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五十一节 风劲角弓鸣
    他也说不出来。

    反正就是第一眼,眼缘,这个女人楚楚可怜的风姿让自己一下子就心乱了,尤其是那双盈盈如翦水的秋瞳,更是直接挠动了江烽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弦。

    自打来到这个时空中,哪怕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哪怕身畔已经有两个女人相伴,但是江烽每每一觉醒来,总还是有一种没有完全融入这个世界的那种空洞感,许多时候都需要愣怔一会儿才能重新投入到这个世界的记忆中来。

    他甚至有些担心自己睡梦中会不会冒出一些不合时宜的呓语,虽然她也知道就算是自己说了什么,鞠蕖和许静也不会在意,她们俩都把自己当做了她们的天。

    “来。”看着女子这般娇弱惶惑的模样,江烽内心的某种火焰更是压抑不住的冒出来。

    “啊?!”本来就已经坐立不安的周蕤骤闻此语,如中雷击,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笑意盈盈招手示意的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是严词拒绝怒叱其行,还是扭头他向不予理睬,抑或……?

    看见女子呆呆的看了自己一眼,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受惊小鹿般的忐忑惶恐,江烽忍不住漫声吟道:“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这首词本是历史上李煜写给小周后的,江烽在读大学时就对这首词颇为着迷,品味再三,虽然也知道来到这个已然被自己这个蝴蝶煽动而改变的时空中,这“大小周后”一说已然嬗变,但是他还是觉得颇为有缘。

    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到后来得知这女人居然就是闻名吴地的“大小周后”中的“小周后”,以及那洛阳相士的相言传说,他甚至也还问了这吴地“大小周后”之间的关系,那李璟之妻居然是“大周后”,江烽也不能不感叹这历史长河中的印记居然如此玄奥神秘。

    自己居然无意间就闯入了这个时空,而历史上传闻也就这么被蝴蝶翅膀煽动之后,阴差阳错跌跌撞撞的就朝着自己撞过来了,不得不说这真的很神奇。

    本身就已经被江烽的举动弄得忐忑不安的周蕤,骤然间却又听得这江烽突然吟诵这样一首香艳之词,虽然这明显是一种“污蔑”,自己分明是被其招来,何曾有过这淫词艳曲中所言的“期盼和爱恋”,但却毫无保留的暴露出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觊觎之心。

    “怎么办?”周蕤内心无比纠结。

    她知道这个男人决定着自己一家人的命运,不仅仅是夫家一家,而且还包括娘家一家人。

    淮右夺得庐濠二州,已经隐隐有了淮南霸主的气势,舒州依附其羽翼之下已经势成定局,正如他自己前日所言,舒州已经和淮右签订了守望相助的盟约。

    这本身就是一个降表,长期生活在杨家周蕤自然也明白其中含义,在杨氏一族已经覆灭之后,舒州周氏当然也要找一个能够庇护的大树,而现在淮右就是这棵大树。

    说内心话,周蕤对眼前这个男人并无恶感,哪怕之前这个男人对杨氏一族的种种,但在周蕤看来这本来就是一个藩阀人主理所当然之举,一直到这个男人对自己露出了这种意图,这才让她心生反感。

    但是她却有些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这种恶感和反抗之心竟然如此单薄脆弱,以至于内心深处经常有一种想要放弃反抗的念头,既然根本无法抵挡,却又奈何?

    这也是今日江烽招其来时,她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含羞而来的原因。

    瞅着眼前女人坐在锦凳上纠结惶恐的模样,江烽压抑不住内心的火焰,长身而起,未等女人惊呼出声,便一手揽过对方的膝弯,一手抱住对方腰背,昂然而入。

    “君上!君上!不行,不行啊……”娇喘连连间,周蕤大惊失色,但是却哪里挣扎得脱?

    罗带轻分,香囊暗解。

    销魂,当此际。

    粗重的呼吸声和娇弱的喘息声慢慢变成了婉转娇吟。

    江烽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变得如此龙精虎猛,眼看着身下女人咿咿呀呀,曼语娇声,却是半点怜惜之意皆无,只想着纵马驰骋,方不负此生。

    梅开二度,角弓连鸣。

    云开雨散,复又梅开二度,角弓连鸣。

    小楼一夜听春雨。

    只可惜这却是午后春晓。

    周蕤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骨头都被折腾得散了架一般,身畔这个男人精壮的肌体依然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身体。

    男人对自己的留恋她能感受得到,她发现自己甚至有一种隐藏的得意和惊喜,这让她更是羞愧莫名。

    已然如此,夫复何言?

    此时的周蕤也不知道日后自己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夫君,眼前的男子只是贪恋自己的姿色而求一夕之欢,还是……?

    她不知道。

    若真是一夕之欢,那倒也罢了,想到这里周蕤心中竟然生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这让她又有些恐惧。

    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说就此了断不好么?自己怎么会……?

    复杂的心绪纠缠在心间,让周蕤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男人有些粗糙的手掌在她的胸腹间摩挲,她想躲避,但是却只是扭动了一下身体,锦衾中两具身胴体却越靠越紧。

    “君上,君上,……”

    “嗯?”江烽还沉醉在余韵中。

    “奴家是有夫之妇,君上这般会有损君德名,……”

    “你觉得我会在乎庐州这帮尸居余气的家伙的看法?”江烽哂笑。

    周蕤无言以对。

    “好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安排吧,你无需担心。”江烽的手忍不住又落在了女人娇巧玲珑的翘臀上。

    “不,不,君上,……”周蕤惶然,美眸中已然有一抹泪影,“奴家夫君待奴家甚好,君上不能……”

    江烽一怔,笑了起来,“蕤儿,某不是那种冷血之人,只是某对你甚爱,嗯,后续事宜,某会好好安排。”

    见江烽语气肯定,周蕤心中稍安,她一直担心若是江烽要留自己,杨浔便会成为绊脚石,以江烽现在的权势,只怕寻个由头,便会让杨浔死得无声无息,这是她无法接受的。

    忧惧既去,加之也明白了身畔这个男人怕是不会对自己放手,周蕤心中也便慢慢放下心来,却想起之前男子所吟那首词,甚是好奇,都言此人乃是寒门出身的武人,虽说在那崇文书院中厮混过几年,但是要写出这般词曲,怕也不能才对。

    “君上,先前所吟词句,可是君上所作?”

    见依偎在即怀中的女人满脸好奇,江烽心中没来由的一虚,但表面上却是气壮如山:“当然,某自幼谙习诗词歌赋,在那崇文书院中亦是闻名遐迩,……”

    “真的?”见男子这般肯定,周蕤也是大为惊讶,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文武兼备,难怪麾下能云集如此多的人才,只是这诗词一道也是要讲求些天分的,内心却还是有些小疑惑,“日后倒是要问一问小宁,看看……,啊……”

    话一出口才想起自己和这个男人这般纠葛,而许静却还是这个男人的未婚平妻,自己如何该如何去面对闺蜜?

    感觉到依偎在自己身旁的女人娇躯一颤,江烽立时明白了女人的担心,探手抚弄在女人腰肢上,紧了紧,“放心,小静不是妒妇,日后你还要和小静当好姐妹呢。”

    “君上,只是奴家已为人妇,……”周蕤垂首幽幽道。

    “呵呵,某喜欢谁,喜欢了便喜欢了,难道还有谁敢妄言?”江烽森然道,随即又安抚道:“至于杨浔那边,某会安顿好,他不愿意去长安,想留在庐州,便留在庐州吧,某闻他尤喜这座锦园,某便赠予他罢了。”

    “那君上住何处?”周蕤忍不住把身子贴得更紧一些。

    江烽沉吟了一下,“某在庐州已经呆太久了,须得回寿州,可能要先去濠州一行,你是随某去濠州,还是回寿州?左右你不能再与那杨浔在一起了。”

    “啊?”周蕤也没想到这男人独占心如此之强,自己今日才从了他,便不再许杨浔碰自己,要让自己随他去。

    去濠州肯定不合适,周蕤也知道江烽去濠州肯定是有军务安排,濠州才入淮右,他去定要巡视安抚,而且那杨勋论辈分还是杨浔的长辈,自己如何能去?

    “小宁可是在寿州?”

    “不,小宁在浍州,嗯,蕖娘和静娘也已经回浍州了,某让人护送你去寿州,就暂居某的宣抚使府中,如何?”江烽想了一想才道。

    周蕤心中也有些惶惑,自己单身一人去寿州,人生地不熟,而且这样回寿州,外界必定传言纷纷,心念急转间:“君上,某想回一趟舒州,居住一段时间。”

    江烽一怔,明白了周蕤的顾忌,迟疑了一下才道:“也好,待某这边事务处理差不多,再来接你,这边某安排人护送你回舒州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