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卷 倚天万里须长剑 第三节 战马
    浍州军马场外,尘土飞扬,人喊马嘶。

    这座建在固始城东的军马场设施相当完备,也是完全按照标准来建设的,可以容纳近千匹战马。

    旁边就是一个巨大的草料场,也是专门为这个军马场配套的,储存着大量干草。

    防火沟和防火墙将整个草料场划成多个部分,严格的出入制度完全是按照军营的规矩,这也是防止混入敌军细作和斥候破坏。

    一条土路将军马场和草料场分隔开来,高耸的哨塔和站立在哨塔顶端警惕的军士,显示着这里的重要性非比寻常。

    马贩子们正在马场外吵吵闹闹着,伸长脖子相互打听着,看看有没有更新的消息,等待着可能被淘汰的战马被转售。

    而一批从西北过来的一批马匹正在验收入场,百余匹马正被役夫吆喝着,赶着往马场里涌入。

    满脸胡须的波斯胡商脸色阴郁的看着带着马匹过来的粟特商人,望着粟特商人洋洋得意的背影,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

    “老大,这帮粟特商人越来越猖狂了,根本无视我们的存在,这样下去,头领他们好不容易在淮右打开的局面就要被他们给夺回去了。”另外一个虬髯胡商穿着一身靛蓝的长袍,操着一口流利的关中话,悻悻的道:“要不,我们去找人……”

    “不行!”裹着一块头巾的胡商摇摇头,“现在不行,这也怨不得,谁让我们的战马不够?淮右这边要求又高,数量又大,而且时间这么紧,现在党项人和吐蕃人那边战事不断,我们的马源也是时断时有,江大人现在正在大肆扩建骑军,所以对战马需求催得很急,这才给了这些粟特人的机会。”

    “那怎么办?放任这些杂种抢我们的生意,若是被他们在淮右站住了脚跟,我们辛辛苦苦开辟的这条路子岂不是为他们做了嫁衣裳?”靛蓝长袍胡商愤愤不平的道。

    “目前我们还只能忍一忍,不过寿州窑那边他们却是插不进去的,首领已经为防御使大人从关中贷了一大笔钱,防御使大人为此将寿州窑的瓷器全数授予了大人专卖,为期两年,而且不受窑炉增加的影响。”说到这里,裹着头巾的胡商脸上忍不住露出自豪之色,“这说明防御使大人对纳辛和卡里姆首领还是最信任的,粟特商人一直想要打通这层关系,但是还是未能如愿。”

    “来了,来了,又来了!”一阵有些古怪的叫嚷声从道路另一头传来,道路尽头,烟尘弥漫,很显然是大批的牲畜走动才能激起这么大的土尘,而能来这里的,当然是马匹。

    裹着头巾的胡商脸色微微一变。

    这已经是今天入场的第二批马匹了,看这个架势,这一批马匹数量也不会少于一百匹。

    按照这些粟特人送来的马匹质量看,起码会有八十匹过关。

    这也意味着光是今天一天,就有一百五十匹战马进入军马场,其余四五十匹也都被防御守捉使府收购了,只不过用作军中役马。

    虽然一两百匹战马算不上什么大数目,自己原来也曾一次就为淮右运送过三五百匹健马来,但是这却是关键时候,谁都知道现在正是淮右急需马匹的时候,谁能为防御守捉使府运来战马,谁就能成为防御守捉使府的座上宾。

    他倒不担心其他,就是担心粟特人在这里站稳脚跟,日后与己方竞争,那就麻烦大了。

    不得不承认,这些粟特人还是有些手段的。

    现在西北战事不断,党项人那边的马源就断了,但是粟特人却能从沙陀人和吐谷浑人那边弄来马匹,而且在价格上甚至也不比西北党项人那边运来的战马贵多少,这也难怪淮右这边非常满意。

    这些北方战马与西北战马相比,个头更大,或许耐力稍有不如,但是其冲击力更强,尤其是短途冲刺速度更快,对骑兵来说,这也是一大优点。

    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西北那边的战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下来,若是这样一支等下去,不是办法,还得另寻出路。

    粟特人能打通河东和吐谷浑人的门路,那么自己就可以从契丹人那边想办法,原来在关中认识的几个奚人,不就是贩马的么?听说现在奚人在契丹人手底下还是挺吃香的,尤其是在蓟州和平州一带,那里也是上佳的马场,倒是可以去找找门路,对,就这么定了,带上一批寿州黄瓷,去蓟州平州那边去碰碰运气。

    想到这里,胡商觉得自己身上有些发热。

    只是需要好好规划一下线路,还得请首领帮忙疏通一下。

    河朔那边有契丹人的关系倒是没问题,但是过了河朔,要么就只能走大梁境内,然后走南阳申州这条线路过来,但这条路有些远。

    要么就走平卢这边,但要过兖郓,现在兖郓世道不好,风险很大,或者就只能沿着密州下来,但就要进入海州和泗州,这是徐州的地盘,也不知道现在淮右和徐州的关系如何。

    但不管怎样,这条路都得去趟一趟,顺带也算是为淮右这边的瓷器趟一条更好的销路。

    不过现在北面大旱连连,最好的货物却是粮食,自己这边倒是能找到粮源,只是这运输却是一大麻烦,想到这里他也有些忍不住想叹气,这是多好的赚钱生意啊,只可惜眼睁睁的看着却挣不到这笔钱。

    就在波斯胡商琢磨着如何来抗衡粟特商人的入侵时,军马场内也是笑声连连,极其热闹。

    看着又是一批北地战马入场,连忙打发手下去验收,黄敬也是心里有如吞了一口石蜜一般甜。

    采购历来都是肥缺,但是黄敬却是半点怠慢疏忽都不敢,无他,压在颈项上的命令就像一把铡刀一样随时都可能落下。

    大人有令要在最短时间内采购一批战马,而且数量不限,多多益善,前期夏州那边的战马来了之后,他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了,没想到上边却说根本不够,按照上边的预计,三个月内起码还要采购五千匹战马。

    这几乎把黄敬给吓尿了。

    五千匹?!这可不是五百匹,哪怕是关中那边党项人的马源未断时,三个月也不可能运来五千匹!

    现在西北战事不断,党项人已经断绝了关中那边的战马供应,想要采购马匹,能够零星从大梁和南阳那边购入一两百匹也就是顶天了,哪里可能购入五千匹?

    但是上边下了严令,要他想尽一切办法来解决问题,他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四处奔波寻找渠道。

    没想到在汴梁却找到了这条路子。

    最开始黄敬也没有抱太大希望。

    虽说粟特商人本事大,路子广,在河东和大梁两边都关系极深,但是这五千匹战马却不是一个小数目。

    他们在大梁也许能替自己凑上三五百匹战马,但再多,估摸着也就够呛了,毕竟大梁自身也需要大量战马。

    但很快黄敬就见识到了这些粟特商人的本事。

    在双方约定不到一个月时间,第一批马就从申州那边过来了,虽然数量只有三百匹,但是也还是让黄敬小小的惊喜了一下。

    第二批马更是从蔡州过来的,这也让黄敬对这些粟特商人的本事再度刮目相看。

    要知道蔡州可是和淮右处于敌对状态,但是这样一批多达四百五十匹战马,竟然就这么过境来了。

    后来黄敬才知道,据说是某个大梁军方重臣给蔡州方面直接发了话,蔡州方面迫不得已才开放了道路,让这批战马过境。

    第三批的数量就更大了,九百匹战马,也是从南阳申州光州过来的,而且数量都还不错。

    今天这一批是第四批,预计最近几天内会有接近六百匹战马陆续过来。

    战马的来源不是淮右所关注的,但是黄敬仍然发现了一些端倪,来源似乎很杂,这也有些蹊跷。

    这些粟特人几乎是无孔不入,只要有生意的地方都能见到他们。

    之前他们也曾经来过浍州,但是那时候固始还太小,不值得他们投资,但现在不一样了,浍州是淮右最大的大牲畜集散地,尤其是淮右军马场就设在这里,淮右骑军也是在这里进行整训编组,所以毫无疑问就成了贩马商人们最集中的地方。

    黄敬也一直很奇怪,这些粟特商人究竟是从哪里弄到这么大数量的战马的。

    截止到今天,他们在短短的两三个月内,已经为自己输送来接近一千四百匹战马了,加上这一片,估摸着都快要有两千多匹战马了,就算是刨除一些不合格的战马,但起码也有一千八百匹,这也相当骇人了。

    而且黄敬也让下边人专门考察过马匹来援,很杂。

    既有来自沙陀人以及北边杂胡们饲养的漠北马,也有明显属于吐谷浑人饲养的马匹,还有一些更像是经过一些训练的军马,这让黄敬也很是惊讶,但毫无疑问,都是好马,品相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