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二节 没得选择
    气氛格外阴郁而凝重,三三两两的散兵游勇们无神的靠着军寨的围墙,墙边上乱七八糟的丢着破旧包袱,行囊布袋,有几个人干脆就睡在了旁边。

    整个盘蛇堡军寨在两千多人涌入下就显得有些狭窄拥挤了,除了那一排略微看得过眼的石堡外,整个军寨的中间都被一堆堆的人群给挤满了,就像是土黄色的一张纸上涂抹了五颜六色的颜料。

    “妈的,把我们赶在这里来,莫非是要把我们一举围歼?!”

    “行了,朱二赖,对你还用得着围歼?再饿你两天,你自己就得要卧倒在地,等人家来割你的头你都没劲儿反抗了,知道市面上的米多少钱一斗了么?”

    “滚你妈的,你又知道了?几碗稀粥难道还没塞满你肚子,又来劲儿了,张老旺?”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这会儿你蹦跶得起,待会儿柴大人回来,真要招人了,你又没劲儿了,被淘汰掉,那就怨不得人了。”

    坐在旗杆旁的张老旺懒洋洋的在自己身上寻摸着虱子,嘎嘣一声捏死一个,有一句没一句的卖着嘴白。

    周围已经围了一大堆人,黑压压的好几十个,像这样的人堆,在军寨里还有十来个。

    大家要么以原来在忠正军或者德胜军内的体系聚成团,要么就是以家乡籍贯口音围成堆,竖起耳朵听着内里消息灵通人士的摆弄。

    听得张老旺说被淘汰掉,一干人就像是被捅了一下的马蜂窝,顿时就嗡嗡躁动起来。

    众人都是在上一轮筛选中被淘汰下来的,既然是被淘汰了,自然也有其原因,要么是年龄偏大,要么就是有些病痛伤口,要么就是军纪不佳,而后者大概是最主要因素。

    在被东海军、镇海军围城期间,这些人顶住了东海军、镇海军的进攻,但是同样也付出了惨重代价。

    当停战之后,这些压力一旦消失,有些人就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恣意放纵,浪荡形骸,最终的结果就是当要重选精兵组建两军的时候,这里边很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而筛选时间很短暂,没有更好的表现,便立即被淘汰,而且毫无回旋余地。

    事实上这些恣意放纵自己军纪不佳者,并非都是战斗力逊色者相反,这里边许多都是在战场上敢于迎难而上拼死搏命者,正因为提着脑袋玩命,所以在下来之后才太过于放纵,结果却栽在了这种突如其来的选拔上。

    所以这些人很不服气被淘汰,而他们也很清楚一旦被遣散回乡,一无所长的他们命运将会有多么悲惨,所以才会要行险一搏。

    现在这一搏似乎终于迎来了一丝变数。

    这是三个人头赢来的,当然这里边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缘故,起码丢了人头的几个人并非善类,大头兵们也不是傻瓜,明白这背后隐藏的许多猫腻。

    他们现在更焦躁的等待着命运的结局。

    柴大将军他们都是认识的,也正是基于对柴大将军的信服,这些人才乖乖的来到了这个城郊外废弃的军寨里。

    这盘蛇堡军寨是当年杨行密时代修建的军寨,距离合肥城只有几里地,地理位置上佳,但是在杨渥时代就被废弃了,因为从那个时代开始库周就未曾遭遇战事,偶尔在遇上演练各军要来庐州点检时一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荒弃的。

    现在大家就这样百无聊赖却又心中惶惶的等待着柴大将军的归来。

    “老旺哥,你说防御守捉使大人能同意柴大将军的恳请么?”

    这句隐藏所有人心中的话被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问出口,一下子让这群人都安静了下来。

    从军这么多年,没有谁不清楚今日这种哗变骚乱性质有多么恶劣,换个暴躁一点儿的君上,只怕屠刀已经挥起,人头滚滚了。

    他们也不认为江烽就是仁慈的,仁慈者从来就不可能在军中立足。

    但是他们却别无选择,回乡间务农这种事情对他们来比杀头还恐惧,有些人甚至从来就没有摸过农活儿,要让他们去和那些赤足褴衣的泥腿子一起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复一日的耕作,他们宁肯选择死。

    所以他们在有心人的煽动下,选择了一搏。

    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这一搏的结果,但起码他们努力了一次。

    柴永的出现让他们更是像看到了救星,这位昔日德胜军中的将星,肩负起了为他们请愿的重任,他们的一切希望维系于他。

    但他们同样清楚,那位淮右之主没有那么容易应允,若然这种事情开了先例,对人君的威信无疑是一个挑衅,没有谁会轻易容忍。

    气氛格外讶异。

    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自己,张老旺觉得自己脖子有些发痒,下意识的挠了挠。

    他是慎县(今肥东)人,和柴永是老乡,跟随着柴永也算是打拼过多年,但并不意味着他就对这上边的事情有多了解,只不过柴永走时他也曾尾随询问,柴永只说了静等二字,这让他才凭空生出无限希望。

    柴大将军不是空口妄言之人,他敢这么说,自然有底气。

    也许这早就是一场戏?那位据说几年前和大家一样是大头兵的淮右之主,说不定和柴大将军早有有约定?

    张老旺不敢往深里想,但他知道那位防御守捉使大人和柴大将军一样,与其他将军不同,他们都是和大家一样的贫苦出身,都是从大头兵干起,也许就是这个理由能让防御守捉使大人网开一面?

    “咳,咳,这种事情,某也不知,要说换了别处,也许大家伙儿早已经掉脑袋了。”张老旺挺直了自己身体,“但听说这位防御守捉使大人有些不一样,他和咱们大伙儿是一样出身,若是光州那边的兄弟就该知道,他能体会咱们这帮穷兵汉的苦处,咱们可以上战场去战死,起码能为家里人留点儿赙赠优恤,捞点儿勋转,但却不能让咱们在田间地头老病而死。”

    张老旺的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都是当兵吃粮的粗汉,骤然要大家去田间地头厮混,这如何能接受?

    真还不如上阵博个生死,哪怕死了们也能替家里博点儿赙赠优恤,运气好还能捞点儿勋转。

    “对,咱们宁肯去战场上搏一把,拼个生死!”

    “宁愿战场上死,不去乡间躺!”

    “当兵的岂能死于床底间?!”

    顿时引来一帮粗汉们的叫嚷,群情汹涌。

    “行了,柴大将军尚未回来,大家安分点儿,难道真要让别人刀枪顶到大家脖子上?”朱二赖没好气的吼了一声:“谁让你们没选上?怨谁?”

    一句话又把大家给说瘪了,别说没给你机会,给了你机会,自己被把握住,怨谁?

    “不管咋样,咱们就是求一个上战场拼死的机会,难道这点儿防御守捉使大人都不能满足?都是当兵打仗,谁也不比谁孬,防御守捉使大人要咱们往哪儿,咱们就用这条命去搏一把罢了!”

    “是啊,咱们就把这条命送给防御守捉使大人,但得在战场上,不是田间地头!”

    一时间整个军寨里的人都被这闹腾起来的情绪给宣沸起来。

    “好!”

    声如洪钟大吕,从远处冉冉而来。

    “某就替你们争来了这次机会!”一道人影从寨墙外破空而至,倏然落在了旗杆旁,张老旺、朱二赖等人早已经让出了一个圈子。

    柴永昂然落地,环顾四周。

    四周的人开始涌来,围绕着旗杆周围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巨大圈子。

    “某已经恳请防御守捉使大人,君上已经同意某组建淮右左厢军第十军,编制二千五百人,设五营二十五都,五个营指挥使和五个营指挥副使,二十五个都头和副都头,在场诸位,若是有意竞逐此位,现时便可在某这里列队报名!”

    柴永的声音清晰洪亮,整个军寨内每一个角落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其余众人,便可到右面门口报名入籍,二千五百人,张老旺!”

    “属下在!”

    “你与朱二赖二人负责组织士卒报名选拔,若有差池,某便要你的人头!”

    “大将军放心,某与二赖便是不吃不喝也不敢耽误将军大事!”张老旺面泛红光,昂首顾盼,嘿然道。

    “好!三日内,诸营成型,某要看到各自操练,意欲搏这营指挥使、都头职位者,尽管放马过来,某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少把那些没用的花巧拿出来糊弄某!”柴永森然道。

    柴永很清楚自己面临的压力,江烽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实际上也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十五日之后,第十军就要和左厢军第一军、第六军、第八军、牙军这些军队以及秦汉、骆成淦的右厢军第一军、第二军一并出发前往濠州,随时可能投入到淮北战场上去,如此紧迫的时间,要把这支军队迅速打造出来,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而且挑战还不仅仅止于此,第十军若是想要在淮右军中站稳脚跟,势必要在这一战中有所展示,而江烽也明确表示第十军必须要在第一战中证明自己,这才是最关键的。

    虽然不知道这一战会是如此打,但柴永知道,这将是一场生死恶战,而他和他的第十军没得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