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五十二节 徐州,徐州
    崔尚和陈蔚面面相觑。

    抖了抖手中的密报,陈蔚也是苦笑无语。

    在两位重臣面前,亲卫首领顾涛也有些尴尬。

    若是以往,顾涛自然立马通报,甚至两人便可直闯了,但今日却有些不一样,所以他为难的暗示了一下。

    “只有君上和那女子?”

    崔尚也早就听闻这段时间江烽经常招此女一见,杨浔装病无疑也是江烽出的“馊主意”,虽说李昪那边不好就此发难,但是内心不满意是肯定的,就此与李昪那边交恶,崔尚觉得不应该,或者说不值。

    “嗯。”顾涛也为难,作为江烽亲卫首领,这等事情本来就不该是他掺和的,所以他只能委婉的点到即止,让陈崔二人自行脑补。

    崔尚吐出一口浊气,他就不明白了,江烽不是好色之辈,这一点他很清楚,怎么就对这样一个女人起了心思,而且还是有夫之妇,还是这样一个敏感女人,成何体统?

    见崔尚脸色不渝,陈蔚摇头:“白陵,我们还是等等吧,小顾,君上,嗯,他们进去多久了?”

    顾涛摇头不语。

    陈蔚和崔尚交换了一下眼色,“那我们就在外厅等候吧。”

    待到顾涛退下,陈蔚才对崔尚道:“白陵,注意一些,你我皆为臣下,君上虽然气量大,但这等事情,男人都难免犯,何况君上自省甚是有度,不必太过担心。”

    崔尚点点头,“嗯,多谢子良兄提醒,某只是想不明白,莫非这‘小周后’名头就那么吸引人?”

    “君上其实这等浅薄之人?吾观那‘小周后’委实风姿不凡,兼之又极有文才,怕是才入了君上之眼吧。”陈蔚笑了起来,“再说了,君上至今未有子嗣,胡商送去的胡姬,君上弃之若敝履,王煌杜拓都向某言及此事,臣下惶惶,不是好事啊,若是这‘小周后’得君上宠幸,能生下一男半女,那也算是好事吧?”

    这的确是个事情。

    崔尚无疑是最为着急江烽无子嗣的了。

    算一算江烽眼下已经二十有三,换了这个时代的其他男子,早就膝下有子,但江烽虽纳二妾,但许静和鞠蕖都无出,这让崔尚也是既着急上火又百思不得其解。

    那许静也就罢了,鞠蕖生得丰乳肥臀,拿稳婆的话来说,典型的宜男之相,为何这么久了却没有半点动静。

    他甚至还安排自己妻子去侧面问过鞠蕖和许静二女,但一切正常,就是没反应。

    听得陈蔚这么说,崔尚心中也稍稍宽慰了一些。

    看这“小周后”颇受宠幸的模样,怕是有机会多受宠御,没准儿还真的有机会呢,若真是有孕,还是个难事儿,但也顾不得许多了。

    “君上?”

    “何事?”这个时候亲卫来打扰,肯定不是小事,顾涛是个颇有眼力的角色,江烽很清楚。

    “陈大人和崔大人已经在外厅等候了。”门外传来顾涛低沉的声音。

    “哦?我知道了。”江烽一愣,这已经等候怕也就是等了好一阵了的意思,这让江烽也有些尴尬,“那属下告退了。”

    待到顾涛脚步声消失,本来已经羞得所在锦衾中的周蕤忍不住“呀”了一声坐了起来,绯红的双颊如火一般,“君上,怎么办?”

    “没事儿,他们不是为你而来,这等乃是某之私事,他们也管不了。”

    江烽有些恋恋不舍的坐起身来,目光在女子浮凸玲珑的身体上逡巡,被江烽看得娇羞不堪,只能以粉红肚兜遮住胸腹要地,嗔怒的推了江烽一把。

    “怕是有些军务要事。”

    “那你快起来。”周蕤已经羞得抬不起头来,本来这种白昼宣淫之事就让人不齿,现在居然还让淮右两名重臣在外等候,周蕤真怕自己背上恶名。

    “嗯,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江烽也只能起床,他再是放荡,而不可能在正事上丢手。

    出了内室,转入花厅,过了横廊,再到外厅,却见陈蔚和崔尚面前茶水都已经没了热气,江烽也有些脸热,打了个哈哈,才问二人。

    陈蔚和崔尚也非吃饱了没事儿干的人,既然这个时候来,而且明知道江烽正在颠鸾倒凤,还要在这里坚守,肯定是发生了大事。

    看了密报,江烽脸色也是微变。

    他没想到蔡州军来得如此之快,攻势如此之猛。

    虽然苏铁传回来的消息的时候还只是一种预测,但是江烽知道这个时候恐怕蔡州军已经发起了攻势。

    “白陵,你认为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江烽握住胡椅的扶手,难道这就是惩罚?自己刚*,那边蔡州就已经对亳州发起进攻了,而且如无意外,亳州怕是难逃袁氏之手了。

    苏铁前期传回来的情报就显示亳州防务混乱,梁绪无力掌控整个亳州,而尚云流部撤回亳州之后,两人争执不下,更增添了亳州的混乱之势。

    现在蔡州突然发动攻势,以蔡州谋定后动的作风,只怕亳州军中亦早就安排有伏子,这内外夹击,亳州不失才是怪事。

    “恐怕来不及了。”崔尚心情也不太好,虽说也有预料恐怕亳州难逃袁氏之手,但在如此快还是有些超乎想象,而且更为关键这将打乱淮右对徐州攻略的安排。

    “是来不及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江烽一锤定音,“徐州不容有失,须得立即启动计划。”

    听得江烽说要立即启动计划,陈蔚脸上两颊肌肉下意识的抽搐了几下,浮起苦涩之色:“君上,这庐州和濠州方纳入淮右,事务繁多,所耗需求甚大,若是……”

    江烽和崔尚都明白陈蔚脸色难看的原因,也有些替对方可怜。

    陈蔚当这个长史也真心不容易,这淮右膨胀速度实在太快了。

    从固始一县到光浍二州,尚未抖落顺当,寿州又纳入,寿州不比光浍二州,势力繁杂,而且纳入之后,淮右军力也迅速膨胀,步军、骑军、水军,哪里都需要开支,而要重新将这三州财税理顺岂是如此容易之事?

    尤其是还需要和这几州的士绅关于检地、商税以及物资专卖等事宜进行博弈,哪一项都能扯掉陈蔚一大把头发。

    虽然有王煌和杜拓的协助,但是具体揽总却还得要陈蔚来操心,加上光州刺史又是朝廷来人,这里边也需要协调;浍州又是陈氏老巢,一样要摆平;寿州梅田郑三家都非善茬儿,这中间林林总总的正面硬杠,私下妥协,多了去,委实太耗心神。

    没想到这三州事宜尚未处理妥帖,庐濠二州又入淮右,他这个防御守捉使长史眼见得恐怕就要变观察处置使府长史,又要肩负起五州事宜,这还没有算南颍州二县,这也罢了,眼下江烽又提出了要北进徐州。

    北进徐州的确是早就提出来了的方略,但是当初的考虑是在花上三个月到半年稳定处理好庐濠二州事务之后再来行此方略,谁知道计划没有变化快,蔡州袁氏的迅猛动作打乱了淮右这边的节奏。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陈蔚也知道现在不是伤感纠结的时候,亳州一入袁氏之手,整个淮北局面就被彻底打破,如果不马上拿下徐州,恐怕以袁氏表现出来的强势,时酆麾下诸将免不了就有二心,甚至可能演变为多米诺骨牌效应,纷纷投靠袁氏,那就真的成了淮右之殇了。

    “君上意欲如何着手?”

    “须得立即让第七、第九军完成换装整编,另外淮右骑军也需要同时完成整编,将现有淮右骑军进行清整,不适合者还入步军,适应者补充如到河朔骑军中,分别以卢龙骑军和成德骑军组建淮右骑一军、骑二军。”江烽也早有考虑,“所需战马可现在淮右领地内进行征用补充,另继续向关中购买三千匹战马。”

    听得买战马几个字陈蔚的肉就在痛。

    这战马不比其他,一匹耗费甚大,三千匹战马,按照现在的价格运到淮右,起码须得要六万两白银,也就是六千金,这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

    不是说淮右凑不出这笔钱来,但是这仅仅是要组建起一直骑兵所需的一小部分而已。

    要按照江烽的预估,除开已有马匹盔甲,补充这三千匹战马,估计也还要陆续再购入三到四千匹战马方才能把马匹问题解决了。

    至于盔甲武器倒好说,徐州、南阳都是能提供,不像马匹只能从关中补充。

    这零七八碎各种补充过来,陈蔚估计光是要组建起这两军完整的骑军,大概都还要投入二十万两银,也就是两万金。

    不过当下淮右控制下的五州粮食尚算丰足,而梁地、河朔以及兖郓沂诸地因为连续两年旱灾,粮价飞涨,目前在宋州粮价已经涨到1800文一斗米,而兖郓之地,粮价更是高达4000文一斗,白面高达7000文一斗,徐州粮价也是高达2500文一斗米,而寿州粮价仅一斗米500文不到,白面也不过750文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