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五节 等待
    杨恒也清楚这庄永胜是骁悍桀骜之辈,能刚入淮右体系就主动请缨来徐州搏一把者,没点儿胆魄不行。

    虽然观其武道水准,不过静息后期,但狠辣劲儿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君上选此人来这边,倒是一个合适人选。

    “庄大人,某是小字辈,来滕县是某主动向君上申请的,因为某觉得徐州一战,庄大人所部很关键,所以某想追随庄大人立下一番功勋,以报君上。”杨恒很会说话。

    庄永胜果然来了兴趣,身体也转了过来,一只手扶在雉堞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杨恒:“杨恒,嗯,既然来某这边,不如先跟随某身边吧,说说为何某这边很关键?”

    “大人可以唤某大郎,亦可叫某德卢。”杨恒语气中恭敬中带着几分自信,“徐州乃是淮北核心,时酆以及麾下诸将尽皆掌握重兵,君上欲取徐州,无论如何也会和其中一两部硬碰,以淮右目前的兵力,未必能占据多大优势,而大人所部就将是一支奇兵。”

    奇兵?庄永胜抚摸着自己下颌,目光耐人寻味,“德卢,你可知某这两军皆为新建,其战斗力恐怕不尽人意,若是以为奇兵,到时候难以生到奇效,耽误了君上大事,某就百死莫赎了。”

    “大人,所谓奇兵,就未必是完全靠其战斗力了,奇,就是指在意想不到的时候,以敌人无法想象的方式在不可能出现的地方出现,这就是所谓的奇,有时候一支奇兵也许能起到五倍甚至十倍于其本身的作用效果。”杨恒微笑着道。

    苏铁也满意的看着这个自己带来的青年,虽然自己年龄并不比对方大几岁,但是这几年的打磨,苏铁觉得自己在心理年龄上已经比对方大许多了。

    杨恒在学军中的表现十分优秀,这没什么,但是敢主动申请来滕县,那就不一样了,就凭这一点,苏铁都觉得此子值得培养。

    而眼前的表现也证明了自己的判断,他能看出庄永胜对此子的印象也极佳,先前还有些疏离感,此时就被拉进了不少。

    “唔,德卢所言深合某意啊,某也希望能为君上出奇兵,助君上成就大业啊。”庄永胜咧嘴一笑,这墙头上方圆二十步之内只庄永胜、庄永济以及苏铁、杨恒四人,无虞其他,所以庄永胜也不避讳:“德卢看似有些想法,某愿闻之。”

    杨恒看了一眼苏铁,苏铁的目光里充满了鼓励,他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抿了抿嘴道:“大人,我首先需要问大人几个问题。”

    “好啊。”庄永胜也来了兴趣:“某知无不言。”

    “目前滕县聚集了多少兖郓沂三州流民灾民?”

    “八万来人吧,已经有部分绕过滕县南下了。”庄永胜想了想道。

    “徐州方面可曾要求阻止这些流民南下?”杨恒想了一想,又问道:“如果这些人无法阻止而南下了,徐州方面会如何应对?”

    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庄永胜也思考了一下,“卢启明的确要求某想办法阻止这些流民南下,但是某也回信,要求沛县方面提供粮食,否则根本无法延阻这些流民南下,而卢启明那边只运送了很少一些粮食来,杯水车薪,根本无用。”

    “那大人现在阻滞这些流民南下是否别有用意?”杨恒追问。

    “唔,某有意让其汇聚更多一些,届时可以无法阻延为由,陆续放其南下,同时安排细作期间,徐州方面有可能会阻止这些人进入,但是如此大的群体,加上徐州城内士绅亦有需要奴仆劳役者,或许可以混入一部分。”庄永胜沉吟着回答道。

    数万流民南下徐州,以目前徐州的控制力,要说全数拒绝入城,很难做到,而且这些流民中不乏年轻力壮者,女性中也不乏年轻貌美者,徐州城中士绅亦有购买奴仆婢妇的可能,这样细作便可趁机混入。

    “某闻大人麾下亦有不少来自兖郓盗匪?”杨恒突然问道。

    庄永胜脸色微变,但注意到杨恒目光平静,意识到对方恐怕是别有用意,坦然道:“嗯,某以前便是盗匪出身,有不少旧友仍然操持此业,某这次来滕县,就有不少老友意欲归顺脱离盗匪。”

    “大人,某的意思是如今滕县已有数万流民,这些人则其精壮亦有万人,若是能说通大人旧友隐入其间,……”

    杨恒没有再说下去,但庄永胜已经明白过来,眼睛一亮,“德卢的意思让其组织起来成为另一支‘蚁贼’?”

    “这么说亦无不可,若是上万‘蚁贼’南下,徐州势必震惊,若是南面再有什么变动,大人以为徐州可否会找大人所部南下增援徐州呢?”杨恒进一步道:“若是徐州城内再有人作乱,招大人南下的可能性是否会更大一些呢?”

    一连串的设想让庄永胜心中也是震撼无比,对眼前这个十六岁的白皙青年多了几分激赏。

    这个设想虽然中间尚有许多需要具体斟酌之处,但是却突破了之前自己的一些思路窠臼,以匪胁,以谣乱,制造形势,迫使徐州招自己南下,的确大有可为之处。

    见庄永胜为之意动,苏铁也有些感慨,杨恒这小子一路上就在问自己滕县这边的各方面情况,看来那个时候就已经再琢磨如何来游说庄永胜了。

    这一来就给了庄永胜一个惊喜,看样子这小家伙在庄永胜这边站稳脚跟是不成问题了。

    “德卢,兹事体大,尚需细细琢磨,不过某觉得有可为之处,……”庄永胜笑了起来,“苏兄,看来君上是为某送来一个小周瑜啊。”

    “呵呵,永胜兄这边关系重大,君上极为重视,此战须得万无一失,杨恒年轻,许多方面考虑未必周全,大主意还得要永胜兄来拿,莫要过于高看他了。”苏铁含笑道。

    “苏兄过谦了,日后德卢就是某的帮手,苏兄再低看德卢,就是再小觑某了。”庄永胜大笑着道。

    ****************************************

    杨恒进入状态极快。

    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已经把庄永胜手中的两军力量进行了一个梳理,并就如何来将滕县县城内外的数万流民灾民进行组织发动提出了一个方案。

    事实上方案并不复杂。

    就是以庄永胜三名昔日旧友作为核心,拉拢一批骨干,迅速以老乡关系为网络进入这数万流民中。

    先拉起一个小群体,筛选出动员组织能力较为突出者,结成一个较为稳定的脉络,然后主动出击去发掘勾连。

    庄永胜三个旧友中两名本来已经进入了组建的新军中,但是这个任务显然对他们来说更具挑战性和刺激性,都迅速脱离出来,接受了这个任务。

    而另外一个钱宁则是从泰宁军中脱逃而来,也是一名骁悍的角色,他的立意更高,直接拉起了杆子。

    在庄永胜有意无意的纵容下,十日时间不到,三个群体便隐隐成型,并迅速瓜分了接近十万流民中的精壮。

    期间滕县原团练军的一个器械库被哄抢,被抢走长矛千余,紧接着钱宁率领的流民便迅速离开滕县向东南进入沂州的承县,在承县境内掀起一波狂潮,短短十日内就连克多家当地士绅的坞堡,实力迅速膨胀起来。

    另外两群人动作也不慢,一边开始南下,一边开始向周遭的士绅豪门们发动要挟,要粮要钱要物,若然不满足其要求,便会围在你家中周围不走。

    庄永济踏入杨恒的静室时,眼睛里已经不复有前一段时间里常有的不屑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头脑比他的武道水准强得多,也有用得多。

    三个群体带走了大部分流民,虽然流民仍然还在不断从北边向南而来,但是压力已经小了许多。

    而且丰县、沛县那边也已经有些躁动起来,不断有大批郓州方面的流民从他们北面下来,阻拦不了,便只能放任他们南下。

    “德卢,卢启明那边来了消息,说徐州对我们这边阻拦不力很不满意,他也有些压力了。”庄永济也是个直爽性子,一旦接受了对方,话语里就没有那么多拘束了。

    “有压力也未必是坏事,现在哪里没有压力啊。”杨恒收拾好桌上的文档,站起身来,“永济兄,越是有压力,说明徐州那边不好过,徐州那边越不好过,我们这边才有机会,现在卢启明还在首鼠两端,当他意识到必须要做出选择的时候,庄大人才能有机会进言。”

    “某有些担心卢启明如果不愿意南下呢?”庄永济摩挲着下颌。

    “永济兄,卢启明他不愿南下?难道他以为他可以依托丰县、沛县和滕县独立?不南下,无论谁日后赢得徐州,他都没有出路,他必须要做出选择,他不蠢。”杨恒摇头,“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的给他施加压力,同时也要等待君上那边的动作,我相信君上那边现在也该有所动作了。”

    杨恒的目光穿透窗户,望向南边,夕阳如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