面不好,就算是蔡州军内部现在也已经损失不小且疲惫不堪了,亟待休整和补充,而且在辎重粮草以及器械等诸多物资上,也是差额不小。

    真要打仗,那就必须要马上开始补充,这又需要从蔡州那边运来,这里边事务繁杂,耗时甚久,而且家主那边恐怕也未必同意。

    “再难,我们也要做,你我都清楚,如果真的被淮右在徐州得手,哪怕我们现在已经得了颍亳二州,战略态势得到极大改善,但我们的战略方向恐怕就不得不转向了,虽说大梁现在的情形很糟糕,我们也有一些准备,比如陈州那边,但是淮右虎视在侧,我们随时都要防着他们从东面打过来,这种滋味,想一想我都觉得无法忍受。”

    袁无为的语气变得越发坚定,袁无畏也深深吸了一口气:“既如此,那我们就真的要马上着手了,只是淮右吞并了庐濠二州之后,我们对淮右现在的实力了解不足,做出对策也就缺乏依据,需要马上开始着手准备,尤其是情报的收集,三兄说得对,我们决不能让淮右随时把刀搁在我们脖子上,那我们就永远处于被动状态,我们必须要争取主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