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四十一节 保证
    担保人?这是个什么鬼东西?李昪没来由的一阵恼怒,这厮是在调戏自己么?

    自己拱手奉上了庐濠二州,这厮居然还在自己面前装神弄鬼的玩花招,要自己保证杨溥一族的安全,他还要作保证人,这岂不是要让自己拿出什么具体的保证措施来,否则他这个保证人就不答应了?

    强压住内心的不满和怒火,李昪好歹也是沉浮多年的人主,面色不变,淡淡的道:“某倒是想听听,江大人准备如何来当这个担保人,而某又该做些什么才能满足江大人这个担保人的要求呢?”

    江烽何尝不清楚此时对方只怕早就怒火中烧了,但他还得要把话说完,这谈判本来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相互之间本来就有一个博弈过程。

    若是真的李昪毫无顾忌,早就大手一挥,大军就打过来和淮右军打成一团了,何须这么对自己忍让?

    正因为对方也有忌惮之处,所以自己就必须要把这份力道用足,最大限度的压榨出价值来,这就是谈判的本质。

    本来淮右也不可能和对方成为盟友,所以哪怕达成协议,签订合约,那也不过是延缓了双方之间的战争时间罢了,大家都得一个喘息之机,为日后下一场战争做准备罢了,江烽也相信只要有机会自己或者李昪都会毫不犹豫的投入到对对方的一战中去。

    “太师莫恼,某这也是迫不得已,您也知道淮右和庐州这边联系颇多,这日后庐州受某管治,牵绊甚多,某不希望日后这庐州纷争不断,这杨溥一族便是关键。”江烽也显得很坦然,“古语云,成王败寇,杨溥既然已经在吴地失败了,便该退出历史舞台,某可以劝杨溥将吴王之位让给太师,也可以协助太师帮助游说朝廷同意此举,但是我们却必须要保证杨溥一族的性命,所以某的意见是,要么将杨溥一族送往浍州,由某来保证其安全,要么送往长安,由朝廷来安顿其生活,但须得由太师一方提出保证。”

    听得江烽称可以劝说杨溥将吴王之位让给自己,李昪心中也是大喜。

    饶是知道这背后肯定还有什么条件,但他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

    杨行密自打建立吴国,杨氏一族在吴地的影响力极大,哪怕杨行密已经死了几十年,其继承人也换了几个,尽皆是些庸人,但是杨氏一族的影响力依然不可小觑。

    如果杨溥主动将吴王之位让给自己,也就意味着吴地的和平交接,尤其是有江烽这个保证人在场下,这种吃相就比自己抓住杨溥再行此举要好看得多,这也是李昪最乐意看到的,甚至哪怕为此付出一些代价,也值得。

    “你想要什么?”李昪是觉不相信江烽会好心到只为杨溥安全着想的,这个贪婪的家伙绝对是另有所图。

    “保证么,自然是要对双方都有约束力的,不如将和滁二州作为保证之物,若是五年内杨溥一族安全无虞,那么和滁二州就交还太师,若是五年之内杨溥一族中有重要人物丧命,那……”江烽没有再说下去。

    李昪怒不可遏,这厮,竟然如此?!

    得了庐濠二州还不满意,竟然还要打和滁二州的主意?真是视自己为无物不成?

    “江大人,你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一点?真的就不怕把自己给撑死?”李昪脸色骤然阴冷下来,冷冷的看着对方。

    “太师误会了,某绝无要和滁二州的意思,某的意思是不如请朝廷派出官员来管治和滁二州,这样也可消除你我之间的嫌隙矛盾,亦可作为你我忠于朝廷的保证,太师觉得如何?”

    江烽语气极为诚恳,丝毫没有因为李昪的发怒而改变,这反倒是让李昪有些起疑,如果真的让朝廷派人来出任和滁二州的刺史和上佐官,那关中肯定是喜出望外的,这几年,朝廷一直有这个意思,但是地方上的诸藩却根本不予理睬,现在提出了这个由头来,岂不是正中朝廷下怀?

    只是这朝廷直接掌管了和滁二州,对于江烽来说又有什么好处?

    李昪也知道江烽和朝廷关系尚算和睦,甚至连光州刺史和上佐官都交给了朝廷任命,以此来换取朝廷对其的支持,现在又把这一手用到和滁二州来了,意欲何为?

    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是李昪知道对方必有诡谋,“江大人,和滁二州关乎楚扬二州安全,乃某核心腹地,此事无须再提。”

    “太师此言差矣,和滁二州之前也非太师掌控之地,此二州乃是杨氏属地,太师无非是担心和滁二州被某掌握对楚扬二州构成威胁罢了,可某说了,由朝廷委派官员来,这能确保你我都安心,而且亦能安抚杨氏一族,杨溥一族也能安安心心在长安生活,太师也可以想象得到,只要这二州在朝廷手中,朝廷必定不会愿意让杨溥一族回吴地的。”

    不得不承认这厮的话颇有说服力,李昪发现自己心志也有些动摇。

    和滁二州都是小州,加起来也不过六县之地,而且人口和富庶程度与楚扬润常这几州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自己担心的也就是对方趁着自己无暇西顾时发起战争,若是让朝廷来充当一个缓冲屏障倒也非不可接受之策。

    见李昪目光闪动,江烽知道这厮也有些动心了。

    蚁贼南渡之势已成,这厮现在急于回楚扬二州迎击蚁贼,而自己也一样需要马上处理掉庐濠二州,以应对淮北变局。

    苏铁传回来的情报让江烽颇为震撼,他没想到蔡州竟然有如此决断魄力,竟然敢在只拿下北颍州,而且自己还在着力牵制其行动时就敢大胆出击亳州,可以想象得到,现在尚未完全稳定下来的感化军绝对无法抵挡得住全力一击的蔡州军,江烽甚至敢断定,只要蔡州军倾力一击,亳州的感化军绝对只有崩塌的结果。

    正因为如此,江烽才迫不及待的要了结吴地战事,否则陷在这里,一旦袁氏拿下亳州,发现淮北甚至比自己想象的更空虚,不可避免的就要生出吞并徐州的野望。

    而残余的感化军如果意识到他们无法独立生存下去了,其中肯定有人会良禽择木而栖,要选择投靠袁氏,这就非常危险了,亳州可以失,但徐州绝不可以。

    觉察到李昪没有说话,江烽也不相逼,二人就这样比肩而立,看着被铲除得干干净净的河汊子。

    这本是草长莺飞的好时节,江南早春景色,更是让人迷醉,但是现在却成了战火纷飞的疆场,无论是那边得胜,最后遭殃的都是这些被战乱撵得四散奔逃的百姓,而一年之计在于春,这一季失去了收成,也就意味着四五月青黄不接的时候,又会有大量的流民产生,谁接手,都将面临着这一难题,哪怕庐州这几年平顺,可民间穷苦甚久,升斗小民根本没有存粮,只要有这么一场战争,立马就会让他们濒临饿死的边缘。

    要么为匪,要么变为流民逃荒,要么就只有饿死,似乎还真的就只有这几个选择。

    肥水绕城郭而过,一直向东南流入巢湖,又从巢湖的东南边缘流出变为濡须水,成为庐州与和州之间的州境,一直到注入江水。

    这一线都是寇文礼的势力范围,也正因为如此,江烽才尤为看重寇文礼。

    这水军第三军成立之后,除了肩负特殊任务外,日后更重要的任务就是要掌控江水。

    要得江南,没有一支强大的水军力量不行,虽然现在看起来,接掌了寿州水军和巢湖水匪的自己水军力量已经算是强悍的了,但是江烽知道真正要图谋整个江南,这点力量还远远不够。

    连蚁贼都知道拉拢白水塘水匪了,越国水军的力量更是不俗,加上诸如镇南军那边大钟、小钟的水军,还有潭岳、江陵那边的水军,都是佼佼者,自己日后的江南攻略还任重道远。

    *******************************************************

    李昪最终也没有给江烽一个肯定的回复就离开了,而且离开的时候似乎还怒气冲冲。

    不过江烽却能看出对方内心的犹豫。

    双方都有底线,而自己的意见却都为各方留住了底线。

    这事儿就能成。

    他不怕李昪不就范。

    或许还会有一些细节上的争论,但那都不重要了,在江烽看来和滁二州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也是可有可无,吞下庐濠二州已经让他有些消化不良了,再多,他也真的有些吃不消了。

    具体的细节,自然就交给陈蔚、崔尚还有王煌杜拓这些擅长朝堂交涉的人去办理,但谁都知道时间很紧,也需要尽快把杨溥这边的事宜搞定。

    但对于杨溥来说,能留一族人的性命便是最好的结果了,他自己应该很清楚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