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卷 倚天万里须长剑 第五节 新鲜血液
    计划一旦启动,就像无法停止的巨轮向前,轰隆隆滚转起来了。

    突袭徐州是一个相当复杂而环环相扣的大计划,这要求每一个环节都要经过精心设计,不能出错,如果真的出错,那么也需要有应对措施。

    徐州不比寿州或者濠州这类小州,领土面积巨大,长条形的地形,而徐州州治彭城正好处于州的中部偏北,这对于南面的淮右来说,要想突袭,很是不利。

    而且徐州并非一州,其东面还有泗州和海州,如果说海州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泗州却不能不考虑。

    时酆麾下四大军头之一,俞明真的势力范围就主要在泗州和海州,下邳和沐阳这两处战略要地就是俞明真目前主要驻军之地。

    从目前反馈回来的情报显示,时酆对麾下的四大军头影响力和控制力已经相当脆弱了。

    像俞明真长期驻留下邳,几乎没有回过彭城。

    姚承泰则主要驻军符离和蕲县,控制着徐州南部。

    卢启明则驻兵徐州北部的丰县和沛县,主要是防范东面的宋州梁军以及北面泰宁军境内兖郓沂三州的盗匪。

    真正算是和时酆关系较为密切的是尚云溪,他控制着时酆的右牙军,除了萧县驻扎有六个军一万五千人外,还有他能控制的两个军的机动兵力,驻扎在彭城城外。

    时酆自己真正能掌握的仅有左牙军四个军一万人,均驻扎在彭城城内。

    目前时酆虽然还能发号施令,但是卢启明驻扎在徐州北部,仅有四军一万兵卒,既要防范东面宋州的大梁军,更要防范现在因为灾情日益严峻而导致治安状况急剧恶化的兖郓沂三州流民演变成暴民甚至盗匪的威胁,所以很难抽动。

    而俞明真本身抽调的主力军已经在颍州一战中折损大半,现在俞明真虽然也还在下邳和沐阳重新募兵组建军队,但是很显然损失难以弥补,而且新军战斗力也不是那么容易提升起来的。

    姚承泰驻扎在符离和蕲县以及两县之间的通桥兵力大概在一万五千人左右,这部分兵力算是较为精锐的,淮右要想突袭徐州,那么要真正面对的就是这一万五千兵力。

    目前淮右军能抽出来的兵力不过第一军、第六军、第八军、牙军,以及水军第一军和骑一军。

    骑二军由于战马不足,仍然还在缓慢的补齐当中。

    如果再把驻扎在濠州的第四军、第五军也算上,可以动用北上的勉强算上有八个军,两万人。

    但这八个军中,水军的力量发挥在陆地上恐怕要大打折扣,而骑一军刚完成整编,战马也进行了补充,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不过以这些河朔老卒来书,应该问题不大。

    两万兵力对姚承泰的一万五千兵力。

    姚承泰的这一万五千人战力不弱,而淮右军这八个军中也基本上将淮右目前能拿得出手的力量全部用上了,但牙军、第四军、第五军未经大战历练,究竟表现如何,还有待于观察。

    如果把这个八个军抽调北上,再除开驻扎在颍上的第二军、第三军以及水军第一军,整个淮右五州之地,除了尚未完成换装的第七军、第九军和骑二军,以及因为有特殊任务,现在尚未正式对外宣布的水军第三军,就再无一兵一卒了。

    要知道庐濠二州都是刚刚入手,濠州也就罢了,但庐州局面并不稳定。

    杨溥留下的近万德胜军、忠正军残部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解散归乡,隐患尚存。

    杨氏一族以及原来依附于杨氏的庐州士绅对江烽的入主并不欢迎,哪怕在阅兵式后有所震慑,但是内心的抵触情绪仍然存在,在庐州驻军第七军、第九军弹压,也是迫不得已之举。

    光州没有驻军,这是因为当初与朝廷的约定,但浍州就只剩下一个等待战马到来的骑二军驻留。

    寿州就更夸张了,没有一兵一卒。

    这样一个淮右要地,竟然没有一兵一卒驻扎,让人不可想象。

    而濠州也一样,一旦第四军、第五军北上,濠州也就成了不设防之地,尤其是在东面还直接面临着蚁贼和吴军(李昪)的压力。

    也幸亏濠州尚有一个军的团练屯兵,还可勉强维持,所以当杨勋提出要解散这一军团练时,更是被江烽断然拒绝。

    按照江烽的想法,他甚至有意将这一军团练屯兵进行整编后改为淮右第十军,彻底完成淮右左厢军十个军的编制组成。

    防御守捉使府的分工显得有些散乱,所以谁负责那一块工作也没有一个定数,更多的是按照主君的意图来安排。

    这也是尚不规范的藩阀们最正常的一种表现。

    就像是江烽这个防御守捉使府,由于淮右管辖之地膨胀速度太快,导致防御守捉使府的事务也是急剧增加,每一项事务都需要吏员,以至于许多官员吏目都未真正设立和补齐过,大家都处于一种抓瞎的状态,临时性抓夫抓差就成了常态了。

    原本在光浍寿三州之地时,作为长史的陈蔚和行军司马的崔尚是有意要重新就事务进行一次调整和梳理,以便于更好更高效率的处理事务,尤其是杜拓和王煌的到来,的确也分担了两人一些压力,但是刚来得及理顺的情况,很快就又被庐濠二州的纳入给打乱了。

    更为恼火的是现在淮右还面临着要北伐徐州,这就要求庐州这边局面不但要稳住,而且还需要大量的整编军队,补充各项军资辎重。

    这些极其繁复的工作根本不是几个人,甚至几十个人能干下来的,这就要求现在的防御守捉使府,或者说下一步也许就是观察处置使府还要补充大量的人员进来。

    王煌被确定对整个淮右军的整体人员配置进行梳理和整合,以及按照需求来进行提前安排。

    作为掌记官被江烽点将来负责此项事务,也算是委以重任了。

    江烽对崔尚提出了要求,那就是在确保八到十个军可供北上征伐徐州的前提下,如何来确保淮右本土的安全需求。

    崔尚很快就拿出了意见,按照这个要求,如果要想较为稳妥的完成北伐事宜,需要十个军,其中水军一军,步军和骑军的比例大概在六三或者七二之间,也就是六个步军加三个骑军,或者七个步军加两个骑军。

    如果一时间无法配齐而徐州战事有紧迫,起码也需要水军一军,加上步军六军和骑军一军,这是最低要求。

    但目前的情形却是很尴尬,八个军虽然能勉强凑齐,但是却基本上将淮右本土军队抽调一空。

    崔尚和王煌的磋商建议最起码还需要新建两个步军,才能勉强维系淮右目前的安全,如果从长远计,则起码需要新建四个军,其中一个军为骑军。

    江烽很快批准了王煌的意见,按照基本要求新建两个军,但怎么来筹建,则全权交给王煌,从兵源、武器、盔甲、衣物、辎重以及军官配备,这些都交给王煌来筹备,而且明确要求要在北伐徐州之前完成,不能因为这一事情影响到北伐。

    这一下子就将王煌逼得几乎要一夜白头。

    北伐事宜已经箭在弦上,虽然王煌还不清楚北伐的具体时间,但是从淮右军频繁调动和军资准备情况来看,顶多也就是七月,北伐之战就要打响。

    而留给他只有一个多月时间,要筹建起具有一定战斗力的两军,不可谓不难。

    “大人,我以为不必把目光盯在各州的团练军上。”黑黝黝的面孔上比起一年多年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成熟,“我和阿恒对几个州的团练都进行过核查摸底,除了浍州团练差强人意外,光州和寿州团练的战斗力都颇为不堪,而且在数量上他们也严重不足。”

    “嗯,蒙充,那你觉得我们要完成君上交代的任务,当如何?”

    王煌对筹建一事也是颇为头疼,对于军资辎重的筹措算计他很擅长,但是论兵员的募集,却成了一大难题。

    好在这批从大道学堂中结业安排到府中的十多名优秀的学军学员中亦有不少对军务熟悉者,王煌也就毫不客气的选择了最优秀的两名来协助自己组建这两军。

    “大人,其实有现成的兵源,只是需要冒一些风险,但是某以为如果安排得当,这批兵员其实是能够为我们所用的。”蒙充和杨恒交换了一下眼色,大胆道。

    “哦?”王煌也隐约猜到了一些,但是还是问道:“你说。”

    “庐州的忠正军和德胜军残兵。”蒙充道。

    “你可知君上已经要求解散这支军队?君上为何如此做,难道你没有考虑过?”王煌反问道。

    “君上的考虑肯定是出于对庐州杨氏一族以及本地士绅目前尚不安分,这些士卒都是庐州本地人,可能会受到其影响,所以才会如此要求,但是我和阿衡通过摸底调查,发现情况还是有些出入的。”蒙充信心十足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