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六节 对手
    亳州州治谯县县城。

    整个亳州呈一个斜三角形,雎水、涣水、涡水、淝水,四条西北——东南走向的河流由东向西次第展开,其中涡水无疑是最重要的河流,它斜贯整个亳州,真源、谯县、城父、山桑(蒙城)四县均紧邻涡水水河畔。

    亳州八县,分布极不均衡。

    北面紧邻着陈州、宋州这一线就有五个县,鹿邑、真源、谯县、酂县、永城,几乎成一条直线横排。

    其余三县除了临涣龟缩在紧邻东面的徐州边上,就剩下两个县,一个是占据中部的城父县,一个是占据南部的山桑县,可以说这中南部两个县论辖地面积几乎就占到了整个亳州接近一半。

    作为州治的谯县,位于北面五县正中间,但由于位置太过于靠北,所以谯县到最南面的山桑县城,足足有三百里地。

    正是由于广大的面积,肥沃的土地,使得蔡州才对亳州垂涎三尺,哪怕是冒巨大风险也要一举拿下。

    拿下了亳州,就可以使得蔡颍亳三州可以连为一体,蔡州的战略纵深得到极大拓展,尤其是对处于蔡州和亳州之间的南陈州乃至整个陈州构成一个包围态势,一旦日后形势有变,便可很轻松两面夹击,重夺南陈州乃至整个陈州,这也是袁家为什么处心积虑也要拿下颍亳二州的一个重大原因。

    袁无畏轻轻的咳了一声,目光还在街道上流淌着。

    不得不承认,谯县这个州治所在地还是有些底蕴的,虽然整个亳州都经历了蚁贼的洗劫,但是作为州治所在地,谯县反而因为其他县份遭遇荼毒肆虐使得大量士绅逃入谯县,呈现出一种畸形的繁荣,哪怕是后来蚁贼已经撤离了亳州,但是害怕蚁贼去而复返的许多士绅,仍然在城里驻留,未曾离去。

    虽然落入袁家的手中时间还不长,但是看得出来街上的热闹景象已经在慢慢恢复了,这既让袁无畏感到欣慰,也有些担心。

    欣慰自然是袁氏在颍亳二州的策略还是奏效了,采取拉拢和宽松的政策,使得原来十分抵制袁氏入主的本土士绅开始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尤其是在一些商业专卖特许权利开始抛出来之后,本土士绅商贾也开始分化瓦解了,而只要开了这样一个头,那一切就好办许多了。

    担心的事情也不少,看看街道上不断涌入的北方灾民,袁无畏就在为存粮心焦,现在的亳州一样缺粮,粮价已经涨到了1900文一斗,而且很多时候还有价无市。

    蔡州那边的还是有些粮食储备的,但是由于整个中原地区的天时不好,蔡州粮价也一直处于上涨趋势,如果要运到颍亳二州来,价格还会上涨一截,

    对于北方来的流民灾民,现在袁家内部也是分歧甚大,支持收纳的是认为颍亳二州经历了蚁贼的肆虐,人口损失很大,甚至各县的土地大量抛荒,所以急需这些流民来充实复垦。

    反对者的原因也很简单,颍亳二州养不起这么多人,没有那么多粮食,以现在蔡州的实力,这些流民许多都没法熬过这个冬天。

    可是如果将这些北方灾民流民撵走,这些人可能会继续南下,进入淮右,而真的过了这个冬天,一旦明年老天爷开眼了,颍亳二州要想再招募到这么廉价人口,那就别想了。

    马蹄踏踏,袁无畏忍不住又咳了一声,前面的亲卫已经跳下马来,替他来引马,到地方了。

    一座有些历史的老旧官衙了,但是宽阔的大门和面前宽敞的街道,足以让人明白这里是什么所在。

    目前袁氏在亳州的控制中枢就在这里,亳州刺史府。

    由于身体尚未彻底痊愈,袁无畏就不得不出关,所以袁无畏估计自己恐怕要比预料晚上半年才能慢慢修复,这不是好事儿,但他却无法回绝家族的召唤,这种大事面前,个人的一切都可以舍弃。

    进入刺史府,人来人往,这一方面也显示出亳州的勃勃生机,唯有事多人忙,才证明现在袁家已经逐渐控制住了整个亳州,一切命令安排都从这里发出。

    袁无畏没有去别的地方,直接去了职方房。

    只是按照蔡州模式移植过来的职方房,也是各家藩阀必不可少的机构。

    由于亳州新入,职方房基本上就是从原来蔡州那边的分支机构接过来,迅速扩展,但实际上核心还是那些。

    蔡州职方房设在亳州这边的分支机构,就在刺史府内的一个小院中,主要为颍亳战事服务,随着颍亳战事的结束,职方房的情报收集范围开始迅速向周边扩展,同时也与来自蔡州那边的情报形成互通。

    让袁无畏有些惊讶的是袁无为也在。

    按照以往的惯例,作为亳州目前仅次于袁怀庆的主要军事负责人,袁无为更多时候还是和袁怀庆呆在一起,协助处理袁怀庆那边的军务。

    而袁怀庆已经被蔡州方面向朝廷禀报为亳州刺史兼颍亳团练使,但主要精力已经开始转向稳定颍亳局面的政务方面,尤其是要和颍亳这边的士绅大族、商贾打交道,年龄更长资历更老且性格沉稳的袁怀庆无疑更适合。

    “老七来了?”袁无为对于在这里看见袁无畏倒不惊讶,“你该多花一些时间修行上,尽快恢复过来。”

    “嗯,再等两天我就打算回嵖岈山去闭关三个月。”袁无畏也觉得自己身体到了一个极限,如果再不闭关的话,可能对日后自己武道进境产生更大的危害,甚至可能会导致他永远无法进入小天位。

    嵖岈山是吴房(今遂平)西部名山,也是袁氏一族武道修行的福地,很多时候袁氏一族武者需要通过闭关提升自己武道水准时都会选择这里。

    “那最好不过了,三个月之后,也许我们可以考虑其他战略了。”袁无为点头,目光重新落在分别置放在桌案上的情报上。

    “有什么新的动静么?”袁无畏之所以没有在拿下整个亳州之后立即返回嵖岈山闭关,主要还是有些放不下亳州这边事务,因为太顺利了,尤其是北面的大梁和南面的淮右都没有任何动作,这让他始终难以放心。

    “没有什么新的消息。”袁无为摇摇头,“不过近期中原诸州粮价涨得很快,颍亳二州这边也一样飞涨,蔡州那边送过来的粮食一两天就被抢卖精光,大家都在储粮,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淮右那边不是没有限制么?”袁无畏有些奇怪,“可以通过中间人向浍州和寿州购粮啊。”

    “限制倒是没有,但是淮右粮价也暴涨了许多,据说淮右官仓粮大量运往了兖郓沂三州以及徐州那边去卖了。”袁无为不无感叹,“这一次被淮右赚够了,江烽这厮倒是好算计,从前年就开始一直在收购粮食,照说淮南诸州一直不缺粮,我还在琢磨这厮是不是缺粮却怕了,养成习惯必须要有粮傍身才踏实,没想到现在这两年的陈粮都能在北方卖个好价钱。”

    “三哥,学不来的。”袁无畏沉默了一下,“江烽这厮走一步看三步,他拿下寿州之后都以为他要对梅田两家动手,但没想到他却高举轻放,把梅田两家收入囊中,其带来的后果就是梅田两家在淮水流域的水运力量被他全部掌握在手中,不但没有受损,而且还得到了极大的拓展,没有淮右水军和这些船队,寿州的粮食怎么能运到淮北各地?”

    袁无为知道袁无畏还有话,静静的听着。

    “我们拿下颍亳二州,这两州土地辽阔,已经和蔡州相若了,本来这里的农业生产环境一点也不比蔡州差,但是现在却被时酆和蚁贼给彻底搞烂了,人口连原来的三分之一都不到,这一点还好说,北方大量流民还可以补充,但集镇被毁,灌溉水渠多年失修,士绅都跑到了城里,要恢复起来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做到的。”

    说到这里袁无畏就忍不住叹气,颍亳二州倒是拿下了,但要恢复成为蔡州那样,却任重道远,需要的投入花费和时间都很棘手。

    “相比之下淮右就很聪明,寿州肥沃,加之灌溉条件极佳,又顺带吸纳了颍亳二州的流民,所以一下子就恢复过来了,有了粮食,还有运输渠道,可以直入北方赚钱,这才是江烽敢打和李昪叫板的底气。”

    “不仅如此,江烽这厮还在寿州重开了寿州窑,大批波斯胡商和粟特商人都跑到寿州去了,就是要购买瓷器运往西域卖大价钱。”袁无为补充道。

    “粟特商人也跑到寿州去了?”

    袁无畏有些讶异。

    来自关中长安的波斯胡商垄断了淮右那边的生意,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一方面是江烽有一个小妾就是波斯胡女,拉上了关系,另一方面是因为波斯胡商通过关中和党项人那边为淮右购买战马,提供资金,所以才会得到江烽的特许。

    粟特商人如何能打入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