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节 变乱
    当蒙充和杨恒二人离去之后,江烽才忍不住抹了抹自己眼角。

    这种感觉,连江烽自己都觉得有些稀罕。

    说实话,来到这个时候三年时间了,之前他一直认为来到这个世界首要问题是求生存,只有解决生存问题,才能说其他。

    可以说从在光州当斥候一直到固始成军,再到光浍二州入手,都一直处于一种极其不稳定,随时可能倾覆的状态下。

    他根本没有太多心思去想起他,那太奢侈,也是对自己和自己身畔人的不负责任。

    如果说心态的成熟或者说环境的稳定下来,应该是在寿州纳入,甚至是在梅田郑三姓已然输诚之后了。

    这期间,无数生离死别,刚刚建立其感情的郭泰,尚未熟悉的卢英峰,还有感触极深的吴十二,这些人都已经逝去,哪怕是铁石心肠,也免不了在这种挣扎搏杀的环境中生出一份感情。

    对江烽来说,身畔的众人,还有学堂学军中那些将自己倚为唯一支柱的少年们,如何能做到无动于衷?

    很显然,他做不到,哪怕自己对这个世界并没有多少真正的感情,但是周围的人却已经融入到了自己生活中。

    所以,他可以对自己不熟悉不了解的人或事漠然,但却对自己周围的人格外看重。

    蒙充和杨恒无疑都是学军中最优秀的,他们也同样对自己有着最诚挚最质朴的感情,他无法辜负他们的这种挚爱和尊敬,所以他不愿意见到某些悲剧的上演。

    但他同样知道自己这种感情是危险的,作为一方阀主,如果将过多的个人感情代入公务中,那后果难以设想。

    就像蒙充和杨恒所言,淘尽黄沙始见金,不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如何能砥砺成材?

    重新整编的忠正军和德胜军为淮右右厢军第一军、第二军,按照江烽和崔尚的意见,这两军均不会留在庐州,而且都会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整训,进入淮北战场。

    这同样也是秦汉和骆成淦的意见,按照他们的话来说,如果不能用战争来证明自己,那么这支军队对于淮右来说就没有成立的价值和意义,淮右右厢军的第一军和第二军不是团练军,而是一支能打仗的正规军。

    以蒙充的武道水准和在学堂中所学,江烽相信蒙充可以胜任一个营指挥使或者营指挥副使。

    他希望蒙充能现在营指挥副使的位置上锻炼一样,学习一下如何指挥一个营的战事,同时有助于他自己建立威信,这不单单是靠武道实力就能赢得认可的。

    庄永胜那边的情况还要复杂一些,到现在江烽也还不清楚庄永胜发展得如何。

    从苏铁那边传来的消息,庄永胜应该是初步获得了卢启明的认可,让其率领本部前往滕县驻扎。

    滕县位于徐州东北角,与兖州和沂州交接,也是当前灾民流民大量南下的重灾区。

    尚不清楚庄永胜下一步打算,但是江烽授予了庄永胜临机权变之权。

    只要是有利于下一步淮右兵进徐州,无论什么条件,什么手段,什么对象,都可以答应,都可以使用,都可以接纳,一切由庄永胜自行决定,先斩后奏。

    庄永胜面临的局面非常危险,一方面卢启明的态度,更重要的是他还要在关键时刻帮助淮右这边弹压各方,甚至要起到杀手锏的作用,江烽对其期望很高,而杨恒此去,也许就要走上风高浪险的第一线。

    也罢,该来的始终要来,年轻人如果不经历一帆风浪,又如何能成长起来?

    *****************************************************

    淮右右厢军的组建速度相当快,在江烽以防御守捉使府令下达到庐州的第三日,秦汉和骆成淦便受令开始组建右厢军的第一军和第二军。

    接近万人的忠正军和德胜军将士本来对被解散就是满腹怨气,但是迫于形势他们也清楚只能如此。

    他们中间相当多人都是世代军户,甚至是从杨行密时代就开始世代从军了,现在要让他们回家侍弄田地,他们根本无法接受。

    甚至还有相当多已经被解散勒令归家的军户军士不肯离开庐州城,也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派代表到了浍州和寿州,分别去防御守捉使府和宣抚使府呈递书信,请求给予出路。

    现在局势骤变,不但裁撤之令收回,而且还要重新整编为淮右右厢军第一军、第二军,哪怕明知道可能一旦组成就要上战场,但是对这些早已经习惯于战事的士卒们来说,这反而是一种解脱了。

    没有用处的军队,那就是该被裁撤的军队,而有仗打才意味着你有用。

    九千多忠正军和德胜军士卒,除了筛选后留下来的五千人组成两军,以及一部分的确因为年龄和身体原因而无法胜任军队生涯的士卒外,仍然有两千余人不愿意离开。

    哪怕防御守捉使府为他们在庐州、濠州和寿州任意一地提供必要的耕种土地和安家费用,但仍然效果不佳。

    对于这些人来说,军队和打仗已经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旦失去这种生活技能施展的机会,他们也许就会沦为最底层的赤贫群体,或者就是盗匪。

    “成淦,何事这么急迫?”秦汉刚来得及穿好盔甲,就听得一阵脚步声从厅堂外闯来,这个时候能直闯他处的,除了骆成淦,别无他人。

    “楚真,怕是要出事。”骆成淦脸色阴沉得吓人,冲进来径直道:“那两千余人不肯散去,在城门外鼓噪,要求君上再组一军。”

    秦汉脸色也有些难看,他因为长期在平卢,这一别二十年多,反而对庐州这边情况不及骆成淦熟悉了,但他也知道这种不服王令的事情,最容易授人以柄。

    本来从忠正军和德胜军中整编重组两军之事在淮右内部就有不同意见,甚至江烽最初也是不太愿意从德胜军和忠正军中重编军队的,甚至将濠州团练整编都没有考虑从忠正军和德胜军中来重编。

    应该是淮北战事迫在眉睫和严序以及自己这群人的主动投效,这才释去了江烽的疑心,终于同意在德胜军和忠正军中重编新军。

    按照秦汉和骆成淦的意见,重编两军已经是极限了,不可能将九千多残军全数整编,这既不可能得到防御守捉使府的批准,对于淮右来说也将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要知道军队一旦编成,那边马上要考虑武器、盔甲、衣袍、驮马、运车、粮草等等诸多军资,这对于目前的淮右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秦汉和骆成淦并不担心这帮人能干出什么事情来,他们最担心的是江烽一纸命令下来,要求自己两军来对这帮“乱军”进行清剿,那就棘手了。

    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在与东海军、镇海军战事中存留下来的袍泽,甚至很多人本来还是亲朋故旧,这个时候突然要求他们挥刀相向,他们如何能做得到?

    可是站在江烽的角度,本来就已经网开一面给了你们出路,甚至还专门为此新建两军,可如果军队不听命令,那还是军队么?

    只怕庐州城中的淮右左厢军诸军就要按刀扶剑,侧目而立了。

    这是最让秦汉和骆成淦害怕的。

    从内心来说,秦汉和骆成淦也很同情这些袍泽兄弟,杨吴已灭,他们何去何从,回乡间,他们又该如何生存?

    很大可能就会沦为盗匪,危害民间。

    可这种话他们却不能去向江烽、向崔尚和王煌他们讲,那会被人视为这是在挟势自重,甚至会危及到整个淮右右厢第一军、第二军的生存。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恐怕只有我等痛下狠手了。”秦汉仰天长叹,“没想到成军第一次动手就要挥向自家兄弟,这让我们……”

    秦汉话说不下去了,骆成淦也是叹息无语,拖下去情况更糟糕,甚至可能会被怀疑是在坐观形势,唯有果断处置,才能赢得主动。

    “来人,命令全军戒备!”秦汉也是久带兵之人,自然明白这个时候断然不能犹豫不决,“成淦,你还在等什么?等君上来解职么?赶紧去动员,准备出兵!”

    骆成淦连连摇头,却也无法,他知道秦汉的意见是正确的,这个时候只要稍有姿态不妥,那就是灭顶之灾。

    迈着艰难的脚步出去,骆成淦也是苦涩无比,这些都是他昔日袍泽,他不比秦汉,秦汉和这批士卒没什么交情,但他不一样,一旦动手,日后就是万夫所指了。

    君上已经到了庐州,也许该去君上那里求情?

    可君上会不会觉得自己这是在逼宫呢?

    最终骆成淦还是摇摇头,他明白这件事情不止关乎自己一人,而是关乎全军,否则他可以去君上那里跪求,但关乎全军命运,他不能如此鲁莽。

    也许就有人正在等待着自己犯错,想到这里骆成淦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淮右军中对右厢军中不满意者并不少,尤其是认为己方没有立即向主君输诚,更是被认为是三心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