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九节 妄人
    说来自己这位平妻居然会被冠之以“后”一名,这让他在娶周蕤的时候也是颇为得意,也有些疑惑。

    杨浔也不知道这江宁周氏和舒州周氏居然会被洛阳的相士冠以一门两后之名,这据说在当时也是引起了一阵喧哗。

    当年那名来自洛阳的相士据说在观了江宁周氏之女周葳之后概叹“此女贵不可言”,然后又在无意间见到了去江宁周家玩耍的舒州周氏之女周蕤,惊得目瞪口呆,称“一门二后,古今未有”,在后来知道周葳周蕤并非亲姐妹,而是隔了几房的堂姊妹后,他依然不改初衷,坚称自己的相术从未走眼,认为周氏姐妹日后定会贵不可言,有鸾凤之气象。

    江宁周氏和舒州周氏源出一脉,关系亲近,只不过两脉也已经开枝散叶数十年,舒州周家已经成为一方藩阀,而江宁周氏则成了吴国士绅名望族。

    金陵周家的女儿周葳嫁给了李昪的儿子李璟,而舒州周家的女儿周蕤嫁给了自己,这一门两后的话题也就成了许多人心中的刺。

    没错周葳和周蕤都有着天姿国色的风华,但是那又如何?这后之一说却是耐人寻味,不是寻常藩王的妻妾都能冠之以后这个词语的,杨浔甚至觉得连王兄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微妙也和自己迎娶了周蕤有很大关系,而李璟娶了周葳无疑也滋长了李昪的某些心思。

    “啊,淮右要我们投降他们?”峨眉女子讶然道:“不是说淮右会来帮我们么?”

    “一丘之貉,狼狈为奸之徒,岂会来帮我们?”杨浔嘴角浮起一抹讥嘲的笑容,叹了一口气,原本打算把白鹦鹉摘下来的心思也淡了,“淮右又凭什么来帮我们?素无交往,而且他们之前还攻占了寿州,早就对我们吴地虎视眈眈垂涎三尺了,没准儿是早就和李昪有了勾结,才会有如此行径。”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奈何?”峨眉女子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眉宇间涌起一抹愁思,“那淮右提出保证我们一族人性命,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些细节王兄没有说,估计还要让澈弟和严序去和淮右还有李昪那边谈了。”

    杨浔想到这些事情就觉得头疼,他是最烦这等事务了,对他来说,最幸福的时间莫过于酒宴小酌,然后趁着酒意吟诗作画了,这等烦心事还是交给王兄和澈弟他们去操劳吧。

    “那我们日后是留在庐州,还是会……?”峨眉女子又忍不住问了一个让杨浔心烦的问题。

    “这却如何得知?那李昪肯定不会应允我们留在庐州,定是想要将我们押回江都囚禁,那江烽估计也不是什么善茬,听说他将防御守捉使府设在了浍州,又把朝廷疯给他的宣抚使府设在了寿州,多半也是想要把我们控制在手中,不是想让我们去浍州,就是寿州。”

    杨浔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不耐烦,声音也冷了许多,但是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来了精神,“蕤儿,你也无需操那么多心,咦,对了,听说你兄长原来不是打算娶那光州许氏之女么?听说此女被你们周家悔婚之后现在许与江烽为平妻了,你不是说你和那许氏女关系莫逆么?”

    “啊,奴家和小静前的确很熟悉,但是自打兄长和小静解除婚约之后,便无来往,奴家曾给小静去过信,但是却未得到回信。”峨眉女子摇了摇头。

    杨浔有些丧气的低垂下头,然后又迅即抬起头来,满含希望的看着峨眉女子:“可惜了,蕤儿,你说那许氏女如果能与江烽说一说,可否让我们不去江都?”

    有些怔忡的看了一眼丈夫,峨眉女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有些荒谬的问题。

    江烽这等枭雄,岂会因为儿女私情而做出因私废公之事?

    且不说自己和许静关系早已经断了,就算是未断,江烽也不可能接受自己的这种请求,以许静的为人心性,也不可能去帮自己这种忙,这一点她还是很清楚的。

    “王爷,这怕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虽然李昪现在势力更大,但是李昪在吴地立足未稳,急需稳定后方,而江烽素来骁勇,背后还有淮右诸地,李昪也不敢无视他的意见,江烽能提出这个意见,就说明他还是心中有把握的,定是李昪有求于他,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能说服江烽,也许就有希望。”杨浔越说越觉得有望。

    虽然他对现在的局面不是很清楚,但是也知道江烽这个邻居是相当强势的。

    两次击退了蔡州的进攻,而且一举吞下了寿州,寿州三姓都不是善茬儿,却都乖乖臣服在他麾下。

    自己的另一妻田氏就是寿州田家女,也和自己聊起过江烽现在把寿州摆得四平八稳,寿州三姓都唯他马首是瞻,手段甚是了得。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平妻和许氏女关系甚是密切,即便是嫁与自己之后,也和许氏女书信来往不断,甚至许氏女还曾来过江都一次,在自己家中小住,只不过当时自己不在江都,去了江宁,未曾见过面罢了。

    若是能以这层关系搭上线,说和一番,也许还真能有些意想不到的妙用。

    “这……”

    “蕤儿,这事关我们一族未来,为夫只能请你折节屈尊了,那江烽就是一介武夫,兴许给他灌些迷汤,说些奉承之语,也许就能让其替我们说话呢。”

    杨浔总是喜欢把许多事请想得十分简单,每每受挫之后便一蹶不振,所以原本对杨浔因为娶了“小周后”还有些顾忌的杨溥也对自己这个弟弟慢慢失去了“兴趣”,放松了戒备。

    “那夫君的意思是……”

    “恐怕李昪和江烽那边很快就会就我们的命运进行谈判,没想到我们的命运竟然掌握在别人手中,哎,届时江烽和李昪两边估计都会进城来,也许我们可以上门求见。”

    想到这里杨浔又有些丧气,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忽而兴致高昂,忽而意兴阑珊,好在峨眉女子也见惯了他的这种表现,没有在意,“郎君,小静肯定没有跟随江烽来庐州,我们如何……?”

    “嗨,许氏女没来又如何?我们不过是找个由头罢了,淮右和李昪那边一样有矛盾,我们只需要说些好话,阐述一下我们的作用,为我们争取自身吧。”杨浔也觉得有些为难,但是话已出口,却又不好改口,“总而言之,先见一面再说,我是不愿意回江都的,整日被李昪一帮人围着,没准儿哪天咱们就得要被他们给害了。”

    看见丈夫的心思又放在了悬挂在梁上的白鹦鹉上,峨眉女子也只能是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丈夫整日沉迷于这些花鸟虫鱼饮酒作诗,对庶务从来不管,现在哪怕是面临身家性命的大事决断了,已然还是只能有一会儿兴趣,稍稍繁琐一些,便不耐烦了,能够这样动脑提出这样的建议,已经很难得了。

    **********************************************************

    许文稹猛的一催战马,已经来到了对方近前,前方的男子雄姿英发,一双精芒四射的俊目正在上下打量着自己。

    这大概就是只用了两年多时间就崛起于淮右的江烽江二郎了?许文稹心中暗叹,两年多时间,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太短了,对于一个地方来说也一样太过寻常,两年多年自己在干什么?

    好像是在协助主君积极准备着如何削弱那徐知询的权力,不让其在润州的势力坐大?

    许文稹觉得自己已经是做得很好了,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让徐知询的镇海右军内部内讧不断,而且还成功的拉拢收罗了吴国水军中的重要人物,让徐知询的仗恃一一落空。

    如果不是解决了徐知询的问题,和徐知询联手的杨溥势力就要强一倍都不止,不解决润州的问题,主君也不敢出兵庐濠和滁四州。

    但这一切在眼前这个家伙面前似乎就成了小儿科了。

    两年多时间,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斥候,一跃成为掌控三州,不,下一步就是掌控五州的强藩,这个家伙的表现不愧为奇迹。

    无论这里边有多少机缘巧合,有多少借力借势,但谁也无法否认这个家伙的本事。

    三年时间不到,从一个天境水准不到的武者,横空出世成为小天位高手,仅这一点,许文稹就还从为有闻。

    看看对方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势,很显然已经是小天位凝丹中期的角色了,已经跨过了最初凝丹前期的稳固时期,可以将小天位的实力发挥到极致了。

    他马腹旁的那柄环刀,红云笼罩,一看就不是凡物,隐隐流露出来的气势更是俾睨众生的制霸之气,更让许文稹有些为之失色。

    究竟是人借刀锋,还是刀借人势?

    许文稹下意识有了一种说不出危机感,觉得眼前此人日后也许会成为己方的头号大敌。